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彀中人 泽泽拉黛 3240 2019.05.25 21:00

  和赫泥贤约好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他们六人需要在第二天的下午给他答复,无论是同意用那种方法、无论是愿不愿意都需要给他回复。文梓芝对他赞不绝口,觉得他既没有对他们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也没有对他们置之不理,反而如此尽兴尽力。

  “怕就怕他明知前面是火坑,还把我们往里面推。”余嘚开挪动着步子非常不情愿地往前走着。

  昨日夜里,大家都已经打成一致——决定去会会城主箱子里的东西。大家虽然都很贪生怕死,但让田曦曦一个人拯救大家伙的事情,在场的两位位男士都不同意,除了余嘚开,因此,投票结果毫无疑问。唯一一个投了反对票的余嘚开获得了暴打一顿的奖励。

  临走前,田曦曦给肖慕云留了一封信,并嘱咐艾木一定一定要在见到肖慕云的第一时间内交给他,无名指上戴的那个指环在他们走到城堡之前也一直在工作状态,然而就是联系不上肖慕云。“他不会死的”是艾木向田曦曦保证的唯一一句话。在酒馆里面的酒客都说,艾木不轻易做承诺,做出的承诺就一定会做到,口碑这么好的老板娘,田曦曦即使心里不信,也只能先在口头应允着。

  “不管哪个选择,都是火坑。”范慕彤冷冰冰地回了余嘚开这么一句话。一路上,范慕彤对余嘚开的态度肉眼可见地变差,不仅仅是因为他行动迟缓总是拖慢队伍的行程,更重要的是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小气让她十分厌恶,“你也可以不去,直接留在这里好了。反正有吃有喝。”

  “好男不和女斗。”余嘚开在队伍最后默念道。

  赫泥贤像是在家里等了很久的样子,一见到他们就非常关心地迎上去:“你们决定好了吗?”

  虽然是问的大家,但是他的眼神一直停留在文梓芝身上。宋辉芃把文梓芝往身后拉了拉,回道:“决定好了,我们决定接受城主的考验。”

  “你头上的发绳很好看,把你衬的很美。”接着,赫泥贤叹了一口气。“唉,你们果然还是选择了这条路。不过……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能经受住考验的人一只手都数的清,你们这一群人怕是会全军覆没啊……”

  “呸呸呸,什么乌鸦嘴。”范慕彤呵斥道,“我们当然知道风险很高,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见赫泥贤脸上有些难堪,文梓芝开口劝慰:“谢谢少城主的提醒,我们做好了准备了,如果……如果真的是最坏的结果的话,我们也可以接受,只不过,你可以透露一些关于那个木箱子的信息给我们吗?”

  “坚定内心,不为动摇,这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我也不能多说了。”赫泥贤用余光看了看他身边的那群傀儡人,做了个压低声音的手势。

  这次走进城堡,和第一次进去的心情完全不一样,紧张沉重的心情被城堡黑红色调放到了最大化。被傀儡人指引着走进城堡偏殿的时候,田曦曦仿佛感觉身边有无数只眼睛正盯着自己,但凡她做出稍微大幅度些的动作,它们就会反应激烈拔出挂在腰上的长刀。

  平常心、平常心……田曦曦在心里默念,她希望自己讲这次与城主的会面当成是找工作时的面试,将即将到来的考验当做是大考,这样想确实有效,她紧张的心情慢慢缓解下来。

  偏殿是用石头造成的,除了石头之外就是石头,找不出其他材质的东西。城主坐在最高处的座椅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像是站在山顶上看着猎物的秃鹫。

  只见他挥了挥手,一个木箱子就被傀儡人给抬了上来。田曦曦的印象里,这种场景只有在电视里播放古代人家结婚八抬大轿的奢华婚礼现场时才能看到。每一边都有八个傀儡人,足足有十六人扛着这个大家伙,木箱子通体金黄,像是用纯金打造的,雕花缝隙里也没有一丝丝灰尘,是被保养得很好的一个箱子。

  赫泥贤走上前从城主手里接过一把钥匙,打开了挂在箱子上的锁。箱盖掀开,众人都以为会看到什么绝世珍品,没想到里面竟然躺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这种质感的女人,田曦曦是见过的,甚至新闻上也被播放过。硅胶的材质、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定制的脸和身材,温柔的声音、洁白无瑕的皮肤(当然也可以定做其他颜色的皮肤),曾经是众多宅男的闺中密友,没想到城主这儿竟然也有一个,而且还被当成了宝。

  “你笑什么?!”城主对田曦曦的反应很不满意。傀儡人听到城主的怒斥,立即上前钳制住田曦曦,并在她的膝盖窝踢了一下,让她跪在地上。

  “我,我是看到这个女人很好看,非常羡慕,所以我才情不自禁地笑的。”田曦曦自知撒的谎非常劣质,正在脑子里疯狂找能够让城主开心的理由。

  没想到城主不怒反笑:“的确是个绝世美人,不仅样貌美,绝活也是一流的。可惜啊——”他故意拖长声线,“可惜她还缺你这一双好眼睛。”

  城主的鹰眼死死地盯着田曦曦,让她浑身都冒起冷汗来。

  “怕只怕我的眼睛配不上她,给她的颜值拖后腿了。”

  城主看起来非常喜欢听这种奉承话,他乐的哈哈大笑,摆了摆手让傀儡人放了田曦曦:“你们要接受的考验,就是由她来布置的。她可以根据每个人不同的需求来决定考研的内容是什么。”

  正说着,箱子里的女人爬了出来。她穿着一袭红衣,雪白的皮肤在红色的映衬下显得尤为美妙,怪不得城主会说她是尤物。

  正愣神间,众人眼前多了六张椅子。按照指示,他们六人坐了上去,等待尤物的指令。

  “你们的愿望,城主已经和我说了,如果你们经过了我的考验,那城主就会放你们出去,如果没有的话,后果你们是知道的,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有人想反悔吗?”

  石头房里非常阴森,尤物的声音在里面显得空空荡荡。

  余嘚开默默地举起了手,他一脸谄媚地问道:“反悔的人会被惩罚吗?”

  “当然不会,那就从你开始吧。”

  “喜欢吗?”

  “啊——喜欢,当然喜欢了。”余嘚开兴奋的已经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田曦曦看着眼前的场面,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咽了咽口水。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他们俩的身上,然而他们俩似乎除了双方,任何人任何声音都听不到。

  “好!真是精彩!”坐在最上方的城主大笑着鼓掌,“虽然年纪大,但是战斗力一点没减弱。你是第一个战胜她的人。”

  尤物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箱子里,而余嘚开的腿上坐着另一个已经死去的“尤物”——她的背上插着一把剪刀,血从嘴里流下来,淌在余嘚开的背上。

  “老余,你杀了她?”文梓芝吓得跳起来,“你怎么把城主的宝物给杀死了?”

  “不碍事不碍事,就是他的这一剪刀才通过了考验,现在你们可以出城去了。”城主的脸上依旧是笑容模样,不过看起来却是有些阴森。

  “这就通过了?全部结束了?”田曦曦不可思议,她转头看向赫泥贤,希望从他的反应里看出一些端倪。

  “恭喜你们通过考验,一切苦难都结束了,现在你们可以回家去了。”城主挥了挥手,周围的傀儡人立刻走上前准备带他们离开。

  “为什么会这么简单?余嘚开还白赚了一炮。”杨伟心里也犯起了嘀咕。

  在送他们出城的路上,赫泥贤给出了解释:“这次设的局是‘香艳局’,很多人都顶不住美女的诱惑在她的身上折戟,但是你们同伴的做法可谓是另辟蹊径,直接杀掉了尤物从自己身上分出来的一个幻境,让一切都结束了,所以城主愿意放你们出城。”

  田曦曦心里不禁对余嘚开一阵佩服,没想到猥琐老大叔救了所有人的命。

  “赶快离开这里,这里不是正常人能待的地方。”赫泥贤带着他们坐着傀儡车一路疾驰,来到城门口。

  这道城门像是分界线,城里是民不聊生生灵涂炭,城外是美好的世界,好在他们没有侵袭城外的地方,否则可怕的地界会无限延伸。

  一行人在赫泥贤的护送下出了城,分别前,文梓芝将一直带在身上的头绳作为谢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