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大胆的想法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269 2019.06.04 21:00

  “好的妈妈,对不起,我们把家里打扫一下吧,通通气,你也累了,去洗洗睡吧。”

  最终,田曦曦选择了妥协,看起来真心实意的妥协。

  在场的田爸爸以为自己的一个巴掌治好了女儿的叛逆,想向女儿道歉,话到嘴边又变成了大男子主义十足的模样:“早这样不就好了,都是亲人,有必要搞得这个样子啊。”

  田曦曦像模像样地把地板都擦试了一遍,包括客厅的桌子;甚至还亲自替她妈妈进行了伤口的护理,丝毫不让她爸爸插手。于此同时,她找出了自己房间的钥匙,“只要我不在家,我就把房间给锁上。”这句话自然会引起更多的家庭矛盾,田曦曦没这么傻。

  至于第二天的工作……田曦曦也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早晨8:00,田曦曦会准时去楼下煎饼店买一个鸡蛋饼,但这次,她不准备给钱。

  “老板,来一个鸡蛋饼!”

  “好嘞,要啥类型的。”老板边问着,边熟练的操作起来。

  “老样子吧。”

  “老样子是什么样子,我这里顾客太多了,记不清了。”老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你一定要记住我啊老板,我天天来你这买呢。”

  这句话田曦曦说了谎,她没有天天来买,而是隔一天来买一次。

  9:30,田曦曦来到公司,这个时候她会在去办公室的路上被大波马喊住。大波马每天都会夸赞一遍田曦曦写的日报,用词之诚恳、态度之真心,听者羡慕见者嫉妒。

  然而田曦曦这一次没有像往常一样尾巴翘上天地脸红着故作谦虚,而是非常淡然地接受了他地表扬:“谢谢马老师。请问我转正之后可以加工资吗?”

  大波马显然被田曦曦地这一招出其不意给搅的有些晕,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道:“哦,你这个可以和人事商量,不过你表现好我也可以帮你说两句好话。”

  “谢谢马老师。”田曦曦致了谢,抬头挺胸地走出了大波马的办公室。

  她对大波马并没有意见,但是她现在必须这么做。

  坐到座位上,田曦曦才突然意识到由于自己太刻意扮演一本正经的模样,导致把大波马的姓给喊错了。想到这儿,她抑制不住的狂笑起来,振幅之大足以让她的办公桌颤抖。

  傍晚,有钱人家的小孩踏出门的时候,田曦曦迎了上去。

  “唉小不点,你每天都是算着脚步出门的吗?从教室到大门需要二十五步,第二十五步需要用左脚踏出去。”

  “被你发现了。”这小孩没有抬头,而是将眼睛往上瞅,露出了一大片眼白,“这是我的习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习惯,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每天的家庭作业都是同样的题目,你的智商这么高,相同的题目第二遍应该不会到不会做的地步吧?”田曦曦拿出一捧试卷,都是陈昂这几天的作业,相同的题目,一模一样的解答步骤和一模一样的错题、分数,着实无法让人理解这小孩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这不关你的事,你并不是老师,至少,目前不是。”陈昂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但他的手指紧紧地抠着那个娃娃,引得田曦曦手臂上也有痛感,“还有,你们的目的应该是把教学质量提升,如果我做的是同一套卷子,错的题目还有那么多的话,应该想想问题出在谁身上。对了,我记得你刚刚说我的智商很高吧。”

  这一仗,田曦曦又败下阵来。只不过陈昂一定也折损不少,一个永远步行回家的人,这次直接跑了出去。

  和所有电视剧一样,主角或者配角从家里跑出去,外面迎接他的一定是一辆大卡车。陈昂也是如此。

  公司在办公楼的12楼,外面虽有一个广场,但也没有禁止市民在广场上骑车。陈昂跑出去的时候,正是市民活跃的时候。按理说,在人群密集且安全度较高的广场上并不会出什么差错,然而意外之所以叫意外,正是因为出乎常规。

  在傍晚时分,广场上尽是些跳广场舞的大妈,还有大妈们带着的孩子,以及一些下了班的青年人,快递车由于需要避开这些人群,小哥又赶着交接班,一不小心加速过猛直直地冲向办公楼大门。这个时候,陈昂从里面跑了出来。

  “天呐小心!”

  田曦曦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做一回英雄。她跑步跑不快,反应不灵敏,做英雄这种事顶多是洗澡或者临睡前自己脑子里的小剧场才会出现的情况。

  她第一反应就是扑出去,把陈昂从快递车的冲撞范围内拉出去,她的这个动作显然是有效的,陈昂摔在了地上,她压在陈昂的身上,犹如互崽的小母鸡。快递小哥非常没有经验、非常没有判断力地拧了加速手把,三轮车的后轮从田曦曦的小腿上碾了过去。

  “不疼,我不疼。”田曦曦止住眼眶中即将掉落下来的眼泪,安慰自己,“没关系,别哭,不碍事,你很勇敢。”

  事情的发展显然超出了大家的预期,大家围成一圈看着田曦曦,而那个快递车在撞碎了一大块玻璃之后也停了下来,快递小哥仰仗车子上的遮阳篷救了自己一命。

  陈昂从她身下钻了出来,看了看她的腿,依旧是一脸冷漠:“果然是没人关心过的人。别趴着了,坐起来看看你的腿到底要不要紧。还有,这是我的卡,去医院的话直接刷就好了。”

  田曦曦泪眼婆娑,她前一秒还在心疼自己,后一秒就沉浸在被总裁包养的快感中:“密码……密码是什么?还有,钱够吗?”

  “够你用了。谢谢你救我。”陈昂捡起娃娃,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说,“今天耽误太久了,我要回去了。”

  四周看戏的人群自觉地给他让了一条小道,他像是谢幕的演员一样被夹道“欢送”。

  “哇——”

  田曦曦还没开始哭,就听到办公楼里传来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她坐起来,揉了揉小腿,确认没有骨折后,随着大家的目光一齐向里看。

  那小哥——不对,应该只是个小孩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瘦削的身体和青色的胡茬让他看起来非常憔悴,一米七的身高和娃娃脸的长相让人分不出他的真实年纪。

  “哇啊啊啊啊啊,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还以为……一不小心就哇啊啊啊。”那小哥一边哭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什么,场面看起来非常搞笑。更搞笑的是,现场所有人都在一边窃窃私语,没有人上去帮助他。

  田曦曦站了起来,她可以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闪光灯以及镜头——那群看客举着自己的手机,把镜头对准了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