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晓色宜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11 齐大非偶(1)

晓色宜修 木柬 2184 2019.02.11 17:11

  “我可以把假期给你。”

  周末,阿色跟秦修走在回东篱院的路上,看着路灯下的身影,如是说。

  秦修的脚步停了下来,侧身看着正望着他的她,拒绝道:“不行。”

  “那你今年就看不了她了。”阿色有些小心翼翼地说。

  自前几年他遇见了阮思思,就一直跟她保持联系,借着训练营拿第一的假期奖励,每年都去看她一次。

  今年的第一名多加了一个秦舟,使得他获得第一名的次数少了些,假期也就会短很多。

  “三天够了。”他朝她笑了笑。

  阿色微微皱眉,想到他在没有拿到假期分配结果之前高兴又担心的忐忑样子,还是坚持,“我还是匀给你吧,这次我就不去了。”

  以往两人都会一起去,他说,他想趁机会带她多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所以每一次去看阮思思的时候,他都会带上阿色,然后两人都会顺道去别的城市走一走。当然,这个过程里还带着必不可少的保镖。

  秦修定定地看着她,“你确定了?”

  阿色提供的这想法真的很有吸引力,如果她是真的不介意,那他当然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嗯,确定了,我可以陪沈姨。”她点点头。

  两人都是果决的人,做了决定便很难改变。

  秦修了解这一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狠狠揉了揉她的头发,“谢谢。”

  他会记着的。阿色对他的好,他会记着。等他有能力了,他会对她好的。只要再等几年……

  阿色没有留长发,他一揉她的头发就变得乱糟糟的,她甩了几下头,用手随意扒拉了几下,没有理他。

  秦修手臂一伸,勾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揽在怀里,“阿色什么时候留长发?”

  “不方便。”她望了他一眼。

  长发容易在打架的时候被人抓住,等于平白无故给对方送了一个空门,不方便也不划算。

  秦修无声地笑了,“嗯。”

  “你喜欢长发?”

  阿色低声问了句,她想起周围的女生好像都是长发,她自己这样会不会太另类了些?

  秦修这回很轻柔地用手指帮她整理了会儿有些凌乱的头发,“喜欢。”

  “哦。”

  阿色声音更低了些,她有些失落,已经自动把他喜欢长发转变为——秦修不喜欢短发呢。

  “但是阿色的话,怎么样我都喜欢。”

  少年轻轻说出这句话,像情人在月下的呢喃,烧红了少女的脸。

  她的心不知道为何,突然变得慌乱。

  她只得道:“我们得快些,沈姨怕是等急了。”

  说完,她的步子像是要印证她的话一样地加快了些。

  两人已经走到了院门口,正要走下回廊的阶梯。

  秦修扫了一眼前头的路,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道:“小心。”

  “什么?”她下意识地接话。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到脚下空空如也,没有期待中的踩在阶梯上的感觉。

  她踩空了,走过无数次这条路的她竟然踩空了。

  一瞬间平衡没有掌握好,整个人就往地上栽。

  她来不及反应,正以为要砸到地上之时,被人从身后拉住了手腕,她顺势稳住身形,免遭一难。

  “怎么这么不小心?”

  秦修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并没有责怪,而是有些担心的语气。

  她刚刚有些心不在焉,为什么?秦修有些疑问。

  阿色愣了愣,然后才彻底反应过来。

  “我……我没看见。”

  秦修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没事吧?”

  “没。”她低声说。

  秦修没有说话,她再抬头时,他已经走到她前面了。

  “走了这么多次的路还能摔,笨死你算了。”

  他的声音悠悠地传过来,她已经能想象到他现在的心情了。

  一定是特别开心。

  他等她出糗等了很久了吧?

  “快些,少爷在前面帮你探路呢。”

  阿色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小跑了几步,这次注意仔细看路了,“是,谢谢修少爷。”

  秦修听见了近在咫尺的声音,余光瞥见她已经跟了上来,不着痕迹地笑了下。

  这几年,秦修最爱的业余活动之一就是捉弄这个小小年纪就好像对所有事物都没有兴趣,都很漠然的阿色。

  后来他才知道,其实她不是漠然,她是对自己在意的人和事倾注了太多注意力,以致于没有太多精力关注其他事。

  ……

  第二天清晨,沈瑾园带着阿色送走了秦修,两人就回了园子。

  “这次没有跟他去,和我在园子里会不会无聊?”沈瑾园问走在她旁边的阿色。

  两人之间隔了一段不远的距离。

  阿色一直以来都很注意自己的身份,即使秦修和沈姨都对她很好,她也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身份。

  她知道,她永远不可能跟沈姨像其他孩子和家长一样,能够手牵手,手挽手的亲昵。

  还有秦修……即使现在秦修跟她关系不错,她也时刻做好了他对她疏远的准备。毕竟,谁能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呢?

  她在训练营的第一堂课,教练就教她认清自己的身份,只是她那时候并不明白。

  “你就是阿色?”教练问。

  阿色点头。

  教练很高,四岁的她要将头仰得很高很高才能看见他的脸。

  他睨着她,语气严厉地说:“我听说你是个例外。一岁不到就被收养,还被养在三爷家,跟二少爷同吃同住,但这些,都不是你能在训练营活下去的原因。”

  他指的三爷是秦修的父亲秦兆添,二少爷自然是秦修,整个秦家的二少爷。

  “能在训练营生存,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够强。”

  “你或许和二少爷现在关系不错,但是你要记住,你只是秦家这么多年收养的几百几千个孩子之一,你一点也不特别,即使二少爷不受宠,你和他也做不了朋友,不能做朋友。”

  她其实没有听懂,她一点也听不懂。

  她心里有好多疑问。

  比如,为什么秦修那么好,会不受宠?比如,她跟秦修好,跟他受不受宠,是不是少爷有什么关系呢?比如,什么是强?要怎么样才算够强?她不特别?可是沈姨跟她说她很特别。

  沈姨说,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她那时候问她,什么是独一无二?沈姨说,独一无二就是特别。

  那么既然她也是人,那她就应该是独一无二的,特别的,为什么教练说她不特别呢?

  她该听谁的?

  而且,秦修也说,他们是朋友啊......

  她好想问出这些疑问,但教练的表情很严肃,很吓人,她不敢问,她好像只能点头。

  所以她望着他,乖乖点了点头。

作者感言

木柬

木柬

昨天太累,偷了个懒~以后会每天稳定更新的!!今天开始存稿,更一章。

2019-02-11 17: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