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拯救“熊猫

彀中人 泽泽拉黛 4291 2019.05.03 21:00

  烛光晃得更厉害了些,室内的寒意更重了,不禁让田曦曦打了个寒颤,身上也起满了鸡皮疙瘩。坐在对面的戈越似乎也有这种感觉,他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外套,脸上似乎没了什么血色。

  “……我一直以为我看到的是我的幻觉,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直到我发现你也看到了那个怪物。而且……在他变奇怪后,我经常会做一些噩梦。”

  “比如他拿着一把刀在你面前?”

  戈越的双眼惊恐地睁大了,口中嗫嚅着说着一些田曦曦听不清的话,此时完全没有谦谦公子的形态。

  “我也做过这个梦。”

  她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从你的反应看来,你和我一样,也都以为这个是梦,不过哪里会有人做相同的梦呢?”

  她低头笑着,他也跟着露出勉强的笑。

  “那天……我在你晕倒后,偷偷进入了那个书房,在书房最外侧,的确找到了和思敏脖子上符号相同的印记,同时,我还找到了一本书。”

  那是一种叫做“易神”的古老法术,它是指施术者趁着受术者没有戒备的时候,将蛊种入他的身体中,随后不久,他便会长成怪物形态,随着蛊的深入,转换的形态越完全,他会彻底丧失自我意识以及自我控制力。

  田曦曦接过戈越递过来的书,翻开做了书签标记的部分,有几行字被戈越划了出来:这种生物会在晚上守在看得到他们变换成怪物形态的人的床前,趁他们熟睡之际将他们杀掉/吃掉,完成任务后,自己也会被蛊折磨而死。这一刻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书中说通常是在自我意识完全被控制后。而书中对这种生物的插图描述与田曦曦看到的思敏毫无一二。

  “这么说……快了?”

  戈越点了点头。

  田曦曦像个疯子似的想冲出餐厅,却发现门怎么都打不开,她双腿发软,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难道没有解决办法吗?为什么看到他样子的只有我和你?为什么?”看着抽泣的田曦曦,戈越想找些纸巾,却发现餐厅里除了桌布外,没有其他可以吸水的东西了。

  “这几天,我尝试用不睡觉的方法保护自己,也的确有些效果。思敏现在即使变成了怪物,意识还是清醒的,还没有对我们造成伤害,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会完全被控制。我不忍心看他那么难受,他总是在我面前喊,难受……我好难受啊戈越……他不知道听他说这些话我的心都要被撕裂了,我宁愿受苦的是我。”

  田曦曦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回应,在这件事情里,他自然比任何人都痛苦几倍,她慢慢冷静下来,做着深呼吸。

  “你之前说,只有我能帮你,那你告诉我,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我想请你帮我杀了他。”

  “???”田曦曦不可置信地看着戈越,“我?帮你?杀了他?”

  我他妈手无缚鸡之力你让我和那个怪物搏斗杀了他?我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这段话,田曦曦没有说出口。

  “杀了他,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我不忍心,所以……”戈越略带歉意地看了看田曦曦,随后眸子低垂,“很抱歉。”

  咯哒——

  餐厅的门被打开了,外面热腾腾的空气飘进来,田曦曦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浑身都是冷汗了。房间里的蜡烛味也随着进来的微风消散,只剩下她的洗发水味和他们俩的呼吸声。一直活跃着的烛光也像死了一样,此刻有风了,却岿然不动,只偶尔地出现一些火花,听的人特别难受。

  整个宅子里,也是死一样的寂静,除了她与戈越之外,找不到第三个人了。田曦曦一直担心的思敏也没有出现。

  “别怕,那些蛊害怕火光,我们有四支蜡烛呢,它不会操控思敏到这来的。”

  “既然蛊害怕火光,那可以用火来驱逐思敏身上的蛊啊。”

  ————————————

  戈越回到房中,思敏已经熟睡。最近他越来越嗜睡了,时常两人说着话他便打起盹来。

  戈越帮他掖好被子,坐在床前,怔怔地看着他。此刻的思敏一如孩童模样,脸上带着笑意,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极为引人注目,只不过肤色变得愈来愈惨白了。戈越忍不住伸手扶上思敏的脸庞,却又怕惊扰了他的睡梦,倏地停在空中。

  “越越,以后我可把我自己交给你啦,你一定要好好待我,不许欺负我!”

  十五岁那年,两人以优异的成绩考上M市的重点高中,在第一次分班考试时,又以相同的分数被分配进同一个重点班,思敏总是雷打不动地坐在戈越旁边,不论班主任分配的座位表如何,他都会用他的方式占据着戈越同桌的位置。自然,那方式也无非就是以自己的优异成绩让老师对他的各种要求都无可奈何。

  戈越个子高,在高一就已经有了183的身高,再加上长相俊美成绩又常年年级第一,老师见到他便眼神充满爱溺,更别说在学校除了学习就是看帅哥的女生们了,她们一致推选戈越为班长,每天的酸奶小零食也源源不断地送到戈越课桌上,美其名曰“慰问班长”。

  这也自然令戈越成了男生们的“公敌”,经常叫嚣着要在篮球场上一较高下。好在戈越技术过硬,几场比赛下来,他竟然还成了校篮球队长,结果便是更多女生为他疯狂。这下倒好,许多男生不服气也没办法,只能咒骂自己为何成绩也比不过、篮球技术也比不过。

  男人们的友情很容易产生。高二下学期,正是冲刺高三的关键时间,正是晚自习时间,一个男生冲进教室大喊:“不好了!吴凯被打了!”吴凯是谁?是他们高二(1)班的学生,性别男,特长为温顺,虽然经常被班里男同学“鼓励着”帮忙打扫卫生做苦力,但是由于其面相可爱又圆润,全班同学帮他取了个外号——熊猫。熊猫是什么?国宝,高二(1)班的熊猫,自然也是班宝了。

  听到熊猫被打,班里最活跃的几个男生自然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从教师后头抄起家伙就想往外冲,却被戈越拦住了。戈越看了看他们手里的网球拍和扫把鸡毛掸子,问道:“先别冲动,问清楚缘由再去也不迟。”

  “来不及了,熊猫要被打死啦!班长,咱们快多喊些人去吧,再不去,熊猫不死也得残废啊!”看着通讯员那么焦急的神情,戈越发现事态的严重性或许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他嘱咐班级同学都待在班级里等他消息,由他和“通讯员”前往营救“熊猫”。

  “妈的,死胖子,要你点钱是看得起你……”

  “踹他,用力踹他,敢说我们是不良学生?让他看看什么才叫不良学生!”

  学校的围墙边,一堆人围着,为首的那个男人边踹边说着脏话,手中还夹着一根香烟,熊猫蜷缩在他们几个人中间,抱着头发出“哎哟哎哟”的惨叫声。

  Bang!——为首的男人突然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裆部,表情狰狞,甚至连手中的香烟还没来得及扔。

  戈越站在逆光处,紧握着拳头,额头青筋暴起,对剩下的那几个小弟说:“我很忙,你们最好一起上。”听熊猫事后说,戈越当时整个人都在发光,他第一念头不是爬起来,而是想嫁给他。

  那天,戈越一战成名。倒不是因为他一个人打败了5个人,而是第二天早上升旗仪式上戈越做的检讨。

  戈越直到现在还记得,校保卫处和老师、校长风尘仆仆赶到的时候,除了那个坐在一边捂着自己“小兄弟”的不良老大,另外四个小弟正围着自己痛殴,他们见到了他看到熊猫被打的场景。好在保卫处的老师跑得快,没让那几个学生溜掉。由于那几个校霸时常作出有损学校声誉的事情,加上“通讯员”在一旁录的视频做证据,学校老师当机立断把他们扭送到了派出所,并电话通知了他们的父母。

  “喂,你胆子很大嘛!没本事还学别人打架。”平常最看不惯他的男生给戈越送来了风油精和创可贴,虽说没什么用吧,但这是他唯二的“药品”了。

  戈越浑身挂彩回到教室,迎来了男生们的殷勤款待,一个个仿佛熟练的店小二,为他端茶倒水、捏肩揉腿,弄的戈越好不自在。

  “话说,月黑风高,月明星稀,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熊猫正被敌人殴打,戈大侠……”

  “哎哎,你怎么说话呢,怎么叫我被敌人殴打,那是我老马失前蹄,一不小心中了他们的阴招。”熊猫打断“通讯员”说道。

  “你别打岔!”八卦的男生女生围在他们俩人身边,齐刷刷地冲熊猫叫到。

  “戈大侠从天而降,一下就把他们那群混混的老大给灭了,他们老大那是跪在地上求饶哇,嘴里还喊着‘大侠饶命大侠饶命’。戈大侠像提溜小鸡仔似的拎起这个已经没有战斗力的怂货丢到一边,然后云淡风轻地说道,注意啊各位,是云淡风轻地说‘我赶时间,你们一起上吧’。”

  “哇——”女生们发出了崇拜的欢呼声。

  “接着——”

  “老师来了。”

  “通讯员”正准备往下说时,班主任进了教室。大家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位置,几个男生还在匆忙之间还约好了听下半段“戈大侠大战5混混”的时间。

  班主任脸色铁青,一看就是发怒的状态。他把教科书用力地砸在讲台上,眼神仿佛可以杀人。

  事件的主人公戈越却十分淡定,正专心致志地做数学模拟卷。

  “你们令我非常失望!简直太失望了!特别是我们的班长,作为班级的领头人,大家的学习榜样,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情况下,带手机进学校。今天晚上写好检讨,明天国旗下面去给我做深刻反思。”

  班主任用故作颤抖的手指指了指戈越,接着说道:“还有你们,所有有手机的人,都把手机给我上交了,我会好好保管,放假了再还给你们。正是学习的关键时刻,你们要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不要整体想些杂七杂八的,我们1班是重点班,什么是重点班?就是品学兼优,给大家做良好带头作用的,不要你们一个个都把1班变成重点班,除了体重比别的班级同学重点,其他的都落后的那种重点。”

  “这么看来,打架这件事老师不追究了?”思敏给戈越递了一张纸条。

  “嗯,除了我明天要去全校面前以不该带手机为主题做检讨之外。”

  “你身上的伤看着很严重,确定不用去医院看看吗?”

  “不用,你不是给我买了药么?”

  思敏插在上衣口袋里的手摸了摸从医务室买来的各种跌打损伤药,回道:“什么药?我可没买。”

  “哈哈哈,别装了,我知道老师和保卫处是你帮我叫的,看到他们来了你还专门跑去医务室帮我买了药。其实我出了教室门就一直有一种被跟踪的感觉,不过看到老师来我才确定,那个一直跟着我们的人就是你。”

  “不是我,你猜错了。肯定是某个老师看到了你们俩形迹可疑才跟上去瞧瞧的,没想到发现了大事情。”

  “你记不记得我和你说,你钥匙扣上的铃铛,很像小狗呀:p”

  思敏摸了摸口袋里钥匙扣上的小铃铛,不服输地叹了口气,拿出买来的碘伏和云南白药,放在了戈越的桌肚里。

  “我就买了这两个,你将就着用吧。别回了,我认真做试卷了,下课要交。”

  “谢谢你。”戈越不动声色地用只有他和思敏可以听到的分贝说道。

  第二天一早,形式主义的检讨做完,戈越成名了。

  虽然是以“带头带手机进学校”为主题的检讨,但是那晚的“佚事”已被大家口口相传。

  有人把他说成是可以一挑五的牛皮人物,也有人说他发起疯来面目可憎令人闻风丧胆,还有人说那一晚他把那几个混混打成半残废一下子送进了医院……

  而班里那个“通讯员”更是明目张胆地预售那一晚戈越打架的视频,当然了,只是卖前面那一段,后面那一段戈越被打的视频老师拷贝之后已经从他手机里删除了。由于放假了才能给大家发货,“通讯员”早早地收起同学们的订金,并与“客户们”做好了书面承诺,不支持退货,只支持好评,并且严禁二手转卖的行为发生,若被发现,罚款十倍。

  男生们对戈越的态度发生了大转变,除了那晚戈越很英雄地救回了熊猫这件事很搏好感之外,他打架的“不良形象”也让不明就里的女生见他就躲,追求戈越的女生相比之前少了大半,男生们岂不快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