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木木临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20.10.18

木木临夕 无证挖坑员 2022 2020.10.18 11:19

  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憾,明明是快要结束的时代,却总想着停留在这曾经想要快点结束的时代。

  左手天才,右手疯子,天才和疯子之间只有一线之隔。记得有句电影台词说得好,我是精神有问题,但我不是傻。

  问题儿童有时是让人又恨又爱的存在,比如现在,我就成了一名标准的问题儿童。在那个不大不小,奇奇怪怪的校园。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还有一个师兄,一个师姐,一个师妹。多好的设定,连大腿和道侣都给我找好了。当然最大最大的大腿还得说说是师傅,额,是不是叫老师舒服一点儿?

  整个学校只有我们四个在一起打的火热,在别人眼中我们四个是另类,但在我们四个眼中,他们才是另类。

  老师就是老师,总是从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作为切入点。比如在让我们和其他同学搭话的这方面。

  她让我们碰到别的同学就要告诉他们,她是我们的老师。

  师傅,我严重怀疑你在用我们四个宣传你自己。

  我们想着,反正这么大的校园,师傅不一定总是跟在我们的后面。所以我们肯定是没有按照要求去做的。

  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在经过第n个沉默的时候,我们的耳边传来了炸裂的声音。

  老娘当你们的老师让你们很丢脸吗?!

  二话不说,跑!

  我们很有经验,分开跑。

  虽然每次都难逃被一锅端的命运,但是至少每次的时间都在加长。

  不过这次跑进了一处意想不到的地方,边角训练场的迷宫。入口处还摆着正在施工的标志牌,这个点当然没有人施工,但是这里确实还没有建造好。无论是考核设施,还是考核中的意外保护措施。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走,我们进去!

  等等,我为什么要说我们?甩了甩左手,发现有个重物挂在上面。

  小师妹,说好的分开跑呢?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这迷宫看起来很好走嘛,一抬脚,嘭。

  下蹲猫腰,躲过了一劫。话说这么危险的地方,那些工人师傅是怎么工作的?

  身后的小师妹,夸了一句师兄好厉害之后,就跑到了我的前面。

  看样子,她不太厉害。直接掉进了一条裂缝里,我摇了摇头准备上前把她拉出来。结果那条裂缝变得越来越宽,下面还有翻滚着热浪的岩浆。

  靠,这考核场地也太扯了吧!

  人总是要救的,我左右看看没有什么趁手的家伙。小师妹冲着我笑了笑,说不用管她。

  下次不想让老子管就死远一点!

  顶着热浪匍匐前进,前进一步被吹退半步。越靠近脸上的灼热感越强烈,终于最后把人给拽了上来。

  后来想想不对啊,我一开始离那么远都受不了,她身处裂缝怎么没事?

  果然结局是没有改变的,我们整整齐齐的被抓了回去。

  出现在了宿舍里,厕所,大师兄觉得没劲,竟然要招呼我下象棋。两个蹲坑的人,对着在棋盘上下象棋。

  眼看要输了,我立马提起裤子走人。回到宿舍的时候,你能想到吗?我们四个问题儿童混住。不过我的床板上竟然摆满了杂物,没有办法,在墙边支起了折叠床。

  还没有开始我的混住生涯,我就出现在了昏暗的监狱里。好像是学科里审问课的地方?

  一团强光突然打在我的脸上,我赶紧伸出手挡住,适应了一会后才看清坐在面前的人,是我们的老师。

  刚玩完你追我跑,还没休息就要玩审问吗?我双手撑地想起来,结果发现我下半身被铁链锁住了。要不要这样?

  我一脸不爽的看着对面双手拄着下巴的人。

  为什么作弊?

  哈?

  我问你们为什么作弊?!老师拍案而起。

  被吓了一跳的我,脑袋里也涌入了一些零碎的记忆。不久前的数学考试,大师兄坐着一个好位置,和之前找的人正好在一个考场,然后他们就开始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敲墙,敲桌子,按动自动铅笔……最后大师兄还是没有及格,那个帮他的人也没及格。唉,遇人不淑啊。

  不过我记得这件事在班会的时候不是解决了吗?我还记得当时大师兄潇洒的走到讲台前,平静的说,这件事不怪我,要怪就怪这不友好的数字,符号,还有那个头发稀疏的数学老师!

  阴雨绵绵,这股潮湿感让我很不适,才从阴湿的监狱出来,就站在了下雨的街头,最关键的是我竟然没有伞!

  前面不远处是一家新开的服装店,因为没有戴眼镜,我也没有看清卖的是什么衣服,秉着躲雨的信念我假装要买衣服的样子,走了进去。

  店主是一位美丽的小姐姐,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少,你不冷吗?

  终于离商品近了,我才看清这家服装店卖的是什么。总是就是各种刺激人的服饰,正经的,不正经的……我也终于明白我自己一个人进来的时候,那位小姐姐特意往外看看我的身边有没有人,然后又一脸深意看我的原因了。

  不管外面有没有雨了,走吧,单独和店主在一起就够尴尬的了,要是再进来一个买家,我咋办?

  跑出店门我就冲上了一辆公交车,最后在一个办证的地方停了下来。办公的地方竟然是百年前的老房子,官府,还是大财主的院子?

  我的什么证要过期了,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很快就到我了。

  效率也是够快,说我下午就可以来拿新的证件了。

  走出办证的地方,看着对面的湖水,来的时候好像没有吧?不重要了,穿过马路,站在护栏的旁边,看着远处像蚂蚁一样的渔船,还有左手边好像没有尽头的大桥。

  在视力所及的地方,大桥的另一端就好像是世界的尽头。说实话还是有点心塞的,不过等看向广阔的湖水之后,那种堵塞的感觉消失了。

  尽管知道和世界比起来自己很渺小,但是当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感觉自己就是世界,世界就是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