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绑架事件2

彀中人 泽泽拉黛 3190 2019.05.10 21:00

  毕业典礼之后,戈越的确去公司面试了。谁承想结束后竟下起了大雨,好巧不巧,戈越没带伞,好巧不巧,戈越在躲雨时碰到了一个人,一个让李思敏很痛恨的人,又好巧不巧,李思敏正满心欢喜地去给他送伞。

  公司门口的车站上上,戈越正搂着一个女生,贴耳说着什么。那情形让思敏想起了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

  想来也是,他和戈越的关系是不能说的秘密,戈越和他喜欢的女生在一起对自己来说也是不能说的秘密。一切大抵都是他一个人自作多情罢了。

  他撑着伞,站在站台后面,和戈越只有薄薄的一层广告牌厚度的距离。他看到他们俩的脚紧紧地贴在一起,滴滴答答的雨声和女生的笑声融合在一起,在他耳中显得尤为刺耳。

  “越越,这次如果你面试成功的话,我就请你吃饭!”女生像只鸟儿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可以在广告牌后面感受到他们俩的亲密无间,只有他才是一个真正的局外人。

  李思敏在广告牌后面看着他们俩的脚越靠越近,甚至腿都要紧紧地贴在了一起,终于忍无可忍,把带给戈越的伞丢进了垃圾桶,独自一人回了家。

  他淋着雨,在路上缓步慢行,经过的行人都当他是奇葩,怎么有人有伞还不撑呢?

  “喂,你的伞不用的话,能不能给我?我和我女朋友忘带伞了。”一个穿着破洞牛仔裤的男人拍了拍李思敏的肩膀,他也被淋湿了,头发黏在脸上,看起来脏兮兮的。

  李思敏回头看了看正在躲雨的青年男人的小女友,将伞丢在地上,留下一个白眼走了。

  “我靠你这人啥态度啊,一把伞而已你有必要吗?”青年男人在身后骂骂咧咧,李思敏心里却觉得好笑,不禁笑出了声,在大雨滂沱中笑的前仰后合。

  “我靠这人真疯了。”

  李思敏也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只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为什么要显示出这么一副狼狈的模样呢?他想象着此刻路人眼中的自己,愈发觉得好笑了。

  他买了一套新衣服,去酒店开了房,舒服地洗了个澡。浴室里氲氤着淡香的水汽,一如他第一次拉戈越的手,心跳加速脑袋晕晕。

  谁也不会从你身边夺走戈越的。李思敏听到耳边有人这么对他说。

  “后来嘛,那个女生就再也没出现在戈越身边,她去国外留学了,我和戈越就在一起了。”

  “所以,你觉得戈越不喜欢你吗?”

  “不。应该是喜欢的。”

  “我也觉得是喜欢你的。”

  田曦曦趁李思敏睡着前又拉着他说了这么几句。

  “你听,他们在找你了。但是我不想放你出去,我的目的还没达成。”李思敏坐在地上,靠着田曦曦的椅背说道。

  “他们肯定很担心我。”她话锋一转,“你家越越肯定也很担心你。”

  见李思敏没有任何回应,她悻悻地闭了嘴。

  “你觉得他喜欢我吗?”

  “我感觉不出他不喜欢你。”

  “你这回答,真让我挑不出毛病。”他站起身,擦净了刀,伸手拉下田曦曦的衣领,“来吧,第二碗。”

  第二次的取血田曦曦没感觉到什么痛楚,只是感受到有东西划开自己的皮肤和伤口,滚烫的东西流了出来,带着血腥味。

  第三日,由于田曦曦十分配合,李思敏给她松了绑,只在出门拿食物时将房门锁住。

  田曦曦趁着李思敏出去时,躲在角落里解手。这几天的“监禁”生活,让她的生理解决十分不方便。李思敏不知从哪搞来了一个痰盂,专门给田曦曦使用,他每天负责清理,这倒让田曦曦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曦曦,曦曦。”

  正当她酣畅淋漓之时,听到有人正在喊自己,一时紧张夹紧屁股不敢发出声音。

  “曦曦。”脚步声越来越近,田曦曦的脸也越来越红,这可是关乎面子和贞操的事情啊,怎么能给别人看到!

  “等一下!不许过来,我在那个!”田曦曦满脸通红,快速地解决完之后拉上了裤子走出角落。

  “戈越?你怎么来了?你好像消失了很久。”田曦曦用双手揉了揉眼睛,一脸呆滞。

  “他和你说了?取你血了?”戈越把目光放在田曦曦左胸口的一片褐红上,干裂的嘴巴吐字艰难。

  “他喝了几天了?你的血?”

  田曦曦看着满眼红血丝的戈越,不知该先回答哪个问题:“前天昨天,今天的还没开始……”

  戈越拿起桌上的弹簧刀,横切自己的手腕,将血液滴在碗里:“等下这碗血你给他喝,就说是你的心头血。他说什么你都别信了,他嘴里,没一句实话,我不能让他害了你。”

  咔哒——房门开了,李思敏拿着罐头、矿泉水走了进来,随手反锁了门。

  “他们还在找你呢,真是有毅力。”李思敏脸上的表情琢磨不透,她也不想去猜了。

  “哟,已经给我准备好了么?看来你果然是一心想帮我的。”李思敏放下手上的食物,拿起桌上温热的血液一饮而尽。

  “这味道怎么和前几天的不太一样,感觉更浑厚了些。”他砸了咂嘴,像是自言自语,却又打量着田曦曦。

  “你有没有发现,这几天我都没有成为怪物?”

  “嗯,也可能是我没注意。”

  “我这几天都没有被那个蛊毒折磨了,这都亏了你的功劳。事成之后,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这几天怎么都没看到戈越?”田曦曦感觉有些乏力,坐在了椅子上。

  “他病了,在自己房间休息呢。”

  “我不信。”

  “你信不信可不关我的事,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

  田曦曦想了想刚刚戈越的脸色和神态,像是在抗议李思敏一样,摇了摇头。

  “既然他生病了,那也没人照顾他,你为什么不让他住你房间?也好有个照应。”

  李思敏猛地抬头,眼神里充满了警惕:“你问他干什么?”

  空气里充满了尴尬的气息,偶尔还飘过来几缕解手后的异味。看着眼前这个神经紧绷的男人,田曦曦叹了口气,只道是他们俩平时形影不离,突然不在一起让旁人觉得奇怪也是正常的。

  气氛再次陷入尴尬中。田曦曦觉得十分无聊,又开始缠着李思敏讲故事。俩人话题推来推去,正没人接茬时,房子的柜子里突然传出一声闷哼。

  李思敏三步并作一步,快速拉开了柜子。田曦曦看到柜子中的戈越,惊地向后退了好几步,直到扶住了墙才有力气站稳。

  她惊的不是戈越在柜子里,李思敏进门之前戈越刚放完血,他藏在了柜子里并叮嘱田曦曦别透露自己的任何行为;她惊的,是戈越此刻的模样。

  他白净的脸上严重开裂,可以看到里面的肌肉;眼睛也变成了红色,并凸了出来像是病情严重的甲亢病人,双手的五指已经不见,反之成为了两张蹼……

  “戈越!你怎么……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李思敏抱着柜子里的戈越,努力把他往外拉。

  “你不是答应我了,不去伤害其他人吗?”戈越甩开了李思敏环着他的手。没了着力点,他一下子摔在地上,手腕上,不对,应该是蹼腕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

  “对不起我插个话……要不要先帮戈越包扎……还有,戈越你怎么也变成这样了……”

  啪————

  李思敏的右手突然变成一根细长的鞭子,甩在田曦曦靠的那堵墙上,最前端抽在她的胸口:“你给我闭嘴!小心我杀了你!”

  田曦曦吃痛地蹲在地上,胸口本就有着刀伤,此刻被鞭打,伤口更是裂了开来。

  眼见着那根鞭子又要飞过来,田曦曦无处躲藏,只得在那做人肉靶子。“啪”“啪”两声,清脆利落,被鞭打的地方皮开肉绽是一定的了。然而田曦曦却没有感受到身体任何不适,她睁开眼,那本应该落在她身上的鞭子却落在了别处。

  戈越站在她眼前,一副半进化的怪人模样,用他那双蹼接住了蛇纹鞭。

  “你凭什么保护她?”李思敏像发了疯似的,面目狰狞,将另一只手也变成了蛇纹鞭,抽向戈越。

  “你不该伤害她的。思敏。我已经帮你找到解决的办法了,只要你配合,一切都可以变好的。”戈越强撑着说道。他手臂上的皮肤已经开裂开来,里面流出了绿色的液体,随着缠在手上的蛇纹鞭的纹路嘀嘀嗒嗒地流淌到地上,暗暗的绿色,像是有毒的汁液。

  “我不可能变好的!你现在阻止我就是让我去死!你真的忍心吗戈越?”

  “你已经在恢复了!”戈越抓住李思敏的那两条手,猛的一抽一甩,像是杂技动作般将对面那人甩离地面,后又将他重重摔在地上。

  本以为房里弄出的巨大声响会引来其他人的注意,没承想四周除了三人的喘气声之外再无其他声音。

  田曦曦暗自想,要是大家光听到这些喘气声,一定会以为他们在进行什么不可描述的运动。只是她自身的处境倒有些尴尬,听着李思敏话里话外的意思,肯定把自己当作他的情敌或者是绊脚石了,那副足以让人起满身鸡皮疙瘩的鞭子甩出来的力气也不像是手下留情的样子。

  等等,为什么李思敏会说他自己不可能变好?那她这两天给他喝的血算什么?又想到戈越和他的争论,田曦曦更疑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