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意三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举动

我意三国 易飘零 7573 2016.02.22 18:02

    第一天在公安附近江面上的激战给李晟和东吴这边以这么一个结论:由于交战双方的战斗力都是差不多的,两者之间的战斗只能是持久而长冗的战斗,只能是互相拼比消耗的战斗,双方之间如果非要分出一个胜负的话,除了依靠时间,就只有想办法进行奇袭了。

  只是……“奇袭有那么容易发动吗?”这个疑问同时出现在两方将领的脑海中,却让他们不约而同的得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奇袭的关键就在一个‘奇’上,既然是奇,那就肯定要出乎对方的预料才行。可是对方的作战水平摆在那儿,其机谋已经在昨天的战斗中体现出来。面对这么一群值得自己敬佩的对手,奇袭还有可能成功吗?也许有吧,但那绝对不是现在。毕竟,刚刚才经历了一场大战,双方对于对方的戒备都是很深的。”

  “现在我们要怎么办?”战斗结束了,尽管对于战斗的结果十分的不满,但没有任何办法的两方都不得不在精疲力竭的收兵了的同时,召集自己的手下来研究下面一通的步骤。在各自的战船上,几乎是一摸一样的问题从组织这个会议的将领口中说出——江东这边是吕蒙,李晟那边则是高恒了。

  “我们需要修整,需要提升舰队的士气,需要获得更多的物资,列装更多的战舰。”蒋钦面无表情的提出这四点要求。今日战局的不利让他在觉得窝火的同时,更进一步的看出了自家的不足。他明白想要在技术上迅速的赶上李晟那边已经是一件不太现实的事情,没办法他只要就眼前的情况和自家的水平,向吕蒙提出中肯的意见,并确定一个很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江东军想要击败李晟军,那就必须依靠数量上的优势。

  “只有……数量上的优势才能保证我们在取得进一步的胜利?公奕,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吗?”吕蒙的嘴角微微的翘起,略有些玩味的看着蒋钦。

  “是的。”蒋钦重重的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我们要扩军了?要扩大水军?”吕蒙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的变得清晰起来。

  “没错!”蒋钦点头,并进一步的补充道:“不单单要扩张士兵的人数,更重要的是必须扩张我们水军战舰的数量,更改我们水军战舰的结构。”

  “你有计划吗?”吕蒙问道。他这么一问,让程普、韩当、黄盖他们不约而同的将自己的目光投注到蒋钦的脸上。

  “有!”蒋钦肯定的点了点头。他也不待吕蒙进一步的询问便自作主张的解释开来:“我打算将江东水军分成两个部分,即快速舰队和标准舰队。快速舰队要求拥有较高的航速和较强的远程打击力量和较强的生存能力,简而言之快速舰队的战舰必须拥有和李晟军战舰相当的水平。因为,两者的作战方式是相当的,都以侧面攻击为主。至于标准舰队则是我军作战的主力,对于这样的舰队,我想几位都督比我更有想法,我也就不说了。只是有几点要求,首先是要加强艨艟级别战舰的装甲。毕竟眼下艨艟是我们主力。其次,我们必须建造新的具有与走舸相似的作战能力,又有相当抗打击能力的战船。从今天的战斗中可以预见的是,从此往后的战斗将是大舰与大舰之间的对决,向走舸这种的小船,实在是很有些拿不上台面了。”

  “你的意思是淘汰所有的走舸,建造具备走舸功能的艨艟,增强艨艟的防御力,并增加重型艨艟的数量!是吗?”吕蒙用十分简洁的一句话概括了蒋钦的意思。“这可是需要一个大笔开销啊。”他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但这是必须的。江东安全的基石是水军,维持一支强大的水军是我们必须要做到的事情。”蒋钦肯定的回答道。他相信吕蒙能够理解他的意思:“尽管江东的发展需要陆军,但在北方有曹操这么一个无法撼动的敌人的情况下,水军却是比陆军更能保障江东的存在。而且这一战,并不能完全保证江东水军在江上的唯一性。江东军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攻入益州的,因此李晟军还战局这长江上游。虽然不晓得李晟军为什么不重视水军的发展,将自己的优势放弃,但可以想见的是,这一次如果李晟军战败,那以李晟的聪明,他肯定会重新重视起水军来。以李晟军那边原本就十分高超的技艺,在加上李晟本身的重视,天晓得李晟还能造出怎样的怪物来。”至少,蒋钦自己是想不出这一点的。

  “好吧,我会去说服主公的。”吕蒙认可的点了点头,他被蒋钦说服了——其实也说不上的说服,因为他心中多少也有这样的想法。

  江东水军发展的大略就在这一场战后总结中被确定下来。至于眼下的事情,蒋钦和程普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这样做:一方面催促后方将所有能够使用的战船调上来,另一方面则在公安这儿进行“零碎”战。

  “出击……不断的出击,不断的攻打一切我们所能攻打的地方。通过消耗来磨损李晟军舰队威力,一艘一艘的敲掉他们。我倒要看看,李晟军还有多少军力供我们消耗。”蒋钦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是十分阴沉的。他知道这样做,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死去,但眼下只有这样才是能让江东军取得胜利。因为江东军的战舰绝对比李晟军来得多。

  “我们需要的是引诱,即以一部分小规模的舰队作为诱饵,在这支诱饵舰队的后方布置大规模的舰队。用诱饵舰队来吸引李晟军舰队的攻击,然后就像草原上看见猎物的狼群一般猛扑上去将猎物瓜分赶紧。尽管最初的开始不同,但最后的行为却是一样,因此这样的作战也可以被称为狼群作战。”韩当这样建议道。在昔年的黄巾之乱时,他曾经避走辽东,自是在辽东的荒原上见过狼群捕猎的情景,他觉得眼下拥有大量小型战舰的他们似乎就要发挥这样的战术将李晟军的战舰一艘一艘的敲掉。

  “这办法或许可行,但还需要我们多多誓言。发展军队,建造战船之内的事情都是以后要做的。在眼下我们只能立足于眼下的情况,用我们现有的资源去和李晟军作战。具体要怎么做,我没有太多的建议,我的要求是我们要打,而且都要打胜,同时要主意战斗的规模。和李晟军进行决战之类的事情,眼下并不是我们所能做的。”吕蒙听了大家的意见,却没有明确采纳那一点,而是只给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只需要结果,不需要经过。”他是如此说的。

  “明白……!”众人皆站起身来郑重其事的应道。作为一名老将领,他们哪里不知道这是吕蒙明白的告诉他们,他们可以放手大干呢?尽管这样的放手无疑是让他们在获得权利的同时也承担上了巨大的责任,可是他们却不怕承担这样的责任,他们对自己都十分的有信心,有认为依照自己的战术,确实是能够一点一点的吃掉李晟军的——江东军的作战就这样确定了下来,所有的人都认为自己能够取得巨大的胜利。虽然这样的胜利,肯定会消耗自己这边大量的实力,但他们依旧认为这样值得。

  “来吧,我们一起来策划我们第一次的行动。”吕蒙微笑的望着大家,提出这么一个议题。江东军的将领他们飞快的围了上来,就此展开激烈的讨论。

  而就在他们这边开始讨论的同时,李晟军那边的两人也在互相探讨自己这边接下来的战斗。和江东军这边将领堂堂济济的汇聚在一起讨论一个问题不同,李晟军这边的兵力不多,将领,能过最终做出结论的人也就那么两个——徐定和高恒,他们两人正在明亮的油灯下拥酒相对讨论着今后自己这边的局势呢。

  谈话是从议论今日作战的战损开始的。

  “今天我们的损失如何。”破损的战舰进了军港,高恒得以空闲下来,终于可以面对徐定的问题了。

  “我们二十五艘重型弩炮战舰损失六艘;三十艘中型弩炮战舰损失十艘。完全可以这么说,在今日的战斗中,我们损失了至少四分之一的战力。”高恒很明白的给了徐定这么一个即使是外行人也听得多少有些胆战心惊的答案。

  “损失这么大啊?”徐定讶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沉默了半晌,这才问了高恒另外一个问题:“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消灭的江东军应该不少吧。”

  “是不少。根据我们统计的结果。江东军方面在今日的一战,损失了二十艘的楼船,一百五十艘的艨艟和无数的走舸,总兵力损失在万人左右,却也是损失了四分之一的战力。”高恒对徐定的问题给出了这么一个肯定的答案。

  “四分之一?份额上和我们差多,但绝对的数量也是不少了。无论如何今天的作战都算的上是一场胜利啊。”徐定微笑的说道。这是他的真心话,因为他知道今日的战果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于自己的配合而造成的。因此,他显得很高兴。

  相较于徐定的高兴,高恒却显得有些寂落。他很是低落的告诉徐定:“这其实也只能说是一个意外,一个江东军在不晓得我们有如此之多手段下的一个意外。江东军的那些将军可都是打水战的老手。在今天吃了我们这一个苦头之后,他们肯定会有针对性的想到和我们对决的办法。若是再打下去,只怕我们很难像今天这样取得如此丰硕的战果了。”

  “这是一个问题。”徐定了解的点了点头。他虽然对水战上的事情了解的不多,可也明白自己无论对怎样的敌人都该是重视的。因此他很赞同高恒的话。他问高恒:“对于这个问题,你可有什么对策吗?”

  “江东军在经历了今日的一战以后,肯定也会了解这么一点——我们李晟军并不好惹。尽管我们的战舰没他们多,但我们所能产生的伤害是和他们一样的,而且还一定可怕得多。面对这样可怕的实力,他们会这样呢?和我们硬拼吗?他们肯定不会进一步做出这样的决定。和我们这边将军大都是正规出身的不同,江东水军那边的将领很多都是出身于江盗。因此他们不可避免的据有了一丝江盗的那种欺软怕硬的习气。他们接下来不会再谋求和我们进行大规模决战,而会想办法以小规模的攻击为主,攻击一些我们防护不到的地方来引诱我们舰队的出击,然后再以大军压进的方式将我们舰队一举歼灭。我想在今天以后的江东军将不会以谋求大胜为主,而会不断的依靠小胜,来提升自己的士气。”高恒并没有立刻回答徐定的话,而是慢悠悠的说着自己关于江东军那边的判断。他说的和清晰,徐定也听得很明白,两者之间都是波澜不惊的。如果他们两者之间有一个江东军的人存在的话,那他一定会惊讶的紧。因为他高恒对徐定所说的这些完全就是江东军那边定下的大致方略。江东军那儿确实就想这么做的。

  “那么对于江东军的这一套,我们该如何做?”徐定面色不改的问道。

  “就单纯的从军事角度来说,我是不想理会他们这些小型舰队的。因为这些舰队所能攻击的地方的不多,所能做的事情也不多,但从对主公有利的一方面来想我又不能不顾及到他们。毕竟,让敌人在我们自己的领地上抢劫,我们实在是不能够完全的无动于衷。因此我的想法是……”高恒望了徐定一眼很是认真的说道:“针锋相对。”

  “哦?如何针锋相对呢?”徐定扬了扬眉头,仔细的追问道。

  “我想将计就计。把我们一部分中型弩炮战舰送到乌林以东去。”高恒微笑的说道。

  “如何将计就计?”徐定又问。

  “江东军不是想引诱我们上钩嘛?那好,我们就上钩——将所有的战舰一次性派出摆出和他们交战的样子,然后诈败。将舰队分两方向突围,一批回来,一批到公安以东去,对江东军进行袭扰。我想江东军远征到此,其后勤补给一定需求很大。我们这些中型艨艟完全可以去攻击他们的补给舰队嘛!”高恒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这似乎有点冒险,有必要吗?”徐定不理解水战的种种,他只就自己的问题提出疑问,“我们只需要守住公安,守住江陵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用我们想那么多,我们有必要冒这个险去和敌人不断纠缠吗。只要支撑上,几天敌人就会退却了啊。”

  “那是最乐观的想法。”高恒颇有些固执的摇了摇头:“如果真能这样那自是很好,可要是万一出现什么情况呢?甘陵将军的实力我很相信,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建业离我们这儿这么远,有什么情况我们并不清楚,所以我认为将事情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他们身上,不如我们自己这儿也多努力一些,能多削弱一些江东的实力总是好的。”

  “这也是。”徐定想了想,发现实在也没什么好反驳的,便也点头认可了高恒的说法。他问高恒:“那么需要我帮忙什么吗?”

  “恩,让我想想!”高恒沉吟了一会随即给出了答案,“我需要粮草,武器,舰只,还需要人手……大量的人手。我估计江东军方面的行动将在几天后展开,我正好对我的战船进行一些改进。”

  “改进战舰?”徐定惊讶不已:“这需要吗?”

  “当然需要了。”高恒翻了翻白眼,理所当然地答道:“和我们这儿进行据点防御的战舰不同。去干江盗的战舰除了速度快之外,还需要的是火力和续航、续战能力的提升。我的意见是把甲板上那些射击精度不高的投石车裁减掉,统一转换成床弩。由于床弩比投石车轻,其所能够携带的弹药也比投石车的弹药来的轻。是以,改造完全之后的战舰除了能够带更多的弹药,作战更长时间之外,也能够带更多的粮草,让士兵能够在江面上战斗更长时间。”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办吧。我把我麾下的一万士兵都交给你来使用,希望能尽快将战舰改装完毕。”徐定是很好所话的,尤其是在对方说出了这么一大通完全得到他认可的话的情况下。

  “放心吧。徐将军,我可不会让您失望的。”高恒自信满满的大了保票,恭敬的朝徐定拱了拱手:“水战的事情我完全会处理好的。一旦开打,还请将军赋予我水战上的全权。”

  “这个没问题。你负责水战,我负责陆战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对水战的事情懂得不多,自然不会对你所说的种种进行一通瞎指挥了。你就好好的去做吧,就像今天一样。”徐定微笑的说着,让高恒安下心去。

  “呼……那我就可以大干一场了。”高恒嘿然笑了起来,眼中充满了兴奋的光芒。他也是有野心的,他渴望自己的名声能够超过郑平、甘宁这些李晟军中的大将。他期待以后的人们想起主公李晟手下的大将的时候会首先想到他高恒的名字。

  “这真是道重而任远啊!”高恒如此的觉得,但他还是很自信的认为自己是能够达到的。

  不约而同进行的战后“会议”在差不多的时间里结束了。之后的三天里,双方各自偃旗息鼓起来,暗自抵舔自己的伤口为自己接下来的作战进行准备。一时间整条战线都显得平静起来,大家都在积聚着自己的力量。

  待到第五天上,消息终于从南方传来,江东军出兵袭取了长沙郡下属的蒲圻,将蒲圻城的府库人口劫掠一空。这一次他们是动用了整个舰队近一半的力量来完成的。蒲圻县令严度和蒲圻县尉洛成战死,阖城尽七百守备兵尽没。江东军的动作十分的迅速的,当长沙那边的人看到蒲圻燃起的烽火,而派人赶去之后,所见到的除了空无一人的蒲圻城之外便没有任何东西了——江东军已经在几个时辰内将偌大的蒲圻城中几万人口运得干干净净。而庞统这边得到的从江陵那儿发来的情报,说是这些人都已经被运往江夏,再由江夏运往江东。

  “这算什么事情?江东军的这一手,简直是比卖牲口还顺当。只是这人不是牲口,江东军如此做正是禽兽啊。”庞统看到这情报努力的告诉自己不要发火,不要发火,可还是吭哧吭哧的喘着粗重的脾气沉沉的坐在了位置上。因为江东军这样的行为,他觉得很恼火。若不是还有一个大局要顾及,只怕他真的要下死命令让高恒和郑平去把江东军的人给剿平了。虽然那样很有些困难,但人争一口气,事到临头了却也很难顾及他们许多。

  “怎么办?”庞统琢磨着这个问题。尽管主公李晟早有预测,他也认为主公的这个预测是正确的,说是江东军的人马不可能对自己进行大打,至少长沙那儿是安全,但庞统不得不承认自己兴许是有些天真了:“不可能对自己进行大打?可能孙权自己会顾及到这些吧,可眼下的吕蒙却完全不会如此。这个‘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家伙可是把自己当成了周瑜,一心想着大打,丝毫也不管大局。”

  “真是头痛啊。”庞统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痛苦的**起来:“要吃下这个亏吗?”庞统反问自己,却又重重的摇了摇头:这事情可是说不得的。这样的亏在自己来说还是可以承受。可在主公李晟看来,却全然是不曾的。庞统知道自家的主公很看重人口的问题,而江东军如此这般劫掠人口的行径,已然是触犯了他的底线。就庞统对李晟的了解来看,把这事情报到李晟那儿去,只怕李晟是要大声咆哮着“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了。

  既然报上去也是要策划反击,那么庞统便决定以自己的权限让事情变得不那么麻烦起来——他打算给江东一个狠的让江东的人知道,自己这边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也好狠狠的遏止江东那边人的张狂。

  “这样的事情绝不允许,一而二,二而三的继续下去。我们必须让江东得到教训。”庞统这样想着,随手又翻了翻自己手上的方案,从中找到了江陵的高恒、徐定发来计划,迅速的在其汕头做了如下的批示:“允许该计划,但建议第一舰队与第二舰队配合,将江东方面的武昌给我拿下搬光。以此来告诉江东军,他抢我们一个小县,我们就抢他一个大限,让他看看我们之间到底是谁强得更厉害一些。”

  命令迅速的被传达下去,连夜由探子快马送往江陵。按道理,庞统应该对此松却一口气才是,毕竟他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一切都没有什么好说,好后悔的,但庞统对此依旧放心不下,他有些担心:在将第一舰队的一部分战舰抽掉之后,第一舰队实力已经该会被削弱了许多。这样一来,万一敌人突然挥兵北上进攻竟陵,只剩下这么区区三分之一的第一舰队能力保竟陵不失吗?这实在是很令人难以放心的。

  “不过没有办法啊。我们舰队还是太弱了些。”庞统如此念叨着这么一句,却也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在一边等着,企盼吕蒙不会那么快的改变自己的心意了。事实上他觉得自己似乎在进行一种赌博。

  由于计划被更改,江陵方面的报复行动终于在江东方面攻掠蒲圻城的第三天展开了。在得到襄阳方面命令的高恒和徐定同时从水陆两方出兵,迅猛的朝乌林扑来——那里是江东军的前线阵地所在,由于江东军派出去袭击进行奇袭的舰队还没回来,因此在乌林水寨中驻扎的只是原本江东舰队一半兵力。就外人看来,这正是李晟军的目标。

  乌林并不是江东的地盘。它是被江东军强行占领的县城。这么一个身份上的事情,就决定了一点,江东军不可能直接在乌林得到类似于高恒舰队在公安那样的享受。他们损坏的战船是必须自己出动人手来修复的。虽然江东军远征到此的兵力众多,但由于吕蒙急着想展开进一步的作战,使得江东军只是集中了一部分人手对一部分适合奇袭作战来的船进行维修和改造而已。至于更多的战船,尤其是那些被江东军作为主力,却遭到了重伤的楼船,却因为这样或是那样的事情还来不及维修。当听到李晟军的水军袭来的时候,对此没有任何办法的吕蒙只得紧急命令那些还来不及修复的战船去迎接李晟的水军了。至于乌林城里的陆军,吕蒙也是一并收到船上,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江东军在这儿的强势,本就是依靠水军而成的。只要他们的水军还在的话,乌林在他们看来依旧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夺取的地方。

  江东水军完全放弃了对陆地上城池的防御,它们向南在云梦泽的入口处排起了一个厚实的菱形阵,由此来面对李晟军的攻击:他们将楼船,虽然都有些残破,但却依旧可以替大部队提供庇护的楼船排列在外面,而将艨艟作为第二梯队掺夹在楼船之中,将走舸安排在了整个阵型的最深处。而以前任何一个时候都一样,江东军在此依旧是以船头正面对着李晟军的。

  接近午时,气温慢慢的深高起来,江东军终于在前方发现了李晟军那规模明显只有他们三分之一的舰队。这是一支全部由大船组成的舰队,至少在江东军眼里来说是如此。那些比江东军的楼船还要大的重型弩炮战舰就不说了,只说那些比江东军的艨艟稍大的战舰在江东军眼里也是大舰——在江东军的人看来一切比艨艟大的船都算得上是大舰了。

  在双方相距大约五里左右的时候,李晟军的水军在高恒的指挥下改变了阵型。他们变做两队蛇行着,从南北两个方向朝江东军包抄过去,想来是要发挥自己在火力上的强大优势来对付江东军了。这也是李晟军的一贯手段。大战一触即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