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秋雨剑侠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虚者实之

秋雨剑侠传 1片秋叶 4502 2010.01.08 08:15

  送走众多武林人士,当晚叶晖在庄中柳月阁设下丰盛酒席,招待来自几大派的重要人物。他心里明白这些人才是正角,其他那些不过是些陪衬。因为其中有少林寺的澄正禅师,所以专门叫人准备了最好的素席,此外自然是山珍海味极尽奢华,款待几位绝不能怠慢的客人。

  席中叶晖道:“今天在对付邪教妖人时,在下看到冷贤侄似乎心有不忍。是否觉得我们太过辣手?”

  坐在席末的少年小小闻言赶忙站起身道:“二庄主莫怪,小侄当时只是觉得杀一个小女孩太过残酷,绝无半点对贵庄不敬的意思。还请见谅。”说着拱手致歉。

  叶晖微笑道:“贤侄不必惊慌,老夫没有见怪的意思,只是望你能明白,此邪教无恶不作,今天的小女孩,就是他日杀人的魔头。若因今天的一时手软,致日后更多人命丧其手,岂非因小失大么。”

  小小低头道:“是,小侄明白。”语声平直,显然心中不以为然。旁边的天策将领杨宁道:“二庄主说的有理,我已经说过小小了,相信他会明白的。”叶晖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原来这少年名叫冷小小,乃是天策统领,辅国大将军李承恩的义子。凭借着天策府同少林寺的良好关系,他亦是少林俗家弟子,师承达摩院首座澄正禅师。

  此子眉清目秀,正义凛然,极得李承恩的重视和赏识,因而对他着力培养,武功刀枪,兵法战策无一不教。天策府中所有人都知道,这孩子将来必是李承恩的接班人。别看他小小年纪,已经身集天策少林两派武学,虽然眼下年岁尚小火候未够,但已能看出他日其必是武林中新一辈的佼佼者。

  叶晖也深明其中道理,他清楚这少年虽然此刻无足轻重,但他的后台就是整个天策府。所以今日在问剑台上被他干扰而导致两个小孩逃脱之事,也就不加追究。

  杨宁在旁也暗暗松了口气,暗忖这次自己受李将军之托前来与会,岂料这个大公子也非要跟着来,说是要历练历练江湖经验,推也推不了,当真头疼,结果还差点惹出乱子来。可想归想,杨宁也并无抱怨之情,他明白冷小小是天策未来的领袖,自己要做的就是护他周全,安然回府。

  冷小小极是尊敬师父澄正,今日在问剑台向师父问安后便一直没敢再去打扰,结果在人家执行江湖规矩时自己贸然出言,又犯了个大错,也不知师父会否怪责。他偷偷抬眼望去,却见澄正禅师对着自己微微点头。冷小小大喜,瞧来师父并无怪罪自己,反有嘉许之意。霎时心情大好,开怀大吃起来。

  这时一个名叫叶山的家仆快步走入,在叶晖耳边低语几句,又退了出去。叶晖站起告罪道:“诸位请慢用,在下有些杂务要处理,失陪。”众人都道:“二庄主请便。”

  叶晖走出厅来,问道:“查清了吗?”叶山回道:“回二庄主,打探清楚了。那少年名叫叶随云,是住在庄外西边五里的小正村,家中有个老奶奶,没有其他的亲人。据说现在是给小正村的一家大户人家放牛过日,并非武林中人。”叶晖道:“去他家里,还有那个大户家中,务必要找到他和那小女孩。”叶山领命而去。

  叶晖放下心来,暗思原来是个偶然出现的放牛娃,既然不是武林中人,那就一切好办了。现在线索都断了,想要找回秘笈,看来还需着落在这小子的身上。想及此也不禁奇怪两个小孩能跑去哪里?

  冷小小从茅房解手完返回,心中不断想:“虽然大人们都说的似乎有理,可为何心里还是不好受,杀了那么多人。难道他们当真全都罪有应得吗?”这般想着走过后花园,忽闻身后的假石山发出一声细小的声响。

  冷小小急忙转身,一步跨到假山后,就见两个黑影偷偷摸摸的正准备逃走。冷小小一看多半是小偷,否则何必鬼鬼祟祟。他不及细想,一个直拳打向左边之人,那人反应极快,转身用手挡开了他这一拳。冷小小见这小偷也会武,手下劲力加重,又是一拳击出。那人被这一击打在肩头,只听喀一声,肩膀已经脱臼。那人疼的忍不住叫了一声。右边另一个瘦小的黑影也跟着啊的叫出声。

  冷小小心想原来此人只会几下拳脚,却没什么劲力,我这一下可是出手重了。他喝道:“哪来的小贼,敢偷东西。”跨前一步抓住那人衣襟提了起来。只听那人忍痛道:“你才是小贼。”

  冷小小借着月光一看,大是惊讶,竟然是日间那个救人的少年叶随云。忙松了手,问道:“你怎么在这儿?”另一个瘦小的身影不用问,定是那红衣教的小女孩了。

  叶随云颤抖着声音道:“有什么好问的,连个小女孩都不放过,算什么好汉。”说时肩膀传来一阵阵剧痛,再也说不下去。

  冷小小有些歉疚,道:“别担心,我不会把你们交给二庄主的。”顿了一顿,又道:“别动,我帮你把脱臼的地方接好。”

  要知道许多习武之人在学武伊始,首先便要从人体的骨骼穴位学起,算是基本功。此为更好发挥武功招式的潜能,明白与人对战时该如何寻得对手弱点。更何况冷小小武功出自少林,天策两派正统武学,认骨之类自是不在话下。

  叶随云本来满腔恼怒担忧,但见这个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脸上全是歉疚之意,并无幸灾乐祸,心中不满也就消了大半。加上自己此刻肩膀已疼痛难忍,也就没说什么。

  冷小小右手按住他肩头,左手一提一送,将脱臼部位接了回去。叶随云咬着牙一声不吭,接好后已是满头大汗。

  冷小小道:“你这手臂不要使力,休息两日便好。”抬头看到叶随云背后的小女孩,虽然没有说话,但眼里满是感激之意。他笑问道:“你们好大胆子,还敢回到这里。可知叶家人到处在找你们?”

  叶随云神情有些得意,道:“我奶奶说过,危险之地往往也是安全的地方。对我们来说,只怕没什么地方比这儿更危险了吧。好在我早知这大庄园中有一处破洞。白天我二人刚一逃出去,就转弯从破洞钻了回来,听到那群笨蛋还在外面呼天喊地,哈哈。。。”

  冷小小暗想:“置之死地而后生,这道理义父教我兵法时也说过,算不得什么,不过他能在极度危急时做出如此选择,除了脑筋灵活外还真要有些胆量。道理很多人都懂,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人。”这般想,不禁对眼前少年更增好感。见他此时还能笑出来,也想不通他是哪里来的好心情,心想只怕此人天生就是个乐天的性子。

  却见叶随云笑过后,又露出悻悻之色道:“不过我看那破洞八成是个狗洞。”冷小小心中好笑,深以为然道:“只怕你说的不错。”

  叶随云道:“我堂堂男子汉,钻狗洞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今后也没脸和别人说。”

  冷小小闻言却不取笑,正色道:“哪里话?你全是为了保护这小妹妹。正如我义父曾经所说,那是极难得的侠义之举,何必难过。”

  叶随云无奈笑道:“会钻狗洞有什么了不起,碰见你这样的武功还不是犹如傻瓜一般,一下就被人打断了骨头。”少年人好胜心,叶随云虽心思豁达,但被冷小小两招打败,不免心中甚是郁闷。他虽非狭隘之人,当看到冷小小这般英气勃勃的同龄少年,心中不免有些失落,还有些羡慕。

  冷小小道:“武功好坏可以练,但侠义心肠确是天生的。若你想学,以后待我禀明师父后,再转教给你。”说到这他顿了一下,问道:“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我老是这么你你的,太不方便。”

  叶随云心想男子汉打不过便打不过,又何必求人家教我。回道:“我叫叶随云,她是。。。”手指小女孩停住,突然想到自己也不知道她叫什么。那小姑娘怯生生道:“谷灵灵,教中姐姐们都叫我灵灵。”

  冷小小点头,也自报了姓名,最后道:“此处不是久留之地,你们还是找机会离开吧。”

  叶随云道:“你说的不错,我们本是打算离开的,可这个小妹妹。。。。灵灵说她肚子饿,我适才本想去厨房偷些吃的来,却被你给发现了。”冷小小这才恍然,他让二人等候在此,自己则朝厨房而去。

  谷灵灵问道:“随云哥哥,你还疼不疼?”

  叶随云满不在乎道:“当然不疼,这不算什么。”说着用手一拍自己伤肩,却不料这一下只觉钻心疼痛。为了不失大哥哥的威风,他将头转向一边,险些流出眼泪来。

  不一会儿,冷小小拎着一袋点心跑回来,道:“快拿着,别让人发现了,你们这就走吧。”叶随云接过纸袋,心头感动,也不知该说什么,只道声:“多谢。”领着谷灵灵自狗洞钻出,消失在夜色之中。

  冷小小看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心里默默道:“叶随云,好样的,咱们后会有期。”忽的想起自己离席已然很长时间,忙快步跑回。杨宁问起为何去了这么久,冷小小只道自己肚子不大舒服,这才多耽了时候。

  另一边两个孩子趁夜色走了数里路,来到一个小山洞前。叶随云寻思到处都是追捕之人,自己可暂时不能回家,还是先在这山洞里躲一躲。山洞极为隐蔽,是叶随云放牛时无意中发现的,往后就当成他自己的小乐园,时不时来休息玩耍。里面铺着干草堆成的床铺,还有些自己做的小玩意。

  二人把点心拿出来分吃。藏剑山庄富甲一方,厨房所作的点心更是江南一绝,两个小孩早已饥肠辘辘,自然吃的津津有味。

  谷灵灵边吃问道:“随云哥哥,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叶随云心想不错,可他又哪知道古灵灵家在何处,问道:“你家住在哪儿,远不远?我送你回去。”

  谷灵灵摇头道:“我是跟着教中的姐姐们来到这的,本来爹爹是绝不同意,我就自己偷溜了出来。半道上被姐姐们发现了,可已经离家太远,她们就一直带着我。”停了停又说道:“本以为办完事姐姐们就会带我回家,可她们现在全死了。”说到这儿谷灵灵忍不住掉下眼泪,呜呜的哭了起来。叶随云也不禁黯然,不知该说什么话安慰她。

  谷灵灵哭了一阵,擦擦眼泪,又道:“不回去也没关系,我不喜欢爹爹做的事情。随云哥哥,和你在一起很有意思。灵灵觉得很安全。嘿嘿。”小姑娘说着傻傻乐了起来。叶随云哑然,心想何来安全,二人两条小命今天差点一起丢了。

  谷灵灵突然想起了什么,在裤腿上一阵摸索,从暗兜夹层中拿出一物,道:“这个送给你。”叶随云接过一看,是一本纸页旧黄的书册,尺寸比普通书小了一圈,难怪能藏在谷灵灵的裤腿中。只见正面封皮上写着‘秋雨诀’三个字。

  今日在问剑台上,叶晖述说此书时,叶随云恰好不在场,所以并未听到这书的来历,此时自然不知道这是何物。而谷灵灵是个比叶随云还小的孩子,加上当时满心的惊慌害怕,对于人们所言更是充耳不闻,啥都没听进去,也就更说不清其中所以。

  叶随云问道:“这是什么?”

  “不知道。”谷灵灵摇头道:“那天我硬是要跟着姐姐们去抢这书,结果被发现了。在他们打架时,银丝姐姐就把它藏进了我裤脚的暗袋中,后来一直没被发现。但是我想既然银丝姐姐这么着紧,它应该是个重要的东西。”

  叶随云问道:“银丝姐姐是谁?”

  谷灵灵道:“就是今天叫我们快跑的那个人呀。”说着不禁默然,想起银丝为救自己而死,甚是伤心。

  谷灵灵自不知此书的贵重,只是出于小孩子喜欢玩伴的微妙感情,又想叶随云这个大哥哥保护了自己,所以就把身上唯一的东西拿来作为礼物送给了叶随云。

  而叶晖当日将红衣教徒全部捉拿后,全没想到如此重要之物会交给一个孩子保管,所谓虚者实之,全都搜了就是没搜谷灵灵。他本以为自己的传家宝最终是被逃脱的几人带走了,却万没想到,秋雨诀始终就在自己眼皮底下的这个孩子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