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145 2019.06.05 21:00

  “是实习生?”

  坐在地上的小哥看了田曦曦一眼,停止了抽泣,又看了看她的腿,哭的更厉害了。

  “我的腿,不怎么碍事。”田曦曦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腿刚刚被无情铁轮给碾压过,或许是因为一张银行卡的缘故,她竟丝毫没有感受到痛。

  “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主管肯定要开除我了……我妈妈还在生病,还要供养妹妹上学,我真的……哇啊啊啊啊啊!”说着说着,他竟在地上蹬腿大哭,仿佛是一个智力未开向妈妈讨玩具没讨到的娃娃,“姐姐,姐姐你帮帮我吧,你看你也没什么事,就大事化了吧姐姐。”

  周围的人像一群哑巴,根本没人发声,都在看着他们的这一场好戏。

  “的确是你做错了事情不是吗,接受惩罚是应该的。”田曦曦看到他出了事之后不仅根本没有意向关心自己,反而连忏悔之心都是基于自己被责罚的基础上,“还有,我没事是我命大,不代表我就要原谅你!”

  田曦曦说完,从包里拿出手机,准备拨打110。这时候,周围的人却不愿意了,他们的噤声只不过是在观察谁属于弱势群体罢了。

  “算了吧小姑娘,他也不容易,你看他晒得黢黑,也蛮可怜的,还打碎了玻璃,要赔很多钱的,你就算了吧,反正你也没什么事。”

  “对啊对啊,小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看他年纪还蛮小的,说不定书都没念完呢,也蛮可怜的,你就赔个玻璃就算了哇好吧,你也放过他吧,稍微赔一点给个教训,反正你们大楼有钱。”一个穿着花衣服的大妈指着站在楼里的保安说。

  “赔偿还需要等负责人过来,我们只是保安,做不了主的。”听到市民起哄让这个小孩免责,保安终于发了话。

  “这么没良心的,人家还是小孩子,懂什么啊。”

  “小姑娘,你打什么电话啊,把事情闹大很光荣啊?”看到田曦曦的电话接通,一个大妈冲上去把她的手机抢了下来。

  “好了小伙子没事了啊,不要哭了,你哭的我们都心疼的。快点把工作做做好回去吧啊。”

  听到周围大妈对他的关怀,他立刻停止了哭泣,把快递放在前台准备开着车子走。

  “你不能走,赔偿事宜还没有洽谈。如果你走了,我们也会进行报警处理。”保安拔下了车钥匙,拦住了小伙子的去路。

  “好,我赔,我赔行了吧!我真是倒了什么霉!”和刚刚卖惨的他完全不同,满脸戾气,倒像是别人欠了他的钱一般。

  闹剧结束了,所有人都一哄而散,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喂!你都不向我道歉?”田曦曦看到这小厮准备骑车回去,拦在车头对他吼道。

  “你不没事吗?没事别找事啊。”说完,他麻利地倒车、转头,一路疾驰消失在田曦曦的视野。

  “我简直了,*******的东西,我***************。”田曦曦在心里骂出了一连串她能想到的脏话,字字泣血,泪流满面的模样比孟姜女哭长城时还要惨烈些。

  她握着陈昂给她的卡,假装自己是被总裁包养的女人,走进了一家她一直不舍得吃的饭店,痛痛快快地点了一只奥龙和一头红帝王蟹,在一群人的注视下,大快朵颐地吃了六条腿就饱了。她一边拍着自己的肚子,一边交代服务员打包。

  依旧是在小区里玩的小孩和老年人,她看着在健身器材旁的那个嬉笑的小男孩,心里冷笑道:“再过俩小时,你就要哭了。”

  她也不是没有去提醒过他们,然而每次的提醒都会被大妈劈头盖脸的骂一顿:“你这个人怎么就盼着我们不好呢,我们孩子好着呢,瞎讲八道的。”

  选择性冷漠,是田曦曦工作后学到的第一件事。

  田爸爸田妈妈和往常一样在家里等着她,家里窗明几净,无法想象昨晚并不是这个模样,田曦曦把虾和蟹放在桌上,趁他们不注意时,用钥匙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她可不想被父母念叨“房间上锁”这件事。

  一切都还好,房间里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一切和她出门时的位置一模一样。田曦曦对照着手机里的相片,放下了悬着的心。从昨晚开始,她就开始怀疑她父母在监视着她的每个举动,特别是在她查证关于戈越案的时候。

  田妈妈好几年没有犯过的病,在她吃饭时无意中说的一句“好像那俩大学生被杀的案件是真的”之后,非常不合时宜地发了病,并且非常疯狂,直接在家里就把东西给烧了。或许他们太紧张太匆忙了,忘记那一套床单是田妈妈亲手给她做的。

  至于,为什么要监视自己呢?田曦曦想不通。唯一可以求助的人,貌似只有肖慕云,而肖慕云却始终没有消息。

  她准备再试上一试。

  “对了妈,那俩小伙子,就上次出了事的大学生,好像学习成绩还挺好的,我们公司还有他们俩的合照呢。”

  “是是吗?这个案子完全没有听说,你会不会记错了?”田妈妈放下手中的吃食,定定地看着田曦曦。

  “不知道,我正好要做一套材料,就把他们的相关资料都带回来了。你们可不要随便进我房间了哦么么哒。”

  希望真的不要。田曦曦在心里祈祷。

  深夜是最适合冷静思考的时间,也是最最寂寞的时刻。田曦曦摸着腿上那条青紫的伤痕,心里感慨万千。

  感慨的是这世道还是信奉“谁弱谁有理”,难过的是安慰自己的只有自己。但是今天安慰她的又多了一个人,或许准确的说应该是他的那张卡。

  果然是个萝莉控。

  除了粉红色的外壳,那张卡上的图案是一个萝莉娃娃。田曦曦一直觉得这种大眼娃娃是恐怖的物件,但是此刻却觉得格外温馨。脑洞格外大的她开始猜测陈昂或许是个跨性别者,很少有男生愿意随时手上都拿一个非常招摇精致的娃娃的。不过对于有钱人来说,这种特殊癖好往往可以成为一种另类收藏的方式,成千上万个娃娃摆成一道墙对陈昂这种富家子弟来说也不是不可能。

  她现在是陈昂和他娃娃的救命恩人,这个情陈昂是永远还不清的,虽然她心里实际想的是——一张无限额信用卡就足够买下她的所有恩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