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神秘文化 彀中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全城通缉

彀中人 泽泽拉黛 2308 2019.06.07 21:00

  陈昂对于田曦曦突然的到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惊讶,反而对她问的那句话反应很大。

  “回家充电是什么意思?”陈昂见田曦曦不回答,继续问道。

  “你们这种机器人,不是靠电源维持你们的生命吗?还是你这种高级点的有钱学生的扮演者是依靠的太阳能?”

  “说话没必要这么阴阳怪气,都是成年人,你要成熟点。”陈昂坐在那,一动不动。

  这番话怼的田曦曦无话可说,她没想到自己在一个小孩子面前居然也处于下风。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在这里吗?”见到田曦曦不疾不徐地坐了下来,陈昂反倒有些急了。

  “我不知道,不过你想告诉我的话,我倒可以勉强听一听。”其实田曦曦心里已经好奇的不得了了,恨不得陈昂立刻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但是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她对陈昂也算了解了一些,你越是好奇越是急躁,他就越淡定。田曦曦有时候不得不怀疑是不是那些程序员给陈昂的系统里塞了抖S的设定。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但我知道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陈昂整个人靠在沙发上,看起来疲惫不堪,“你家被偷了,警察要带你们回去调查,你本来就开始怀疑我们了,于是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那,但你知道有人一路上都在跟着你,你只能按照你撒的谎回到公司。”

  田曦曦倒了杯水,眼睛的余光瞟了瞟门口露出来的一小块人影,又看了看陈昂,没有回答。

  “你看到我在这,不害怕吗?”他笑了笑。

  “不怕,你只是个小孩子。”

  “你如果没有怀疑,该有多好,你就不会痛苦了。”陈昂接过田曦曦递过来的一个手机充电器,拿在手上把玩着,整个人都已经被黑暗笼罩。

  田曦曦整个人都绷紧了,陈昂的这句话像是一句警告,又像是一句提醒。她的右手握着水壶把,左手撑在桌子上,脸上僵硬地笑了笑:“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假的么?”

  “对,包括你的父母。”陈昂点了点头,“你只有装傻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但是你已经暴露了,你作为这里的唯一一个非正常人类,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那我也不要像你们一样!我的爸爸妈妈他们究竟去哪里了?是死了吗?还是被你们控制了?”

  田曦曦和陈昂之间的距离只有五六米,陈昂拥有绝佳的听力,即时田曦曦用再低的声音说话,对陈昂来说也毫无困难,当然,对于其他“机器人”来说,也毫无困难。

  “我的任务,只是看住你而已,不包括告诉你我不想告诉你的事情。”

  田曦曦翻了翻白眼,又撇了撇嘴,心里五味杂陈。手机还是无响应,发给肖慕云的消息也像石沉大海一样,根本无法让人猜到此时他是或者还是也被控制了。

  陈昂坐在那里,虽然是十岁左右的年纪,看起来更像是一颗被虫子蛀空了的树一样,他疲惫的神态让她想起余嘚开变老后独自一人走进房间的背影,同样的落寞和不甘。

  他注意到田曦曦正盯着自己,掏出手机。

  “我们的听力很好,无论你默念什么我们都会听的一清二楚,所以打字是最安全的方法。”

  “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哪有什么好坏之分,你都二十多岁了,还这么幼稚。我们只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你父母很安全,你不用担心他们,你应该担心你自己。”

  “担心我什么?我会死?你们准备对我做什么?”

  “我们希望你永远留在这里。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或许他们只需要你留在这里而已,不会在意你是死是活。”

  “为什么是我?”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倒霉吧。我们每个‘人’的程序都是设定好的,现在我的言行已经背离程序了,很快就会被他们发现,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这样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本来应该是很体面的。”

  “你在帮我吗?”

  “不算帮吧,我只不过是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他们虽然看起来很聪明,但是对于人脸识别还是有一些障碍,你只需要做好掩饰,应该可以躲过他们的眼睛,还有,必须行为动作和他们的做到一样,你才可以活下去。”

  “我这样模仿你们一天两天还可以,几年我真的做不到,还不如让我去死呢。”

  “等你真正快要死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陈昂打完这段话,从后脑勺掏出来一个蓝色的东西,丢给田曦曦:“田老师,之前你给我的这个小红花,我可不需要,现在还给你。”

  他特地加大了声音,像是在说给什么人听似的。

  “你干嘛?”

  “我早就看不惯你了,一点都不会教书还要来做老师,脾气又差还幼稚,根本不懂得怎么和大家相处!”

  田曦曦眼睁睁地看着他卸下了自己的手臂、看着他的天灵盖发红光。

  “你怎么了?”田曦曦着急起来,她连忙上去扶住陈昂,没料到被他一把推开。

  “怪只怪你自己蠢,只怪你自己蠢。”

  “你到底怎么了!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或者送你回家。”

  “快跑,快,跑。”陈昂把芯片和卸下来的手塞给她,“立刻跑,不要回头,有人追上你,就把这手臂给他看,告诉他你也是我们‘谱艾人’。芯片随时带着就好。”

  陈昂说完,他的身后就冲出来一群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田曦曦从他们的着装上判断这些人正是在培训班上课的学生和老师。倒在地上的陈昂死死的抱住为首的“大波马”的腿,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没完成任务”的话。然而大波马根本没有心思听他说话,他抬起手,指了指田曦曦,未等他说话,身后的那群人已经如黄蜂般冲了出去。

  田曦曦一路狂奔,她想到陈昂散架时对她说的那句“谢谢”;她想到陈昂非常阔绰地送了她一张卡;又想到陈昂竟然可以阔绰到把自己的生命都送给了她。

  “从来没有人保护过我。”陈昂在他被田曦曦保护在身下的时候说了这句话。

  “果然是没人关心过的人。”陈昂说这句话的时候田曦曦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悲伤。

  原来你也没有人关心过啊,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呢。她强忍着泪水,在小巷中穿来穿去。

  为什么作为自己的父母都没有像一个只认识自己几天的学生一样对自己好?为什么他们可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生不如死?为什么肖慕云连出现都不出现?

  田曦曦像是一个被抛弃的人一样在热闹的大街上逃窜。那群人本来正在按照程序做着各自的事情,突然全都反常起来。由于身上带着陈昂的芯片,她可以听到来自天空中的一句指令——抓捕田曦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