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男神找上门:你好,季老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六 同学会(1)

男神找上门:你好,季老师 顾轻离 2380 2017.01.08 19:46

  吃过饭后,三个人打算回家,顾林去取车,顾离就和杨昕站在饭店门口等。

  “顾离?”刚出门等了一会儿顾离就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转头寻着那声音看去,对方是个长相清秀的男孩子,大概二十左右,嗯,和她差不多年纪,穿着一身休闲装。看着有些熟悉,大概,是认识的。可顾离在脑子里回忆了一圈,实在记不起这人的名字了,气氛不免有些尴尬。

  陈沉刚刚在和朋友吃饭的时候就看见顾离了,只是毕竟这么多年不见了,不太确定是她。现在走近一看才确定了,于是和朋友道了一声再见,就过来和顾离打招呼。

  说起来陈沉初中是喜欢过顾离的。顾离和初中那会样貌几乎没有怎么变,只是长大后五官长开了,更加深刻,也更加漂亮了。

  陈沉初中还给顾离写过情书。那时候十几岁的孩子情窦初开,对爱情懵懵懂懂的。那时候的爱情被老师和家长称之为早恋,可老师越不允许的,孩子们越喜欢和她们对着干。那会又正是偶像剧流行的时候,看的多了,孩子们难免“春心萌动”。男生们怀着好奇的心理拿着笔挠头腮耳地在寝室里写情书,文采倒是比写语文作文时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老师时常念叨的也是:如果你们把写情书的心思用到作文上,就不会考出这样的分数了。要是女孩子,写好后还会细心地用精致的信封包好。有时让同班的男生女生帮自己送去,或者趁着喜欢的人不在的时候自己偷偷送去塞在她或他的抽屉里。然后就是漫长而又满怀期待的等待了。

  陈沉那时候是班长,学习成绩又极好,是年级里的尖子生,年年都拿奖学金。也算得上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吧。在打篮球时也不乏有不少女生尖叫呐喊,给他送水。

  陈沉家世好,学习好,难免有些心高气傲。虽然也收到过不少情书,但都当做过眼云烟,一般的女孩子还入不了他的眼。

  而顾离初中那会父母刚离婚,不爱说话,也很少和别人交朋友,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也很少看那些脸红心跳的电视剧。

  顾离长得好看,女生很少会让她送情书。于是在那个情书满天飞的青葱岁月,她除了时不时收到几封不知名的情书,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再加上后来余肃这家伙知道这事以后,天天帮她档情书,和她一起上下学,所以她那时候收到的情书屈指可数。

  陈沉是在操场上看见顾离的,当时顾离正拿着一本书看的认真。陈沉一眼就看见了她,那天天气很好,女孩扎着丸子头,穿着一身白色雪纺裙,坐在看台那里。细碎的头发没有被扎进去,披散下来,遮住了眼睛,女孩伸手把头发撩到耳朵后面,露出干净漂亮的脸蛋。陈沉就这样记住了她。怔怔地转头问身边的兄弟那是谁,才第一次知道了她的名字,顾离。

  后来,陈沉也在寝室里打着手电筒,很认真地写了一封情书。第二天一大早就塞在了顾离的抽屉里。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可是过了很久都没有消息,那封信就这样石沉大海。陈沉又好面子不肯当面问,想着一定是他被拒绝了。那时顾离还总觉着这个男生时不时对她投来幽怨的眼神,顾离被盯得莫名其妙。

  其实真的也不能怪顾离,顾离从小就有东西乱放的习惯。那时候卷子什么的又多,经常把东西往抽屉里胡乱一塞,时常找不到东西。那天她正好心血来潮收拾收拾东西,抽屉里原本就塞了不少的废纸,顾离也没细看,就直接把那情书当做废纸,扔了!

  于是这件事就这样无疾而终,顾离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无形中拒绝了一个男生。陈沉倒是记了她好多年,毕竟那是他第一次写情书,结果出师不捷被拒了,这场暗恋还没开始就早早地宣告了结束。

  看着顾离愣在那,陈沉倒是不介意,向她介绍自己:“我是陈沉啊,我们是初中同学。”他这么一说顾离倒是记起来了,这个名字顾离还是知道的。陈沉是她们班的班长,在学校名气也挺大的,典型的高富帅,又是学霸。还记得那时候初中大家伙儿总喜欢配对,她还和他传过绯闻呢!其实压根就没什么,偏偏被人说的煞有其事,给顾离带来不少烦恼,无缘无故就被那些喜欢他的女生们排挤了。

  “哦,陈沉啊!你怎么在这?”顾离并没有什么兴致和一个不熟的,几乎只说过几句话的人在饭店门口吹着冷风闲聊天,再说杨昕还在旁边呢,于是就只是出于礼貌地客套地问了一声。

  只是这位陈沉同学似乎并没有这个觉悟:“和朋友在这吃饭。顾离,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这么久没见了。”

  顾离想拒绝,可是看他这么诚恳的目光又不好意思拂了他的意。

  这时顾林开着车到了,按了几声喇叭。

  “嫂子,那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和,陈沉聊几句。我可不敢再赖着你了,看我那大哥哀怨的眼神。可别让我哥独守空闺了!”顾离看着车里正等着的顾林打趣道。

  “你这丫头!那我先回去了,你注意安全!”杨昕对陈沉点头致意后便转头离开了。

  顾林看着那边的情形也知道顾离应该是遇到了熟人,没多说什么,只微探出头叮嘱她:“早些回家!”

  “知道了。”顾离挥挥手和他们告别。

  坐在咖啡厅里,舒缓的音乐声缓缓流出,顾离拿起咖啡喝了一小口。只一小口,苦涩便瞬间席卷整个舌头。顾离不经皱了皱眉。太苦了,还是牛奶比较好喝。

  顾离并没什么可说的,于是就安静地坐着听陈沉说。听他说初中的事,说初中毕业以后的事。

  ……

  “顾离,总算遇上你了,自从初中毕业后就没人联系上你了。”

  “嗯,有什么事吗?”毫不夸张,顾离在初中绝对属于乖乖女,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那种。那时候离家又近,顾离直接是通校的,每天都回家睡。她那时候又沉默寡言,不太愿意与外界交流,所以在那三年几乎没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每天就和余肃这个发小来往,确实没几个人有她的联系方式,要不是她学习好,大概都很少有人记得她吧。

  陈沉步入正题:“明天晚上同学会,你每年都不来。今年凑巧遇上你了,你可不能推脱,一定要来啊!”

  “可是我……”顾离并不怎么喜欢这种人多的聚会。其实说真的过了这么多年了,大家又都不熟没什么特别深的交情,再见面,更多的是尴尬。而顾离最讨厌尴尬。

  “顾离,大家都在的,你,去吗?”

  “……好吧。”话都说到这里了,她还能说不吗?顾离还是答应了下来,拒绝别人,她还是欠缺点火候。

  “电话给我一个?我好联系你。”顾离犹豫片刻把电话号码报给了他。

  “那到时候见了?”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