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意三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李晟的局

我意三国 易飘零 8127 2008.01.27 20:30

    李晟与孙仁的联姻,无疑是四月中国大地上最令人震撼的消息。天下的几大势力都纷纷的猜测李晟和孙仁联姻之后,李晟同孙权之间的关系究竟会变得怎样,到底会对这个天下产生怎样的影响。毕竟对于正因为战斗的力竭处于微妙平衡之中几方势力而言,李晟成为孙权的妹夫,无疑是打破了平衡的一个举动。

  “……这应该是代表了双方的正式联盟吧。用姻亲来缔结联盟,又把事情做得如此轰动。真不知道联盟以后的两方究竟会把自己的目光朝向哪里呢。”那些有智慧的人纷纷猜测着这个问题。他们都不认为因此而成为联盟的两方会把自己手中锋利的剑给停下来。虽说李晟和孙权之间各自都有各自的利益,而且就每个单独的一方来说他们的势力并不是很强,但他们都相信随着两方的结合两边的实力综合起来无疑会高过天下任何一方的。他们都听说了,孙权的妹妹是极得孙权一家人喜爱的,而李晟那边似乎也对这位新到的夫人充满善意。婚礼还没举行,但这进行六仪的排场却是十分浩大,足足两万人的迎亲队伍和挑了几里路长的聘礼注意把天下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从而发出这样或是那样的赞叹。李晟很富有,他的长沙城是天下第一富城,尽管就总体的实力来说他李晟的富裕度绝对比不上拥有了中原的曹操,但是在曹操之后,这李晟绝对算是天下第二富的诸侯了。

  当李晟迎接新娘的队伍进入孙权的大本营柴桑城中,整个柴桑城都轰动了。无数的人,也不管是官员还是百姓,也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震惊的看着这一路长长的队伍。穿在队伍中每个人身上的红色绸袍令他们惊羡,而不再少数展现在外头的聘礼则令看着这一切的人直流口水。李晟为了迎娶孙仁而付出的聘礼可算是极厚了,其种类也是极多,从最一般的金银珠宝到难得一见的海外奇珍,再到足以耀花了人双眼的明锋利兵器,似乎只要是人想到的东西这儿都有。面对如此丰厚的聘礼,尽管吴国太对李晟本人不能亲来柴桑城与自家的女儿成亲多少有些不快,但听着左右之人不断的称赞之语和被派来替李晟迎亲的孔明口中说得那花花的词句,却依旧脸上笑开了花。

  “就这样把女儿嫁过去,应该不会让她吃多少苦吧。”吴国太如此想着,心中稍稍的安定了一些。身为一个君主是多么忙碌,她是知道的。因此她看到李晟摆开的如此高规格,便也和一般人一样认为自己这位并不曾会面的女婿对自家女儿还是非常看重的。

  迎亲的一切事情都在孔明和孙权这边对策共同努力之下进行着。因为不是入赘,迎亲的队伍自然要在将聘礼送达到东吴之后便带着新娘和女方的媒人、尊长,以及陪嫁之物返回长沙了。由于孙权的母亲吴国太年事已高,且又是身份格外尊贵的缘故,故而作为女方的尊长而去长沙的并不是吴国太而是吴国太的亲家乔国老和吴国太的弟弟吴景。

  迎亲的队伍在柴桑城里呆了近一个多月便启程返回了。在柴桑城外的码头上,由长沙水军第二舰队的二十艘弩炮战舰组成护亲船队保护着三十艘迎亲船静静的在江边侯着。尽管女方的亲友对新娘的离去表现的十分不舍,但时候到了,随着战舰上号手的一声罗角长鸣,离去的船队还是缓缓的启程了。他们是带着柴桑人无限的遐想而去的。对于这么一桩婚事,柴桑城的人们在惊叹之余总也希望这故事中的男女主角能有一个不错的结局。

  然而除了李晟这一方的人之外,所有的人都清楚,这故事中的那位男主角,表现得对婚事十分热心的李晟李使君此刻并不在长沙安安心心的做他的新郎,而是在从长沙到柴桑的迎亲船队启程后不久,便悄悄的登上了另一艘战船,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来到了襄阳参加他“叔父”刘备的续弦婚礼。

  因为刘备的妻子甘夫人死了,所以才引发了周瑜的美人计。虽然在李晟潜伏于柴桑的细子热心的干预下,周瑜的美人计被“破坏”了,美人最终是交到了李晟的手中,而刘备也没有被软禁的危险,但作为对这一切并不知晓的刘备在还拥有一个幼子需要照顾的情况下,却也还得听从自己臣下的意见为自己娶上一位新夫人。在没有了孙权之妹情况下,刘备的选择的新夫人却是他新收部将雷绪的女儿,一位只有十六岁的小姑娘。

  和李晟与孙仁的婚姻一般,刘备与这位雷秀的婚姻也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政治婚姻。刘备需要雷家对自己的支持,需要笼络这位背离了曹操带着全族来投靠自己的将军,需要雷家在庐江地区的人脉,所以刘备选择了雷家的大小姐。而雷绪也同样需要这么一件事情来表示自己对刘备的忠诚,他的家族也同样需要刘备的抚照,所以雷绪高高兴兴的把自己的女儿献给了刘备。

  这就是所谓命。出于政治上的需要,家族利益需要,无论是孙仁也好,雷秀也罢,她们的婚姻都是由不得自己作主的,似乎只要有这个需要她们就必须顺从他人的意思嫁给自己从来也没有见过的人。

  和李晟搞得大肆操办相比,刘备的新婚虽然算不上简陋,但也绝对说不得豪华。这也是正常的事情,毕竟刘备怎么也没有李晟那么富有。能做成这么一百多桌的流水席,能展示出这么上百件的礼品,已是刘备的极限了。当然,这其中也有雷家的功劳。因为成了刘备的岳父,在孙权攻下庐江之前便抢先一步就带领了族人投靠刘备的雷绪此刻已经是把自己和自己整个家族的命运全部押在了他的身上。刘备兴,雷家就兴,刘备亡,雷家自然也没有任何生存的希望了。

  作为一方君主,刘备的婚礼自然也有很多人来参加,但因为刘备眼下只具有淮南和除了房陵之外的北部荆州,而荆州的士人又大都跟了李晟,故而在此与孙权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刘备的婚礼居然大都是他手下的将军谋士以及他们的亲属之类的人来参加。虽然依旧是热闹的,却绝对称不上是盛大。毕竟,没有什么重要的人物啊。

  李晟当然不是光明正大的前来了。只是他也没有藏头露尾的,只是隐藏了身份混在前来给刘备道贺的庞统使团之中而已。一个使团那么多人,要藏下李晟怎么一个早已打点了一切家伙却也是十分简单的事情。更何况李晟来此的事庞统也是知道的。

  每个有志于天下的君主对天下都有着自己的布局。各个君主之间的布局不同,高下之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自身未来的发展。

  刘备和孙权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李晟是知道的。他明白刘备和孙权闹翻是迟早的事情,只要刘备还死抓着淮南不放的话。

  既然是这么一种情况,那么自己在刘备和孙权产生的矛盾之间将何去何从呢?孙权在布局上无疑比刘备要高明一些,他懂得在暗中拉拢自己,通过联姻的手段将自己这一方与孙权那一方联合起来。即使自己不真的相助于孙权,也勿要令自己不得为难于他——这便是孙权的手段。

  而这样的手段刘备是用不出来的。即使他有马谡作为他的军师,他也无法将布局做的这么高明。事实上对刘备来说,他取淮南的这一步绝对是错的。原因很简单,他挡住了孙权扩张的道路。在这个乱世上没有不扩张的诸侯,因为不扩张就以为着死亡。但就算是一心想着扩张,也不能随意的乱动。因为一旦选择错了方向,那很有可能产生对自己极为不利的结果。当初,刘备选择曹操作为自己扩张的方向,那绝对是一个错误,因为他刘备并不是曹操的对手。而眼下刘备选择了淮南作为自己扩张的对象,那也是一个错误,因为他挡住了孙权扩张的道路,与孙权产生了冲突,把孙权这么一个盟友逼成了几年之后就会翻脸的敌人。这是战略上的错误,是对刘备来说极为致命的错误。对于刘备来说他北面已经有了曹操这么一个大敌,他是绝对不应该在自己身后,在南边再树立孙权这么一个敌人的。这种两线作战的态势可是兵家的大忌,整个天下即使是最强的曹操也不可能同时承受来自两个方向的打击。

  “唉……看来刘备的灭亡是不可避免的了。除非他肯让出淮南。不过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刘备怎么会在这种情况大好之下让出自己亲手打下的地盘呢。”李晟明白刘备的个性,自然否决这样的可能:“既然刘备的灭亡已是不可救药了。那我现在所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拖延一下时间,让他的灭亡不会在我布局完成之前影响到我。”

  对于李晟来说,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局。

  李晟的局是在原来历史上诸葛亮给刘备定下的三分天下之计的基础上改动而来的。其中与原来的三分之计有着最大不同的就是增加了夺取交州和凉州的必须。在李晟看来夺取交州发展海上贸易是自己富裕的基本,而夺取凉州zhan有凉州的骑兵资源则是自己日后强军的关键。

  在这个时代天下最强的兵,莫过与骑兵了。虽然李晟已经把火yao发展的了出来,并且也在相当的程度上列装了一系列火yao兵器,但在火yao的合成速度没有提高,钢铁的冶炼不能规模化,各种冲压机床没有发明之前,成熟的火枪、大炮是绝对不可能列装的。而没有这些东西的列装,想要以单纯的步兵去对抗骑兵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正如后世所说的一句经典:“对付装甲的也只能是装甲”那样,面对已经有了成规模的曹军骑兵,李晟也必须发展自己的骑兵军团来对付他。毕竟,对付骑兵的也只有骑兵了。

  当然,这些事情到现在为止都还是画在纸上的畅想。对于眼下的李晟来说,他需要的是时间,一段没有可以打扰自己令自己放心西进的时间。是以对于刘备和孙权之间的对你他是赞成的,但他绝对不希望出现孙权把刘备灭掉或又是刘备把孙权吞并的情况。他担心一旦江左一带出现了一个强大的势力,在北进不得的情况下,这个势力必然会把自己的目光投向西面,到时候自己的背后可就遭殃了。

  “必须让刘备和孙权继续并立下去。”这就是李晟对于眼下这个局面的期望。

  于是,他在刘备成亲,自己也等着做新娘的时候来到了襄阳,混杂在贺礼的使团当中,请求与刘备一会。他知道刘备对于其自身目下的情况绝对不是一无所知。因此刘备也是十分期待一个盟友的出现。毕竟,在这样几乎是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刘备自己也是十分难过的。

  与刘备会面的要求很快就被刘备所接受了。因为刘备也感受到了来自于孙权那边的敌意,所以他也期望李晟这边能给他以盟友的帮助。

  “在取得了淮南之后,我方的生存环境反而变得更加恶劣了。孙权似乎很不希望我们能拿到这么一块好地方啊。”成为新郎的刘备虽然穿着新衣,但在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依旧是苦着。这些天来周瑜在巢湖的频频示威之举给他找了很大的麻烦,让远远的躲在襄阳不想和江东继续闹出什么矛盾的刘备头痛不已。

  “因为淮南是孙权视为禁脔的地方啊。他可不允许别人指染他的淮南呢。”李晟慢悠悠的说道。

  “他的淮南?”刘备扬了扬眉头,眼中闪过一丝不可莫名的懊恼。

  “正是如此,孙权对这块地方可是志在必得。所以他才会把他妹妹孙仁嫁给我呢。”李晟说着摸了摸鼻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哦!”李晟这么一说刘备顿时明了过来,他知道李晟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坐在自己面前肯定是并不想如孙权的意:“子旭有何教我?”刘备诚恳的对李晟拱了拱手向他求教道。

  “也说不上是怎么教。对于我来说,吴候那边和叔父这边都是难以割舍的存在。我是不希望你们两边有冲突的。毕竟出现那样的情况最后得利的却是曹操。”李晟半真半假的说道。

  “我也不想和孙权斗啊。如果我的地盘足够的话,那把淮南让给他没什么。但如今新野已成了废墟,襄阳也被掠夺一空,如果没有淮南的话,只怕不到一年我军就要吃西北风去了。”刘备苦着脸诉说着自己为难的地方。这同样也是半真半假的话语。

  “这事情我了解。我也会从中周旋的。但光光靠外人的周旋却是没用,皇叔关键还是要增强自己的实力啊。如皇叔的实力如曹操那般强大,甚至远远的超过他,孙权还敢在在一旁闹这么多名堂吗?要知道,在这个乱世中谁实力大,谁说话的声音也就大。”李晟微笑的劝说着刘备。

  “增强自己的实力,那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刘备叹息着摇头:“如果有时间,那我自然是不怕的了,但眼下却没有时间啊。天晓得孙家什么时候会发动进攻呢。就军力而言我家已是足够,但内政钱粮上的缺少却没有任何办法。子旭你也知道,要把一座城池经营起来,没有数年的功夫那几乎想都不用想了。”

  “正理说是如此,但有的时候也是未必呢。”李晟轻轻的摇了揺头,脸上的表情显得从容而安谧,一抹玩味的笑容从他的嘴角溢出,却是让刘备看得有些奇怪:“我不赞同孙权与皇叔之间的争斗,我也不认为孙权对淮南的要求就是正义的,但因为孙权已经和我形成了表面上的联姻,我不可能在表面上声援皇叔,甚至有可能会发出讨伐皇叔的公告。当然这绝对是表面上的事情,在除了表面以外的东西,请皇叔相信我绝对是站在皇叔你这一边的,除了不可能明着出兵以外,所有的支援都是可以拿出来讨论的。”

  “哦?这可是真的?”刘备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如果子旭真的做到这些的话,那可真是帮的了我的大忙啊。不过,那很可能会得罪你的妻子和妻兄哦。”

  “那也无可奈何嘛。一来,妻子如衣服;二来,在这件事情上孙权也确实站不住一个理字。要知道这淮南郡可是皇叔自己亲自率兵打下来的。那可是因为皇叔麾下勇士们的努力才获得的城池,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呢?”李晟无奈说着,却是在言语之间又捧了刘备一把。

  “那是……那是……!”刘备被挠到了痒处,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关于正事的话题自然就到此打住了。无论是李晟还是刘备都没有细致下去,因为他们都明白接下来细致的东西多了,根本就不是自己这种半调子的人能够处理的。“专业的事情还是让专业的人去做就可以。我们是君主,只要在大局上把关就足够了。”用李晟的话来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李晟在襄阳呆了三天,而他军师庞统则在襄阳呆了近一个月功夫。直到在柴桑的迎亲的船队传来将要启程的消息庞统才因为自家主君的婚礼不能缺少自己这样重臣在场的缘故,从襄阳返回长沙。当然,在那个时候他代表自家主公和刘备暗地里签下的援助条款已经写得差不多了,除了一些小问题之外,大部分的内容都已经确定下来,而剩下的也只需跟庞统一同前去的官员们慢慢敲定就可以了。那些边角的东西,是属于可有可无的,多是一些文书言语组织方面的事情。

  虽说这份条款李晟和刘备都没有打算将之发布,但一向讲究大义的刘备一方却是像签订正式发布的文书一般,一条条的文字都要议论个半天。他们怎么也不愿意让人看出这样的文书说得实际上是李晟如何援助自己的事情。或许这就算得上是所谓的自尊问题吧。这对李晟来说实在是无所谓的很,但对于刘备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现在李晟还有求于刘备,故而在这样的边角事情上,也就由得他去了。

  庞统回来的第六天,李晟与孙仁的婚礼举行了。这是一场盛大的婚礼,由于宾客多达万人,宴席在太守府中根本就排列不下,李晟干脆就把流水席直接搬到了长沙城中的广场上,就这么露天着摆了整整一千桌。这些宾客都是身份各异的,不仅仅有李晟手下,刘备的使者,就连那被认为是应该被人鄙视的商人也堂而皇之的被罗列到了宴请名单之中。这是李晟有意在抬举他们,提高他们的地位。毕竟对于李晟来说,商人无疑是他赖以发展的重要来源之一。在荆南乃至李晟所有的领地之内,商人的发展是有约束的,但因为有了相应的约束,他们才得到了别人稍稍给予尊敬。四民平等是李晟所提倡的,尽管眼下还不能完全做到这一点,但口子已经开了,平商的风气正一点一点的灌输于其中。

  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李晟对于这个礼节并不陌生,但站立在他身边刚刚才同他牵手的孙仁对此却有些紧张。李晟拉着她的手,分明感受到了她手心的含税和那微微颤抖不已的动作。这也难怪,不管她平日里表现得多么刚强多么武勇,但在此时此刻她依旧是一名即将将一生托付给一个从来也没有见过一面之人的女孩子而已。对于未来的未知,不可避免的令她微微的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对于她心中的想法,李晟略有些察觉。他有些怜惜她,便轻轻握紧了她的手,试图将一种安心传达给他。这确实有些效果,她迅速的安定下来,身子也不再颤抖了,任由这李晟迁着她,一一完成了这三拜之礼。

  礼既成,新娘自然被两位仆妇丫鬟送入洞房,而李晟却还没有得到歇息机会。作为新郎,他是必须在这儿给宾客们敬酒的。

  酒过三巡,也相应的敬了好几桌的模样,李晟已是隐隐有些酒意。他知道自己已然撑不下去了,便向司马徽等人告了罪,起身走向新房。

  尽管早就在后世的小说中看过这位孙仁公主的介绍,也在这一世中听说了有关这个孙仁公主的种种,但走到新房所处院落之内以后,面对着那一位位板着娘手持出鞘之刀剑而立的武装侍女,李晟还依旧不能自己感到了一丝胆战心惊。望着那一位位有着姣好面容的少女脸上很轻易表现出来的那种强悍和骄矜,李晟总算明白历史上那位与仁公主成亲的皇叔为什么会在得到美人之后的几个月里就独立的建了一座小城给新婚夫人居住了——因为这些人实在太高傲了,一个个都把眼睛瞧到了头顶上去,即使在自己这位姑爷进来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相应的礼貌,这实在是很的待人见的,更何况她们一副刀枪出鞘、剑拔弩张的模样,让李晟几乎认为自己是到了军营之中。

  这令李晟不满,在李晟看来家本该是温馨的,没有一个人喜欢自己的家里出现这样的情况,尤其还是在这样一个喜庆的日子中。

  面对孙仁的武装女卫,李晟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命人找来这些女卫的头。这也是一个年轻的少女,是孙仁身边的大丫鬟,本来是陪着孙仁在新房之中等待着自己这位姑爷入内的,但在此刻李晟命人召唤之下,她不得不听从李晟的意思来到李晟的面前。当然,这个时候的她对李晟的召唤很是有些不解的,她不清楚李晟找她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能不能把这些人都撤下?”李晟皱着眉头问她。

  “这怎么行?这些可都是伺候公主的婢女啊。”那大丫鬟先是下意识的摇头否认,随即又低下头去,时不时的偷看了李晟一两眼,瞅着李晟那还算是俊朗的脸庞微微有些害羞,心中却又一点一点别样的情怀冒出。作为陪嫁过来的大丫鬟,她知道的某些方面事情略微比自己的主子还多一些。明白就一般的惯例而言,自己是要作为侍妾在以后的某一个时间里被姑爷收入房中。这是她们这些大丫鬟的命,似乎是不能改变的。是以,她们也只能祈祷自己遇上的姑爷不要让自己太讨厌才好——还好,李晟生得至少还过得去。

  “休要人伺候并没有错,但你们也不能持枪佩剑的搞成这么一种样子啊。宅院里的防卫自有我的士兵们负责,就不需要你们这些娇滴滴的女子了。”李晟扬了扬眉头反驳着他们,“我不希望我的新房变得如同军营一般,更不愿意我的家里出现他人的武装。要不你们收了装备还做素衫过来伺候,要不你们就离开这宅院到女营去报道。反正你们看上去也是有不错的武艺,自也可以去当兵。在我这儿女子当兵也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李晟说着言语渐渐变得严肃起来,到了最后竟有些给她们下最后通告的意思。

  “你……”那大丫鬟在孙仁的身边待久了,自然养成了一种高傲的个性,她听见李晟如此说自己,语气又不是那么好,顿时脸冷起来,正待发作,突然又忆起自己面前的人乃是自家小姐的姑爷,当下又是禀然一惊,泄了气下去,一种委屈涌上心头,略有些哽咽的说道:“姑爷,这可是公主的意思。若姑爷想要让我等下去,还待我等请教了公主之后再说。”

  “既如此,你便去通报一声吧。不过还请你们都记得,眼下你们已随仁公主嫁到我家来了,自然需要遵守我家的规矩。若是因为以前的性子使然犯了什么国法家规,可别怪我法理形式。在这荆南地界,天大地大,法理最大,须记得了。”李晟唯恐随孙仁嫁过来的这批人会向历史书上所记载的那般骄横跋扈,不得不严厉的警告他们一番,将事情都说在了前头。

  李晟站在原地那儿等着,不一会便听见新房那边一阵阵细细索索却是那些个令人胆战心惊的武装侍女收了手中刀枪,低头朝自己这儿退来。想是那孙仁已经明白了自己心中的不满,让她们全都退下。

  看着这一幕,李晟高兴起来,脸上扬起了满意笑容。虽然那些退下的侍女中也有些不服气的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投给他一个不服气的挑衅眼神,然而这样的眼神并没有搅乱他的好心情,反而令他更加趾高气昂的走到那新房的门口,一把推开那早已被蓝色的幕布装点成一边蓝色新房之门。

  然而就在他将要迈步进入房门的当口,一把锋利的剑猛地从屋内飞击而出,直直的刺向了他喉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