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赘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赘婿

愤怒的香蕉

  • 历史

    类型
  • 2011.05.24上架
  • 453.21

    连载(字)

3099.44万位书友共同开启《赘婿》的历史之旅

盟主烟灰黯然跌落 盟主ivanLIN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横渡》编号一

赘婿 愤怒的香蕉 6397 2018.08.13 23:47

  换脑子时写的新书开篇暂定稿,第一集叫做《少年们爬上山岗》,如果不意外,这会是一本具有青春、成长、爱情、校园、武术、异能、修真、废土、擂台、小队战斗、EVA、抗争、热血、末日……等等等等元素的不知道什么类型的小说。

  ****************

  东边的天空微微亮起之前,林念已经绕着桃岭上的山路跑过两个圈了。

  桃岭上桃树不多,看起来只是在名不见经传的地方被人随意起了个名字的小山。山上有一座瞭望塔,以及常年驻扎有几十名士兵的卫戍营地,桃岭东南是数千人聚居的矿场与乡镇。

  昆山矿区,四千七百余在职工人加上他们的家人,部分政府、军队、学校人员,以及经营配套营生与补给的居民,常住此地七千左右的人口组成了昆山镇的大部,再加上偶尔经过这里做出补给的探索或科研人士,便是镇子的全部面貌。

  七千人的镇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从桃岭上往下望去,矿场的办公区、家属区是围绕着大广场而建,尽是灰黑而坚固的三五层楼房,楼房都已经旧了,期间点缀着植物早已枯死大半的灰色绿化带。二十余栋大小楼房组成的厂区边上是由几栋两层楼房组成的学校,课堂围着宽大却贫瘠的操场。

  再往外走,便是小镇上杂乱无序的居民区,居民区朝前延伸,更远处有林子有田野,唯一一条主干道穿过镇子的中央,由于常年都要运送矿石,因此年年都有翻修维护,反倒较镇子来得更新一点。

  由于采矿的缘故,昆山矿场的镇子上、道路上常年被灰色的石粉笼罩,天晴之时漫天飞灰,大雨之中泥浆肆溢。这片地方,已经是如今襄湖省最西面的一处人类聚居区。

  越过桃岭哨站再往西,不再有村庄之类的人迹存在,曾经有过的道路皆已荒废,房屋早已坍圮,树林与疯长的草地正在吞没人工的一切。

  西面十余里,巨大的雾墙参天摩云,如断崖一般的横亘在天地之间。天气晴朗之时,能够看见不知名的鸟儿在雾墙边缘飞进飞出。

  **************

  围绕着桃岭山间奔跑的两个大圈令得全身气血得以充分活动,但身体并不疲倦,自小而来从未间断过的锻炼给林念的身体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首轮的热身之后,身上血气翻涌,更容易被人察觉,他让自己慢下来,站定之后,专注于体内的状况。

  舌顶上颚,意守丹田,身体的状况犹如透明一般的反映在他的脑海中。

  已经充分热身后的心脏犹如发动机一般的泵出血液,血液在血管之中奔涌,经手三阴经至手,经手三阳经至头部,再经过足三阳至脚,最后自足部通过足三阴至腹,通过这十二正经,在身体的各腑脏、器官间完成一个周天。

  当然,十二正经只是一个大方向上的路线,在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血脉运行的方式都有不同,或分或合、或急或缓。

  每一个人最初身体的气血运作都是无意识的,武学的修炼便是以各种方法有意识地操控气血,以加强身体各个器官的能力。

  林念七岁时第一次感受到身体内气血的运行,最初只是笼统的状况,就如同人在剧烈运动之后,感受到某一处位置血行的迅速,血脉的贲张,在这样的时候,将意识集中于一处,以对应的气功手法尽可能地跟随气血的运行,加快或是减缓其运作,便是武学由表及里的第一步。

  在爷爷的教导下,林念花了两年的时间,大致感受到气血运行一个周天的大致路线,初步的掌握到“内视”的方法,此后几年,他都在锻炼之中不断地加深对身体的认知。

  人的身体充满了奥秘。

  作为全身中枢的十二正经充满了无数枝干般的分岔,主脉分分合合,分岔则通向周身无数的毛细血管与奇经八脉。通过长期的锻炼,人能够以自身的意志引导着部分气血的流通,但有意识的引导只能加强血行的强度,却无法证明血行的路线和方式是否正确。

  通过正确的路线引导主宰某一器官的气血,这一处器官会因为得到更多的温养而变得强大,但假如气血被引导向错误的方向,又或是本应缓缓而行的细微血管反复遭到错误的冲击,人反而会因此而废掉。

  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二十条主干道,百千的分支,以百万计的细微血脉,习武者找到每一处的正确运作方式,才有可能让自己变得强大。

  葱绿的树梢上传来鸟鸣,山顶上的军营之中早已有了人声,新历七十三年,这一年林念十三岁,从小由爷爷教导的“翔鹤功”已经练过数万遍。

  每天早晨的热身锻炼之后,有意识地引导气血遍行全身一次,是一个小周天,九个小周天为一个大周天。行遍两个大周天后,天已经大亮起来,他的身上微微出汗,全身血脉微微胀痛,这意味着今天的练习已经到达极限。

  意识从内视状态里退出来,周围的天地开始变得生动而真实:鸟儿与虫子的声音,清晨吹过山间的风声,山顶上哨站卫兵们晨练的声音……越过山腰往下是杂草与矮树丛生的山坡,池塘静悄悄地卧在草丛的包围里,更远有起伏的丘陵,十数里外,横亘天际的白色雾墙显得平静而安宁,四年前沦陷的霞关城正在那儿被弥漫的大雾所吞噬。

  林念坐在草地上朝那边看了片刻,随后将目光望向左侧的树林,一道身影正穿过林地,朝这边奔跑过来,远远的已经招了招手:“林……林念!”

  一路跑来的少年与林念年龄相仿,他叫骆显文,是与林念自小相识的好友。

  相对林念而言,骆显文的身材稍显消瘦,嘴唇单薄,鼻梁高挺,戴着副已经有些破旧的黑框眼镜,身上是明显由成年人军装修改过来的土黄色军服,军服显得宽大,腰上用一条黑色的皮带捆着,整体来说,瘦高个儿倒也不显得难看。他的肩上挎着单肩的书包,跑过林间后,气息便稍有些混乱了。

  林念自幼习武,身体素质不错,骆显文虽是军人家庭出身,走的却是其它的路子。待他跑到近处,林念望着他的书包,问道:“新的到了吗?”

  “到了,我偷偷出去看了半晚,差点让我爸抓住。”骆显文喘了几下,伸手到书包里,首先掏出两只大馒头来,“喏,先给你馒头。”

  “唔,肉干在我包里。”林念抓住一只馒头便往嘴里塞,目光示意一下自己仍在草地旁边的小包,又转回骆显文这边。只见这瘦高个小心地翻找了片刻,从书包里掏出一本看来还算崭新的书来,书是大32开的杂志模样,只是封面简单而朴素,显然印刷质量不好,杂志的名字是《故事》。

  “小心点还是新的,明天还要借出去呢。”

  “知道。”林念一边吃馒头,一边拿了杂志在旁边的草坡便坐下。骆显文走到一边,自顾自地从林念的书包里掏出两块肉干来,一边吃一边说道,“昨、昨晚看了半晚才看完,《龙皇战纪》正写到船桥……船桥要塞的情节,黄龙军当年在船桥,连续抗着活尸打了两年,这里才刚刚开始,嘿嘿,写得真带劲……另外,后头还有一篇小说,写了‘昂船座’的故事……”

  骆显文自小身体不好,说话也有些结巴,此时在林念面前状况稍稍好些。林念翻看着杂志上的小说,已经迅速地吃掉了一只馒头,摆手道:“你你你、你个结巴不要跟我剧透,我自己看!”

  骆显文并不恼火,笑了笑,站在草地上一边吃肉干一边朝远处的雾墙方向看,过了片刻,又道:“说……说起‘昂船座’,四年前霞关大战的时候,朱凌的昂船炮台还往这边打过三发光束炮,咻——咻咻咻——就是从桃岭上飞过去的……”

  他一只手叉着腰,仰起头,仿佛还能看到四年前那场大战时的景象,天是灰蒙蒙的、带着诡异的猩红色,无数的活尸在尸王的带领下漫山遍野而来,三发巨大的光柱划过天空,击向如今那片白雾弥漫的地方。

  晨风中,林念吃着馒头,想起了当年的情景,便也抬头朝前方看了看,随后“唔”的一声,就又低头开始翻看那质量差劲却颇为吸引他的故事杂志了。

  ***************

  曾经在这片大地上,有过建立于唯物观与物理学之上的伟大而璀璨的人类文明。至公元二〇八四年,有巨大的神明在天空中作战,神明陨落之后,唯心的规则入侵唯物。

  电子规则首先失控,破坏了原本人类文明中曾深入微观层面的一切技术,之后,仿佛是噩梦中的景象变作现实,大规模的瘟疫爆发,存在于幻想小说之中的活尸灾难降临时间。

  高度致命且带有传染性的病毒杀死了地球上超过一半的人口,死尸复活开始第二轮杀戮,在最初的混乱过后,大规模的所谓活尸其实也并不难对付,最初的活尸本能单一、行为机械,甚至只需要用数米长的竹竿或者钢管支起枪林,便能够将大规模的活尸串成肉串。

  但不久之后,活尸开始进化,或是增加力量,或是增加速度,又或者捕食行为变得更加狡猾,人类与活尸的战斗就此持续了上百年。

  在这期间,与活尸的横行同样致命的,可能还是秩序失去之后来自于同类之间的恶意。电子规则失控之后,一切远距离联系的方式几乎都失效了,幸存者们分散成不同的聚居点,在没有了国家力量的情况下,部落式的野蛮取代了文明,弱肉强食的黑暗年代持续了数十年。

  数十年的时间里,由于唯心规则的逐渐加深,人类的思维逐渐开始干涉现实,“异能者”、“进化者”小规模地出现了,武学的、精神的修炼开始具备更多的可能性,部分强大的武者开始探索经脉与内功的奥秘,一些强者开始带队整合幸存的人类世界。

  由于成规模的合作开始扩大,曾经保存下来的科学火种一度被点燃,至少将科技的力量重新推回蒸汽时代,人类的力量开始压倒活尸。一直到公元历的二一七七年,丧尸之灾降临九十三年后,人类重新建立起合作共存的国家。由于经历了灭世的灾难,为了去除过去的人种差异,由六个行省组成的新国家被称为人类同盟,改历法为新历元年。

  在这段时间里,巨大的“雾墙”开始出现,在过去人类的痕迹彻底被消灭的地方,大地被直贯天云的白雾所笼罩,那是被唯心的规则主宰的“未确定”的地方,其中的一切都是不定的,个体的力量进入雾墙,会被唯心的规则吞噬,从此归于虚无。

  每隔数月时间,当雾墙积蓄了足够的力量,活尸们将一批批地出现在雾墙的边缘,杀死可见范围的一切,当附近人类被杀尽后,雾墙便开始汹涌前移,吞噬大地。

  但同样的,若是成规模的人类在雾墙的附近聚居数年,却又挡住了活尸们的进攻。因为人类的认知已固定,雾墙又会缓缓的后退。

  这样的厮杀,自此又持续了六十九年,这期间,各种各样的新发现开始在人类同盟内部出现,并且逐渐进入实际的战斗层面。

  人们找出了过去遗留下来的部分高精尖设备,通过新世界发现的部分新矿种,制造出可以与思维发生反应的稳流设备,以修行者们强大的思维力量重新稳流已经变得狂暴的电子规则,在小范围内恢复了部分武器装备的力量。

  人们找到公元年间陨落于时间的部分“神明”尸体,将尸体恢复活性后使其与人类强者的思维同步,创造出巨大的战神武装,用于对付后期足有十余层楼高的活尸尸王。

  人们在大地南端的小岛上找到了一颗仍旧具备活性的“神明”大脑,藉由这颗后来被命名为“昂船座”的大脑,在大地之上重新建起一片庞大的、几乎环绕整个国土的武器城墙,大量旧时代的超级武器被安排在了国土边缘的一个个重要节点上,再在这环绕国家一圈的钢铁城墙上重新建起铁路运输系统,这就是被称为人类同盟命脉的“昂船巨构”。

  人类的力量在发展,活尸的灾难也一次比一次更为凶猛,直到新元六十七年,人类同盟的科学家里计算出雾墙外扩力量的膨胀顶点,预言在新元六十九年的最大规模丧尸之灾后,雾墙与人类的力量对比将趋于稳定。

  六十九年,这世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尸海爆发出现了。巨大的、甚至高达十数层楼的尸王带领着无数活尸冲出迷雾,人类的抵抗亦在同时展开,从昂船巨构中发射出来的导弹犹如雨点般飞上天空,洗礼大地,大功率的光束炮远隔十余里朝着一尊尊的尸王展开点射。在几个侵蚀力量最强大的地区,十八尊巨大的战神武装被全数投入战场。

  战斗同时爆发在人类同盟外围长达八千六百公里的疆域线上,几乎所有的积蓄、所有的人类军队、强者都投入了这次战斗。

  林念当时九岁,居住的霞关,是人类同盟六行省之一的襄湖省外围的中型城市。活尸的攻击从外围推来,无数的人参与了战斗,林念的爷爷扛着他那把名为“北斗”的狙击枪参与了战斗。

  林念至今还清晰记得爷爷牺牲前的那一幕,老人将孙子交给了撤离的队伍,林念坐在牛车上看着那飞舞着无数光点的夜空,心中甚至还觉得兴奋。忽然间一道身影出现在数百米外的山头上,林念看着那身影上竟逐渐亮起光芒,认出了那熟悉身影的身份。

  爷爷将手中的狙击枪,对准了一公里外都清晰可见的巨大活尸,枪上的七颗星辰与老人一样璀璨地亮起来,那也是林念第一次看见那杆老枪上的星辰被全部点亮的情景。爷爷说过,北斗上的星辰,每点亮一颗,力量就要增加一倍。

  光的洪流刹那间划破黑色,山丘上的树木都在轰然倒伏,一公里外,那尊穿甲炮弹都只能造成轻伤的尸王整个头颅轰然爆开,山坡上发光的老人则朝着另一边飞散。

  “北斗”扭曲成废铁。林念从此就没有爷爷了。

  人类同盟进入相对和平的发展期,雾墙与活尸的威胁只保存在了几处争夺激烈的规则活跃区。时间到今天,也已经过去了四年。

  ***************

  四年的时间,襄湖省的活尸威胁几乎已完全消失,失去的霞关与其他的外围城市再未收回来,在那场大战中损失了太多力量的人类同盟却正在逐渐的恢复底蕴。

  林念随居民后撤到昆山矿区,一天一天地修炼着爷爷在生时教导的“翔鹤气功”,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练到像爷爷一般的强大。

  他如今只是个孤儿,但由于这一片民风还算淳朴,骆显文父母对他也颇为照顾,正在上学的他每天也都过着简单而充实的生活。

  活尸没有了之后,附近的野生动物长得飞快,他偶尔出去打猎,野地里兔肉鼠肉肥美,肉食不缺,朝向霞关废墟的野地间有时候还能遇上已经渐渐恢复野性的结群的野狗,杀掉一只更是美味。

  每周上五天学,上午是文化课,下午则进行武艺或者念力的锻炼。林念的修炼偏武艺,将来的路子是准备加入军队,骆显文脑子好用,理想是成为科学家,至不济也想去到大型的工厂里成为高级别技工。当然,目前来说,这一切也都只是设想。

  相对于已经是孤儿的林念,骆显文的家境要好一些,他的父亲骆江是桃岭哨站的一名队长,母亲则在昆山中学教书,同时教物理、数学和历史。昆山矿场如今已经是边疆地区,他们一家在内地尚有亲戚,时常朝这边带过来一些书籍,林念便常常蹭骆显文的书看,最爱看的便是记载各种幻想小说与杂学知识的《故事》。

  早晨的时间算不得多,林念在草地边上看了十几页小说,一旁的骆显文催促起来,他便只好收起杂志背上包,绕过桃岭往矿区方向走去。途中骆显文不免得意地剧透一番,林念并不在意这个,偶尔与他讨论一番武艺上的事。

  穿过山腰上的杂木林,走过荒草丛生的池塘,清晨的阳光已经变得明媚起来,矿区小镇在前头映入眼帘。

  城镇早已醒来,人们走出家门,穿过街巷,去往矿场或是学校的方向,矿场之中,晚班的员工陆续交班而出,矿区正门前的几个早餐店已是人头涌动,热闹非常。由变异角牛拖着的十余辆大车穿过了城镇的主干道,由矿区押运士兵跟随着,已经走在去往朱凌市的路上了。

  桃岭的小路穿过山腰,朝着城镇的主干道上延伸而去。山腰上还是乱草,再往下临近城区,便被附近的人垦出一块块的菜地了,路再延伸,就有老旧的院落。

  林念独居的院子就在这城镇边缘的小道旁。三间老平房,外头围了围墙,围墙内外都有小片菜地,有爬着瓜藤的架子,一颗巨大的榕树在院子里支起茂密的树盖。夏日阴凉,是避暑的好去处。

  爷爷去世后被追授了英雄的称号,他救人也多,虽说没有多少大关系留下,但让林念在此生存不受欺负,并没有什么问题。

  “昨、昨天,来了支科研队。”

  这一年是新历七十三年的九月十七,林念与骆显文同是十三岁的无忧无虑的秋天。走过院子的时候,骆显文结结巴巴地说起了昨日发生的事情,“听说……是从辰京来的,很厉害……领队那个大个子,有两米、两米二,不是一般人。”

  昆山矿区地处边疆,但由于某些原因,雾墙那头的混沌反应并不强烈,比起此时仍旧受到活尸袭扰的几处“活跃区”来,要安全得多,也经常会有科研队或是探险队过来,并不出奇。林念走在前头,问了一句:“叔叔阿姨认识他们?”

  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走在后方的骆显文并未立刻回答这个问题,过得一阵,林念听得他结结巴巴地说道:“跟、跟他们一道来的,还还……还有个女的,听说……是李校长的亲戚,可能要、要住在这里,跟我们同学。待会上课,大概能看到她。”

  乡下十二三岁的年纪,说起同龄的女孩子,彼此都想表现得浑不在意。林念还没有太反应过来,是真的不在意,道:“到我们班吗?”

  “最好不是……辰、辰京来的,不好相、相处……不说她了。”

  “哦。”

  “……昨天听说,她叫李玄都。”过得一阵,骆显文又说。

  林念想想:“……听起来像个男孩子。”

  “……嗯。”

  因为对方的点头,林念对这位辰京过来的新同学的第一想象,成了一张方方正正的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