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徒儿是女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99章 最绝望的事

我的徒儿是女娲 洛风灵 2223 2019.09.04 18:32

  “以鲜血为引,以尸骨铺路,杀杀杀!”

  一众黑衣卫在罗统领的指引下异口同声,振臂高呼,杀声喧天。

  “杀杀杀!”赵无敌钱傲天一左一右立于殷天邪身侧,脸上皆是闪烁着庄严而神圣之色。

  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

  如今所有障碍都被扫除,只待血神仪式成功,拜火教就可以以无敌之姿重见天日。

  而掩埋在地下近万米深处的月芷国古城也将破土而出,震惊世人,重新屹立于世界之巅!

  “杀!”殷天邪一声令下。

  数十黑衣卫手持长枪踏步而出,将秦轻楼阿离团团围起。

  罗统领骑着战狼走上前来,舔着嘴唇道:“所有和这两人沾亲带故的,统统站出来。”

  各大教派的精英们面面相觑。

  拜火教这是要实行连坐政策啊。

  站出来就是一个死。

  一时间,所有人都噤若寒蝉,无一人敢挺身而出。

  开玩笑呢,有谁会嫌自己命太长。

  唯有秦伊一脸怒色。

  父亲被拜火教重创,她想要挺身而出,却被四大神捕牢牢拦住。

  “没人自愿站出来是吧?好。”罗统领怪笑一声。

  似乎牵动了被秦轻楼重创的伤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好半天,罗统领才缓过劲来。

  他枪尖一挑,阿离用来遮脸的紫色面纱应声而落。

  一张绝美的脸蛋顿时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张脸蛋,虽然因为重伤而血色不足,极端惨白,却丝毫遮掩不住那股倾国倾城之色。

  论容颜,场间所有女性,也唯有瑶姐姐能与之媲美,但阿离身上却比瑶姐姐更多了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仿似九天仙女降临。

  “好美!”

  “此女只应天上有!”

  各大教派的高手们有不少甚至都暂时忘记了此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忍不住纷纷暗吞口水。

  罗统领也被阿离的绝世容颜惊到,但他活了数百年,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很快便稳住心神。

  “啧啧,不愧是昆仑墟出来的女人,果然如传言般国色天香。”

  罗统领啧啧一叹,随后略有些失望道:“只可惜你得罪了拜火教,就注定只有死路一条,

  今日我便拿你开刀,杀鸡儆猴!”

  说着,罗统领身上气势猛地一盛,他手中银色长枪如龙般挥出,狠狠抵在了阿离咽喉处。

  阿离被殷天邪的天鹰神爪重创,体内真气更是消耗殆尽,此时浑身酥软,好无力气。

  莫说是罗统领这样的真人道君,即便是普通一个武道宗师,也能一枪取了她的性命。

  罗统领只要稍微一用力,她就将香消玉殒。

  阿离莹白如玉的肌肤被银枪刺破,有血滴聚于枪尖。

  “就这么死了吗?”

  阿离神色暗淡,美眸中充满了不甘。

  死,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

  只是她这一死,拜火教将更无忌惮。

  鸣岐老祖九大血脉后裔将彻底沦为拜火教破禁的祭品。

  更为严重的是,鸣岐老祖当年为了防止九大守护家族背叛他的血脉后裔,早就给九大守护家族种下血脉咒术。

  鸣岐老祖九大血脉一旦死绝,她们九大守护家族也将受到血脉咒术反噬,家中子弟无一人能够幸免!

  现在唯一能够挽回败局的就只有鸣岐老祖。

  但鸣岐老祖已经失踪了有千年之久,是死是活都不得而知,指望他从天而降还不如祈祷老天爷显灵。

  “哎,真的很不甘心呢!”

  阿离轻叹一声,绝望的闭上了眼眸。

  “认命了吗?嘿嘿,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送你下地狱吗?

  刚刚那一枪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

  “胆敢冒犯神教天威,我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

  罗统领残忍笑着。

  他银枪一挑,猛地划向阿离那倾国倾城的脸蛋。

  这个世界上,有比死亡更恐怖的事。

  对女人来说,容貌和贞洁的丧失往往比死亡更加可怕。

  他要毁掉这张绝世容颜,让阿离即便到了阴曹地府也不得安宁!

  这,就是挑衅拜火教的下场!

  一众黑衣卫面色狰狞。

  赵无敌钱傲天抱着臂膀,桀桀怪笑。

  就在那银枪即将划破阿离脸颊之际,

  突然,一条绿色藤蔓宛如吞天大蟒,从远处劲射而来,铛地一声击在那枪刃之上。

  罗统领只觉一股巨力传来。

  他手臂一麻,

  银枪脱手而出,噗呲一声贯穿了周围一个黑衣人的胸口。

  “这是?”

  祭坛上,赵无敌钱傲天皆是大惊失色。

  就连教主殷天邪也脸色微变,侧头看去。

  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手握绿色藤蔓,从人群中踏步而出。

  这少年面无表情。

  只是他那漆黑如万古长夜一般的双眸中,似有血色火焰跳动。

  这一瞬间,所有的眸光哗啦啦都落在了少年身上。

  “萧云?”

  秦伊失声叫出。

  “这孩子,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不想活了吗?”

  蓝西田肉眼凡胎,根本不知道刚刚电光火石一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看得出来,这些黑衣人都不是善茬,忍不住心中狂吼。

  “萧云这小子难道是想英雄救美?”

  阿白谷早就被吓得瑟瑟发抖,此时正躲在一个角落里悄悄观察着局势,见萧云从人群中走出来,不由幸灾乐祸的鄙夷了一句。

  周围这些可都是仙人,举手投足间飞沙走石,劈山断流的存在,又岂是萧云所能抗衡的。

  这完全是一种找死的行为。

  “哈哈,云天师终于要出手了!”

  曲洋眸中却是精光闪烁,一脸期待。

  “少爷小心。”瑶姐姐握着粉拳,又是紧张又是忐忑。

  伴随着众人各色各样的眼神,萧云踏步而出,一步步走向围着阿离的那群黑衣卫。

  他每踏出一步,绿色藤蔓便舞动一次。

  绿色藤蔓每一次舞动,都如蛟龙入海,在空中带出一串血花,斩落一个个黑衣卫头颅。

  “哒哒哒!”

  萧云脚步声如催命鬼符。

  十八步之后,围着阿离的黑衣卫悉数倒地,无一人幸免。

  人头哗啦啦滚落。

  鲜血顺着他们的断颈咕咕而出,染红了地面。

  萧云以鲜血为引,以尸骨铺路,一步步走到罗统领面前。

  “你到底是什么人?”

  面对秦轻楼神色都丝毫未变的罗统领此时却彻底慌了。

  他之前一直没将萧云当回事。

  可萧云却以区区藤蔓震飞他的银枪,修为只怕已经入了真君之境。

  如此年轻的金丹真君,由不得他不谨慎。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随时向教主求救的准备。

  “你刚刚不是说,要让阿离姑娘体会,什么是真正的绝望吗?

  我来告诉你,什么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绝望的事!”

  萧云手腕一抖。

  绿色藤蔓如蛟龙飞出,狠狠锁住了罗统领脖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