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惩罚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138 2019.06.12 21:00

  气氛到达冰点的时候,要么选择严肃以待,要么就有一个不怕死脸皮厚的扮演和事佬的身份。一个在人类社会非常普通的规则,在谱艾人里似乎并不存在。

  坐在最上面的老大发怒后,所有高阶谱艾人全部打开了话匣子,你一言我一语,场面看起来非常混乱。

  “好了好了,你们别说了,我们不讨论这个了好吧。现在大家该干嘛干嘛吧。”最后还是那个位高权重的男人做了妥协,他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摆了摆手。

  大家正欲散去,跪在巴葡右边的be one夏六六忙不迭地问道:“大王,巴葡放过人类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吗?”

  田曦曦第一次感到夏六六的存在如此讨厌,她在心里默默祈祷洗完夏六六早日消失。虽然谱艾人没有血液和心跳,但田曦曦在巴葡的胸腔里依旧可以感受到来自他内心深处的紧张,电流声滋滋作响。

  “罚,自然要罚。就取消巴葡这次的升级资格吧。”那个老男人云淡风轻,晃晃悠悠地走了,只剩下跪在地上的巴葡和在一旁满脸庆幸的夏六六。

  “你让我被罚,我也会让你被罚。”夏六六的声音永远都这么油腻,造作里面还添加了些许做作。

  巴葡的反应让田曦曦很满意:“我们都是秉公办事,你开心就好。”虽然没有正面怼,但是也把夏六六杀了一个残血。

  “不要乱动,你这样搞得我心慌慌的。”眼前的字幕再一次出现,田曦曦乖乖地坐在地上,心里对巴葡一阵猛夸。

  “巴葡你太厉害了吧,简直是运筹帷幄杀人无形啊!”

  “巴葡你为什么要帮我啊,是不是因为我的美貌吸引了你?不过我有男朋友的啊,我们俩不能在一起。分手了也不行的,我们俩不是一个品种的,这是禁忌之恋。”

  “巴葡那个夏六六好讨厌啊,我想把它给灭了,你们谱艾人的缺陷是什么?你告诉我我去灭了那个讨厌鬼,哎呀你放心我真的不会乱来的。”

  “巴葡?你们的升级是什么意思啊?是升职的意思吗?”

  “对了巴葡,我等下要怎么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啊,我第一次演戏,我怕演不好,演砸了怎么办,你会不会帮我?哦对,还有陈昂,陈昂还请我吃过一顿大餐呢,他真的没了吗?如果可以把夏六六的命换成陈昂的命就好了。”

  ……

  “妹子,你的话真的太多了。”显示屏上终于出现了这么一段话。短短的十个字却让田曦曦开心的不得了,她知道她夸的那些话肯定让巴葡很受用。

  “巴葡别怕,我会保护你的。”田曦曦在巴葡的胸腔里攥紧了拳头。

  “好的,不过,你是不是无论对谁都会说出这番话?”

  田曦曦正沉浸在自己的那一大段长文字中没有走出来,突然被巴葡的这个问题打蒙了:“哪番话?怎么会!我不是这种人!”

  “好了,记住我们的计划,不要露馅。悄悄地回去。”分开前,巴葡在田曦曦身上的芯片上加了一道程序,让她可以躲过谱艾人的耳目,得以成功和假田曦曦交换身份。

  “等一下,你到底是谁?”田曦曦看着巴葡的背影,“是肖慕云吗?”

  “不是。我是巴葡。”

  他的背影越来越来远,逐渐和夜色融合。

  从她逃跑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一天了。田曦曦还清晰地记得昨天的这个时候刚刚和警察们分别。

  她悄悄潜入家中,和躺在床上正昏迷的田曦曦换了身份。说来也奇怪,那“人”脚刚刚落到地上,就变成了一只黑色的触手。这触手在日光灯的照耀下像是被撒了一把盐后缩成一团的蜒蚰。

  墨黑色的夜晚在窗外流动着,田曦曦躺在床上,想象着窗外是一只巨型墨鱼,而这看起来永无尽头的黑色只是那只墨鱼逃跑时留下的掩护颜色。

  “唉,又要把一切都重来一遍了。”临睡前,田曦曦心里难过地想道。

  “曦曦啊,该起床了。”田妈妈打开房门,替田曦曦拉开窗帘,炎热的阳光照在脸上。

  田曦曦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笑眯眯的田妈妈,一股恶心犯了上来。眼前的女人,每一个细节都模仿的非常到位,连眼角的皱纹都充满了演技。然而,母女之间的温度不是靠模仿就能有的。

  她从床上爬起来,没有搭腔,径直走到了卫生间。手机里的邮件和神秘数字的信息早已经被删的干干净净,关于培训机构的上班通知也刚刚才下发,大波马拉的群也如约而至。

  田曦曦坐在马桶上,她没精力思考这种生活她究竟过了几次,只知道这一次,她拥有了记忆,她可以逃离。

  夏六六这个角色依然存在,还是非常让人讨厌的be one,由于这次田曦曦没有失去记忆,她不知怎的,总觉得夏六六看她非常不顺眼,以至于经常毒舌到欠揍的程度。

  “曦曦,真羡慕你呀,每天只需要打打杂就好了,哪像我们,还要备教案、上课,学生们有了进步家长一开心还要来这儿找我们给我们送礼,哎我们当然不能收了,这是违规的事情,就是这些交际啊什么的太劳心劳力了,我也好羡慕你,每天工作这么轻松,钱还是能照样拿到手。”夏六六非常母气地靠在桌子上,一只手还拿着一把百折扇扇着风,像极了雌性激素超标的雄性动物。

  “你和大波马说嘛,你这么厉害,家世又好能力又强,大波马拍你马屁还来不及呢,对你肯定有求必应呀!不过呀~”田曦曦神秘地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夏六六。

  “不过什么?”

  “不过你无论在哪里都不会是什么尖子生,业绩吧你前三进不去,想让你教的家长又寥寥无几。哎你还以为那些家长是来感谢你的?你也不看看你教了几个学生就什么金都往自己脸上贴。”田曦曦非常夸张地翻了个白眼继续说,“工作你不行,吹水你倒是第一。”

  这番话引得办公室里的谱艾人们哄堂大笑,在确定田曦曦是安全份子的时候,他们显然不会因为她是人类而孤立她。

  经过上一桩逃跑事件后,谱艾人的程序果然先进了不少。他们不再墨守成规,新鲜玩意儿、有趣话题一样不少。

  可惜的是,无论田曦曦怎么等,都没有等到陈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