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他是第二个受害者吗?

彀中人 泽泽拉黛 3087 2019.05.05 21:00

  田曦曦回到房中后,戈越说的话仍然不断在她脑海里重复:叫做“易神”的古老法术、种蛊……种种的种种以前都只是从书籍或者电视剧中才看得到,没想到只是短短几天的功夫就让田曦曦自己亲眼见了一回。

  她虽然胆子大,但这种怪力乱神之类的事情她还是非常惧怕。“我回去之后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祖国做贡献,请你们保佑我平安回家吧……保佑我们大家平安回家,我们大家,谢谢谢谢。”田曦曦在心里给各个神明一一拜了拜,最后还不忘默读了十遍“祥瑞御免家宅平安”。

  她和戈越分别后,也决定学习戈越的不睡觉大法,虽然累是累了点,但好歹能保自己平安,平安最重要了。

  “不知道戈越会不会用火来帮思敏驱逐蛊毒。”一旦静坐下来,田曦曦又开始止不住地乱想起来。他们二人分别之际,实打实地商量出了好几个方案,因为蛊毒怕火光,所以我们只需要让思敏全身无死角都暴露在火光中,那就可以对付他中的蛊毒了:

  方案一:趁思敏睡着了,在他周围摆满蜡烛,蜡烛的火光虽然不算强烈,但聚在一起就如野火猛兽般凶猛,可以让蛊毒无所遁形。

  这个方案被田曦曦否决了,蜡烛的数量和点燃的时间都需要严格的控制,一旦被思敏发现就前功尽弃了。

  方案二:得到思敏的允许,找根牢固的绳子把他掉在高处,下面摆满木柴,一旦点燃,火势势必凶猛,把蛊毒驱逐出来肯定是分分钟的事情,而牢固的绳子不仅可以固定住思敏不让他掉下去,还可以捆住他不让他乱动……

  田曦曦的建议还没说完便被戈越打断了:“你这和烧烤有什么区别?更何况这狂叫野外的连一个高大的树木、建筑都没有,哪去找绳子把敏敏吊起来,不行不行,这个建议pass。”

  方案三:和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一样,把思敏关在笼子里,周围点起火……

  这个馊主意自然也是田曦曦提出来的,只不过在接收到戈越的白眼信号之后她自觉地闭上了嘴巴。

  “如果没发生这些破事儿就好了……”想着想着,田曦曦不自觉地打起了瞌睡。每当她即将睡着时,都有一种有人盯着自己的恐慌感让她瞬间清醒。

  “曦曦,曦曦快醒醒!”一阵匆忙的敲门声把田曦曦从睡梦中喊了起来,她一边趿拉着鞋走到门口,一边打着哈欠。

  “慕彤姐,咋了?”田曦曦揉了揉眼睛努力睁开眼睛,眼前的范慕彤看起来十分兴奋,脸上两团红晕让她看起来格外燥热。

  “那个律师,你记得吗?就那个长得很猴儿似的律师,他今天早晨一个人不知怎么回事……”

  “死了?”田曦曦心里一惊。

  “不是,你让我先喝口水。”范慕彤喝了整整半瓶水,才接着说道,“他跑到那个大沙砾下面去了。”

  “所以呢?”

  “你没什么反应吗?他跑到大沙砾下面去了!”

  “大沙砾……下面怎么了?”

  范慕彤对她的反应十分不满意,抿着嘴,嘴角往下了三十度压低分贝说道:“那里是非常危险的地方,之前老王就是因为那个大沙漏才变成这样子的。”

  田曦曦记得范慕彤说过无数次老王以前长相十分英俊,现在的模样和以前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且每当提起时眼神里总是充满着爱慕。虽说她总觉得这些话夸张了好几倍,但眼前的情形不得不让她作出感兴趣的反应。

  “天哪?是真的吗?我简直难以相信!真的好想看看老王以前的模样哦~我一定会被他迷住的!对了,那个男的为什么要到那里去呀?”

  范慕彤此时对田曦曦的反应心满意足:“不知道,人刚刚救出来,还没醒呢。不过救出来的时候,看起来老了二十岁。”

  “一——二——三——”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大块头驮着瘦弱的律师,老王、肖慕云在后面扶着律师的背,男老师打了一盆水到律师的房中,一切看起来仓促却有序。

  “啊,这就是互助之情啊!”田曦曦不知怎的,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你这丫头,写作文写傻了,我们快去看看能帮上什么忙吧。”范慕彤拉着她走了过去。

  律师此刻整个人都萎缩在一起,本来就瘦弱,此刻看起来和一把枯柴一样,仿佛轻轻一折就可以折断。他的脸上布满了沟壑,就像是数万年没有雨水滋润的土地一般,蜡黄干裂,仿佛一阵风吹来都可以从脸上吹出一片扬沙。

  “帮他擦擦脸吧,喂些水给他喝,人还有意识,估计没啥大事。”老王点了一根烟,蹲坐在门口,整张脸上都是落寞。

  田曦曦想起老王的遭遇,心中不免添了些许伤心。当时的他,想必非常煎熬吧。她走到老王身边,不知怎么开口安慰他,反倒是老王又开始嬉皮笑脸起来:“曦曦妹子,帮我捶捶肩呗,刚刚可累坏你王大叔了。”

  “王大爷,我帮你锤行不?”

  肖慕云冷着脸走了过来,老王讪讪地笑了笑,又开始抽起烟来。

  “昨晚你后来去哪里了?”他双手环绕住田曦曦的腰,十分温柔。

  “太热了,所以我去洗了个澡。”田曦曦靠在他身上,懒洋洋地答道。她已经下定决心不让任何人知道任何关于思敏、关于蛊毒的事情,本以为这样可以保护大家,可直到后来她才发现,这件事情,是她做的最错误的决定之一。

  “他是怎么回事啊?”田曦曦决定引开话题,这种逃避的方法总是很有效。

  “早晨,我是被沙砾之声吵醒的,他们也是。”肖慕云顿了顿,眼神看向正在照顾律师的大家,“那声音太刺耳了,我起来后发现他正在远处向我挥手,看起来像是求助的样子,我们起初不理解是什么意思,还是大块头机灵,发现沙漏下发着诡异的白光,并且愈来愈强烈,快要把人吞噬进去了。”

  田曦曦循着肖慕云的眼神看去,男老师正坐在床沿替老年律师仔细擦拭那双干枯的双手,一旁的大块头正手忙脚乱地替大家倒着茶水,仿佛一家之主似的。

  “然后我们几个一起去把他救了出来。”肖慕云收回目光,满脸忧思。

  时候老王描述,当时他们去的时候律师整个人都被白光包围着,一行人用布条裹在身上,一个接一个如项链上的珠子般,每五米一个人;再将布条的一端绑在离沙漏数十米处的岩石上,前前后后绑了好几圈。平地而起的旋风和沙尘几乎让人失明,律师的惨叫声几乎被风声掩盖了,他被旋风裹着四处飘荡,时而被重重摔下地面,时而被卷入空中,像是进入了一个大型滚筒洗衣机,直搅得人头晕目眩作呕连连。

  或许是大家运气好,也或许是老天爷给面子,打头阵的老王刚进入那圈白光便很顺利地抓到了律师的衣角,而那块布条、那块岩石也非常给面子,很牢固地绑紧着五个人,仍凭飓风沙尘如何作威都没有丝毫放松。后遗症是每个人腰间都有一圈乌青和淤血,绿中发紫整整十天都没有消下去。

  之后几天岛上相安无事,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也没有任何来自“岛主”的讯息,大家仿佛正在习惯岛上的生活,只是偶尔会想念有手机电脑的时代,还好宅子一楼有很多藏书,虽然是一些漫画、儿童故事书,但打发时间也足够了。

  律师变老后再也不在白天出门了,经常趁着晚上人少的时候去宅子拿食物和物品,范慕彤好几次从宅子里洗澡出来的时候碰到怀里抱着物品的律师,他一步一挪,脚步蹒跚地走回自己房屋,苍老无比的背影仿佛正在走回坟墓。男老师和律师的关系倒是亲密了不少,经常看到他往律师房中送食物。

  田曦曦自从那天和戈越碰面交谈了之后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们俩了,思敏最近也没有出现。

  她尝试过浅睡眠,也尝试过白天睡觉晚上打足精神,都没有见到什么异常,她便放松了警惕,在晚上点了两根蜡烛之后躺在床上打起呼噜来。

  “喂。”

  睡梦中她隐约听到有人喊她,只当是出现了幻觉继续做起梦来。

  “喂。”

  ……

  “喂,醒醒。”

  呼唤她的声音越来越焦灼,最后她的整张床都晃动起来。

  “天哪地震了?!”田曦曦惊醒着坐起来,慌张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见一切正常正准备继续倒头大睡之时,看到床边蹲坐着着一个人。

  那个人穿着肥大的T恤衫,头发凌乱地像个鸡窝,他保持着蹲坐着的姿势,准确的说是扎马步的姿势,同时双手还搭在田曦曦的床沿上,想必刚刚发生的震动正是倚仗这双手的均匀发力。

  待田曦曦看清他的面容时,开始情不自禁地打起寒颤来。

  要是说第一次的“床震”是因为这位不速之客的话,那第二次的“床震”也是因为这位不速之客。

  此刻眼前扎着马步、表情严肃、双手搭着床沿的肥T男,正是她不想见又每天会想无数次的李思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