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我意三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伤逝

我意三国 易飘零 7722 2005.05.11 07:18

    血是自己体内的血,原本是被自己的肌肤束缚在自己体内的。那殷红的点点液体是承载着自己的生命的。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会在这个时候,被一把长矛当胸刺穿。然而这是真实的,自己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血从身体里渗出,从右胸之处传来的剧烈疼痛,让自己的感觉变得从未明晰起来。她晓得自己的力量在不断的流逝,她明白今夜自己就将死去。原本死了也就死了吧。然而她心中却有一些莫名的异样:杀死自己的人却是那人的士兵。这实在是令她感到扼腕的,也许那人早已忘却了最初的承诺吧。毕竟他现在已是威震一方的诸侯了,是要以争夺天下为己任的,或许是记不得这些小事了吧。但是她却清楚的记得,即使后来成婚嫁给了别人也不曾忘记,曾经在自家门前的大树下,一位二十岁英武青年,拉着一位只有十岁小女孩的手,说道:“你是我孟德的妹子,我今生今世也不容许有别人来欺负你的。”

  唉,世事如落花流水一般转瞬而逝。那许下誓言的青年不久就被举为孝廉,步入了大汉的仕途。而她这么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平民女孩,也随着年龄的长大明白了自己的身世。那是她养母在病逝之前,告诉她的:“我并不是你身生母亲,我只是你的乳母。你非寻常人家的女儿,而是昔日闻名于天下的刚直之士李膺的女儿。算是素来的官宦世家了。你父亲本是这洛阳城的司隶校尉,因为官正直,不肯买宦官的帐,而先后两次被陷害。先是被禁锢于原籍而不得为官,后来更是被被宦官之人秘密拘杀而全家流放,并余途半道劫杀之。当时的你是因为我一时起意抱回家中才得以幸免。你是一个女孩儿,我也不能要求你什么。只想让你以后莫要和隔壁家的宦官之后继续下去,好好的找一个清白人家嫁了,生一个儿子,让他再来为你父母报仇。须记得,你全家都是被宦官害死的啊。”

  一席话,打破了儿时的少女梦想。面对自己养母的临终之言,面对自己亲生父母刻骨仇恨,她不得不违背自己原本的意思而屈折了。于是,她在自己十六岁那年将自己嫁给了一个商人之子。虽然她得丈夫并没有她心里那人的那样优秀,但对她也是十分不错的。五年之后,她生下了自己的女儿。因为不是儿子,她也便不想急着报仇了,只是将之深深的隐藏在自己的心底。

  原以为可以将这秘密带到女儿成长之后的。然而生女三年之后的一八九年,洛阳发生了巨大变故。董卓为了躲避关东联军的压迫,而下令迁都,火烧洛阳城。当时,他为了充实自己的军队,而纵容军士抢劫百姓。那真是一场浩劫,在那场浩劫之中,她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勉强带了自己的女儿和几个贴身侍女跟随着一股幸运的流民逃离了董卓,来到了徐州,开起了这泗水居,以谋求新的生活。

  在乱世之中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过了几年安稳的生活,又突遭兵荒马乱之苦的她,已经忘却了最初想要报仇的话儿。她只是一个小女子,只想着平平安安的活下去,然后看到自己的女儿长 大、成人、出嫁、生子,最终在儿孙的痛哭流涕之中,过完自己平凡的一生。

  这是一个普通人最平凡的梦想,然而这终究是不可能的。她并非平常的妇人,原本在自己的夫家,她便是以看书为乐的。在开了这泗水居,成为了一名商人之后,她从客人的耳中听到了更多关于这世道的消息。她便依据自己的理解,知道了眼前是一个乱世的事实。

  “在乱世里,想成为一个普通人,是最不现实的想法。你要么变得很强,活在一般碌碌之众的头上,要么就成为奴仆,当强者的下人。”这是她对这世道的认识。虽然她是一名女子,但她也在暗暗的搜索着来往经过的客人,想从其中找寻到能够成为强者的一员。

  几年的搜索下来,泗水居是越开越大了,然而可以依附的强者,她却始终没有找到。她略略的有些灰心了,以为自己就将这样平凡下去的时候,她的女儿给她带来了那名古怪的少年。

  那个叫李晟的当真是古怪的紧:他留了一头清爽的短发,却是与当世之人完全不同。然而这都是所谓的枝细节末的东西,真正让自己觉得动心的就是他身上那与众不同的气势了。那是平静凝视之中又含着俯视天下的气魄。李夫人阅人无数自然明白有着这样气势的人,终非寻常之人。虽然那李晟的年纪是小了些,但却如上天赏赐于她的那般,竟是样样都和她的胃口。

  “他是个男的,也姓李,又有如此不凡的气势。”就这三点,让李夫人决定收留下他来。尽管她没有将直接的事情告诉李晟,但她却已在李晟入住泗水居一个月后悄悄的去县衙帮李晟办理好了户籍。

  “李晟,祖籍颖川襄城,父李钦,母王氏,因父母早亡,固由姑母李秀代为抚养。”这便是她为李晟处理好的身份。从此就法理而言,李晟是她的侄儿,是她女儿李铛的表兄,也许在他成长之后还会成为李铛的夫婿吧。在这个时代,亲上加亲的事情原也是平常,而如此“优秀”的李晟,李夫人是不太想让他被别人拉去的。她还指望着李晟以后发达了能照顾她这一家子呢。人在乱世嘛,总得为自己考虑考虑。

  办理好身份之后,她便等着李晟六年之后,满二十加冠那会正式帮他在李家的族谱上添加名字了。只要那名字一上去,李晟便正式成为李家这一脉的子孙,以后的荣辱与共,至少在法理道德上都有了一个较好的保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曹操攻徐州的事情。为了活命而不得不逃亡的她生怕顶顶重要的族谱灵位在流亡的过程中被人所夺,便按照逆向思维的想法将之交给了自己的女儿,意图能在逃亡之中好好的保护这个东西。却不想女儿的一个遗忘,让事情有了这么多变化。

  是天意吗?她不懂。这些年,她也觉得自己的心有些变了,变得有些功利起来不再像当初那样纯真了。也许,这就是一个人成长所必须的吧。

  哀伤啊!回顾自己的这一身,重觉得一切都有些虚幻的感觉。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难道真如佛祖所言的那样一切都为空吗?一阵阵的疲劳如冲上沙滩的海浪般袭来,尽管心中早已明白自己只要一被这疲劳所占据而闭上了眼睛便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但她还是觉得困了。背负了复仇的想法,她觉得自己的这一生实在是太累太累了。就这样睡去也好吧?毕竟那样就会安静下去,什么也不用想,什么危险也不用承担了。她想着,感慨着,眼皮慢慢的沉了下去。

  这样沉下去就是死。虽然李夫人自己放弃了自己,但她身边的人却没有放弃。李晟使劲的摇着李夫人的臂膀,努力的想唤醒她来。尽管李晟自己也明白只是徒劳的举动而已,但以身为人的情感,却不容许他什么也不做,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李夫人死去。

  “夫人,醒来啊!夫人,铛儿还等着你回去呢!”他哭喊着叫道,慌张、焦急的泪水已经糊满了他的脸面。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在此时此刻,对于恩人的将死,他确实觉得十分伤心了。

  情真意切的哭泣,让李夫人幽幽的被李晟唤醒。她满是凄苦无奈的看了李晟那滑落着泪水的脸,惨笑着说道:“我……咳……只怕已经……咳……不行了。那件事情……咳,本来想等到你二十岁的时候再完成的,但看眼下的情况,显然我已经无法活到那个时候了,只能先帮你做了。以后的这个家,也只能由你来带领了。”

  “什么事情?”听李夫人说得古怪,李晟连忙问道。

  “咳……是……这个啊。”李夫人挣扎这半坐起自己的身子,将手中的族谱摊开了,“我看你并非一个平常人,咳……以后可能要做大事的。然而在这个世代,想做大事光光有能力是不行的,咳……所以,咳……所以我想把你的名字续在这族谱上。这一来,是让我李家有后,不至于最终断绝;咳……这二来,也是我的一点私心,想以此来约束你,咳……让你以后发达了,能帮助我一把,把我这个落魄士族的门庭给光大起来。咳……咳……,想当初我父李膺可是天下闻名的党人之首,在民间也是颇有名望的,断不会辱没了你,不知你主意如何?”

  “夫人,收留我在微末之时,此乃大恩子旭敢不报答?李膺公之名望,万古流芳,乃天下士人之楷模,让我继承他的宗族,只怕是侮辱了李膺公啊。”李晟哽咽的谦逊道。

  “这么说……咳……你是答应了?”李夫人的眼睛陡然明亮起来,说话的声音也微微的有些相亮了。虽然李晟刚刚还是谦逊着,但精明的李夫人还不是看出了他话语之下的首肯——“他只是担心自己以后的作为会给父亲抹黑啊。其实,他并没有看出来,他内心的城府早已是一般大人所不能及的了。少年之时便如此厉害,又善于自学,那长大之后还不更加了得?”

  李夫人是很看好李晟的。她将族谱翻到了最后一页,用手指沾了沾自己的血,直接在“子,李钦”的下边写下一列血字:“钦子晟,因家道中落,由姑母代为抚养,后因其姑母亦亡于战乱,于此临终之时将尚未志学之晟录于族谱,以示托家之意。”

  “这样……咳……你就算是我的侄儿了。”李夫人大有深意的望着他,凄笑了一下说道:“唉……咳……你现在已经成了我的侄儿,这称呼也该改一改吧。”

  “是……姑姑。”面对李夫人那渐渐失去血色的脸,李晟只是哭泣着叫喊道。

  “真好啊,我也总算为李家留了一个后人哪。虽然我不曾为父亲报那大仇,但眼下那些宦官早也死去了,这仇无疑也得放一放。至于光大家族的事情,就交给这个侄儿吧。”李夫人幽幽的抬起头来,举起了手,望着早已被映做鲜红的夜空,比着天空的繁星,喃喃说道。她的气力终于要告竭了,这声音是越说越细小。等她那最后一个字眼断落,她的手无力的拍落,就此没有了半点声息。她岿然逝去了,无论一旁的李晟再怎么叫唤也是无用。

  见刚刚认来的亲人就这样死去,李晟不由得大怮。他附在李夫人的身上哭得很是伤心,直到一直没有来干涉他们的徐定觉得情况十分危急在也不能就此呆下去之后,才厉声的劝慰他:“死者以死,过多的悲哀是无用的。活下去,活得更好,是死去的长辈对有生之人的企望。如果你不想让你姑姑失望的话,那我们该走了。”

  “恩!”李晟听从的站起身来用衣袖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水之后,对徐定说道:“先生能不能帮我将姑母的尸身抱起,并借我青锋一用?”

  借剑?徐定闻言不由得一愣,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想做什么?”

  “报仇!”这两个字李晟是咬牙切齿说出的。

  看了看面目神色显得有些阴冷狰狞的李晟,又看了看一个劲儿在那边狂笑的黄彦,徐定轻轻的摇了摇,将手中的剑丢给李晟,随即抱起了李夫人的尸体。“我带小鸢先在前面等你,你赶紧办完跟上来。记着,莫要让仇恨模糊了自己的眼睛。”他大声说道,一把牵过小鸢的手往地道的路口行去。

  “多谢!”李晟低沉着声音说道。他也不回头去看徐定的离去,而是冷冷的提着拿把被铁矛砸得扭曲得剑径自走到黄彦的面前。

  面对狂笑不已的仇人,李晟含着泪冷冷的笑了。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大吼了一声:“去死!”便狠狠的将黄彦那偌大的头颅斩下。

  “啊……”那是黄彦临死之前的叫唤,他瞪大了眼睛的头颅就此高高的飞了起来,重重的落在地上,骨碌骨碌的滚到了李晟的脚下。瞅着那失去生命的头颅和那双依旧待着嘲笑意味的大眼,李晟心中怒火依旧未消。他猛地踢出一脚,将这头颅直接往院子里的围墙踢去。

  “噗……”的一声头颅撞上了坚硬的石墙,顿时炸裂开来,红的白的迅速的绽放了一地,再也没有留下哪怕是半点原来的模样。

  “哼!”看了这样的结局,李晟胸中的愤怒才稍稍的平复了一些。虽然他认为这样只是报了一部分的仇,还没有消灭掉引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曹操,并不足以让自己完全满意,但在眼下自身还弱的时候,也只能悻悻而去了。他并不想这样白白的跑去刺杀曹操,以至最后身死。

  “其实报仇还是有别的手段的。总有一天,我要起大兵,尽灭你曹氏宗族。”在快步进入地道的时候,李晟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因为地道昏暗,又没有人带路点灯,李晟自是跌跌撞撞的无法走快。直到快接近那洞口梯子的时候,才追上了前面的徐定。

  “你说是把姑姑的遗体放在这里好呢?还是带回彦村去?”李晟叭眨着眼睛问徐定。虽然是第一次杀人,但由于杀得是自己的仇人,李晟心里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的害怕。当他询问徐定的时候,脸上总是一脸的平静。

  “还是放在这里吧。现在正是逃命之时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处理她的身后事。即使拿回去也只能草草处理,还不如直接放在这儿呢。毕竟我们并不清楚曹军会攻打到哪里啊。”徐定如此向李晟建议。

  “说得也是。”李晟沉默了一下便点头认可了。虽然他清楚的知道曹操在徐州是屠了夏丘、彭城、睢陵、取虑、傅阳五县之后,只在下坯至下相、淡城一带展开掠夺,并没有攻占徐州更多的城池,但这里说得只是大概,或许“有名”的徐县还是比较安稳的,至于“无名”彦村多少还算是夏丘的下属,若是说那儿安全,实在是未必。

  “不过这儿没有棺木啊。”李晟突然想起这个事情来。

  “不必担心,我在前头好像看到还有石棺的存在。”徐定一脸平静的说道。

  “哦?石棺?徐先生能在黑暗中看东西吗?”对于这一点,李晟觉得很奇怪。

  “嗯,以前有练过。”徐定淡淡的说道。他抱着李夫人的尸体直接在前面引路。

  就这样七拐八弯之后,徐定突然停下了脚步。“到了。”他说道。

  “哪里?”李晟和小鸢同时追问。他们没有经过训练,在这完全黑暗之中是看不到东西的。

  “就是这儿。”徐定回答的同时之后,将李夫人的尸体交给李晟,让他扶着,接着便猛然大喝一声,似乎挥击出了一掌,将一个什么东西打飞。然后便听见一声巨大的轰响,那被击飞的东西沉沉的掉在了地上。惊起一片迷乱的灰尘。

  “咳……咳……”李晟和小鸢一时不查被这灰尘呛得连连咳嗽不已。

  “先生……咳……你究竟在做什么啊?”小鸢不解的询问。

  “开棺!”徐定的回答十分简单。

  “哦……”两个小的这才回神过来,问道:“需要我们帮忙吗?”

  “嗯。这个石棺是空的,你们把李夫人的尸身抬过来放入吧。”徐定瞅了瞅棺材里面的情形说道。

  “好的。”李晟连忙点头。一旁的小鸢要过来帮忙,却被他阻止了:“你力气还不够,是搬不了的。”说着,他便用力的托起李夫人的尸体平平的将之放在棺内。在黑暗中,他是看不到李夫人颜面的,然而一想自己在这个时代好不容易拥有了一个“亲人”就这么去了,他不免又默默落起泪来。

  “公子正是性情中人,但人死如灯灭,万物缘法皆为虚幻,还请公子不要太过悲哀了。”徐定一边劝慰着李晟,一边抱起了地上的棺盖,“我要合棺了。”

  “等等,让我我再看看姑姑一眼。”李晟如是说道。虽然在这黑暗里他根本就无法看得真切,但心中的不舍却让他不希望离开这儿。

  “唉……”对着这样的情真意切,徐定只能长叹了。好容易等李晟恋恋不舍的起来,让徐定把棺盖合上的时候,徐定那抱着棺盖的胳膊已经隐隐有些麻痹了。

  “呵,公子你可是真会哭啊。”对此,他只能报以苦笑了。

  “呵呵……”被别人这么说着,李晟含着泪,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合上棺盖,就此算是永别了。众人都显得有些黯然。若不是眼下还需要去逃命,只怕大家都会在这儿落泪了。

  “走吧。”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徐定压低了声音说道。他率先走在了前头。

  “嗯!”李晟点了点头,拉着小鸢的手,跟了上去。

  上到地面,东边的天已经蒙蒙的亮了。站在满是坟墓的乱葬岗上明显的可以看到西边夏丘城里的火已经熄灭。整座城池似乎已经了无生迹,只有淡淡的余烟从城池的中冒出。虽然离得还很有 些距离,但丘上的众人都能十分清楚的看明白夏丘城已经毁了。

  “真惨!”只有真正经历了屠杀的场面才会感受到屠杀的可怕,只有真正见识到曹操的手段才会明白曹操的狂暴,面对西面已经成为废墟的夏丘城,李晟心中的伤感与愤怒是难以愈言的。因为曹操的缘故,他失去了自己的恩人。因为曹操的缘故,他连自己恩人的赞礼都不能举行,只能一个劲的逃。这实在是非常的无奈呢。

  徐定去牵马了,把李晟和小鸢留在这儿,让他们把地道口合上。这事情小鸢是不明白,但有着颇强记忆力的李晟却把当初李夫人的董卓记得清清楚楚。他按照李夫人当初开起地道的手法伸手旋动了墓碑上的圆球而将地道关上。看着那面沉沉的石板缓缓的合上,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地上的空气明显比地道里的要清醒许多,这令他自李夫人死后便一直有些混混噩噩的脑袋为之一清,总觉得心中中有些东西被闷在里头堵得慌,自觉得想要发泄一番。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握着的剑心中突然一动。他抬眼望向四周,目光在搜寻呢一圈之后,落在了自己左边不远的一块大石头上面。那倒不像是一块石头,它很平整,就像是一面石一般, 正好可以在上面划字呢。

  “徐先生!”看着徐定牵着树林里存放的那两匹马过来了,李晟叫唤道。

  “什么事情?”徐定走到李晟的面前问道。

  “能帮我在那上面刻一些字吗?”李晟指着那面石壁说道,“您是剑术大师应该没问题吧。”

  “那上头?”徐定瞅了瞅,心中颇有些疑问:“你怎么会想到要写字的?”

  “曹操在徐州做下了这么些事情,我想在这世间给他留下一个证据,这多少也是处于对他不满的发泄吧。”李晟平静的说道。

  “是吗!那也好。”徐定答应了下来。他走到那青壁的前面,立定,也不回首就对李晟说道:“可以开始了,你念我写。”

  “好!”李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沉的开了口:“骂孟德。

  徐州富豪过百万,曹兵到来一旦休。

  白衣白甲蔽天行,报仇血恨如蝗过。

  自言孝子贤孙为,*掳掠无不作。

  淋漓血刀向百姓,百里繁华竟成烟。

  唯独尔父身为人,凡我百姓皆同蚁。

  因果循环自不断,总叫汝曹九族夷。

  ****你曹操他老娘的不是人!”

  李晟流畅的说着,徐定以飞快的速度如同电光火石一般在石壁上刻着。原本以他的功力断不能如此作为,但由于手中青锋锐利,他倒是进行得十分轻松。

  李晟的这诗半文半白,让一个即使粗通文墨的人也能毫不费力的理解这诗中的含义。尤其是那最后一句,根本就是粗鄙的骂人之话,只是放在这里确让人自生一种爽快的感觉。

  “如何?”说完,也刻完了,李晟和徐定竟异口同声的询问对方。

  “很不错啊。”对于如此整齐的问话,他们先是微微的一愣,却也同样整齐的回答道。随即便大笑起来。这一笑,却是将两人心中关于昨夜的阴影给驱散了。

  虽然他们心里还存在着对昨夜的伤感,但他们现在却不在为未来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这已经成为他们胸中的一种信念。

  “姑姑,你安息吧。等到有一天我重新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会用曹操的人头来祭奠你的。”李晟心里暗暗立下了这个誓言。尽管他也承认曹操确实是很厉害,但他却不怎么害怕曹操。因为他觉得自己和曹操相较的话,自己的优势还是很大的。至少曹操不可能像他那样拥有许许多多的“奇思怪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