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你运气真好,是个通灵人

彀中人 泽泽拉黛 3147 2019.05.06 21:00

  “你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思敏站起身来,后退了几步:“这床怎么抖成这个样子?我都没碰到它?难道真的地震了?还是它成精了?”

  “对不起是我在发抖……”田曦曦举起一只手,牙齿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你发抖干什么?”李思敏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说完这句话仿佛想又起了什么,“你放心,我现在意识清醒,不会做那些事情的。”

  他从桌上拿起两支蜡烛点燃,一手一个举着走到田曦曦面前,认认真真地让她检查自己的脸、脖子、手。

  “怎么样,你这下相信了吧?”

  “我不知道。”田曦曦往床脚缩了缩,“谁知道你会不会突然攻击我,而且你大晚上的跑到我房里来干嘛?你怎么进来的?”

  窗户、房门都关的严严实实,除了蚊子其他的东西全都进不来。田曦曦眼睛四处瞟着,房间里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我自有我的办法。”思敏把蜡烛固定在烛台上,给田曦曦丢了一瓶水。

  “有个事儿,你帮帮我呗?”

  虽然此刻田曦曦口干舌燥,但她就是渴死也不愿意喝他丢过来的水,被他经手的东西万一也有蛊毒怎么办。

  “放。”她理了理衣服,手悄悄伸进枕头底下摸着一直准备着用来防身的辣椒水。

  “这事儿,只有我和你知道,你不能告诉别人,你的男朋友不能说,我的男朋友你也不能说,你能做到吗?”

  “是你求我帮我又不是你求我帮忙,你没有向我提条件的权利。”

  “确实是这样,可是那你帮帮我嘛~除了你我真的想不到其他人可以帮我了~曦曦~~”

  李思敏的语气软了下来,用做作的语气撒着娇,直弄的田曦曦鸡皮疙瘩掉满地。

  “好了好了停停停,你说你说,我不告诉他们行了吧。”田曦曦再次抖了抖。

  “我想要一点你的血,书上说用通灵之人的血可以帮助消除蛊毒。”

  李思敏大概看出了田曦曦的疑惑,用很严肃的语气解释道,他在无意间看到了戈越带回来的印着奇怪符号的书。起初他对那本书毫不在意,只当作是宅子里拿回来的漫画书。可是每当他想凑近一起看书上的内容时,戈越便如临大敌般将它收了起来。李思敏趁着戈越不在的时候翻找到了它。

  “我看到了书上对我这个病症的解释,也发现我脖子上的符号和这本书封面上的符号一模一样,我也知道我经常会出现奇怪的症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完全成为怪物,我最近一直有在努力克制我自己。”李思敏语气非常平淡,仿佛在讲一件别人家的事情。但由于室内空气不流通,加上蜡烛的热量,他的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胸口也湿了一大片。

  “对不起,那天我不是存心吓你的。”李思敏微微欠了欠身,幅度小的几乎看不出来。

  “可是你吓了我两次啊……”田曦曦抗议道。

  “对不起,那两次不是我存心吓你的。这把刀给你。”

  李思敏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把弹簧刀,他轻轻地握着刀刃,小心地递给田曦曦。

  这把弹簧刀看起来非常锋利,在黑夜中发着冷光,仿佛在叫嚣着宣战。

  “如果有人伤害你,你可以用这把刀保护自己。”李思敏顿了顿,补充道,“特别是我,如果我伤害你,你可以用刀捅我。”

  田曦曦心里小小地感动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你给我这把刀的意思是让我取点血给你吗?”

  那本书田曦曦并没有完整翻阅过,只看了个大概。那晚戈越给她看时,她不过浏览了几行做了标记的文字。不过既然书中提到了“易神”的法术,那会提到解决方案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想到这里,她心里对戈越有些责怪,既然明明有解决方案,为什么非得让她费那么多脑细胞和精力去想这件事情的解决办法呢。

  根据思敏描述,想要解蛊,必须得找到通灵人。中蛊的人对通灵人有奇特的反应,通灵人也可以看到中蛊者的最终形态,且肌肤互相触碰到时会产生灼烧感,所碰之处也会因灼烧温度过高而变成黑色。

  必须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才是真正的通灵人。解蛊之法说简单的确不难,只是需要通灵人连续贡献十日心头血给中蛊人服下,一切才算功德圆满。

  田曦曦揉了揉手臂上的黑色,心中纠结万分。

  李思敏在刚刚给田曦曦解释的时候用手在她手臂上轻触了一下,霎时间俩人之间冒出一阵青黑色的烟气,疼的她龇牙咧嘴。

  助人为乐本是一件大好事,只是要连续贡献十日心头血未免也太伤身了,最后肯定会落下一条难看的疤痕。

  “我考虑考虑吧。”田曦曦摆摆手,表示出送客的意思。

  李思敏走出房门时,她添了一句:“这次以后你不要再乱进我房间了,很不礼貌。”

  她锁上房门,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房间里的布置设施,才放下心的吹灭蜡烛,开了白炽灯。

  肖慕云帮她把沙发改装成了一张床,虽没有那么舒适,但起码能让她睡的好些,还有那些从宅子里搬进来的椅子和小木桌,都让这间房看起来温馨了很多。每当这时,她都会对家人格外想念。

  “好想回家啊。”以前在学校住宿的时候虽也会想家,但是好在有室友、好友的陪伴,让离家的她感觉到温馨,然而此刻在这孤岛上,她却没有人能倾诉心事,“李姿在就好了。”

  李思敏的提议让她十分头疼,她不是什么大善人,虽然经常献血但每次献血前内心都要挣扎一番,李姿也经常嘲笑她看总是一副大义凛然英勇就义的样子。但是献血归献血,取心头血风险实在太大,她也想不出什么理由能够让她为李思敏如此牺牲。

  她把蜡烛收了起来胡乱塞进了抽屉里,晚上李思敏的表现让她明白一件事:蜡烛的火光对他一丢丢伤害都没有,对他体内的蛊毒也一丢丢伤害都没有,她和戈越想的方案大概是可以完全放弃了。

  “也不知道戈越怎么样了。”入睡前,田曦曦想起了很久都没有露面的戈越。

  那一夜,田曦曦睡的昏昏沉沉,好几次想要从梦中惊醒,然而她浑身都有一种无力感,想要动弹却根本无法挪动一丝一毫,甚至手指都没有了知觉。她梦到了她的家人、好友,还有很久都没有见过的同学,无数人从她眼前闪过,她想抓住他们的衣角却力不从心。房间内熟悉的檀香味混着蜡烛的味道钻入她的鼻孔,恍惚间她有一种自己在庙里的感觉,耳边还传来了念经声、木鱼声,她可以感觉到方丈正在向她走来,在她额间点了几滴圣水,母亲也在旁边虔诚地念经,她想喊她却怎么也开不了口。那种无法开口的无助感紧紧围绕着她。

  这几天范慕彤和老王闹了些矛盾,范慕彤每天早晨醒过来便往田曦曦房里钻,由于范慕彤比较养身,每天固定的点就会醒来。

  “闹钟把你喊醒,你把我喊醒,你就是我的闹钟,不,你就是一只早晨只打鸣给我听的鸡。”田曦曦眯着眼睛打开房门。

  “你骂谁呢?我可不是什么鸡,我是风姿绰约、人见人爱的大美女。”

  田曦曦摆摆手示意她坐下,随后继续钻入被窝睡起觉来。

  岛上虽然只有十个人,但他们依旧像是住在自个儿小区里似的只管各回各家各做各事,互相关心的场景出现的甚少,除了前两次的大集会,很少能一次性见到五个以上的人聚集在一起,关于其他人的事情,田曦曦都是从老王、范慕彤和肖慕云口中得知的。

  她时常在他们口中获得讯息的时候感到内疚,戈越和李思敏的事情在她心里像个野兽一般的抓挠着,话到嘴边又强制自己咽了下去。

  “曦曦啊,最近你好像和戈越他们走的比较近啊。”范慕彤意味深长地看着躺在床上的田曦曦说道。

  田曦曦:“没有啊,只是偶尔遇上说了几句话而已。”

  范慕彤:“你要保护好你自己哦,老王的惨痛教训还摆在眼前呢。”

  提到老王,田曦曦来了兴趣:“你和我说说,老王究竟咋回事儿啊?为啥他突然会变成这种模样,还有,他们俩究竟对他做了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问了他很多次他都不肯说,每次问他他总是一副即将发火的状态,我后面也不好意思再提了。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老王被折磨的时候,他们俩没有帮忙。”范慕彤努了努嘴。

  田曦曦翻身起床,拿起洗漱用品出门洗漱,临走前不忘叮嘱范慕彤别在她屋里和老王吵架。

  前几次老王来她屋里找范慕彤,俩人结结实实地在她屋里吵了一顿大架,搅得她心烦意乱。吵架原因也很搞笑,不过是谁做饭、谁洗碗的问题。老王特爱在慕彤面前表现,什么事情都要他来做不允许范慕彤十指沾上阳春水,也算是个好男人,偏偏性格要强的范慕彤总觉得他把她当成植物人来伺候,于是乎,她就偏偏不让老王碰她的东西,她就是偏偏自个儿的事情自个儿干,俩人便因为这个事情斗起嘴来。

  果真爱情这个东西,会让人变成幼稚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