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装逼遭雷劈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506 2019.05.19 21:00

  田曦曦自知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矫情、胆小、不关心男朋友,很久之前好像也有一个男人这么说过她,只是这个男人是谁田曦曦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

  大屏幕此刻已经处于“休克”状态,除了黑色之外在没有找到其他颜色,本来在四周围绕着的云雾也消失无踪。

  田曦曦觉得自己在走向这个大屏幕的时候心里有一种无法描述的忐忑感。她在上学的时候也会这样,不过那种忐忑大多数都是老师在讲台上说出“下面请一个同学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的那种不安;再严重一点就是说谎被识破的时候,她再怎么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对面那人都可以一眼识破,即使是在心里准备了很久的说辞,在那人面前也像是小儿科;最忐忑的一次好像是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至于为什么住院,田曦曦自己也记不清了,隐隐约约地只记得好像是一场车祸,又好像是一件事故,那次在她胳膊上留下的疤痕让她哭了很久。

  她摸了摸右边手臂上那条像蜈蚣一样的疤,小心翼翼地踩着墨绿色的野草向前走着,“沙沙”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老鼠在啃饼干。她不敢走的太快,“蚓人”虽然全都消失了,但保不齐又突然出现,按照她自己的反应速度,能坚持一分钟已经是天灵灵了。

  “啾——啾——”不远处传来一丝微弱的声音,听着像是某种动物的幼崽。

  “啾——”田曦曦尽量放轻脚步,稍微离声源近了些。那个小家伙像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接近它,仍然均匀而微弱地发出“啾啾”的声音。

  “如果是一只小鸟就好了。”田曦曦很喜欢鸟类,小到会飞的昆虫,大到威风凌凌的秃鹫,都让她十分倾慕赞赏。好朋友李姿评价她“只是喜欢有翅膀的生物”,她觉得也有几分道理,“不过如果是小猫咪或者小松鼠的话,也非常酷。”

  想到这,她发现自从来到荒岛上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一只鸟、一只动物,除了荒芜之外就是冰冷,是那种空气里的冰冷。眼下仍然是艳阳高照,但田曦曦的手臂上、脖子上还是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

  “啾——”这个声音把田曦曦的思绪拉了回来,她已经和这个声音非常接近了,只需要扭扭头就可以找到。她按照耳朵的提示向左前方走去,拨开了半腰高的芦苇。

  芦苇丛中,一个健壮的动物躺在那儿,他早已脱离了幼崽模样,脸庞上的皱纹和四肢的老茧都证明了他的年龄和经历;身上成片的红褐色仿佛正告诉来者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从鼻孔、嘴角淌下来的液体已经凝干在皮肤上;时起时伏的肚子让他的生命迹象显著了些。

  “伟哥。”田曦曦轻轻喊了一声,这一声更像是耳语,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声音喊他。见躺在地上的杨伟毫无反应,她伸手探了探他的劲动脉,指腹传来的跳动感让她定了些心。

  “大拇指在人中上,另外四指下巴下,一秒一下试试看。”田曦曦嘴里念念有词,她尝试用最简单的唤醒方法,但躺在地上的杨伟显然对这种方法没有任何反应。

  突然,一只鞋子飞了过来,砸在田曦曦和杨伟中间,在她愣神的几秒时间内,另一只鞋子也飞了过来。虽然田曦曦反应慢,但是她的“躲闪”技能还是有些优越的,因此,这只鞋子扑了个空。她放开了杨伟的头,捡起掉在地上拼成一个“八”字的两只鞋,十分无奈。

  “你不是来找我的吗?”芦苇被扒开来一撮,一个人头露了出来,栗棕色的头发像是抹多了发蜡,被阳光晒化了之后黏答答地黏在脸上。

  “你是我的终极目标,他是路上遇到的一个意外。”田曦曦笑了笑,走过去把肖慕云从芦苇丛里拉了出来。

  “那些东西刚刚突然之间全部都消失了。”有了肖慕云,田曦曦的胆子也变大了,她语气里带着点兴奋,“非常神奇,我们以为我们都死定了,没想到还是命不该绝。”

  看着激动地拎着两只鞋子甩来甩去的田曦曦,肖慕云清了清嗓子,假装很随意地说:“我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它们为什么会消失。”

  “你真的知道吗?那你说说看是为什么?它们怎么消失的?”田曦曦虽然是用半信半疑的语气问出来的,但她心里知道,无论肖慕云说什么她都会相信,就算肖慕云说他可以控制那些东西她也会相信。

  “因为我可以控制它们。”他面不改色。

  “咦,我投反对票。”

  “我可以轻而易举地取得它们的信任,三言两语就让它们消失无踪,更绝的是,”他顿了顿,在田曦曦的帮助下驼起杨伟,“更绝的是,我一离开现场,那个巨婴不一会儿也消失了。这些都得益于我的才华和我的头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哥球球你别吹了。”田曦曦此刻已经笑的前仰后合,这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大笑,“我说你咋和老王差不多了,他也特爱在慕彤姐面前吹牛。”

  “我可没有吹牛。”

  他们二人一齐将杨伟搬到小木屋附近后,总算是在混战之后第一次安全的团圆了。

  巨婴和“蚓人”消失之后,八人头上的绿色剪头也一并消失了,但大家身上受的那些伤都是真实存在的。

  田曦曦作为在场唯一一个“学过医”人,自然承担起了给伤员包扎的任务,只可惜资源短缺,唯一可以包扎的只有大家绑在手上的那几根布条。

  余嘚开的肩膀被“蚓人”咬了一大口,痛的嗷嗷直叫,看起来很昂贵的金丝眼镜也早已在混战中被踩碎了,只剩下一个变形的不成样子的眼镜框;文梓芝的腿被咬去了一大块肉,却好像没事儿人似的,和范慕彤有说有笑,话题从出了小木屋去通知大家一直说到《仙剑奇侠传三》里的茂茂;杨伟的四肢看起来没有骨折的痕迹,大量的出血看起来更像是严重的内伤;受伤最重的当属老王。

  大家是在最后才意识到老王原来伤的那么重,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范慕彤不会在老王开了一个黄色玩笑后用手肘大力顶他,肖慕云也不会让他帮助自己把杨伟抬回家,田曦曦也不会在老王喊她名字时那么不温柔地回复“干嘛”。

  大家稍作休息之后,由于已经长时间没有喝水进食,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咸菜色,嘴唇干裂,身上的血腥味被太阳一晒更刺鼻了。

  “现在是怎么个情况,等下还会有新的一局游戏么?”宋辉芃的声音也哑了,像是连续讲了六堂课。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大屏幕被打碎了,一切好像都恢复了成早晨醒来时的模样,机械女声也不再响起,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没有人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太阳闪了两下,突然从天空消失了,四周变的一片漆黑。

  田曦曦听到在黑暗中,有人用指尖敲了敲墙壁,一股带着酒精味的风吹来,同时带来一句“杀了他”。

  这三个字,田曦曦已经听了无数次了,每次的嗓音都不同。

  沙土从四周蔓延开来,天空又闪烁了两下,一切又恢复了正常,身边还是那七个“残兵”,只是大家脸上都没有异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从这一刻开始,什么都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