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达成巴掌成就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281 2019.06.03 21:00

  “田老师,谢谢你替我捡到我的娃娃。”

  那个男生手上抱着娃娃,朝田曦曦笑了一下,背着书包摇摇晃晃地走了。

  依旧是左脚踏出大门。

  “等一下——”田曦曦追上他,递给他一个红色小花的贴纸,“这是你今天课程的奖励,听说你进度非常快,很快就可以集齐100朵小花了。”

  在她们公司,集齐一百朵小花的奖励是一台Kindle,这对于一个学生来说也算是一个奢侈品,然而对他来说就不一定了。

  “不了,谢谢。”他露出了职业微笑,微微点了点头。

  “话说,你没有司机来接送你吗?每天都是你独自回家?”

  “你想知道什么?”他停下来,定定地看着田曦曦,像在看一个讨厌鬼。

  “我没有啊,我只是和你随便聊聊。”田曦曦露出尬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惹人嫌了。

  然而这个小大人像是看穿了田曦曦在想什么,他摸了摸娃娃,又看了看田曦曦:“的确有一点,而且你工作时间跑出来找人闲聊不怕单位开除你吗?”

  果然,这个小孩很难缠。

  田曦曦以为他今天主动和自己打招呼是向自己示好,没想到还是自己会错意了。她假装淡定地折返回去,经过拐角处时,她注意到漫反射镜子里,那个小孩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大波马有一个初恋,青梅竹马,后来没成,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他的爸爸娶了他初恋的妈妈,俩人真成兄妹了。”

  回到办公室,还是相同的讨论话题,田曦曦开始怀疑他们的生活是不是缺乏了调味料,偏偏一个劲儿的盯着大波马不放了。

  19:30分,此时应该有一个外卖小哥敲门。

  “外卖到了,放前台了啊。”紫色的护胃军把外卖放在桌上,挂了电话就溜了。田曦曦看了看外卖单,还是那道肉末茄子盖浇饭加香肠,依旧是那个be one点的。

  19:57分,门口会经过一对小情侣,男生穿着白T,女生穿着格纹连衣裙,经过门口的时候一般书包上的铃铛会响两声。

  “又猜对了。”田曦曦在自己的名字旁画了一个五角星。

  21:30,培训班打烊,锁门小哥的钥匙会掉在地上两次,第一下永远不会戳进锁孔。

  “bingo。”田曦曦在心里窃喜。

  所有员工都是轮流值班,田曦曦这周分到的正好是1357这四天,而根据她的观察,这些事情一定会在对应的时间点发生。

  田曦曦在车水马龙的路上,给肖慕云发了一串数字。肖慕云自从上次之后再也没有任何音讯,像是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22:03,小区里会有一个小孩跌倒,手里吃的那根烤肠会被一只黑色大狗叼走,哭声大概会持续五分钟。

  田妈妈每天都会等田曦曦到家才去睡,今天家里却非常反常地早早关了灯。田曦曦打开家门时,闻到一股焚烧纸张的味道。

  刺眼的烟雾直冲向田曦曦的眼睛和鼻孔,呛的她眼泪直流,摸索着打开日光灯,才发现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每逢中元节,家里总是要进行祭祖,虽然如今推崇绿色祭祖,但家里人的习惯总是改不掉。此时冲向田曦曦的这股味道和祭祖时焚烧的纸钱、银元宝的味道如出一辙,不过更加刺鼻了一些,客厅、厨房、餐厅里飘荡着黑色的灰烬,黑灰色的烟雾像是成了精,裹挟着铁桶里的火星子在天上乱飞,大有火烧田家之势。

  “妈,这是在干嘛啊?”田曦曦查了一下日历表,发现距离中元节还有很久。

  “妈?”

  田曦曦被蹲坐在角落里的田妈妈吓了一跳,她的脸上有许多个黑手指印,头发凌乱地垂在胸口,双眼空洞。

  “妈,你怎么了?”

  “曦曦,对不起……我实在不想再看到那些东西,我……我就都……”

  田曦曦突然想起她妈妈对一切毛绒物件都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因此家里不会有任何带毛绒的东西,而她的爸爸对尖锐物又有特殊的恐惧感,每次看到都会肚脐眼发痛,因此为了让俩人都对家里有舒适感,所有的边边角角都包上了一层麂皮做的防护罩,而毛绒类的东西也永远不会带回来,甚至连猕猴桃和红毛丹都是家里的禁食。

  她冲进自己的房间,看到房间里的一片凌乱,该掉在地上的东西一件不少,该在桌上的一件不留,田曦曦的毛绒床单也被拔了下来,此刻肯定已经在黄泉路上和它那些早早逝去的师兄师姐见面了。

  至于那一封藏在枕头里的信……也不见了踪影。

  “妈,你有没有看到一封信啊,蓝色外壳的,有点脏。”

  “啊……啊,我知道,是不是这个?”

  田曦曦看着她手上拎着的一个小三角形,终于意识到她对自己说的“对不起”是什么意思了。

  看着脸上表情逐渐愤怒的田曦曦,田妈妈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开始唯唯诺诺起来:“曦曦,真对不起,这个我不知道藏在枕头里,我烧的时候它正好掉在了火盆……”

  “你没有错,向小孩子道歉干什么?”田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一脸怒气。

  “你们没有错?多少次了?擅自进我的房间,擅自烧掉我喜欢的毛绒玩具,连床单被罩带一点绒都不行,我迁就了你们那么多年,你们迁就我什么了??”田曦曦一脚踢翻火盆,成片的火星子扑到她的腿上,“答应我不再随便进我房间,你们做到了吗?只是这么一个小要求你们都无法做到,凭什么要求我做到对你们的承诺!”

  “曦曦,你没事吧?”田妈妈几乎是跪着过来的,她双膝跪在地上,像极了一个被主子责罚的奴仆。她双手扒拉开落在田曦曦腿上的火星和灰烬的样子,实在是太狼狈了。

  “你看看,你妈妈为了你的这封破信,手都被烧伤了。”田爸爸依旧怒气冲冲,像是田曦曦做了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

  “又不是我让你们把这些东西烧掉的,你们自己不经过我的同意,进我的房间烧我的东西,还要在家里做这种危险的事情,火灾了怎么办?那么多条人命就因为你的一个‘害怕毛绒东西’全没了,你赔的起吗?”一片炎热的空气中,田曦曦第一次如此爆发出来,她也不清楚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这么差,以前明明也是可以忍住的啊!以前明明也是可以先安慰妈妈再自己躲起来伤心的啊!

  啪——

  不出所料,二十多年的生涯里,田曦曦终于又达成了一个成就:爸爸的巴掌。然而这个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竟然一点都不疼,要不是那声清脆的声音和红色的掌印,田曦曦有足够理由怀疑她爸爸只是虚晃一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