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肉做的监狱是什么样的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774 2019.05.18 21:00

  杨伟发现大事不妙的时候,那个小孩正绑着文梓芝和宋辉芃往小木屋方向走。

  杨伟一个人蹲坐在灌木丛中,正觉得无聊,余嘚开就来找他了。事后在肖慕云解释这群物种的具体情况时,他更是觉得自己亏大了,三个妹子他甚至连一个假冒的都没分到。

  他与余嘚开素有恩怨,虽然最近两个人已经有缓和的迹象了,但是亲密无间是绝对达不到的。因此这次余嘚开来找他的时候表现的特别亲密,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他先是很友好地打了招呼,随后又拉着杨伟的手想带他去散步。

  “这不是神经病吗?谁在即将要打仗的时候想着去散步的!还拉着我的手!”说完,杨伟在裤腿上狠狠擦了几下手。

  “然后你就一枪崩了我?”余嘚开唾沫横飞,食指快要碰到杨伟的鼻尖。

  “这倒不至于,我是看到他没有你那个金牙,就意识到他是假冒的了。”

  余嘚开舔了舔嘴里唯一一颗金牙,像是很满意这个答案。

  杨伟一枪崩了“余嘚开”之后,见到了另外几人都见到的场景。地上已经死去的“蚓人”又突然站了起来,迅速分裂成了两个,嘴里的鳌牙飞速旋转着等待攻击面前的猎物。

  好在杨伟体格健壮,他用枪抵住一个“蚓人”的獠牙,用双腿困住另一个蚓人,用屁股的力量强行按住它的头,让他嘴里的獠牙戳进泥土里。

  不过再健壮的人也敌不住俩人的围攻,不到一分钟,杨伟就败下阵来,他不得不接受命运对他的审判,他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企图在自己离世之前多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即使这不是他想要的味道,他终于放弃了挣扎。只消一会儿,“蚓人”就可以把自己蚕食干净,就像是被抓住的水牛,即使再用力逃跑,也跑不过速度快、攻击力强的狮子。

  然而,优秀的猎手永远不会让猎物那么迅速的死亡,攻击他的“蚓人”也是,它们没有立刻杀了他,而是像被谁召唤了一般,突然之间原地消失了。杨伟躲过一劫。

  他往小木屋方向走,见到了已经快走到那儿的小孩。小孩身后的“蚓人”绑着文梓芝和宋辉芃,他们俩在它们手上像是两具躯壳。

  杨伟躲在树后面,用枪的瞄准镜观察着现场的情况,他发现它们解开了皮带向肖慕云走去;他看到它们踹了文梓芝和宋辉芃的膝盖窝让他们跪下;他看到那个小孩对着它们发号施令……没来得及细想,两枚子弹已经从枪管里飞了出去。杨伟不记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扣动了扳机,他觉得那两枚子弹是有灵性的读得懂他的想法才会突然之间冲出去,虽然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灵性”时刻。

  “我要杀了你。”小孩变成了一个面目可憎的巨人,手臂和腿都像是米其林轮胎人一样层层叠叠,硕大的鼻孔里喷出令人作呕的泥土腥味。它不过是抬了抬手,杨伟就发现自己已经飞在天空中了。

  他像是被投铅球一样掷出去,他的体重相对其他人来说的确可以算是铅球,只不过他没有像动画片一样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形然后被善解人意的树或者小动物给救下来,他就直直的、毫无预兆地被丢出去,他感觉到自己被砸在一堵墙上,他的身体和那堵墙发出了“bang”的一声巨响,这声巨响比开枪时的声音还要让他的耳朵受不了,他的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随时可以吐出来。

  “痛”是他失去意识前唯一想的事情。

  好在杨伟的这一摔是有价值的。

  巨婴把杨伟丢出去的时候,正好砸在那块游戏播报显示屏上,就在他和屏幕撞击的短短一瞬间,巨婴和“蚓人”像信号不好一样在大家眼前消失了一秒。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肖慕云想到了对策。

  他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杨伟身上的时候,避开大家的视线,躲在了大屏幕旁的灌木丛里。老王反应快,见肖慕云去的方向,顿时心领神会,他大叫了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你他妈的臭婊子,你居然杀了他!”老王相信自己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一定超过了85分贝,至于这个零头怎么算出来的,老王也不知道,他的回答是这样说可以酷一点。

  效果十分显著,这个巨婴下一个要弄死的就是老王了。他转过身,都不用挪动一步,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抓住老王。

  老王把手里的枪丢进窗户,开始蛇形绕路跑。一开始的确有些效果,把那个巨婴搞得晕头转向。然而技巧在绝对力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大个子永远有优势,更何况是两层楼高的大个子。它把两只手掬在一起,给老王造了一座肉呼呼的监狱。

  “肖慕云,你赶紧啊,我只能帮到这里了!”老王的声音被巨婴的手掌隔绝在里面,只有他自己能听到。巨婴把老王捧在手心里,两只手作合十状,不断用力碾压着。

  范慕彤大半个身体都探出窗,对着巨婴的脸和手一顿乱射。然而,子弹打在它身上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如果说一个人身体的某个部位因为磕到、碰到一个地方就变青肿起来的话,那这个巨婴便会因为身体任何部位被攻击而变得更高更大。

  “慕彤姐,好像没用,反而让它更大了。”田曦曦拦住范慕彤继续填装子弹的动作。

  范慕彤崩溃地哭了起来,她仿佛看见从巨婴手掌里流出来的血液染红了它的手。她看到过很多次在马路上被碾压成肉饼的动物,内脏、器官都混合在一起,连模样都分辨不出,死状特别惨,甚至连清理都需要用铲子才能把尸体铲起来。等到老王从它手里出来,估计也和那些惨死马路的动物一样,或许巨婴还会从手心里搓出老王的内脏。

  “宝贝,你在为我哭泣吗?美丽的公主永远需要王子的安慰,我吻你一下,你就会停止哭泣,永远美丽。”

  范慕彤抬起头,看到只和自己距离一厘米的嘴巴,一个巴掌就将他拍飞。

  “我刚从鬼门关回来,你就这样对我,太不公平了!”老王一屁股坐在地上,生气的踢了两下腿,腾起一阵尘土。

  “老王,你还好吗?”田曦曦捋了捋老王的背,替他顺气。

  “还是曦曦懂事,不像某人凶巴巴的。”老王特地用奇怪的语气说出这句话。见坐在地上的范慕彤也上前来询问自己的情况,又开心起来。

  “你是怎么出来的?那些东西呢?”范慕彤语气缓和了许多。

  “那些东西都死了,全没了,我们得救了。”

  “什么意思?”田曦曦追问。

  “你自己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她背起枪,小心翼翼地走出小木屋。果不其然,刚刚的那些“蚓人”都已经消失了,现场除了巨婴留下的脚印,它们什么也没留下。宋辉芃正帮文梓芝替她腿上的伤口止血,大概是刚刚被反绑双手又一路连拖带拽地走过来,她腿上一开始被绑住的伤口又开始流血。

  田曦曦将手上的绑带解下来,递给宋辉芃。

  “谢谢你。”宋辉芃接过绑带,动作熟练地操作起来。

  “你很有经验吗?”田曦曦好奇地发问。

  “什么?”宋辉芃像是没明白田曦曦在问什么,见她指了指文梓芝的伤口,强装淡定地回答道,“嗯……算是有经验吧,不过这么严重的伤口我还是第一次处理,环境恶劣,先止血要紧。”

  “绑的挺不错的。”

  “谢谢。”宋辉芃这才想起来田曦曦曾经说过她和朋友一起上过解剖课,关于这种处理伤口的方法她肯定比自己懂得多,被她这么一夸奖,他觉得自己像个学生。

  田曦曦绕着小木屋走了一圈,也没看到肖慕云的身影。她冲着木屋里的老王喊:“老王,你看到我家肖慕云了吗?”

  “看到了。”

  “在哪儿呢?我找一圈都找不着他啊,他不会出事吧。”田曦曦明显着急起来。

  “去播报屏幕那儿找吧!”老王本来想逗逗她,但显然不合时宜,为了不让自己多挨打,他立即给田曦曦提供了她最想知道的线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