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赫泥贤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814 2019.05.22 21:00

  外面的风带着泥土的腥气,一闻就知道刚下了雨,奇怪的是,虽然树叶和泥土都没有干,但是到处都有虫鸣声。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田曦曦拍了拍胸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有昆虫,有鸟叫,这里是正常世界了!我们得救了!”文梓芝从旁边的树上折下来一根树枝,把缠在身上的“海藻”“塑料袋”全都挑了下来。

  “正常世界?”肖慕云反问了一句,又冷笑了两声,“如果这也算是正常世界的话。”

  借着他的手电光,田曦曦才发现,枝叶上、泥土上全都血淋淋的,而那些所谓的虫鸣,竟然是从长了五只眼睛的癞蛤蟆嘴里发出来的。肖慕云从地上挖了些带着血水的泥土,将其团成一个球往树林里丢了过去。又是眼睛!飞起来的每只鸟的脸上都长了好多只眼睛,每时每刻都在死死地盯着她们。

  “那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地方?”范慕彤盘着手腕上的“摩福”,声线里明显有了慌乱。

  “圆梦城。”肖慕云的每个字都说的轻且有力,“这里是圆梦城。”

  刚跟着肖慕云走了几步路,他突然回头问道:“你们可以憋气多长时间?”

  “憋不了多长时间……”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用衣服捂住口鼻,走路的过程中尽量不要大口呼吸。等我们和大块头他们汇合了,再和你们解释。”肖慕云停下来,检查了一下田曦曦的捂口鼻动作,随后又让田曦曦去检查另外两人。一切都准备就绪后,他们四人加快了脚步。

  一路上,几乎每走几步就有癞蛤蟆跳到身上来。这些癞蛤蟆不仅长了五只眼睛,“手指”末端更像是针尖,只要接触到生物,它们的四肢就会死死地扒牢皮肤,并将像蚊子口器一般的指尖伸进血管开始吸血。好在范慕彤带了一把刀可以将那些叮进皮肤的地方直接砍断,才没有造成大损失,然而,从天而降的“黑乌鸦”更是防不胜防,头皮、肩膀都成了它们的攻击地。

  虽然已经尽可能轻的呼吸,但路上的这些生物依旧对他们不依不饶。好在半路上出现了一只已经被啄去了眼球一路逃窜的野兔,火力才被转移大半。

  大约半晌,四人终于来到了安全区域——MMM酒馆。

  酒馆不是现代建筑,而是非常简陋的草房,进门处是一个M形过道,只能通过一个人,需要等前面进门的人将门关上之后后面的人才能打开。走廊的设计和大门的设计一致,都是有人精心用松木打造的,上头有精致的花纹,乍一眼看去是非常艳丽的牡丹花,细看才发现每个细节都是用奇怪文字组合而成。过了通道,才是酒馆的内堂。内堂大概一个篮球场大小,每十步一个八仙桌,每张桌子上都摆着一叠小碗。

  田曦曦跟着肖慕云的脚步,走到了位于最左侧的一张八仙桌。大块头等人正坐在桌边,桌上摆了五道小菜,酒碗里也已经添满了酒,但他们的筷子却丝毫没有动过。周围的酒客非常拘谨,不论是吃饭还是喝酒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伟哥!”田曦曦对着那一桌的男人们挥了挥手。

  话音刚落,四周所有人的眼睛都盯住了田曦曦。她也察觉到气氛的异常,捂住嘴巴弯着腰走到酒桌旁落了座。

  “美女,第一次来么?”一个长相风尘的女人走过来,给他们递了一坛酒。

  肖慕云接过她手里的另一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饮尽。

  “呵,你们会喜欢上这里的。”女人的眼睛眯了眯,“你说是吗?”女人的手伸到余嘚开头上。

  余嘚开虽已经是老年人的样子,但内心还是与火旺盛的年轻人,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撩拨。

  “新来的,酒馆里不许打架,要打出去打!”伟哥喂余嘚开吃了一巴掌后,刚刚递酒坛子来的那个女人在吧台发出警告。

  “她中了那个女人的毒。”肖慕云见她们三人一脸不解,开口解释道,“喝下这个酒壶里的酒,你们就可以听到酒馆里的声音了。”

  田曦曦拿起在桌上的奶白色酒壶,斟了三碗酒。酒的味道很清新,像是刚下完雨的森林,醇香又寡淡。果不其然,喝完酒,田曦曦才发现酒馆里的声音非常杂乱,有人在开黄腔,有人在划拳,还有人在借东西……而面前的余嘚开吃了伟哥一巴掌之后已经从幻境里清醒过来,嘴里正骂骂咧咧。

  “怎么样?可以听到我们说话吗?”宋辉芃关切地看着文梓芝问道。奇怪的是,他的嘴巴并没有动,声音还是清晰有力地发了出来。

  “宋老师,你会腹语?”文梓芝惊讶地问了一句,随后听到从自己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我竟然也会?”

  “不是腹语,而是幻术。刚刚喝下去的酒名叫‘魂绕酒’,可以让交流不被其他人听到,类似于是把我们切进了另一个频道。这是专门用来防范外面的‘白目虫’和‘食肉鸟’的。”

  “它们是听声音来辨别猎物的吗?”范慕彤立刻意识到肖慕云指的是刚刚在外面攻击它们的东西。

  “嗯,它们的听力很好,只要你发出一点声音它们就可以轻松地找到你;而且,它们的嗅觉也很强,即使你不发出声音,呼吸的味道也可以把它们引过来。”

  “怪不得在路上你让我们轻点呼吸呢。”田曦曦一脸恍然大悟。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还有,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范慕彤的问题连珠炮一样问出来。

  “找到你们多亏了宋老师。”肖慕云略带歉意地看了看宋辉芃,又看了看文梓芝,“这里货物的计量单位是时间,最便宜的价格是一天,最贵的……没有封顶。那个女人有一个宝贝坛子,她只需要品一品里面的酒就可以帮你获取你想知道的信息。”

  “代价是……时间?”文梓芝转过头去,“宋老师,你用多少天换的?”

  “不多,也就一年。你们仨人的情报信息比较便宜,没让我大出血。”宋辉芃故作轻松地开了个玩笑,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笑声。

  “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问她出去的方法了?我去问她,不管她要我多少时间,我都愿意。”宋辉芃拉住站起来想去做交易的文梓芝,椅子在地上摩擦出一系列难听的噪音,正在喝酒的食客嫌弃地看了他们一眼。

  “别冲动,我们先了解一下现在的具体情况,后面再商量也不迟。”田曦曦拿出非常官方的话术,这一招在有人不冷静的时候用起来总是很有效。

  “你说的那个方法也不是没有人试过。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几个躺在稻田里,身旁的‘白目虫’和‘食肉鸟’围着我们,仿佛正在等我们醒来。它们喜欢吃鲜活的人类,挣扎中的那种最中他们意。稻田里除了我们四个,还有另一个人,他已经瘦得完全只剩下骨架,身上也找不到一丝完好的地方,然而还在和那些东西进行抗争。”肖慕云又倒了一些酒,手指摩挲着碗壁。

  大家都十分安静,等着肖慕云说下一句。

  “他和那个女人做了交易,他只需要把这里所有的‘白目虫’和‘食肉鸟’都杀光,就能换取出去的方法。在他的指引下,我们来到这里。”肖慕云说的不疾不徐,但手上握着的那个酒碟快要被他捏碎了。

  田曦曦也搞不懂肖慕云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常的表现,或许是一连串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让他失去了惯有的淡定。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田曦曦问道,虽然她已经猜到了答案。

  “我们去找赫泥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