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探访案发地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448 2019.06.01 21:00

  哆哆嗦嗦地过了一晚,让田曦曦回忆起那几个为了防止李思敏来找自己麻烦而坚持点蜡烛不睡觉的长夜。

  李思敏、戈越,现在想起来,田曦曦开始觉得他们非常可怜,有情人不得眷属、将真心错付始终是爱情故事的滥俗桥段,在田曦曦眼中,李思敏属于后者,戈越属于前者。

  昨晚上在网页上搜索到的新闻,田曦曦用手机拍照进行了留存,并进行了多处备份以防万一。关于李思敏和戈越的死亡原因至今仍然未有破解,现场所有证据都指向是两人自相残杀,然而大概是凶手低估了他们俩的体力和块头,他们俩并没有被一击毙命,在凶手以为他们俩死透并布置好死亡现场逃之夭夭后,戈越用最后一丝力气靠在了李思敏的腿上。在新闻中,双方的父母家人痛哭的场景实在让人不忍心看第二遍。

  叮咚——

  手机收到了一封短信,这次换了个发件人,但是那一串串数字让它的主人不言而喻。

  【一切可好?】

  这次的短信只有这四个字。田曦曦也回复了几个数字:

  【都好。你呢?】

  【暂时安全。我考察了事发地,未发现更多线索。还原事件完整度,需找到其他人。】

  这种拼文字游戏,很像是中学时代他们为了写情书不被其他人发现而相互做的一种暗号,虽然找起来吃力了些,但每多查到一个字都会多一些兴奋,直到整封信都展露出来。

  田曦曦心里也赞成这个想法,但她这几天在网络上的搜索始终一无所获,另外六个人的信息别说是找到人了,甚至连一丢丢相关信息都没有。

  “王森,王森……”田曦曦嘴里一边念叨着这个名字,手指一边在键盘上搜索。果不其然,她试过在晚上和白天不同时间段实验,始终都没有搜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顺水快递总是快的让人大吃一惊,昨天晚上李姿给田曦曦寄的快递早晨九点准时到达了她家,她麻利地撕开包装盒,看到一包包来自大地的蜈蚣干,用内功抽了李姿八百八十八下。

  在蜈蚣干堆里,田曦曦还看到了一个异物。

  ——“我没有给你寄那个东西呀?就只给了你几包中药。”

  ——“你带给我的中药未免也太有诚意了吧?”田曦曦满脸黑线。

  ——“那是当然,我跑了很多地方帮你抓的呢哈哈哈哈哈。”

  隔着电话,田曦曦都可以感觉到来自李姿的得意,古灵精怪的她总是会给她带来一些出乎意料的“好意”。不,更确切地说,她是个猎奇的人,猎奇的程度可以用这个事件来解释:正是她男友的胸口的带着一撮毛的一个痦子,才让李姿瞬间心动。

  田曦曦摩挲着这个意外到来的盒子,心里百感交集。木盒子还是她和肖慕云分手时被赠予的一个分手礼物,关于这个盒子的定义,她一直无法明白,直到如今想起肖慕云对她的种种保护和好,她才将“一厢情愿”这个解释套在他身上。

  “说不定,肖慕云是觉得我和他在一起是他的一厢情愿。”

  不得不承认,田曦曦有时候非常自恋。比如此时此刻。

  黑檀木泛着的金属光泽像是有一种魔力,不断地将田曦曦的目光吸引过去。她瞥到放在桌上的蜈蚣干,发现两者的色泽不相上下,让田曦曦情不自禁对这个盒子有了一丝嫌弃的想法。

  黄铜的卡扣在盒子的正中央嵌着,需要有一把迷你的小钥匙才可以打开,肖慕云在盒子底部设置了一个暗格,小巧的钥匙就正好安静地躺在里面。打开盒子,就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那香味直沁人心脾,从鼻腔通到胃里,再在胃里随着血液扩散到全身,头发丝、脚趾尖都会舒展开来。盒子内部是三个小格子,每个格子容量很小,约莫只容得下几小螺硬币,大抵肖慕云做这个盒子的初心就是用来收藏的罢。

  田曦曦合上盖子,手指触摸到盒身的雕花。雕花非常精细,田曦曦对雕刻方面不甚了解,她觉得那些能够做出她做不出的任何物件都是非常厉害的人,然而对于肖慕云的雕刻手法,田曦曦是需要衷心夸上一夸的:最外侧是一层镂空木雕,妖艳的彼岸花与喜鹊遥遥相望,大片的罗汉松覆盖了二分之一的盒面。雕花与盒子内胆相隔大约三毫米,雕出来的小孔只塞得下0.38的铅笔芯。

  之所以能这么精确,正是因为田曦曦用0.38的铅笔芯塞进去试了试,而向来粗笨的她又将笔芯折断在了里面。

  “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容易积灰了。”这是田曦曦唯一的一个遗憾。她将盒子摆在床头,挑了个最醒目的位置。

  肖慕云自从刚刚那个短信之后再无回复,一向担心自己给别人添麻烦的田曦曦按住了自己找他的手,决定前往戈越和李思敏出事的地方。

  高昂的房价让众多人为了拥有房子而焦头烂额,有钱的人对好房源一拥而上甚至大打出手,没钱的人工作获得的报酬仅仅能够支付房租或者贷款。还有一种人,紧盯着二手房源和低价市场,前一户人家刚搬走,后一户人家就紧跟着住了进来。

  属于李思敏的房子也是这样。

  虽然是传统意义上的危房,但价格的低廉仍然吸引了很多“不迷信”的人。时隔“凶杀案”仅仅半年,这户房子中已经有一对小情侣入住。田曦曦在房门口张望着,青黑色的房门突然打开,一个睡眼惺忪的男人对着田曦曦低吼,像极了一只想要发威却中气不足的豪猪:“看什么看,待一边去。”

  田曦曦被吓了一跳,她慌张地用“来找亲戚”这个理由搪塞过去,脸早已经红到了耳朵根。在她狂奔下楼地同时,听到那户人家里传来一个女人尖锐地咒骂声:“真的是杀千刀的,前两天是一个男的天天在门口偷看,今天又来了一个女的,想有个清净都不行。都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买不起房子,要不是看你老实,老娘才不嫁给你呢!”

  难听的字眼充斥着整个楼道,田曦曦站在五楼还能感觉到从上面掉落下来的自尊和尴尬。

  慢悠悠地晃到一楼,田曦曦习惯性的在邮箱处看了看。由于这个小区年代已久,十多年前看起来新潮的信箱如今早已破败不堪,信箱的门早已不知所踪,广告宣传单、优惠海报被随意塞在每一户人家的信箱里,而一切比较重要的邮件被贴心地捡出来放在了信箱顶上。田曦曦随意翻看了下,无非就是一些水电单、明信片和商店里寄过来的小样试用件。田曦曦粗略数了数,足有二十多封信件,而它们都像是丢失了自己的主人,被遗弃在这里。

  与厚厚灰尘亲密接触地那一封信件吸引了田曦曦的目光,她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头顶,快速地将那封信抽出来塞在了自己的包里,并仔细检查了一遍信件里是否有遗漏。

  藏青色的信封并不多见,上面的字体是用特制的白色水粉笔写的,被雨水和灰尘打湿了一大片,只能依稀辨认出收件人的字样。模糊不堪的邮戳让人无法辨别日期,田曦曦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拿出那张皱巴巴的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