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绑架事件

彀中人 泽泽拉黛 3256 2019.05.09 21:00

  找到田曦曦是在第二天早上。老王和肖慕云搜寻了一晚上都没找到她身影,俩人正坐在宅子阶梯上聊着戈越和李思敏的事情,隐隐约约的看到大家住处周围长出了一圈草。

  老王揉了揉眼睛:“小肖啊,你看我们住的那地方是不是长草了啊,怎么一夜之间就这么高了呢?”

  肖慕云站起身,若有所思:“不仅长草了,而且你发现没,房间数少了两间。大概是戈越和李思敏的房间消失了。”

  老王走上前去数了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的确少了两间啊……见鬼了?”

  走着走着,他在草丛中踩到了一团软嘟嘟的东西,有了前一天晚上血腥场面的教训,他这次没敢低头看,只用脚在那里感受:摩擦一下又轻轻踩一下……正感受地认真呢,他腿部突然被踢了一下,吓得他哎哟哎哟地叫起来。

  “老王,你再踩,我的腿就要被你给踩废了。”那团软嘟嘟的东西发出了声音。

  他仔仔细细地品味了一番这个声音,觉得十分耳熟。

  “哎呀妈呀,介一定是甜喜喜叭?哎嘛,你们憋森气嘛,我老年人反应迟钝撒,小肖!你们走慢点儿,我跟不上辽!”老王回头时,肖慕云已经把躺在草丛里的田曦曦抱了起来往她住处去,他在后头边憨笑着边追。

  田曦曦看起来倒是没啥事,倒是肖慕云由于连续几天几夜的搜寻,没有睡足导致他脸上两个黢黑的眼袋尤为显眼。田曦曦躺到床上后,娇嗔着喊他去休息,肖慕云拗不过她,只得帮她叫来范慕彤后回自己房中小憩去了。

  临出门前,他把赖在房里不走的老王给拉了出来,嘴上说是因为自个儿累了走不动路需要老王扶,但那脸上比眼袋还黑的脸色已经出卖了他:“你一个大男人,扶着我点,有助于身体健康。”

  范慕彤见田曦曦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心里更是喜不自胜,又是说去做些食物又是要帮她泡个澡,手忙脚乱的倒不知道先做什么好了。

  “慕彤姐,你坐,你陪着我就好了。”田曦曦轻咳了一声,“不过你倒是可以帮我拿一块湿毛巾和小药箱来,帮我处理一下伤口。”她掀开自己的领子,露出了胸口的刀伤。

  “我等下会和你解释的。”她闭上了眼睛,眉头难过的蹙在一起。

  范慕彤从宅子里找出了小药箱,并用热水打湿了毛巾后,替田曦曦仔细擦了擦伤口。

  这道伤口看起来很浅,待范慕彤擦净外沿的血迹后,整个伤口才裸露出来。这些刀口,不只有一条,看起来像是用刀在同一个地方反复划开,最深处已经有些发炎的痕迹了,黄绿色的脓贴着嫩肉。

  “曦曦……你这是怎么回事……”范慕彤很心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已经开始流出水来。

  “慕彤姐,你帮我消消毒吧,伤口还挺深的,我不想留疤。”田曦曦苦笑了一下。

  范慕彤从小药箱里找出了一瓶碘伏,用棉花球蘸取了一些药水探进伤口里去擦拭。

  撕——田曦曦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慕彤姐已经非常小心地进行消毒了,但伤口面积之深、脓血之多让她不敢用力,只敢轻轻地擦拭,这样耗费地时间毕然也久一些。“姐,这也太疼了,你要不直接倒吧好吗?太疼了,长痛不如短痛,直接倒吧,酒精、碘伏、双氧水。”

  “我我我……我哪敢啊,要不我喊你男朋友来,让他帮你处理。”

  “别!”田曦曦一把拉住她,“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想说的事情也只想对你说。你别去喊他,不然我以后不理你了。”

  见范慕彤还在犹豫,田曦曦从床上拉来小药箱,翻找出了双氧水,用嘴巴咬开瓶盖,一股脑儿地直接倒在了胸口的刀伤上。

  伤口像是腹泻了一般,冒出很多白沫,范慕彤拿起毛巾帮她擦了擦,随后又撒了些消炎粉,用纱布替她包裹了起来。

  “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啊曦曦,是李思敏那个混蛋弄的吗?”

  田曦曦低头不语,片刻后突然来了句:“慕彤姐,你去外面大沙漏看看,数字是不是少了两个?”

  范慕彤虽心中疑惑,还是按照她说的做了。大沙漏顶部原本有个计数器,在田曦曦来了之后数字停在了10。此刻大沙漏还是那个令人憎恶的模样,高耸入云的身姿、冰冷的沙砾和可以看见倒影的玻璃材质,只是顶部的那个数字,不知何时成为了8。

  “曦曦啊,真的诶,那个数字变成8了,你是咋知道的。”

  “还有他们俩的房间,也消失了。”她叹了口气。

  田曦曦对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包括老王和肖慕云没日没夜地找她她也知道,只是她根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她被李思敏迷晕绑去了他的住所,醒来时已经像块猪肉似的被五花大绑在了他的椅子上,嘴里塞着一块带着檀香味的布条。李思敏就坐在她的对面,手里端着一盏茶,戏谑地看着她,眼里带笑,她当时心里想,这张脸若是英气些,定能迷得许多女生。

  “你绑我来,是想拿心头血?”她在李思敏拿掉她嘴里的布条后,开口问道。

  “嗯?是啊,不可以吗?你的心头血可以帮我,何乐而不为呢?”李思敏笑了笑,声音十分妖孽。

  “当然可以,我本来也是要给你的,你不绑我,我也是要给你的。”

  看着十分淡然的田曦曦,李思敏似乎有些惊讶:“你说你要给我?我不相信。哪里会有人愿意贡献十天的心头血给别人呢?你傻?还是当我傻?想让我放了你?不可能!”

  “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是已经决定要帮助你的。你和戈越的事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想帮助你们。这个岛上就我们几个人,我希望我们都可以活着出去。”

  “你别扯淡了!”李思敏不禁爆了粗口,“岛上有人把对方当作是朋友么?没有!你看看他们对我做了什么,每天!我的床上总有不知道哪里来的钉子、垃圾;每天!我的杯子里总是被放进烂泥,要是哪一天你们有人在我杯子里下毒,我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你别激动,你也不想被别人知道你绑了我对吗?我们可以心平气和地探讨一下。”田曦曦对突然激动的李思敏很无语,她不想把事情闹大,“你说有人要害你,但是我们害了你,有什么好处呢?而且这么幼稚的手法,根本不能杀人于无形啊,你说是吗?”

  听着似乎有几分道理,李思敏淡定了些,又坐回椅子上。

  田曦曦又好言相劝道:“你想啊,我们这些人要伤害你的动机是什么呢?而且,你说的这些应该是属于对你使用暴力的范畴,不至于那么夸张说要杀了你的。你今天把我绑过来,也无非是想让我帮助你去除掉蛊毒不是吗,我愿意帮你。”

  “你为什么愿意帮我?因为我和戈越是至亲,而且戈越长得帅你想亲近他对不对?”不知道为何,李思敏的话听起来有些醋意。

  田曦曦不禁发笑,李思敏虽然做事有些决绝,但内心还是有些单纯,明明两个人在探讨很严肃的事情,话题却突然被他转到了这个弯上。

  “没有没有你误会了,我有男朋友的,而且我们都知道你和戈越是一对,大家都是非常祝福你们的态度,你不用担心这个。我们可是高举七彩旗帜的人呀!”

  听了这话,李思敏倒娇羞起来,脸上浮起了两团红晕,抿着嘴巴眨巴着眼睛,手指绞着衣角,看起来倒是多了几分明艳动人,只是让被绑在椅子上的田曦曦自惭形秽,她暗恼自己虽为女儿身,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如此媚态来的。

  “你们真的?是支持我们的?”

  田曦曦像小鸡啄食似的,表示了强烈赞同。

  只是取心头血并非易事,倒不是流程有多繁琐,而是那人能不能忍受住巨大的痛苦。

  “我没找着麻药,本来想迷晕了你直接杀的,但你现在醒了,所以我等下再迷晕你吧。”

  “what?直接杀?还要迷晕我?”田曦曦看着面前十分淡定的李思敏,发出了黑人问号。

  这次轮到李思敏哭笑不得了,他再三表示自己没有杀她的念头,只是取血过程势必十分痛苦,迷晕了就可以免掉些苦楚了。

  “你直接开吧,我不想被迷晕,我想和你说说话,我想听听你们俩的事情。”田曦曦表情纠结地笑了笑。取血过程确实痛的令她撕心裂肺,好在速度极快,不到半分钟便完成了这个过程。

  李思敏把碗中的心头血一饮而尽,舒服地打了几个颤,才开始讲田曦曦想听的故事。

  李思敏和戈越同居后,戈越把所有需要操心的事情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包括他的学费也是戈越外出打工或者变卖手办等物件换来的。只是他从未告诉过思敏这些事情,每次发了钱都直接打进了思敏的银行卡,当作是他父母给他的钱。

  大学四年他就这样活在戈越的翅膀下,他觉得非常安逸,也觉得所有的美好都会这样继续下去。一次意外,让他发现,戈越的心似乎并没有放在他身上。

  那还是毕业典礼的时候,宴会结束后,他正欲搂着戈越的手臂回家,却被戈越拒绝了:“我投的那家LM公司通知我去面试了,你先回去,我结束了带你去吃饭。”

  “然后呢?”田曦曦见李思敏停下了话茬,焦急地问到。

  “没然后了,他去和女生约会去了,那时候我才知道,他不喜欢我。”李思敏抿了一口茶,躺在沙发上假寐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