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小偷的大作为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208 2019.06.06 21:00

  果不其然,一切和田曦曦的猜测吻合。

  楼下鸡蛋饼的店家还是忘记她所谓的“老样子”是什么;大波马还是照例夸了夸田曦曦写的每日总结,尽管她昨天因为早退根本没来得及写;昨天田曦曦偷偷把同事的教案丢进了垃圾桶,今天它们又出现在了他们的桌上,而他们还是对她热情又客气;陈昂还是做了相同的作业,不,所有学生都是做的和昨天相同的作业,分数、错题和解答方法一尘不变……

  田曦曦有理由相信,在这里,除了她之外,没有一个正常人。所有人的动作都像是固定化的,像是被程序设定好的一般,就算出了一些意外事件,也可以假装无事发生,按部就班地进行该做的事情;甚至是相同的事情,第二天依旧重复进行,即使毫无营养。

  直到晚上,田曦曦才发现了问题所在。

  好像有人在阻止她接触关于戈越案件的一切事情。

  她拿到了那封信,信就被销毁了;假装自己拿回来了一张他们的合照,家里就遭了秧,甚至连电视机都被拆下来偷走了;去他们居住的小区看了一眼,那个小区就成为了待拆迁的地方……

  待拆迁!

  这是三个多么震撼人心的字眼。

  田曦曦在手机推送上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恨不得让爸爸掏钱在那个小区激情购买一套房,坐等做拆迁户。

  但是现实不会让她这么轻松。

  田曦曦满心嫉妒地回到家时,眼前给她带来的落差让她震惊之后再震惊——她家失窃了。

  从她出生,到她毕业,在她的印象里,她家里是第一次失窃。而且窃贼的除了作案手法熟练之外,作案现场还非常干净,无论是警察还是田曦曦还是警犬,都找不到任何现场的蛛丝马迹。当然,警犬是不会出现在这种小场面的。

  “我们搬家了?”田曦曦看着站在家里的一群人,满头雾水。

  “曦曦,我们……我们运气太差了,我们家进小偷了呜呜呜呜。”田妈妈捂着嘴巴,黑珍珠一样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不是吧?”田曦曦翻了个白眼,觉得难以置信。

  她绕着门上的密码锁转来转去——

  “那个小偷把我们的密码给破解了。”田妈妈说道。

  她把家里所有的门打开,展露出空空荡荡的房子——

  “他们是个作案团伙,把我们家的东西都搬空了。”田爸爸开口。

  她走到电梯门口,指着电梯里的探头——

  “他们提前破坏了摄像头等设备,我们会尽力的……”警察开口了。

  “你们闭嘴!这确定是小偷作案?而不是一个搬家公司?怎么可能一切都这么巧,好,我相信他们有几十个几百个人或者只有几个人的作案团伙就能把我们家的东西都偷走,但是那么多东西那么大阵仗,邻居、保安都没有注意到一点点奇怪的地方吗?”

  “曦曦…警察早就已经问过他们了,但是很变态的一件事情是……”

  “这位小田女士,那群人中有三个和你们相貌、体态、声音一模一样的人,或许是他们扮成了你们的样子,反正蒙混过关了,把所有人都骗过去了,他们都以为你们突然之间搬家。”警察打断田妈妈的话,解释说道。

  “为什么一切会这么巧呢?盗窃的东西太多目标很大,你们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他们的。对吗?”

  “请你相信我们,我们会尽全力抓到窃贼,让你们的损失降到最低。如果方便的话,请你们和我们回去说一些细节。”警察看起来很不近人情,像是非常着急地想把这件事情给做完。以前的他们在夏天会穿着短袖和市民笑嘻嘻的谈话,但是面前的这几个把身体都闷在长袖衬衫中,炎热的天气都阻止不了他们态度的冰冷。

  田曦曦还是觉得不对。

  家里失窃,爸妈一点都不着急,反而情绪稳定一直在和警察一唱一和;对于所有财产的消失,田妈妈反而先来安慰田曦曦别难过,仿佛损失最大的是田曦曦……

  这场实验,看来正巧命中某些人的痛处,他们已经开始动手销毁证据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陪他玩玩。田曦曦心想。

  “糟了,我今天晚上值班,忘记锁门了!”田曦曦感情充足表情到位,表演痕迹几乎为0,她睁着一双着急的眼睛看着为首的那个警察,充满了无辜,“我可以回去锁一下门吗?不然出了啥事我一点点都赔不起,我们家……我们已经没有财产了。”

  几个警察互相看了对方几眼,又看了看田曦曦,又看了看田爸爸田妈妈,最终松了口:“可以去,我们派一辆车送你去,也可以快点。”

  “不用不用,我可以的,我会很快结束然后去警局的,不用麻烦你们了,公共资源我不可以因为私人的原因占用,更何况这么晚了,你们也很辛苦,如果我遇上什么危险的话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田曦曦的这一番话说的是天衣无缝,既拍了一个茴香屁,又表现出自己的衷心。

  离开了他们的视线,田曦曦才真正放松下来。由于刚才的高度紧张使得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此时的放松像是戳破了一个充满气的气球,田曦曦瞬间萎了,她坐在石墩上给肖慕云发了一条信息后,长长松了一口气。

  他们以为她没发现,他们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但是袖口和领口处露出来的金属光泽出卖了他们。不是人的生物,怎么会有人的温情呢?穿了一身警察服,就真的以为自己是警察了吗?

  怪不得,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的额头上出现汗珠;怪不得,他们每天的工作内容都是重复的,不厌其烦地做了一遍又一遍说了一次又一次;怪不得,陈昂整个人的触感都冰凉坚硬……

  肖慕云依旧没有回复消息,浓重的夜色里流淌着厚厚的寂寞。

  单位的门锁果真没有锁上,田曦曦内心庆幸地走了进去,不料走进了一个新的天罗地网。

  前台位置的沙发处,陈昂坐在那里。灯光打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有一种高级感,那种很昂贵的高级感。田曦曦似乎可以听到空气里电流的声音,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陈昂同学,你怎么在这?不回家充电?”田曦曦打开大灯,整个公司亮堂起来。

  “你什么意思?”还是一贯的高冷面目,但声音里透露着许多疲惫,像是身体被掏空。不过也难怪,毕竟作为一个扮演成学生的机器,晚上正是能量耗尽充电的美好时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