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神秘邮件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774 2019.05.29 21:00

  由于田曦曦没有教师资格证,她只能做一些最基础的工作,大波马安排她整理各种资料以及文件,虽然给她冠了一个“重要角色”的高帽子,但田曦曦知道她只不过是一个打杂的。

  在新单位打杂的日子过的无聊且漫长,那个随时随地都可以陪她在网上冲浪的李姿和男友脑袋一热跑去澳大利亚旅行,每天和田曦曦分享的最多的就是在那儿看到的大虫子。

  “曦曦你看,这么大一个蜘蛛,你想象一下你早晨眼睛一睁,它吊在半空中看着你……”

  “曦曦,我今天看到一条超级粗的蚯蚓,我差点吐出来,我毫不夸张地和你说,一条蚯蚓有你的手臂那么粗,想想就恶心。”

  看着李姿发来的各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图片,田曦曦两眼一翻威胁道:“你再发这些东西给我,我就要拉黑你了!”

  看着看着,田曦曦感觉自己大腿根又痛又痒,像是有很多根针在蛰自己,又像是被蚊子和跳蚤咬了之后奇痒难耐。

  她放下手头的工作遛进卫生间,发现在自己的大腿根有一枚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绿色洋辣子。她暗暗啐了一口,拿起卫生纸将粘在腿上的这个洋辣子给拔了下来。

  她把包着洋辣子的纸巾团成一团,正准备丢进马桶冲掉时,卫生纸突然发出轻微的震动感,在震动声中,一个奶声奶气的男低音说道:“不许把我丢掉!”

  田曦曦屏住呼吸,脸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开始怀疑自己出现幻觉。

  “喂,我说不许把我丢掉啊!”纸巾里又发出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惨叫声过后,随着马桶的冲水声,那团纸巾也消失不见了。

  “见鬼了见鬼了,我中邪了,好可怕好可怕!”田曦曦一边在嘴里默念,一边拉上拉链准备走出隔间。

  “喂,我刚说不许把我丢掉,你没听见吗?”在门栓上,那个洋辣子正神气地站立在那儿,虽然只是小小一坨,但气势足像个好斗的公鸡。

  田曦曦抽了厚厚的一团纸巾包在手上,看着那团小小的绿色问道:“你会飞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会飞吗?”田曦曦咽了一口唾沫,继续问道。

  “我现在还不会,但我以后一定可以飞的。”洋辣子前面的两根小刺动了动,像个蝴蝶结一样缠在一起。

  “那你会跳吗?”

  “跳?当然会一点了……哎哎,哎你干嘛!你放开我!”

  田曦曦仔仔细细地将洋辣子包裹了里三层外三层,又放在脚底下踩了踩,确认里面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才丢进马桶里。

  “你即将知道,你刚刚做的那个决定非常错误!”

  田曦曦还没反应过来,小腿处就一阵刺痛。她撩起裙子,发现刺痛的部位处,那个绿色的东西正端端正正地趴在那里。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要缠着我?”田曦曦坐在马桶盖上,头顶上冒出了无数个黑点。

  “什么叫我缠着你?”腿上的绿色挪动了几步,在她腿上扎出几个新的红点,“是你当时把我的一只手关在盒子里了,我来问你要的!”

  “什么盒子?什么手?”田曦曦再次发出黑人问号,她使劲儿掐了一下自己,才发现这不是在做梦。

  “上次啊,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趴在你腿上,你不是把我给关进盒子里了嘛!其实你关进盒子里的是我的一只手,虽然对我这种伟大的物种来说少一条手不打紧,但是我发现缺少一只手让我的帅气程度减了千分之一,所以我要问你要回来我的那只手。”

  田曦曦的双唇发抖,思绪再次回到那个老王消失的夜晚。那一晚上,经过了一天的战斗,大家都是身心俱疲,发现老王消失的时候,悲伤的味道充斥了所有空气。他们正在大宅子里讨论着对策,在肉沫里吃到一个绿色的会说话的苍耳,接着把它裹了起来丢进木盒……

  “你的意思是?所有在岛上发生的事情,都是真实的?”田曦曦盯着那个小小的绿色。

  “你把我的手还给我,我就告诉你是不是真的。”它又挪动了两步,还在田曦曦腿上撅了撅屁股。

  听到这个消息,田曦曦基本可以判断出事情的真实性了,她开始激动起来,事情是真实的,就证明她的确和肖慕云和好了。

  有时候,女孩子的思维和关注点总是会与众不同。田曦曦在心里确认了之前所有事件都是真实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个跳出来的事情就是她的美好爱情还在继续。

  她开心地跺起脚来,直接把绿色的小东西给甩飞了。

  “喂,你干嘛?你什么意思?过河拆桥?”它在地上非常愤怒地抗议道。

  “骚瑞,一时太开心了。”田曦曦捏起它,“对了,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是动物还是植物?”

  “别乱讲,我的地位和level可是比这些东西高一百倍的。”它躺在田曦曦手掌里,翘着二郎腿,“你可以喊我丰沛兽,也可以喊我仙灵子。我是取天地之精华日月之灵气经过数万年才结成一个的非常珍贵且珍惜绝无仅有的一个高智商物种。”

  “结成的物种么?那不就是植物了,以后你就叫做苍耳吧,不许反对,不然你的那条腿就不还给你了。”田曦曦把它放在自己口袋里,自顾自地不顾它强烈反对替他取了一个看起来非常洋气的名字。

  “曦曦?你在打电话吗?”卫生间隔间外传来同事的声音。

  “啊,哎哎对,我在打电话。”

  “你赶紧出来,大波马有事情找你。”

  田曦曦拿起口袋里的手机,打开微信界面,发现置顶的那个小猪头像的男人发来了二十多条消息。

  大波马虽然是一个已婚妇男,但是在带每一届新同事的时候,都要要求他们讲自己的微信置顶,美其名曰可以第一时间获取公司的权威消息,实则是自己想要在实习生那儿获得强烈的存在感。田曦曦觉得他虽然讨厌,但可能也是一个可怜人。

  但是现在这一刻,他就是世界上最顶级讨厌的男人。因为当田曦曦胆战心惊地点开那个拥有着数字巨大的红点的对话框时,跳入眼帘的是二十个表情和一句“档案整理好了就分发一下材料吧,已经发你邮箱了,整理、打印。”二十个连续着的“在吗”的表情包,不禁让田曦曦有一种大波马进入更年期晚期的错觉。

  她走出充满薄荷味熏香的卫生间,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了大波马的办公室。大波马此刻正在房间里对着杯子吐茶叶,杯子里的翠绿色不知怎么从他嘴里出来就成了黄绿色,软塌塌的茶叶从他薄如午餐肉切片的嘴唇上掉下来,像极了正在拉稀。

  “大波……马老师,我来拿材料。”田曦曦在门口敲了敲门,毕恭毕敬地说。

  大波马抬起头,两只眼睛从眼镜上方露出,皱着的眉头像是两条要干架的毛毛虫:“什么?”

  “我来拿材料,刚刚您不是让我……”

  “我微信上发你的话,你再读一遍。”大波马吸溜了一口茶,盖上盖子,不再看田曦曦。

  她打开手机,再仔细地看了一遍大波马发来的文字,十分尴尬地从大波马办公室溜了回去。走时,她听到身后传来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工作都不带脑子。”好在她脸皮厚,佯装无事功力是一等一的。

  回到办公室,她将刚刚没有整理好的档案迅速扫尾,随后打开了邮箱,查看大波马安排给自己的任务。

  自从进到荒岛开始,她就再也没有登陆过自己的邮箱,她在密码栏里熟练地输入用自己名字和肖慕云生日组成的密码,心里又开始想念起肖慕云来。

  收件箱里躺着数百封信,大多数都是广告邮件,田曦曦在数百封邮件里,目光迅速锁定到了那个让她日思夜想的名字上。

  【曦曦,我最近身边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你好像也被牵扯进来了,电话里说不清楚,这周六下午1点,我们在F市图书馆碰面。】

  田曦曦关闭邮件,心里窃喜之余,又有些埋怨他的不浪漫:“明明可以一起吃一个午饭,为什么他都不知道邀请我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