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花谢时谈恋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无奈

花谢时谈恋爱 参天云鹤 2449 2018.10.17 10:58

  听见曹小伶表了这个态,魏尔泰赶紧把手上的衣服还过去。

  曹小伶可是不高兴了,问:“赵小龙,你什么意思?”

  魏尔泰可是惊了一下。曹小伶这个时候的问话,整个人的状态有些不对。这样子,接下来,会不会发飙。脑子不正常的人,发飙的样子,应该很可怕吧。

  有个女生到了曹小伶身边,低声说什么。

  有个男生过来,身子贴近魏尔泰,悄声的,“我先不管你真名叫什么。现在,是伸出援助之手的时候。曹小伶的状态不太好。你一定要冷静,只记住两个字,安抚。”

  魏尔泰可是心中叫苦。我从认识这个女生的那一刻起,就在安抚。我可是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做的。可是,眼下这样的节奏,我有可能就此陷进去。如果继续这样的安抚,我会越陷越深。

  也确实,情感这个事,就是千年积淀下来的沼泽地,少有人能够自拔的。

  这个志愿者可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继续劝魏尔泰,“你就做出点牺牲,不会丢失什么的。如果,你不做出一点牺牲,曹小伶的病情就有可能加重。”

  魏尔泰真想问这个志愿者,我上辈子欠曹小伶的吗?

  可是,这话,想可以想一想,却不能说。人家也是好心。如果不是好心,也不会浪费自己的娱乐时间,到这里来安抚一个非亲非故的女生。

  “好吧。”魏尔泰无奈的说了这两个字后,伴着一声叹息。这人生,有的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啊。

  可在答应出“好吧”两个字后,魏尔泰后悔这个答应早了,或者说不应该。他开始怀疑这个组织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如果曹小伶是角色A,他魏尔泰是角色B,以牺牲B的利益去成全A,这有意义吗?到头来,B这个角色是不是又要人来安抚?

  很显然,现在和这帮人讨论这个问题,肯定没多大用处。他们已经是这个思路,就不是外人一句话两句话可以说动,重新调整思路。

  还是赶紧先脱身吧。至于今后,回去后,再从长考虑吧。

  魏尔泰走过去两步,对曹小伶说:“我原本以为,到这里来,说几句话,就走的。”

  “你想现在就走吗?这里要吃饭喝酒的。”曹小伶可是脸上生出不乐意。

  魏尔泰只能撒谎,“我一直请不动假的。这个,你可以去向我父母证实。今天,是我第一次请动假。领导还规定了回去的时间。”

  曹小伶有些不相信的,问:“你们什么单位,晚上出来,还要请假?”

  这确实是一个不太好回答的问题。不要说曹小伶,就是魏尔泰的父母那,都不好解释、解释过的,就是解释不清楚。

  “是这样的。我们单位很一般,就是要我赶紧在晚上拿出一个策划案,明天上班就要的。为了你的事,我可是费了好多口舌,才请到假的。我向领导保证,到这边来说几句话,就赶回去。”

  曹小伶就用了审视的目光,看了魏尔泰。她没有看出破绽。她以为破绽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魏尔泰赶紧再加码,说:“领导可是说了。明天一早,拿不出方案,就要我直接卷铺盖,走人。现在,你也知道的,找一份工作,很难的。我现在的这份工作,可是求爹爹拜奶奶,才弄到的。”

  曹小伶听魏尔泰这样说,就有了些同情心。她嘟了嘴,有些为魏尔泰不能参加接下来的聚会遗憾。可是,魏尔泰说的情况,也是必须面对的。

  “那就好吧。下一回,这样的聚会,你一定不能再离开了。”

  “下一回,你提前把事情说明白,我做好请长假的准备。”

  曹小伶误解了,说:“只是聚会,不用很长的假。”

  “哦。我说的长假,就是指一个晚上。”

  啊?曹小伶可是嘴巴张开。这可是头一回听说,长假指的是一个晚上。

  有了魏尔泰的这个特殊情况,加上大家的劝导,曹小伶恩准了魏尔泰现在可以离开。只是,魏尔泰提来的这套衣服,怎么提来的,还得怎么再提回去。

  算是暂时逃脱了。魏尔泰多出许多无奈的感叹。

  这一夜,魏尔泰没有睡好。他反省自己,走上社会,运气不是好,而是背。虽然,从表面上看,有点类似于走了桃花运。但这些桃花,怎么都带着刺似的。

  翌日。

  明珠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进了助理室,问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处理干净了吗?”这是上班时间,明珠在第一时间就进入了总经理的角色。尽管魏尔泰是处理私事,明珠的口气,可是公事公办。

  魏尔泰的心里,郁闷着呢。偏偏的,明珠用的词不当。什么叫处理干净?那套衣服是新的,脏吗?魏尔泰也只能是糊涂的事情糊涂来想了。

  明珠问:“魏尔泰。你回答我的话。”

  “哦。”

  “处理干净了吗?”明珠似乎很在意这个。

  魏尔泰心中可是叫苦不迭了。要是,明珠知道他和曹小伶的关系没有处理干净,会不会打人啊?因为,明珠说到这事时,心中有气,脸色很不好看。

  不过,美人的脸色不好看,也是一景,让人看了,心中不那么憋气。

  也不错哦。这样可以打发掉一部分时间。

  “可以实话实说吗?”魏尔泰必须要问。

  明珠瞪眼,说:“你这,不是废话吗?”

  魏尔泰说:“明总。我想先知道你的一个态度。假如。我说假如啊。这个事,处理干净了,你会一个什么样的态度。这个事,没有处理干净,你会一个什么样态度?”

  明珠有些生气,说:“你哪来这么多的废话。”

  也就是刚才思想斗争的那一刻,魏尔泰突然有感觉,没必要太在乎明珠的感觉。在她手下做事,太累人。累体力,累心力,还时时刻刻有被压迫感。假如,就这样随意一些,会不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不就是赠送一套房子,你拿回去好了。

  有了这样的一个心态,魏尔泰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就这样子了,明珠看不顺眼,主动来解除合同,一比一赔付的事情,也就不用了。

  “事情是这样的。”魏尔泰就如实的把昨天晚上去见曹小伶的情况,如实的说了。

  听了魏尔泰的叙述后,好几次,明珠想打断眼前这个优秀人才的表述。可她最终还是忍住了。当魏尔泰说完了,她才做出一个深呼吸。

  魏尔泰说完了,有了浑身轻松的感觉。看见明珠做了深呼吸,魏尔泰竟然有一种打了人一巴掌的爽快。豁出去的感觉,真好。

  明珠说:“我怎么感觉,那个叫曹小伶的,脑子有些不正常吧。”

  “我也是这样感觉的。我在公交车上遇见的那一刻,就有了这个感觉。”

  “要是这样的话。也不错。”明珠违心的说了后,居然有了一笑。

  魏尔泰可是晕了。什么话?

  明珠说:“你这样的人啊,活该有这样的遭遇。”

  “为什么呀?”魏尔泰可是不明白了。

  明珠说:“有一个人替代我,也挺好的。”

  魏尔泰还想探究一个为什么。没机会了。明珠起身,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因为,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有人到了总经理室的门口站着。这在助理室里可以看见的。

  看着明珠离开,魏尔泰有好一会的懵。他没有弄懂明珠说这话的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