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沦落成”酒吧打工仔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672 2019.05.04 21:00

  高中的时间总是过的迅速又沉闷,而尖子班学生的压力就更大了。到了高三,虽然(1)(2)这两个尖子生班不再像以前一样按照考试排名来将名次靠后的学生“塞”进普通班,但巨大的压力依旧让学生们喘不过气来。

  也就是这一年,思敏和家里闹起了矛盾。那段时间,思敏似乎非常缺钱。

  M中一向有晚自习的传统,但最晚也不过晚上十点便放学了,学生们回家后,便是各自复习、休息,但是思敏每天都看起来精神恍惚,甚至多次在课堂上打盹,好在他之前学的比较扎实,成绩不至于落后太多。戈越问起来,他以没休息好为由搪塞了过去。

  11月18号,思敏再次拒绝了戈越结伴回家的邀请,斜挎着书包消失在夜色中。倒不是戈越的记性多么好,而是戈越与思敏互传的小纸条上,那天他最后一次问思敏“一起回家吗”这个问题。

  本来戈越做好了直到高考结束都不理思敏的准备,却在收拾书包时,无意间听见班里两个男生的讨论。

  A:你知道吗?我有一个大八卦。

  B:快说快说,什么八卦?

  A:我们班的xxx在酒吧打工。

  B:我靠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的?

  A:当然真的,那家酒吧我朋友常去,他常在里面看到xxx。

  B:怎么可能,他根本不知道xxx长啥样。

  A:他穿着我们校裤呀,而且你看他最近上课没精打采的样子,这事儿没跑了,肯定真的。

  B:真看不出来,他怎么去酒吧打工啊,我们要不要告诉老师?

  A:你知道就好啊,别到处乱传……

  戈越心中虽不确定他们口中的xxx是否就是思敏,但双腿已经不由自主地奔向酒吧。

  M市一向繁华,城中的酒吧数量十个手指都数不过来。凌晨三点五十,戈越终于找到了思敏。

  他穿着侍应生衣服,熟练的穿梭于酒客中,刺眼的灯光照在他身上,看起来完全变了个人。

  凌晨五点,思敏终于结束了工作,他换好衣服,依旧干净得体,走出酒吧后疲惫的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

  “累就回去休息,缺钱的话我帮你解决。”

  思敏的身后传来了冷冷的声音,随后,他的手腕被紧紧抓住。戈越面色凝重走在前面,思敏被拖拽着跟在后面,却丝毫没有挣扎。

  “对不起。”良久,思敏缓缓吐出三个字,却被11月的妖风吹到了几百米之外。

  思敏的爸爸嗜酒如命,不是正在酗酒,就是在前往酒局的路上,他的脾气也越来越差,但凡喝醉,必定拳脚相见。

  “你就是个窝囊废!妈,和他离婚!”那天,戈越把思敏送回家,眼前一片破碎:酒瓶、碗碟,能砸的都被砸碎了,椅子、桌子七倒八歪,醉酒的父亲躺在沙发上发着呆,脸上带着淤青的母亲靠在墙边,思敏一进家门,就几近疯狂地吼叫出那句话。

  “哟,回来了啊。”看到思敏回家,他的爸爸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肥胖的身躯扭了扭,像个巨大的毛毛虫一样从沙发上撅了起来,猩红的眼睛和黄色的牙齿无一不透露出欲望和懒惰。他整个人仿佛都被脂肪包围了,包括他的眼睛和心灵。

  “过来。”他向思敏招了招手。见思敏一动不动,自顾自地说道:“以后啊,你找个有钱的老婆,你的生活就会好起来了,我们的也是。哈哈。”

  最后那个笑声在戈越听来更像是一只豪猪的叫声。

  思敏冲上去拎起他爸爸的领口低吼:“你就是个垃圾,不配活着。”

  出乎意料的,他的妈妈见到这个场景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拉开即将要动起手来的两人,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敏敏,别这样,你爸爸也是为了你好。”

  “那你呢?!”

  “这些都没什么的,只要你好就行了。”

  思敏松开手,仿佛是为了赌气般,伸手整理了一下他父亲的衣领。

  “行,那我告诉你们,我,性别男,性取向男。最后,祝你们俩百年好合,长命百岁。”

  “我很恨他。”离开家的时候,思敏是咬牙切齿地对戈越说出这句话的。

  作为“流浪汉”,思敏便正式住进了好心人戈越的家中。戈越家中长辈虽有疑惑,却也不是八卦的人,只当二人结伴复习,为高三冲刺。

  高三上学期正式结束的第一天,思敏在书包中摸到了一个厚厚的信封,信封上写着“没人的时候再看”的字样,他摩挲了好久不忍打开。

  寒假已经快过去一周了,思敏突然打了个电话给戈越。

  “越越,我搬到外面去住了,你来看看我的新家?”

  “你租房子住了?”

  “你来了就知道了。”

  思敏家庭关系向来不好,那晚之后也等于是断了联系,虽然对于作为邻居的戈越家有些尴尬,但好在平常两家人没什么交集。

  做完语文的第三套习题卷,戈越出发来到约定地点。

  “快,来帮我搬一下。”

  思敏抱着一大箱东西,艰难地露出半个头朝戈越说道。

  “你搬出来住了?”

  “是的,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思敏笑着挑了挑眉。

  他们俩将所有东西都搬进房间,戈越才有时间好好打量思敏的新住处。

  说是新住处,倒也不算新,虽然家具一应俱全,甚至有些老旧的感觉,但好在屋子里打扫的一尘不染,连踢脚线都被擦的很干净。

  “这是我奶奶之前住的地方。”思敏整理了一下箱子里的书,“我爸本来想卖了,我不肯。”

  他的眼神里有一种微妙地难以言喻的决绝感,和那晚戈越在酒吧看到他的感觉很像。那一晚之后,两个人都对这个话题保持缄默,谁都没有提起,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借我的那些钱,我会还你的。”思敏说。

  “一切都会好的。”戈越像家长一样摸了摸他的头。“那个地方记得不要再去了,至于后面的钱,我会处理的。”

  “嗯?你要包养我的意思咯?”思敏露出了一个大笑脸,故作姿态地靠到戈越的身上,“那人家以后都要靠你了啦~”

  戈越忍不住抖了抖,嫌弃地推开他:“敏妹子,你给我好好说话!”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倒不是因为戈越想不起来了,而是熟睡中地思敏突然动了动。

  唔——

  他发出了一种悲伤的声音,睫毛止不住地颤抖着,眉头紧锁,整个人难受地蜷缩在一起。

  “是不是又胃疼了?”戈越低头耳语,见思敏没有任何回答,他兀自起身往宅子跑去想找个热水袋。他跑得非常着急,以至于停下来了还有一种喉咙冒血的错觉。

  “热水袋……热水袋……没有热水袋……我找不到热水袋……”

  戈越在宅子里四处翻找,厨房、餐厅,几乎每一个角落都翻遍了,都没有找到热水袋甚至的类似于热水袋物品的身影。

  “对了,热水……”

  戈越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再次返回厨房。他把矿泉水倒在锅子里,双手由于颤抖的缘故点了好几次火才成功。此时他已经满头大汗,汗水顺着眉骨、鼻梁流到眼角、下巴,滴答……滴答……

  戈越带着整整一壶热水回到房中,虽然没找到热水袋,但常言道——人到身体不舒服时,喝些万能的热水肯定也有好处。此时房中静悄悄的,戈越将热水壶放在桌子上,顺着床的方向走去,听到来自床上熟悉的呼吸声,他才放下心来。

  他坐在床沿,轻轻抚了抚思敏的额头,确认没发烧后便靠着墙发起呆来。自从思敏变奇怪后,他总是不敢深度入睡,他不想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失去了他在意的人。

  凌晨的温度让人感到很舒爽,戈越半梦半醒间,仿佛听到有人让自己带他去看烟花,由于实在太疲惫了,戈越的眼皮如千斤重般丝毫无法抬起。

  “我想要你带我去看烟花。”戈越沉沉睡去之前,他又听到了这句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