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矛盾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304 2019.05.31 21:00

  夏天的标配即空调西瓜空调被,田曦曦出去晒了小半天,一回到家便洗了个舒服无比的澡,她裹着空调被啃西瓜过起逍遥的生活来。

  生活的舒适和悠闲让田曦曦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慌乱,即使是在她知道她所经历的的那一切都是真实的时候。

  比起她的悠闲和悠哉,小苍耳倒显得焦急多了。她一会儿从地板上跳到沙发上,一会儿又爬到田曦曦大腿上,结结实实地挨了她一个巴掌。

  “你别以为我不会骂脏话,你再这样对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苍耳倒在地上,气若游丝地怒吼。

  “谁让你爬我腿上了,那是所有男士的禁忌地!包括你。”田曦曦放下挖西瓜的勺子,用食指和中指做“耶”状,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苍耳。

  “曦曦啊,你在和谁说话呢?”田妈妈举着菜刀从厨房里冲出来,她对田曦曦的反映总是非常敏感。

  “没有,刚刚在学电视里女主讲话呢。”田曦曦吐了一口西瓜籽,又瞟了瞟苍耳。除了她之外,所有人好像都没有看到这个家伙一样,除了它所说的别人听不到它说话,甚至连它的存在都没有另一个人可以感知到。

  夜深人静时,田曦曦才开始思考起苍耳一整天在她耳边说的话“求求你看看短信吧”。这句话像是复读机里说出来的一样,在深夜有着格外的召唤力,每当田曦曦即将睡着,她的脑海里就闪出这一句话。

  田曦曦打开手机,看着那一串串数字,又开始头疼起来。

  “你不觉得这串数字有规律吗?”苍耳用尖尖的手戳了戳田曦曦的胸口,接着迎来了“弹飞”待遇。

  “我当然知道有规律了,所以我在研究啊。”

  “那你说是什么规律?”苍耳心不死地问道,回答他的只有无边的寂静和一小束来自手机屏幕的光。

  “邮件标题的文字对应的数字连起来,再加每一封邮件内容对应的数字连起来,这大概就是……”

  “我知道,你别吵。”田曦曦说完,又给了苍耳一个“弹飞”待遇。

  【我今天缺席,无奈之举,对不起,不能打字,以邮件为码,务必万事小心。知悉你有疑问,我正在调查,现发现疑点:杀人案件只可以晚上查到;有人监控我们的行为;提防所有人。】

  读完这段话,田曦曦立刻把手机屏熄灭,她用被子包裹着自己,只剩下两只眼睛露在外面,来自空调的冷气吹的她直哆嗦,温度低的仿佛是来自地下。田曦曦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所有毛孔却非常警觉地观察着四面八方,她感觉到房间里站着一个看不见的人,正躲在一个角落里盯着自己。那个人看不清面貌,但一定是个男人,只有男人的体格才可以轻而易举地制伏自己(虽然柔弱的她也会被女人制伏)。他或许站在窗外,正偷偷地掀开窗帘看着自己;或许站在柜子里,只露出一条缝隙,等她睡着时便会手刃小田;又或者正坐在自己头顶上方,像是看着一块已经到手的肥肉一般看着自己;又或者,他会从被脚处钻进来,像拖一头牲口一样把她拖走……

  想着想着……

  “啊啊啊啊啊!”在尖叫声中,田曦曦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台灯掀开了被子。被窝里除了她以外,空无一人。

  田妈妈和田爸爸被她的尖叫声吸引过来,权只当是她做了噩梦。看着满头大汗的田曦曦,田妈妈脸上露出心疼的表情,田爸爸却开玩笑道:“这么大个人了,还会被做梦吓醒啊。”

  “我没有,你别乱说。”

  “你看你满头大汗,房间里空调温度还打的这么低,不是做噩梦是做什么了?”

  田曦曦有时候觉得她爸爸是一个非常钢铁硬的直男,明明是不好笑的笑话,他也会觉得非常好笑地讲出来。

  “好了,别开玩笑了。曦曦啊,你做什么噩梦啦,要不要和妈妈一起睡?”田妈妈拿纸巾替田曦曦擦了擦脸上的汗,关切地问道。

  “你们俩睡,那我睡哪儿?”

  “你睡沙发。”田妈妈的口气不容质疑。每当这种时候,田曦曦总是羡慕她妈妈的婚姻生活。

  “妈妈,我自己一个人睡就好了,我刚刚是看恐怖片吓到了。”她抱着田妈妈的胳膊撒起娇来。

  田曦曦今晚还有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需要验证,而这件事情,她不愿意被其他任何人知道。

  看着父母走出自己的房门,田曦曦悄悄地把门上了锁,又蹑手蹑脚地打开电脑。

  “刚刚是你吧?……我知道是你,没必要和我装。”田曦曦坐在椅子上,双手环抱着自己,脸上露出冷漠的表情。

  刚刚的触感、抚摸的速度、包括那只手上的温度,让田曦曦心里对那只咸猪手的主人猜测到了七八分。

  “没错,是我。”一个低沉的男音回答道。这个声音在夜晚听起来非常寒冷厚重,像是从全是冰块的地窖里传出来的一样。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不许再……事不过二,既然你今天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没有必要留你了,你走吧,我和你今天分道扬镳,形同陌路。”田曦曦转过头,看着黏在被子上的苍耳。

  “后会无期,希望你不会后悔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说罢,苍耳消失在黑夜里。

  田曦曦打开浏览器,输入她前几天搜索却又没有搜索到的字眼。网页上熟悉的新闻和论坛内容让田曦曦害怕异常,这几天的安逸生活让她惊恐生活出现轨道之外的事情。然而墨菲定律告诉所有人,你越害怕发生什么,就越会出现什么。

  这么说来,肖慕云也在查岛上所有人的消息了?如果有人一直在监视着他们的话,那他们做的所有的事情说不定都在那些人的掌握中。而肖慕云短信里所说的不能打字也恰好佐证了他换手机号码的原因。

  至于为什么会被选中进入荒岛,那些诡异事件发生的原因,以及来自肖慕云的提醒,都让事件进入了一个更加杂乱的氛围中。

  “你喜欢做梦吗?”

  田曦曦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一个人问她的问题,时间的流逝让她无法从有限的记忆长河中捞起关于这句话的任何片段。她想起小时候希望每次轻而易举就可以考年级第一,想起上了大学希望奖学金拿到手软,想起她找实习工作时希望不用工作就可以拿钱到手软……这些都是她做的梦,一些不切实际的梦。然而此时此刻,这句突然出现在她脑海里的话,让她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安危来。

  她可不希望她所期望的平平安安是一场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