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秋雨剑侠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无盐之战(二)

秋雨剑侠传 1片秋叶 5347 2013.06.27 18:52

    穿过前寨的空地,地势上倾成坡,又跑几步,再过一道门,忽闻前方金钲嘈杂,百十人鏖战正酣,局势混乱。彼处虽沸反盈天,却压不住间中夹杂的一股嗤嗤声,听来就像气流急速射出,叶随云心知异声乃剑气破空所发,心下不由好奇,是谁有如此功力。凝神细看,场中最前所战一人正是纯阳弟子雁无忧。只见他身形矫越,剑势如虹,招式开阖宽阔,带出道道剑影,确是名门风范,此刻他以一敌二兀自占据上风。随他一道的十几个纯阳弟子,也都挥剑对敌,激战一处。

  叶随云稍一细观此刻形式,雁无忧的两个对手虽强一些,但其应是状况无虞,算上他在内,纯阳派共一十七人,对方则多达四十余人,因而其他弟子都是以多打少,频频遇险。

  看清局面后,叶随云纵身冲向一个形势最危的纯阳弟子,与之对战的水贼显然武功不差,感到有人接近,回身一刀砍去,却不料刀身被来人以指捏住,犹如千钧压顶般,无论如何抽不回来,他心下慌乱,正要撒手,忽觉胸口一闷,昏死过去。那纯阳弟子眼见机会,顺势一剑刺出,叶随云连忙将失觉水贼向后一扯,躲开这剑,道:“快去帮其他师兄弟。”那弟子一愣,点点头,转身而去。叶随云心想:“少杀一个算一个吧。”这般想着又连点带打制服了十几人,形式稍缓。

  叶随云一心二用,虽不停对付盐湖群匪,却一直关注着雁无忧那边。这就好像一个喜欢书画之人若见到其他人在泼墨挥毫,忍不住便要停下欣赏,又像好棋之人如闻旁人对弈,不禁是要驻足观赏的。同理叶随云在武学一道可算极有天赋,自习得秋雨诀后,对各式武功的独到之处兴趣大增,无奈在江湖中混迹时日尚短,而且总有其他事情应接不暇,因此少有机会接触各门各派的武学技艺。此刻乍见雁无忧的剑法招式,难免见猎心喜,多看几眼,虽说他知此举有些犯忌,但好在自己非是要偷学,雁无忧又是朋友,想来无妨。

  略微观察,叶随云发觉雁无忧内功虽不弱,却未必便到了能将剑芒逼出剑尖的地步,之所以让人感觉剑气纵横,实乃剑招运用所致,似乎他的内力并不是由攻势吐出,也非以内力控剑,而是将真力注入剑中,再以剑身为心慢慢扩散,形成一个看不见的气场,配合矫若游龙的剑招,从而产生极强的剑气,换句话说,此时雁无忧自身所持内力恐怕不足一二,全都聚集在手中宝剑上。

  叶随云不禁佩服,心想此种运气之法无形中让剑势提升了何止一倍,就算自己和雁无忧对上,也很难避免被其剑气所制,不由窃思,天下武学罗千累万,恒河沙数,自己还未见识过的不知有多少。

  此时雁无忧攻势不停,大喝道:“尔等受死?”敌方二人早已左支右拙,节节后退,气喘吁吁,眼瞅就要被一剑刺穿。叶随云这才注意瞧去,等看清后大惊连喊:“自己人,自己人,快停手。”原来那被剑气裹在当中的其中一人竟是罗翼。

  雁无忧闻言硬生生停住了刺出的一剑,旋即后跃,转身看到叶随云,先是一喜,后奇道:“叶兄弟,你说谁是自己人?”

  叶随云上前扶起方坐在地,汗流浃背的罗翼,对雁无忧苦笑道:“这罗大哥是朋友,多亏他帮助,我才能潜入无盐岛探知消息的。你可险些伤了朋友。”

  雁无忧一拍头顶,哎呦一声,拱手道:“好汉,这可真是对不住了。你们为何不早说。”

  罗翼看了看另一个濒临崩溃之人,两人衣袍都以成了碎布条,只是还没脱落,挂在身上而已,喘气道:“这是俺的帮手吴林原兄弟,俺俩一直想喊你停手,可这位大侠武功太可怕了,就像阵阵冷风直往嘴里灌,连喊个饶命都不行,这一身衣服快被你刺成丐帮的了,刚才俺俩差点就要哭出来。”一番风趣的话把叶随云和雁无忧说的乐出来。此时其他弟子也已控制了场中局势,只剩十余名水贼还在支撑。

  笑过后雁无忧道:“我率众师弟随坊主一路攻到这里,坊主说我们不可一并入内,对方人多,我等定要将战线拉长,拖住外面的贼寇,否则怕被包围在里面,她现已带领众弟子攻进了主寨。”

  叶随云还未说话,忽听风声急劲,一挂暗器射来,目标直指罗翼后心。叶随云此时距罗翼尚有数步,相救不及,好在雁无忧站在侧面,也听到暗器声,此刻他剑以回鞘,来不及拔出击打,又不敢伸手去接,这也是江湖经验,如上面喂了毒药,用手便中了圈套。只得猛将罗翼一推,罗翼一声闷哼,还是被射中了左臂,鲜血直流,幸好避开了要害。叶随云急忙上前查看,刺中罗翼左臂的乃是一柄飞刀。罗翼忍痛将刀拔出,扔在地上,朝着远处道:“二当家手狠呀,兄弟佩服。”

  一人自黑暗中走出,道:“妈个巴子的狗叛徒,竟躲得过老子这一刀。”说话人膀大腰圆,满脸横肉,颌下一把黑胡子,脑袋剃得精光,更显凶相,正是无盐岛二当家常万山。他身后又跟着几十号贼兵冲杀出来,刚缓口气的纯阳众弟子忙又挺剑接战,形式再度逆转。雁无忧抽出兵刃道:“擒贼擒王,先取贼首。”叶随云刚检视罗翼伤口,并无中毒迹象,放下心来,闻言一把抓住雁无忧道:“我来对付他。”他想常万山就是强抢春眉和喜儿的寇首,作恶多端,血债累累,自己今日要亲手除害。

  常万山狠狠道:“不管你们这帮狗杂碎是从哪儿钻出来的,敢上无盐岛,一个都别想走。”说罢双手一甩,又是两柄飞刀射出。这回叶随云有了准备,看得分明,两手轻挥,用的是小降龙手,啪啪两下飞刀落地。不料眼前白光闪动,又是两刀飞来,这后两把刀破空之声较小,被头两柄的声音盖过,以致叶随云竟没反应过来,慌忙中使劲一让,勉强躲过了右边一把,左边飞刀却直插面门,雁无忧和罗翼齐声惊呼:“小心。”叶随云急中生智,丹田聚气而上,对着面前猛吹一口气,飞刀来势一缓,叶随云趁机张嘴,咯一下,竟然咬住了飞刀。这一下险过剃头,叶随云也暗喊侥幸,幸好这恶人没在暗器上涂毒。想不到这常万山外貌凶恶粗犷,竟是个飞刀高手。自己太过轻敌,险些中招。

  常万山见自己万无一失的绝技竟丝毫未伤到对方,怒上心头,喊了声:“他妈的。你是什么人?”提起身旁铁锤,合身而上,朝着叶随云直砸下去。气势虽足,可到了近身战,常万山又哪里是叶随云的对手,三招一过,常万山已是相形见拙,但觉一股股戕风刮过,呼吸不畅,拼力后退一步,将大锤挥出,叶随云正要上前,惊觉大锤已飞到脸跟前,又吓一跳,没想到对方竟会甩脱兵器,连忙侧身闪避,又是手忙脚乱。

  逼开叶随云后,铁锤竟又回到了常万山手中,原来锤柄中间有铁链相连,甩出后可再收回。叶随云连续两次险被对方阴招得逞,喝道:“好个恶贼,只会这些吗?”探手朝大锤抓去,定要将之夺下。

  常万山虽然无能,毕竟混迹江湖多年,此时也早看出眼前的人不是什么‘狗杂碎’,武功之高,恐怕就算大当家来也不是对手。这念头一过,心下已怯了,没几下锤柄就被抓个正着,叶随云使力一扯,常万山不愿放手,竟被拽飞出去,狠狠摔在地上,吃了一嘴的泥土。这恶人满脸痛苦,大咳几下,吐出口中泥沙,突然嘶喊道:“你们还不动手,要等到什么时候?”

  只见几具先前躺地不动的尸体突然跃起,手中寒光闪动,反拿利刃,同时刺出,几名战斗中的纯阳弟子猝不及防,霎时就有五人被偷袭刺倒,叶随云身后竟也有一人偷袭,但他并没愣神儿,皆因常万山甫一喊叫,便立时感到杀气,能及时躲开背后暗招。那人见出师无功便要即刻退走,叶随云哪容他离开,一股掌力拍出,那人竟是后退不得,紧接着胸口一麻,已被点了穴,再难动弹。

  雁无忧怒喝一声,抽剑在手,猛攻过去。那几个突袭之人甚是狡猾,竟不应战,而是全都转攻叶随云,其中二人的目标却是刚被点住之人。叶随云马上明白他们这是要救同伴。更叫他吃惊的是,这一瞬间攻来的五人持刃分指自己的面门,双肩和双腿,方位和时机极其精准,恰到好处,将自己可能发招的空挡全部封死,手脚俱锁,无法可施,不得不退。但这一退就等于将刚刚制住的人拱手相让,可见他们的配合是长久磨练而成,此一攻并非取人性命,主旨乃是救人。这些神秘的偷袭者也感到对手非同小可,因此均精神高度集中,全力一击,定要将此人逼退。雁无忧也看出危险,脱口喊道:“叶兄弟,快退。”

  好个叶随云,面对这以己为心的雷霆一击,毫无惧色。只见他右腿微曲,单足撑地为轴,双掌一高一低,上下变换不停,鼓足力道,身体旋转,眨眼间打出十几掌,威不可当,掌影四面八方扩散而出,正是他此前从未使过的降龙第四式‘碧浪翻波’。只听轰轰声响处,对方七人同时受伤,组成的精密突袭阵势霎时崩溃,纷纷弹飞开去。

  罗翼,常万山,吴林原以及一旁刚刚还在拼杀的众人也都停了手,看的目瞪口呆,哪见过这等神威。雁无忧已大声喝彩:“哈哈,好一个降龙掌,当真刚猛无双。”毕竟是名门弟子,眼界自是不同。

  几个神秘人身一沾地,又立即站起,依旧无人出声,但他们看向叶随云的眼神中带着更深的警惕,还有一丝恐惧。有人呼吸开始沉重,想来已经受伤。叶随云渊渟岳峙,呼吸间调适内息,眼前这几人虽被自己震慑不小,但观其位置又隐然已成包围之势,心中不禁诧异:“这几人虽败不乱,却不知是什么人,看他们的身手绝不是寻常水贼。”

  就在此双方僵持一刻,猛听到前寨处忽地杀声震天,顿时吸引了众人目光,只见前寨火光大亮,兵器撞击声越来越响,好似突然多了成百上千人。众人疑惑的当,自低泊奔来一人,语声惶急,手指后方,边跑边喊道:“二当家,二当家,官军,大队的官军。”

  常万山闻言大喜,一跃站起,目露狰狞对叶随云等人道:“哈哈,老子的帮手到了,你们和七秀臭娘们一起死吧。神策扬子营三千人马,将你们这帮死种踏成肉泥不费吹灰之力。”正说的高兴,那报信之人已跑到跟前,声音颤抖道:“二当家,好像。。好像。不是我们的人。”

  常万山一瞪眼,道:“你说什么?”那人结巴道:“前寨弟兄们刚才正和敌人打得急,冷不防一大批官军从东面攻出,各个身披铁甲,手持长枪,只杀我们的人,弟兄们就快顶不住了,恐怕他们马上就要攻过来了。”话声刚落,喊杀声已到身后,可见来兵之势猛如狂潮,守卫前寨的无盐寨众恐怕已被扫荡殆尽,这里的一票贼兵也顾不得许多,纷纷扔掉兵刃,抱头鼠窜。

  叶随云见状,对雁无忧振奋道:“无忧,是右龙武大军,便是我昨日找到的援兵。”雁无忧大喜道:“哈哈,刚才被这家伙一说,我都准备拼命了。”

  叶随云再一转头,赫然发现常万山以及围攻自己的几个神秘人已不见了踪影,只剩下被点倒的一人躺在地上。雁无忧狠狠道:“这帮贼厮,跑得到快。”越说越气,抓起地上的人,提剑怒道:“你们是什么人?不说要你的命。”叶随云见状正想劝说,却听雁无忧咦的一声,道:“他死了!”叶随云吃了一惊,眼见那人软软的被雁无忧提着,确已没有了气息,奇道:“我封的是他云阳,中府两穴,何以会死的?”

  雁无忧摇摇头道:“不是你,他是自己服毒死的,你看。”说着将那人仰面放在光亮处,只见面色青黑,嘴角出血,的确像中毒。雁无忧沉声道:“这些家伙行动又准又狠,被俘便自杀,太可怕了。”叶随云知他因损失了众多师弟,心中愤恨,连忙扯开话头问道:“可见到了萧凝儿姑娘?”雁无忧摇头道:“适才战况危急,我没注意,想是和叶坊主在一起。”罗翼插口道:“叶兄弟问的可是前夜那闯寨的姑娘?”叶随云道:“就是她。”罗翼道:“刚才俺撞见她正和一大群七秀的女娃子冲进主寨,她认出了俺,非要去仓房取回上次被收缴的兵刃。”叶随云想起前晚萧凝儿被自己用计制服后,所使的双手剑即被水贼缴去,一直未能拿回。

  只听罗翼继续道:“取回兵器,刚一出仓房,便瞧见一个胖大和尚,这姑娘二话不说,拔剑就动手,两人打的那个眼花缭乱呀。你还别说,那和尚还真厉害,萧姑娘剑法虽快,却总是刺不中他,也不知有甚大仇?”叶随云焦急起来,听罗翼的话,此人八成是陈和尚,忙问道:“然后呢?”罗翼道:“然后两人上蹿下跳的就没影了。不信你问吴兄弟。”一旁的吴林原连忙点头,道:“罗大哥说的不错,那人便是十大恶人中的陈和尚。”叶随云心想果然不错,问道:“这位吴兄也是无盐寨人?”罗翼抢过话道:“吴兄弟人不坏,俺在这无盐岛就和他聊得来。”吴林原笑了笑没再搭话。

  叶随云心中一股怪异的感觉,但却说不上哪里不对,总觉这吴林原一个普通的水寨小卒,说话语气却高深莫测,很不协调。此刻也顾不上许多,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他心知萧凝儿武功虽强,却还非陈和尚之敌。自己须得马上追上他们,免生意外。

  这时大队人马自前寨杀到,何全贵和王维林也都来到此处,旁边还有一人,身穿武将服色,身材细瘦,斜眼跛足,相貌很是丑陋。何全贵道:“帮主,这位便是右龙武卫封常清大将军。与我们等已将前寨贼寇清剿干净。”王维林抹了脸上的汗水道:“多亏封将军及时赶到,否则我们真要撑不住了。”叶随云大喜,行礼道:“封将军,我真怕你们不来。”

  封常清哈哈笑道:“为民除害何乐不为呀,况且是司空那家伙来找我,本将自当竭力而为。只是收到消息已是日落时分,连忙整军赶来,却仍是稍晚一步。”语态豪迈,让叶随云不禁大有好感,心想:“人不可貌相,这人虽外貌不好,但豪气干云,朋友一句话便倾力相帮,委实可佩。”又说道:“不晚不晚,司空前辈在何处?”一句话把三人全问住了,半饷封常清道:“刚才还在这里,却不知一转眼去了哪儿?”

  众人当即决定由封常清带领部下随同何全贵,王维林等攻入主寨同叶芷青汇合,而叶随云和雁无忧去寻找萧凝儿。

  领走前,叶随云对罗翼道:“罗大哥,小弟求你一事。”罗翼此时已用碎布裹好手臂,拍了拍胸脯道:“你说吧,俺给你拼命。”叶随云笑道:“不用拼命,请你快去前日囚我的木牢,将被关在里面的人都放出来。我答应过定要救她们的。”罗翼一伸大拇指道:“叶兄弟是个好汉子,这时候还惦着救人的事,放心吧,俺这就去。”叶随云嘱咐完便随雁无忧一道,按罗翼指点的方向追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