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男神找上门:你好,季老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七 同学会(2)

男神找上门:你好,季老师 顾轻离 2613 2017.01.10 00:07

  顾离躺在床上发呆,两眼无神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她本来是想着不去参加同学会的,到时候就直接借口说自己忘了嘛,只是显然这很难实现。因为陈沉在前一天就发了短信提醒她,今天又打来了电话。想忘都忘不了。果然,电话号码不能随便给人。

  顾离认命了,一骨碌坐起身掀开被子下床,利落地穿好衣服下楼吃午饭。午饭过后抱着抱枕懒洋洋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了会电视,时间差不多就出门了。

  顾离今天穿了一身米白色长裙和牛仔外套,脚上穿了一双白球鞋。

  “婶婶,我出去了。”顾离背了个小包,她昨天就和林嘉怡说过了,同学聚会,不在家吃饭了。

  “哦,好,注意安全!早些回来。”

  “嗯。好。”

  聚会安排在KTV,陈沉早早地就给她发了时间和地址。顾离出门的时候特地早了一小时,可路上有些堵,司机师傅紧赶慢赶,顾离到了的时候还是已经有了不少人。好像,她是最后一个到的。一进门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顾离初中那时候挺低调的,但她长相清秀,读书又好,好多男生都偷偷喜欢过她,而女生们也明里暗里嫉妒过她。所以大家听到她会过来后,都挺期待这次聚会的。

  顾离到了以后,也有不少人上前找她闲聊,可确实彼此都不熟,也没什么话题可以持续下去,谈话没多久就在沉默中结束了。顾离也乐得轻松,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微靠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和寝室里的几个人发微信。

  那两个家伙听说这事后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说她和她们几个一起这么玩的疯怎么现在无聊了。顾离心想,这哪里一样,我们关系那么铁。她们还打趣她,让她趁着这次聚会看看有没有发现什么合适的人,可以进一步发展。

  ……

  正聊的入神,忽然发现面前有人站着,紧接着头顶响起陈沉的声音:“顾离,我们喝一杯吧?”

  看着面前递过来的一杯酒,顾离有些无奈,喝,还是不喝?她其实真的不常喝酒,也不爱喝酒。一般只有心情太好或者心情太差才喝几杯,舒缓一下心情而已。

  心里纠结片刻,顾离还是拿过递过来的酒和陈沉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

  可是大家都不是省油的灯,顾离这么多年同学会都是不见踪影的,没人联系得到她。好不容易出现一次机会哪这么容易放过她,刚好陈沉此时又开了头。这时又有一个女生拿了一杯酒站起身走到顾离那里,举起杯:“顾离,这么久都不联系,是不是该自罚一杯啊!”

  顾离心里嘀咕,我们本来就不熟,有联系才奇怪吧!可看着那人举着杯子等着她回应,顾离又不好拒绝,一咬牙一跺脚,拿起杯子再次爽快地一饮而尽。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那些以前压根就没有交往的人也像是商量好的似的,一个个都凑过来敬酒。顾离中午吃的少,出门的时候也没吃什么垫垫肚子,到了这里更没什么食欲吃,此时肚子里空空的,几杯酒下肚,就有些难受了。

  虽说陈沉也帮她挡了几杯酒,只是大家都拿她和陈沉说事,顾离并不喜欢这样,皱了皱眉,把陈沉往旁边推了推,语气沉了几分:“我来喝。”

  最后实在招架不住了,顾离找了个理由出去透透气。大家也消停地差不多了,就放她走了。顾离去了趟洗手间,抬头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脸在酒精的作用下红得鲜艳。打开水龙头顾离鞠了一捧水往脸上泼,降降温顺便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厕所的窗户口吹来的风让她拉回了一丝清醒,顾离打算等下回去告个别就溜走。

  出了门,头还有些晕乎乎的,刚刚贪图舒服,多吹了会冷风,这会儿酒劲上来了,头疼的厉害,视线都有些模糊了。顾离抚了抚额,使劲摇了摇脑袋。扶着墙停下脚步缓了缓。

  自从相亲告吹后,季老爷子总在家问季凡那天的事。季凡实在无奈,正好今天几个朋友约他出来,他一口答应了。

  吃过饭后,时间也不早了,季凡寻思着直接回家了,只是几个人心血来潮,硬拉着季凡去KTV。季凡并没什么喝酒的兴致,几个朋友在唱歌,喝酒。他就坐在一旁喝了几杯水。包厢里太闷季凡打算到走廊透透气,谁料刚走出门,就在走廊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上前去看的更清楚一些,果然是顾离。B市挺小的啊,走哪都能见着,这是,缘分么。

  看着不远处的姑娘摇摇晃晃地扶着墙,像是站不稳要摔倒了,季凡几步跑上前一把把她扶住了。凑近顾离闻了闻,一股酒味,脸红彤彤的,眼睛也有些红红的,像小兔子一样。季凡蹙眉,开口的声音也带了沉了几分,带了一丝责备:“又喝酒了?”

  顾离刚刚腿一软险些就和大地亲密接触了,猛地被一个人从后头扶住了,刚想转身道声谢,伸手推开那人。听到头顶熟悉的清冷的声音响起,便没了推开的心思,她现在实在是一动都不想动,于是就这样不管不顾地把全身的力量压在他身上。

  酒喝的有些多,顾离一出口的声音也有些沙哑:“嗯,喝了。”实话实说是她一贯的作风。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她还是懂的,听季凡那声音就知道他生气了。她可还记得他常说小孩子喝什么酒这句话。不过怎么每次喝酒都被他发现?顾离在心里默默感慨。

  怕季凡又教育她,顾离靠在他怀里扯着他的衣袖撒娇,直接把责任推给了她的同学们,委屈地开口:“不是我要喝的,是他们让我喝的。”

  季凡眉头蹙得更紧了,扶住顾离软绵绵的一直往下掉的身子:“谁?”

  “今天是初中同学聚会……”顾离打开了话夹子,胡乱地说了一大堆的话,话语间也没有什么连贯性,东一句西一句的。季凡截取了其中的关键词,才明白了她是来参加同学会的,被别人起哄灌了酒。

  “季少,这是?”刘静看季凡出去了好一会还没回来,就想去找他。谁知刚从包厢里出来就看见了眼前的一幕。一个女孩趴在季凡身上,动作亲昵,关键是季凡没有推开,没有丝毫抗拒,反而把她搂得很紧。

  何静用女人的眼光打量那女孩,她穿着一身白裙子,牛仔外套,不施一丝粉黛,倒是个标志水灵的姑娘。只是看起来有些稚气未脱?她,是季凡的什么人?

  何静是季凡的高中同学,除了同班同学这层身份其实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季凡十分出色,何静那时便十分仰慕,对他存了些许心思。何静也刻意地和季凡身边的人交好,希望可以让他看见自己。只是季凡和她读了不一样的大学,后来又出了国,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这么多年,看见季凡的日子很少,可她也知道季凡这些年都单着,听和他相熟的人说他完全就是个君子,对女生从不逾越半步,总是彬彬有礼的样子。所以这次他回来她才想着见他一面,看是不是有机会和他发展发展。

  “顾离,我学生。”季凡解释,扶了扶顾离软下去的身子,“你和他们说一声,我先回去了。今天我请客,让他们好好玩。”

  “……好。”何静静默片刻回答道。看着季凡带着女孩离去的背影,双手握拳,指尖都抠进肉里了也不自知,站了许久才走回去推开门进了包厢。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里面的人问她季凡去哪了,她难过的神情一逝而过,转而又恢复到淡定得体的表情,把季凡的话重复了一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