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宅子和沙漏是怎么回事?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434 2019.04.26 11:33

  宅子有一扇深重的大木门,门上的铜环早已锈迹斑斑,雕花的门窗却是崭新的。老王等人进入到宅子后,被眼前富丽堂皇的装潢给惊呆了,据他自己描述,他一辈子没见过那么豪华的宅子,统共两层,里面却准备了吃不完的美食穿不完的衣服,“进门右手处是三座雕花柜,里面摆满了红酒,我爷爷那时候做木匠,他们那行有个手艺人名叫做秦老三,那工艺那叫一个绝啊,小小的一支簪子,就可以卖到天价,不过这个人格外的奇怪,他的东西,只做给好人。十五年前,我爷爷那个木匠坊出了些事,那个秦老三也消失了,我爷爷也‘洗手不干’了。那三座雕花柜,确实有那么几分秦老三手工的味道。”

  “那其他人呢?和你一起进去这个宅子里的人是谁?是1号2号吗?”田曦曦问到。

  “没错,的确是1号2号,不过他们俩非常古怪,我真的后悔当初跟他们俩一起进那个宅子,跟他们说话还不如和空气说话,我差点以为自己是隐形人呢。”

  慕彤姐姐笑道:“曦曦,光这件事,老王已经和我说过不下十回了,现在你刚来,老王又可以说十回了,以后有你听的。”

  “可是老王,按照你说的,每十天便多一个人,那到我这个数字,你已经来了差不多两个多月了,你们找过回家的方法吗?”

  突然,大沙漏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吱吱嘎嘎……沙沙沙……里面的金黄色的沙子开始不断翻滚、飞扬,用一种极快的速度形成一个漩涡,沙砾摩擦着玻璃飞舞,发出阵阵刺耳的声音,田曦曦用力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仍没有丝毫缓解,噪音反而愈发钻得深,像是一把尖刀,在轻轻的剜身上的每一处肌肤,缓慢而绵长,仿佛毫无止境。

  “披上这个吧。”温暖的声音传来,随机,曦曦身上多了一件外套。熟悉的气味钻入鼻孔,不知是外套的作用还是这个声音的作用,曦曦感觉一切都变安静了,十分安心。

  她缓缓睁开眼睛,那一头栗棕色的头发在风中飞舞,虽然紧紧地皱着眉头,但眼神却是坚定而深邃,这么多年没见,眼前的这个男子像是变了一个人,却又像什么都没变。田曦曦止住心中的错愕,紧紧拉住了他的手臂。

  “别怕,五分钟就好了。”他的手掌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覆了上去。

  温热的触感让田曦曦放下了一切防备,忍不住抽泣起来。

  “丫头你别哭哦,你要是哭了有用说不定等下我们都哭起来了,你想啊一群人坐在地上哇哇大哭,那场面确实挺美的。好了,我抱抱就行了。”

  田曦曦不说话,却十分自觉的往男子怀里钻,仿佛要把那些失去的体温都补回来。“虽然我很生气,但是我现在单方面原谅你了。我还是对你太善良了。”

  噪音越来越小,沙漏里金黄的沙砾也逐渐归于平静,田曦曦却将肖慕云越抱越紧,初夏的风带来丝丝凉爽。

  “行了行了,你们小两口别抱了,先进屋行吗?看这小伙子满头大汗的,指不定就是因为你们俩腻在一起的缘故。”老王咋咋唬唬地喊道。”

  “怎么了,你没这身材相貌,人家小年轻了搂搂抱抱咋了?你说你年轻那会儿干吗去了呀?”范慕彤略带挖苦地笑道,“我看你呀,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你放……”老王指着范慕彤话还没说出口,见眼前傻站着两个满脸黑线加疑惑的人,立刻将到嘴边的那个带有气味地词转了弯,随手抓起桌子上的那个浮雕陶瓷花瓶,指着里面的黄色雏菊说道,“的什么花,怪香的哈。”

  慕彤眉毛挑了挑,没有理他,转头看向田曦曦和肖慕云,“你们俩,说说吧,虽说咱们几个以前不认识,但是现在在这奇奇怪怪的地方,也算是自己人了,互相认识一下,以后也好有个照应,早些离开这儿。”

  肖慕云看了一眼田曦曦,见田曦曦眨巴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双眸一沉,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叫肖慕云。”

  如此简短的一句话之后,肖慕云再未对自己多做介绍,而是和老王探讨起了这座岛。

  论是荒野求生的话,这个岛的环境并不像,一派安稳祥和的气氛,除了零星的几棵树,一点生物生存的痕迹都没有,宅子里那富足的食物和生活用品,一人一间“小洋房”,活脱脱是个“桃花源”,倒挺适合隐居的。可惜的是,没有通讯工具,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

  田曦曦从小就离开家里自己生活,小学就开始念住宿学校了,假期的时候,经常参加夏令营、冬令营等考验生存技能的活动,因此,一开始来到这边,除了有一些错愕,她还是很快冷静下来。现在肖慕云来到了身边,让她更安心了。

  “你们见过其他六个人了吗?”肖慕云问到。

  老王作为这四个人当中登岛最早的人,自然最有发言权。除了那一对情侣、曦曦、范慕彤和肖慕云之外,岛上还有一个职业为律师的男人,编号为4;一名男性大学老师,编号为5;一名女性白领,编号为6;编号为8的健身教练老王只见过一次,也可以说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白领姐姐的名字和她的职业同姓,长着一张清纯无比的脸,老王每次提到她表情都会变猥琐,按照他的话说,“这是初恋的感觉。”

  “那这样来看,人数已经够了,我的编号是9。”肖慕云撩起袖子,给我们看了看他肩膀上的那个数字。

  “原来肖慕云那天和我在咖啡厅分开后,竟然已经过了十天。”时间真是快,缘分也是奇妙,最后竟然在这种地方相遇,不过也好,没有在更落魄的情况。

  肖慕云看着沉思的田曦曦,嘱咐道:“刚刚给你的外套在沙砾之声出现的时候你就披着,可以抵御这个声音对你的伤害。”

  “怎么听着和游戏一样,这难道是这一局游戏的道具?”

  “咳,确实算是游戏道具,后面你会明白的。这件外套,你的柜子里也有,大概是这个游戏设计者给每个人准备的基础装备吧。”

  “这也太荒诞了,我们进入了一个游戏世界么?就我们十个人?那关卡是什么?”曦曦激动地说道,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被党的光辉照耀着长大的女孩,她从来不信还有这种奇异的事情。

  “其实现在科技很发达,vr技术、ai人工智能,奇妙的事情有很多,可能我们恰好是那几个被选中的‘幸运儿’。”肖慕云托着腮,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

  面对这样的肖慕云,田曦曦早就见怪不怪了,他总是能很淡定地解释出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即使是毫无逻辑,也能被他说的有逻辑。

  “我只希望,我们别成为小白鼠咯。”老王长叹一声,丝毫看不出先前欢脱的模样。这句话瞬间将气氛带到冰点,所有人都在担心自己的处境。在一个什么都不了解的世界里生存,不知道任何的游戏规则,看似安逸的日子,实则危机四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