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徒儿是女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9章 诡异的药蛊

我的徒儿是女娲 洛风灵 2584 2019.06.24 18:46

  众人眸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小白兔身上。

  只见那小白兔喝了掺杂毒药的血液之后,非但没有什么异样,反倒是比之前更加精神了,似乎刚刚喝下的不是剧毒,而是补药。

  一刻钟之后

  瞧得小白兔安然无恙,活蹦乱跳的样子,喜来多满意的捋了捋胡须,随后又傲然瞥了眼萧云道:“小家伙,怎么样,你对老夫的药方还有什么质疑的吗,都说出来,老夫今日让你心服口服…”

  然而他话音还未落地,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小白兔突然四肢抽搐,口吐白沫,本来洁白的皮毛瞬间变灰,跟着又由灰转黑。

  而与此同时,小白兔身体也开始膨胀。

  砰!

  小白兔身体胀到极致,承受不住压力,直接炸裂了开来,血肉溅了一地。

  眨眼之间,小白兔爆体而亡!

  喜来多笑容骤然凝固,僵立当场。

  整个西厢房这一刻静如死寂。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满地的血肉。

  林青薇张大了嘴巴,瞪圆了双眼,小脸都扭曲了。

  但她此时却完全顾不得形象了。

  林清音捂着小嘴,美眸中写满了惊恐。

  喜来多开出来的药方就算再毒,最多也只能毒死小白兔,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但小白兔喝了混合毒药的血液之后,却爆体而亡,这几乎超出了她的认知,颠覆了她的想象。

  林元勋此时更是四肢颤抖,脸色发青,额头冷汗直冒,刚刚若不是萧云阻拦,恐怕爆体而亡的就不是小白兔,而是他林元勋了。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盯着那满地的血肉,喜来多呼吸急促,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他行医数十载,自恃见多识广,却从来没见过这等场面。

  他愕然良久,随后一把抓住林元勋,想要通过把脉确认一下林元勋的病情:“没错,林家主中的的确是苗疆蛊术,以毒攻毒的手法应该有用才对,怎么会令小白兔爆体而亡?”

  喜来多颓废的看向萧云,他身上早已没了之前的气度。

  “林老爷子中的的确是苗疆蛊术,但却并不是什么毒蛊。”

  萧云淡淡的摇了摇头。

  神农医果里面恰恰就有关于蛊术的详细介绍,他现在对苗疆蛊术的了解,不客气的说,甚至比苗疆蛊师还要更加的细致。

  “不是毒蛊?难道苗疆蛊术还有其它的蛊?”

  喜来多惊异道。

  他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萧云哂然一笑:“苗疆蛊术能被称为当世三大邪术,又岂是你想的那般简单,毒蛊只是苗疆蛊术里面最低等级的一种蛊而已,蛊术修炼到一定境界,甚至能够以蛊虫影响人的情感,记忆,认知等等,这种蛊,被称为药蛊。”

  “您的意思是老朽中的就是这所谓的药蛊?”

  林元勋倒抽了一口冷气,同时心头怒火丛生。

  萧云虽然没有明说,但只言片语间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连情感,记忆,认知都能改变,药蛊实在是太可怕了。

  究竟是谁给他下了这么恶毒的蛊术?

  萧云点了点头:“林老爷子中的的确是药蛊。”

  喜来多眉头紧蹙,虚心请教道:“蛊虫说到底都是毒物,就算药蛊恐怕也不例外,我那以毒攻毒的手法就算效果不大,也应该没有什么副作用才对,怎么会令的小白兔爆体而亡?”

  萧云哼了一声:“你太小看药蛊了,药蛊和普通毒蛊的培养方式完全不一样,可以说是一种私人订制的蛊虫,目的性极强,而林老爷子所中的蛊就是某位大蛊师为他量身定制的。”

  萧云沉吟片刻,面上掠过一抹凝重之色:“给林老爷子种蛊的那位蛊师恐怕不仅精通蛊术,也深通医理,他种蛊之前应该就已经料到以林家的势力,肯定能请到名医看穿他的手段,所以他在药蛊里面早就埋伏了后手,你用以毒攻毒的手段对付他的药蛊,自然就陷入了他的圈套,药蛊和毒药发生连锁反应,莫说是一只小白兔,就算是一头大象,恐怕也能撑爆了。”

  “原来如此!”喜来多口干舌燥,只觉到地狱口走了一圈。

  这次若不是萧云阻拦,林元勋恐怕已经爆体而亡,他声誉尽毁,日后整个华夏医道界恐怕都没有他容身之处了。

  他难以置信的看了眼萧云。

  小小年纪医术就如此了得,华夏医道界何时出了这么个怪胎?

  林元勋深吸一口气,诚惶诚恐道:“请先生救我。”

  林青薇面色复杂。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承认,她托啸天哥哥请来的名动华夏的喜神医在萧云面前简直就跟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一样。

  但为了爷爷,林青薇哪还顾得了别的。

  她不情不愿的对着萧云鞠了个躬道:“之前是我不好,不该对你那么无礼,我错了,请你大人有大量,想办法救我爷爷一命。”

  萧云哑然一笑。

  他若真想和林青薇一般见识,哪会多费唇舌,早拍屁股走人了。

  “拜托啦。”林清音也咬了下嘴唇,饱含了期待道。

  萧云冲着林清音笑了笑,随后走到林元勋卧榻之旁道:“林老爷子,如果你准备好了的话,我现在就帮你医治了。”

  林元勋怔了下。

  萧云连药方都没开,难道想徒手帮他治病吗?

  但他此时哪有功夫多想,赶忙拱手抱拳道:“老朽已经准备好了,还请小先生妙手回春。”

  萧云点了点头,食指中指并拢。

  唰。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的手指已经点在了林元勋印堂之上,萧云手上动作不停,紧跟着又依次点在了百会,人中,膻中等处,将全身各大穴位悉数点了一遍之后,萧云狠狠一掌拍出。

  林元勋只觉胸口一闷,哇地吐出了一大口黑血。

  只见那黑血落地之后,竟似活物一般蠕成一团,聚而不散,隐隐像是有什么邪物在其中横行作祟,瘆的周围众人毛骨悚然。

  萧云抬脚踩到黑血之上。

  兹…

  伴随着一阵尖锐的爆破声,黑血团竟像是焦炭一般,噼里啪啦的燃烧了起来,顷刻之间便在萧云脚底化为一团灰烬。

  萧云这才跺了跺脚道:“林老爷子,你体内的蛊虫已经被我尽数逼了出来,调养一两天,你身体应该就能恢复如初了。”

  “这就好了?”林青薇、林清音面面相觑。

  林元勋仔细感受了一下,他喷出那团黑血之后,之前让他很难受的恶心呕吐,四肢无力,头晕眼花等症状似乎一下子都消失了。

  林元勋面色一喜,对萧云越发恭敬道:“小先生真乃神人也。”

  喜来多狠狠咽了口口水,目瞪口呆的盯着萧云道:“您刚刚使用的莫非是溪指拂穴手?”

  “哦,你认得这种手法?”

  萧云诧异的瞥了眼喜来多,溪指拂穴手是他从神农处窃取来的,喜来多居然认得,倒是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喜来多面上露出一抹追忆之色:“老朽早年游历江湖之时,曾经在海外珍珑岛遇到过一位神师,侥幸见过这种手法,听神师说,溪指拂穴手可化解世间万毒,威能极为了得,但却很难炼成,没有三四十载的功夫连门都入不了,小先生小小年纪就炼成如此神术,真是天纵奇才。”

  喜来多一阵汗颜,他突然感觉他一辈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尤其是想到他之前竟然想要收萧云做徒弟,更是囧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现在才明白,萧云只说他没资格,已经是给他留足了面子。

  喜来多惭愧的摇了摇头:“小先生真不愧大师之名!”

  他已经大概猜出了萧云的身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