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蚓人

彀中人 泽泽拉黛 3119 2019.05.17 21:00

  肖慕云似乎早已察觉到了不对,在老王找到他时,他身边已经躺倒了一个人。

  比起老王的神色慌张,他倒淡定了许多:“刚解决一个。”

  老王夸张地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将文梓芝转述给他的情况又转告给肖慕云。

  肖慕云总是一副很淡定的姿态,用时髦话来说就是有些“端着”“装着”。他挺直的脊背和修剪的十分干净漂亮的指甲都让老王觉得不可思议,他并不是觉得男人不能精致,而是肖慕云的精致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

  他曾经去过肖慕云的房间,他房间内的摆设总是一尘不变,放在桌上的几个小人偶如果不小心被他碰歪了,肖慕云也会小心地扶好放到原来的位置上,至于是不是分毫不差老王无法目测,他总想有一天带一把尺子进来量一量那些摆设之间的距离是不是永远都一模一样。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虽然只是些罐头食品,肖慕云也会把肉粒、蔬菜按照同样的形状、同样的颜色排放在一起,像极了艺术家刚打开的颜料盘。

  “抱歉,我有强迫症,我喜欢看他们很统一地待在一起。”肖慕云连说话都是彬彬有礼,带着距离感。只有在田曦曦面前时才会拿开那把丈量交际距离的尺。

  还有让老王感觉有距离感的地方,就是肖慕云永远的淡定神态。好像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可以摆平,脸上不会表现出多于三种表情:面无表情、不耐烦和偶尔的微笑。这点让老王觉得很讨厌。

  刚刚肖慕云又让他讨厌起来,他的面瘫脸看着不比地上躺着的那个东西要舒服。

  “这是‘蚓’,从地底下钻出来的,适应环境的能力很强,在陆地和水里都可以生存。”肖慕云“装模作样”地擦了擦枪,至少在老王看来,的确是很装模作样。

  “你怎么知道的呢?”老王大着舌头问。

  肖慕云在地上翻找了一会儿,捡起一块类似于瓦片状的石头,这块石头一段较薄,另一段较厚,看起来更像是缩小版的斧头。

  “这种东西,用枪打不死,用水淹不死,用火烧不死。”肖慕云拿起那块石头,对着“蚓”的脖子割了下去,血溅了俩人一身。

  “你咋知道的?你砍断它脖子他就彻底死了?”

  肖慕云像是只听到老王后半句话,也或者可以说是自顾自地说道:“砍断它们的头,它们就不会复活了。”此时“蚓”的整个头颅已经被割了下来,鲜血从脖子上流下来,染红了一大片草地。

  “你咋知道它们会复活呢?”老王又问。

  肖慕云在裤子上擦了擦沾满血的手,指了指身后。

  那块播报战况的大屏幕还在,但是屏幕周围却被雾气笼罩着,隐隐约约地只能看清一个大概。

  【第二轮

  红方:“蚓人”,拥有无限复活能力,生存能力极强,且会随着被攻击的次数分裂出更多的“蚓”人;智商高,可以模仿任何人。

  技能:鳌牙可飞速旋转,一口即可致命;

  武器:鳌牙

  弱点:颈部肌肤较脆弱】

  【绿方:人类

  技能:水平不一,无法判断

  武器:枪

  弱点:浑身都是弱点】

  老王看了大屏幕,不禁暗自佩服起来。倒不是佩服那些技能高超的所谓的“蚓人”,而是对肖慕云佩服起来。

  “怪不得第二局游戏一开始就选择这个地方,原来是和这个屏幕离得最近。”老王觉得肖慕云在他心里又多了一个“鸡贼”的印象。

  已经死去的“蚓人”散发出的血味会吸引更多“蚓人”前来,肖慕云刚杀死一个不久,不到十米处就又跑来了三四个身着迷彩服的“蚓人”。

  老王虽身经百战胆子大,但面对这么残暴而且被攻击了还会分裂出更多出数量的东西还是不敢轻举妄动。他把枪背在背上,捡起地上带着獠牙的头颅,强装镇定:“肖慕云老弟,现在我们怎么搞?攻击他们脖子吗?”

  肖慕云丢下了手上的薄瓦片,径直向那几个“蚓人”走去。

  “喂你干嘛!”老王不敢大声喊,生怕吸引更多“蚓人”。眼见着肖慕云距离那些东西不到一米,老王将手上的那个头颅丢了出去,正巧站在中间的“杨伟”身上。

  五人明显呆滞了一下,齐刷刷地回头盯着手足无措的老王。肖慕云在回头的一瞬间递给老王一个让他看不懂的眼色,似乎是让他站着别动,又像是让他继续攻击。

  老王此刻的确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天赋,他直挺挺地倒在那摊染红了草地的血上,屏住了呼吸。

  肖慕云回过头,嘴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嘶——嘶嘶—滴——呱!对面那四人也回复了同样的语言,每个字间隔的频率和肖慕云所说的都有所不同。

  “蚓人”带着肖慕云走了,方向正是小木屋。老王从草地上坐起来,扯了扯地上那具尸体的衣服,快步跟上那五人的步伐。

  他尾随在五人身后,尽力不被敌人发现,然而他们几人交流的声音还是飘进了他的耳朵:嘶嘶嘶-滴滴-滴呱!

  “说的什么鸟东西。”老王啐了一口。

  小木屋已经被无数的“蚓人”包围了,被子弹打倒在地的尸体又分裂出更多的“人”。小木屋水泄不通,黑压压的一片像极了蚂蚁窝。

  “咕嘶!呱!”肖慕云在身边四人的护送下,来到了小木屋大门口,他清了清嗓子,喊出了这么三个字。

  正在奋力厮杀的“蚓人”像是听到了召唤,全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从小木屋鱼贯而出,排成了一个长方形的队伍。由于人数太多了,小木屋外的场地有些站不下,大家都是紧紧地贴在一起。

  肖慕云不知什么时候把头发全都梳到了脑后,露出了光洁的额头,脸上也多了几条棕色的神秘符号。他只是轻轻做了几个动作,讲了几句话,就让面前的蚓人全都遁地消失了。

  屋里的田曦曦等人早已伤痕累累,“蚓人”的突然消失让他们警觉性突然增高,看到屋外站着安然无恙的肖慕云,更是让他们云里雾里。

  “你是谁?”田曦曦探出半个脑袋,只露出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盯着眼前这个装扮奇特的肖慕云。

  “慕彤曦曦,小心!他不是肖慕云,他是‘蚓人’冒充的。”大树后面冲出来一个个子矮小的男人,他一手举着枪,一手拿着被肖慕云丢掉的石头,由于跑的太着急了,那人还被自己绊了一跤,样子十分滑稽,但大家都笑不出来。

  范慕彤此时已经将小木屋的门关上,她站在窗口,瞄准了肖慕云的脑袋。

  肖慕云此时仍然是十分淡定的表情,仿佛即将被射杀的不是他自己,又或者他很有自信范慕彤不会开枪。

  “慕彤姐,先不要!他头上有我们的绿箭头。”田曦曦握住了枪管,将枪口用力按下。她的脸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模样了,全都是干掉的血块,一坨一坨黏在脸上,这种装扮去参加万圣节派对的话,说不定能一举夺得“最吓人”的牌匾。

  肖慕云笑了笑,刚开口说了个“我”字,就被一脚踢飞。他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胃,头发散落下来,搭在前额,被汗水沾湿,流下了粉红色的液体。

  踢人的是一个小孩子,那个小孩子看着五六岁年纪,细小的眼睛只有一条缝,鼻孔异常大。他的身后站着约莫十个“蚓人”,文梓芝和宋辉芃被他们钳制着,双手都被扭成了奇怪的角度。

  田曦曦想出去扶肖慕云,被范慕彤拉住了:“来者不善,你先保护好你自己。而且……”她看了一眼跪在地上表情痛苦的肖慕云,“而且不能判断他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肖慕云。”

  “是谁?发出指令让他们撤离队伍的?”那个小孩拍了一下衣角,就有“蚁人”立刻上前去将大腿做成椅子,另一条腿跪在地上做支撑。

  小孩坐在椅子上,明显不耐烦了:“我问你们,是谁让他们撤离的?”

  “是我。”肖慕云举起一只手,虽然他表情痛苦,但仍然挺直了脊背,“我让他们回去的。”

  “杀了他。”那小孩用下巴指了指,身后立刻有几个彪形大汉解开裤腰带,走着“流氓步”甩着皮带靠近了肖慕云。

  “让你们吃了他,你们解皮带干什么!”那小孩在空中挥了一下手,所有“蚓人”的脸上都被结结实实地打了一巴掌。

  “我们看到书上说,人类有时候吃东西前会先把皮带或者裤腰带解开,这样可以吃的更多。”一个“蚓人”颤颤巍巍地回答。

  小孩似乎翻了一个白眼,但是没人能证明它是不是真的翻了白眼,能看真切的只有它突然变大的鼻孔在空中四十五度角的位置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形。

  天空突然响起砰砰两声,小孩的太阳穴被不知从哪飘来的子弹给打穿了。没有超过一秒钟,伤口又自动复合了。

  它嘎啦嘎啦地转动自己的脖子,每嘎拉一声,脖子就长长十多公分,接着它从椅子上跳下来,嘴里咕叨着“呱滴呱嗒”,从一个小孩模样变成了长三米、宽两米、高六米的巨人。

  “我要杀了你。”它转过头,看向离自己不过一段手臂长的那个男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