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徒儿是女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4章 佛祖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

我的徒儿是女娲 洛风灵 2321 2019.07.19 18:50

  虽然大概弄明白了人格的作用,但,萧云却并不是很喜欢。

  有人喜欢透视能力,只是因为他们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罢了。

  萧云对窥视隐私并不敢兴趣,甚至一想到刚刚见到的瑶姐姐骷髅形象,他就忍不住反胃。

  随后萧云又试验了一下,这枚人格不仅对人有效,对周围的事物同样有效,大到一栋房屋,小到一粒米,只要他看上一眼,就能够初步判断出米粒的结构、产地,生长年线等等。

  这让他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了一个词---明察秋毫。

  “呵呵,以后这枚人格便叫做明察秋毫好了。”

  萧云吁了口气,不由又想到了缠绕在瑶姐姐身上的那道黑影。

  他眉头一皱,总觉得那道黑影很不简单。

  像是邪祟一样的东西。

  萧云低着头寻思了片刻,决定暂时先不打草惊蛇。

  黑影想来也不是刚刚依附在瑶姐姐身上,若黑影想加害瑶姐姐,恐怕早就已经动手了,瑶姐姐也活不到现在。

  最关键的是他现在还没有搞清楚黑影是什么,更不知道如何对付黑影,若是打草惊蛇惹怒了黑影,只怕会得不偿失。

  打定主意,萧云也就不再多想。

  ……

  处理完手边大小事务之后,萧云便依约前往雷真家中。

  瑶姐姐不放心他一个人,非要跟去。

  萧云也只得依她。

  雷真的家位于西城区,和萧云所在的东鸣湖刚好横贯南城。

  瑶姐姐驾车,足足一个小时才赶到雷真家中。

  刚一到院落门口,萧云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吵闹之声。

  “燕小六,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姐夫,你怎么这么固执,那灵智大师说了,你的病只有他能治,你只要把鼎卖给他,他就给你看病,是命重要还是鼎重要,你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

  “燕小六,你明知雷家破产全都是那帮秃驴背后搞鬼,而且我这身病恐怕也和他们脱不了关系,你还和他们狼狈为奸,助纣为虐,我没有你这样的小舅子,滚,你给我滚。”

  伴随着这道撕心裂肺的吼声,只见一个矮胖男子灰头土脸的从院落里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骂骂咧咧:“妈的,不识好歹,若不是看在你是我姐夫的份上,老子早一把火烧了你家了。”

  “哼,雷空鹤,你给老子等着,等灵智大师来了,你那破鼎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路过萧云身边的时候,他甚至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了眼萧云:“妈的,瞅什么瞅,再看眼珠子给你挖出来。”

  萧云淡淡摇了摇头。

  如果是热血少年被人这么挑衅,肯定会忍不住暴跳如雷。

  但,他的血却完全是冷的。

  若真不爽,一巴掌拍过去便是。

  哪会和一个地痞流氓逞口舌之力。

  瑶姐姐黛眉一簇。

  这地痞敢威胁少爷,她都忍不住想出手教训一下了。

  但她见萧云没什么指示,也没敢妄自动手。

  这个时候,雷真也看到了萧云,赶忙迎了上来。

  当看到来的只有瑶姐姐和萧云两个人之时,雷真怔了下,随后脱口问道:“萧云,怎么就你们两个,云大师呢?”

  萧云耸了耸肩道:“我就是云大师啊。”

  “你是云大师?萧云同学,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萧云摇了摇头道:“我不喜欢开玩笑。”

  “那,好吧。”

  雷真嘴上没说什么,心中却是苦笑连连。

  能被称为大师的,少说也是四五十岁往上的年纪,而萧云不过十六七岁而已,就算家庭背景再好,也不可能这么小就精通医术吧。

  他猜测,萧云大概是请不动云大师,又怕在同学面前丢面子,所以才会自己冒充云大师。

  但萧云好心好意的来帮他,他怎么可能当面揭穿萧云。

  想到此处,雷真只得挤出一丝笑道:“既然萧云同学你就是云大师,那就麻烦你看看我父亲到底是什么病吧。”

  萧云点了点头,随后便跟着雷真来到了其父亲雷空鹤的病房。

  “爸,这是我同学萧云,来给你看病了。”雷真介绍道。

  雷空鹤昨天就听说雷真请了一个闻名南城的云大师给他看病,还欣喜的以为他这病终于有可能好转了,他怎么都没想到,雷真请来的居然是一个孩子,而且还是高中生。

  雷空鹤心中难免有些失望,但他还是和煦一笑道:“有劳了。”

  萧云只看了雷空鹤一眼便已经初步判断出了后者的病症。

  只是他刚准备帮雷空鹤医治,却只听病房外面一阵劲风吹来。

  伴随着劲风,一道人影凌空而至,衣袖飘飘的落在了雷家小院。

  此人年龄约莫在五十岁上下,身披紫蓝袈裟、手持银色禅杖,一副得到高僧的模样。

  这大和尚刚一落地,之前离开的燕小六也急匆匆跑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手持棍棒的小和尚。

  似乎是来者不善。

  燕小六恭敬的指了指大和尚道:“姐夫,这位便是我之前跟你说起过的灵智大师了,乃是西域兰柯寺的得道高僧。”

  灵智大师高颂了一声佛号道:“雷施主,那方小鼎放在你手中无甚用途,但与贫僧而言却大有妙处,我劝你还是把它拿出来卖给贫僧,不然只怕会惹来杀身之祸。”

  雷空鹤哼了一声:“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把我们雷家的传家宝卖给你这种丧尽天良的人。”

  灵智大师眉头一皱,挥起禅杖往院落中央的石桌上轻轻一敲。

  只见那坚硬的花岗岩石桌竟是被震碎成一地石屑。

  雷真瞳孔骤然一缩。

  我天,这得多大的力量才能办到?

  雷空鹤也是面色狂变。

  他知道这些人都是武林高手,武林高手他也没少接触,可如灵智大师这般一杖敲碎石桌的,这还是头一次看到!

  灵智大师满意的收回禅杖:“雷施主,刚刚那一杖的威力你也看到了,贫僧想杀你,如杀猪宰羊罢了,

  只是贫僧向来以慈悲为怀,不忍多造杀孽,所以才一直忍着你,但你若一意孤行,贫僧这禅杖之下倒也不介意多出两个亡魂。”

  他瞥了眼雷真,继续道:“你或许不怕死,但你这孩儿正值青春年少,你难道想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贫僧毙于杖下?”

  “噗!”雷空鹤本来就病重体弱,如今儿子又被威胁,他只觉胸口气血翻涌,哇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雷真眼睛都红了,扯着嗓子嘶吼道:“你个老秃驴,口口声声慈悲为怀,害我雷家倾家荡产还不算完,还要逼死我和我爹,你特码不是要杀我吗,你来杀我啊,我下了地狱也不会放过你的!”

  “**崽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真当贫僧不敢杀你不成?”灵智大师面色一沉,他踏前一步,身上气势暴涨道。

  这个时候,只听一道悠悠声音传来:“亏你还是一个出家人,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释迦摩尼若知道,恐怕棺材板都压不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