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血人

彀中人 泽泽拉黛 3019 2019.05.07 21:00

  岛上的天气一直很不错,温度宜人,闭上眼睛很容易让人觉得是在度假,当然,仅仅限于温度。

  大块头和肖慕云正在室外做简易健身,看到田曦曦走过去,他们招手打了个招呼。肖慕云在大块头的帮助下,看起来确实体格健壮了不少,不过相比起肌肉的变化,他的皮肤黝黑了不少,远远看去帅如古天乐。

  不知怎的,看到肖慕云和大块头在一起,她心里竟然有些开心,甚至希望俩人摩擦出火花来。

  田曦曦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起来。

  临近门前,她好像看到了李思敏的身影一闪而过,虽说没看清,却让她的心情一down再down。

  “怎么出去洗了个脸还心情变差了?”范慕彤递给田曦曦一块面包。

  “我问你啊,要是有人需要你的帮助,你会帮忙吗?”

  “我看情况,量力而行吧。怎么了?有人要你帮忙吗?”

  “不是我,是我昨天看了一本书,书上有这种讨论。”

  见田曦曦没有深入说的想法,范慕彤闭了嘴不再问。

  “不过我还是想说做事情量力而行就好。”临走前,范慕彤出于好心说了这么一句话。

  每天的无所事事让范慕彤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废人,除了吃就是睡。这座荒岛看起来无边无际,但老王曾经带她绕着岛的边际看过,只需要一天就可以走完整座岛。岛的周围长满了荆棘丛。荆棘从外是光秃秃的岩石,再往下看是黑色的、咆哮着的海水。唯一值得奇怪的是,这个岛的形状非常独特,不是圆形也不是椭圆形,而是一个长方形,四个角落的岩石更加粗糙巨大,片草不生光秃秃的很荒凉。那个大沙漏与大宅子正在岛的正中央位置,他们的住处与这两个建筑形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的形状。

  她和老王也曾经计划过要逃出去。他们俩做了一个简易木筏,想划船离开这个恐怖的岛,然而无论朝哪个方向,木筏永远在原地打转。

  田曦曦到了岛上之后,她觉得整个人都开心了很多,虽然大家被无缘无故困在这里应该是一件伤心事,但是田曦曦的温柔和大条让她非常欢喜,也让她整个人都放下了戒备,不用像在职场上似的勾心斗角你猜我疑。只是她的单纯很让她担心,这几天她和戈越他们走的太近。范慕彤心里升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但毫无由头再加上她和老王正在吵架,对岛上的男人们唯恐避之不及便不再去想了。

  然而第二天,让范慕彤感觉不详的事情果然发生了。田曦曦不见了。

  她照例往田曦曦住处去,却无论如何也无人应门,迫于无奈只得找到肖慕云和老王,他们俩破门而入却发现田曦曦根本不在自己的屋里。

  窗户、门都是锁上的,室内也没有打斗的痕迹。肖慕云仔细地查看了房间里所有角落,没有发现可疑痕迹,床上还是维持着乱糟糟的模样。

  “我们仨分头找吧,慕彤你去二楼找,老王你在一楼找,我去外面找,辛苦你们了。”肖慕云分配好大家的搜索范围后,便开始搜索起田曦曦来。

  “对了!不要声张,不要被大家发现田曦曦失踪了,也不要被他们发现我们正在找她。”肖慕云追进宅子里对二人说道。

  田曦曦的失踪让肖慕云心里愧疚万分,最近他们俩在一起的时间变得很少,每次她与他对话时总是显得疲倦万分,刚刚讲过的事情过了一会儿又开始讲起来,完全忘了已经讲过一遍,再加上他与大块头伟哥讨教健身经验,对田曦曦的关怀着实欠缺了许多。

  他努力想着田曦曦会去哪里,如果在宅子里能找到自然再好不过,然而老王和范慕彤两人空手而归,显然没有找到任何田曦曦的踪迹。他们三人更慌了,老王一拍脑袋提出了一个危险的想法:“她不会去大沙漏那儿了吧!”

  当初律师出现在那里也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老王曾经偷偷问过他,律师却也什么都记不清了,他还拜托老王帮他调查清楚事情原委。老王虽然嘴上应承下来了,却迟迟未着手“查案”,一来大沙漏处和律师屋中没有找到丝毫线索,二是老王忙着和范慕彤吵(lian)架(ai),把妹心切,不是自己的事情自然搁置在了一旁。

  但是田曦曦不同,田曦曦可是他的心上人最喜欢的一个妹子,心上人在意的人消失了,他必须得两肋插刀一插再插各种效劳。

  于是乎,自告奋勇的老王再次来到了沙漏旁,离沙漏还有数十米时周围便开始扬沙四起飓风大作。

  “小心啊老王!”范慕彤在远处焦急地看着老王。

  听了这句,老王更加有信心了,他气沉丹田一鼓作气绕着沙漏走了整整两圈,任凭飓风将他卷的头重脚轻、沙尘钻满他的毛发。突然,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一刹那的时间,沙漏周围一切都静止了,仿佛一秒进入了真空状态,哗啦啦——沙子同时间掉落在地上,砸的老王一个踉跄。趁着这几秒的功夫,他看清了沙漏周边的情况,除了他这一个生物,半个人影都没看到。正当老王拔腿往外跑时,沙漏仿佛抖了抖身子,发出了它特有的鸣叫:

  嗷呜——嘀嘟滴嘟——沙沙沙滋儿哇——

  “老王!快跑出来!沙砾之声来了!”不远处的范慕彤焦急地叫喊着。由于他们几个都没有带装备在身上,老王又离得比较近,他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直接头着地摔了过去。肖慕云冲上前去一个老汉背大山的姿势将老王火速背出了沙漏周边。

  虽然是找到了防护外套,但三人也已经超出了忍耐极限,鼻血直流,耳朵嗡嗡响。大家像是吃了败仗的士兵一样,无计可施。

  “曦曦不在里面,我没找到,很抱歉。”老王醒过来,喘着粗气。

  肖慕云安慰地拍了拍他举起来的手,示意他好好休息。范慕彤正欲说话,肖慕云抢先说道:“别想别的了,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你就好好呆在这里养伤,慕彤会照顾你的。”

  “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肖慕云走出老王房间时,老王在后面拉高嗓音说,“找到田曦曦,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老王的破锣嗓子平常挺起来十分呱噪,此刻倒像是战鼓般有力。

  肖慕云再次回到田曦曦房中,企图找到蛛丝马迹。房里保持着十分新鲜的模样,和刚才的场景别无二致。刚开始发现田曦曦消失的时候,房门、窗户都是锁着的。凭空消失?这个可能性很小。凭空消失!这个岛上的奇怪现象,让一个人突然消失的可能性非常大,那这座神秘的岛让她消失的原因是什么呢?肖慕云思索来思索去依旧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只得像个傻瓜一样在宅子、岛周围、住处四处寻找。

  在这期间,他们几人表面云淡风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实则暗地里差点把这座岛翻了个底朝天。

  四天过去了,几人仍然一无所获。岛上的其他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大块头最先发现,他趁午餐过后四下无人时不被别人察觉地问肖慕云:“对劲怎么都没有看到你女朋友?病了?”

  肖慕云眉头紧锁,只长叹一声,没做回答。

  “人,不会凭空消失的。”大块头像是意有所指。

  不等肖慕云反应,大块头已经走出了大宅子。

  是夜,肖慕云、范慕彤、老王在一起讨论这桩“曦曦失踪案”。当肖慕云提到大块头白天说的话时,范慕彤猛然想起一桩被她忽略了的重要线索——田曦曦与戈越最近的联系密切以及她莫名其妙那句“有人需要帮助你会帮忙吗”的话。

  范慕彤说完,见气氛不太对,怯怯地说:“我一开始没在意……我要是早些说说不定也不会发生这些事儿了。”

  肖慕云摇摇头:“这的确是关键线索,但没有确定这件事情就是和他们俩有关。”

  “怎么没关系了!”老王站起身,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拍桌震怒,“我王森!就是因为他们,才落得这么个丑八怪模样!”

  说着便等二人没来得及反应,怒气冲冲地往戈越、思敏住处去。老王虽手上没拿什么物件,但远远看去似手提一把大砍刀般,在短短十多步的时间,范慕彤仿佛看到了老王身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彩色纹身,各种花样看得她眼花缭乱。

  “老王~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咱们先制定个法子呗~”范慕彤娇滴滴地在远处喊道,只是这一次的娇媚对老王并未起任何效果。

  眼看着老王已经一路杀到戈越门口,隔壁那扇门却突然打开,里面跑出来一个鲜血淋漓的人。

  “救救他……老王……求求你救救他……”

  门内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老王探头看了一看,房内已经被鲜血染红,一流紫红色的血顺着这个“血人”的脚步,缓缓流淌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