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难眠之夜

彀中人 泽泽拉黛 3022 2019.05.08 20:30

  肖慕云脚步快,扶起了正缩成一团的血人,拉起衣角帮他擦净脸上的血迹。

  “李思敏?怎么是你?曦曦呢?!”

  李思敏手指着房内,哭嚎着说着什么。肖慕云和老王小心地避开血迹走入房内,血腥味冲地人睁不开眼睛。

  这味道和普通血腥味不同,还带着一股腐臭味,让人好像看到了炎热夏天被捂起来的一块肉:算中带臭,闻着气味就能感受到无数蛆虫撅着屁股在上面翻滚蠕动。在门外的范慕彤只是朝里面看了一眼便“哇”地一下呕吐起来。

  许是李思敏的哭声实在太大,把大家都从房里吸引了出来。于是乎,加入范慕彤呕吐行列的又多了几个。

  “这怎么回事儿啊,这里怎么这么多血啊太恶心了吧。”女白领呕吐完,抽抽着身体说道。

  大块头扶着老态龙钟的律师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得亏俩人心理素质强,看到这个现场没呕吐出来。

  律师:“你别抖了,你抖的我也在抖了。”

  大块头听了,独自去角落发起抖来:“……哦。”

  只是大块头一离开,律师竟然站都站不住,拄着的拐杖“哒哒哒哒”像个小马蹄般在地板上发出了一连串马蹄声。

  “伟哥,回来,拉着我!”律师面露难色地说道。

  大块头:“怎么了?让我和你一起骑马?还是你想和我一起抖呀?”

  话虽这么说,大块头还是乖乖的搀扶着骑着马般的律师,在一旁观察事态发展。

  “当心!别踩着那儿。”肖慕云对冲进戈越房间的男老师说道,“那块是肠子。”

  男老师听到外面乱作一团,匆匆忙忙地便从自己房间冲了出来,看到大家在李思敏房门口呕吐的呕吐,发抖的发抖,哭的哭,心里一股英雄情结油然而生,他想着自己教书多年与调皮学生斗智斗勇了那么多年的经验,自诩着心理素质极其强大眼前的这些小事必定不会让他出洋相,只管闷头进入案发现场。刚进门几步,就看着肖慕云在不远处指着地上那一团即将被自己踩在脚下的血肉模糊的东西。他停倒是停住了,只不过那团紫红色肠子歪歪扭扭的足有好几米长,一头团成一团,另一头拖了出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逗号,男老师正巧在逗号头上,而肠子已经将他整个人都半包围在了里面。

  许是天气太热的缘故,男老师刚停下脚便觉得浑身燥热,特别是裤腿那儿似乎有涓涓暖流一丝一丝地淌下来。不等大家反应,他假装镇定地走出了李思敏房间,慢吞吞地挪向自己房屋内:“我回去拿手套,验尸总得要装备齐全才行啊。”

  肖慕云:“大家都不要进屋里来,由我和老王来查看!你们几个,愿意帮忙的去取一些手套、毛巾、鞋套来,速度要快!”

  老王仔细地避开地面上的血河,踩在面积极为狭小地地板上,看着屋内地一片狼藉。

  全都是红色,全都是血——这是老王看到这个场景的第一反应。地面上地鲜血和碎骨碎肉,到处分布着,在原本床的位置,老王看到了一只眼球,只是那眼球的样子和人类的似有不同。

  “老王,戴上这个。”肖慕云递过来一副手套和一双鞋套。

  老王转过身,眼泪流了下来:“我们曦曦,不会这么惨吧……要真是她,我可……我家慕彤可怎么活啊。”

  “你别瞎说,这血量,只是一个人的量而已。”

  “一个人的血量还不够吗?我们曦曦……”

  “老王,你没发现,现场除了曦曦之外,还少了一个人吗?”

  老王循着肖慕云指的地方看去,只见在血泊中,躺着一片一片青灰色的布料,由于血的沾染成了暗红色,亚麻的质地显得更为明显。想起田曦曦来到岛上之后常穿的雪纺布料的衣服,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你的意思是,曦曦还活着?”

  肖慕云不置可否:“不能确定,但是这间房里的尸体明显不是曦曦。”

  房内的尸体,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尸块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冒起了青黑色的烟雾来,地上的血也开始沸腾。

  “糟糕,快跑!”老王和肖慕云在最后一刹那关上了房门,只听得戈越房内“砰”地一声巨响,震的所有人都晃了晃。

  李思敏的哭声渐渐小了起来,仿佛痴呆了似的嘴里一直念叨着“心血即成功亏一篑”。

  “你念叨什么呢?田曦曦呢?”范慕彤疑惑地看着李思敏。

  “哈哈哈哈哈,心血即成,功亏一篑啊!”他疯了一般狂笑,“你们想知道那个女的在哪儿?自己去找啊!去找啊!自己去找啊!”

  “慕彤,他有刀!”

  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思敏从怀里掏出来一把刀,弹簧刀的外壳是木质的,精细地刻着花纹,可惜沾染上了鲜血,刀刃在灯光下显得格外锋利,令人颤栗。

  “你要干什么!”老王呵斥道。

  李思敏笑笑不说话,他用满是鲜血的手擦了擦自己的脸,却发现越擦越脏,他不放弃地用衣服开始擦,奈何衣服也浸透了鲜血。

  大块头正欲走上前去夺下李思敏手上的刀,却被他抢先一步反应过来:“不许过来!你们不许过来!否则!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田曦曦在哪!”

  大块头后退了几步,双手举过头顶:“别冲动,我不过来,我们都不过来。”

  李思敏也慢步后退到墙角处,使得自己后背无人可以偷袭,才将作为人质的范慕彤放开。

  “思敏,把刀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肖慕云站在不远处劝他道。

  “我知道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把我当正常人看,讨厌我们排斥我们,自从来了岛上后,你们往我的房间丢各种虫子,往我的水杯里放泥巴……所有人都在欺骗我,所有人!”

  这番话出口,倒让他们面面相觑。大家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对方,仿佛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都真真切切地做了李思敏说的那些事情般。

  “把我的衣服剪烂,在我的床上放钉子,这些我也就忍了。”李思敏眼球突出,几乎掉出眼眶,“可是你们为什么要下蛊毒害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凭什么要害我,凭什么我不能做我想做的事情!凭什么!你们都是魔鬼!全部都是!”

  众人议论纷纷。

  “蛊毒?什么蛊毒?”

  “谁去恶搞他啦?反正我没有做过这些事,罪魁祸首赶紧站出来认罪哦,别一个人害了我们一群人。”

  “他是不是疯啦?怎么看起来精神不大正常。”

  “我没有疯,我很清醒。你们以为你们可以明哲保身吗啊?你们以为你们可以吗?”李思敏把玩着手里的弹簧刀,边笑边说。

  此时戈越房内传来第二声爆炸声,正当众人回头看时,李思敏突然变成了大怪物的模样,他的整张脸都变形成类似蛤蟆的模样,双眼鲜红高高地在头顶上看着众人,从脸部中央裂开的口子里排列着两排尖牙。

  “只有我死了,戈越的痛苦才会停止。”他抬起刀,插向自己的喉咙,“老王,我们对不起你,那次的事情是我们的错。田曦曦没死,你们会找到她的。”

  “我们也会永远在一起的。”

  “别冲动李思敏!”肖慕云话未说完,李思敏手中的刀已经笔直地插入了他的喉咙,滚烫的鲜血洒在墙壁上、流淌在地板上,他躺倒下来,看着戈越的房间,扭曲的脸上似乎带着幸福的笑容。

  “你们看,血迹好像消失了。”范慕彤指着地面上李思敏的血迹说道。

  老王和肖慕云在李思敏房间中不小心沾到身上的血迹也逐渐消失,仿佛没有存在过一般。他们俩对视一眼,默契地去开李思敏的房门。房屋内,窗明几净,刚刚的鲜红画面仿佛是大家的错觉。

  “李思敏好像融化了。”女白领说完又呕吐起来。

  “不是融化,是消失。”大块头护着大家往后退了几步。

  随着一股青黑色烟雾的升起,李思敏的尸体也逐渐消失。啪啦——木质刀柄的弹簧刀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又寂寞的声音,很快被嘈杂声给掩盖了。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透,抬头望去像是一张触感细腻的黑丝绒布料,夜空中也升起了大家很久没有看到过的星星,月明星稀月明星稀,这个夜晚,月亮很亮,星星更亮,只不过天空中悬挂着的那两颗星星紧紧地挨在一起,远远望去更像是一个圆点。

  一切归于寂静,白炽灯在屋顶上劈劈啪啪地说着什么。老王有些难过,还没来得及发出感慨,就被肖慕云打断了思绪:“我们一起找下曦曦在哪儿吧,他们俩的事,我们找到了曦曦再调查,或许,她那里有很重要的线索。”

  老王点点头,上前去拾起弹簧刀,用手套包好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自己口袋。余下众人纷纷散去,大家共同见证了一场“大变活人”+血腥现场,这个夜晚也是个难眠之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