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徒儿是女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章 苗疆蛊术

我的徒儿是女娲 洛风灵 2060 2019.06.22 18:49

  悬丝诊脉是医家绝活。

  整个华夏会的人不超过两手之数。

  本来喜来多只有再给女患者诊脉的时候才会使用这个绝活,但今日为了在林元勋云大师等人面前维护他的威信,他不得不用了出来。

  林青薇依言将银丝绑到了林元勋手腕上。

  喜来多扯着银丝另一端,屈指一弹。

  只听叮一声脆响。

  银丝微微颤动了下,喜来多略一沉吟:“林家主,你这脉象平稳,本该是身康体健的征兆,但平稳有余,却动力不足,应当是脾胃出了毛病,想来你近日应该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林元勋眉头一挑:“喜神医果然是神医,您说的一点不错,老夫这身体之前都还好好的,就在三天前,用过晚膳之后,突然就浑身发冷,恶心呕吐,七窍流血,险些休克,可是食物中毒?”

  喜来多捋了捋胡须道:“如果是普通的庸医,肯定会觉得林家主是食物中毒或者食物过敏,但老夫却不这么认为。”

  “喜神医好厉害,之前林家的确请了好多医生给爷爷诊治,他们都说是食物中毒或者食物过敏,可是我爷爷吃过他们开的药之后却一点用都没有,喜神医,我爷爷到底怎么啦?”

  林青薇俏脸上过一抹自得之色。

  她请来的喜神医单凭一根银丝就如此精准的判断出爷爷的病症,比她哥哥请来的什么云大师还有她姐姐请的小毛孩厉害多了。

  林元勋等人也一脸期待的看向喜来多。

  喜来多沉吟片刻道:“以老夫所见,林家主应当是中了邪了。”

  “喜神医,你的意思是我爷爷被妖魔鬼怪上身了?”

  林楠有些不屑的问道。

  堂堂华夏医药学会的会长居然也相信什么怪力乱神之说,若非忌惮喜来多背后的叶家,他都忍不住开口嘲讽了。

  喜来多摇了摇头,饮了口茶润嗓道:“中医里面的中邪并非什么妖魔鬼怪缠身,想来以林家主的见识,应当听说过苗疆蛊术吧?”

  “苗疆蛊术?!”

  林元勋面色骤变。

  作为一个延续了数百年的大家族的家主,他又如何不知,苗疆蛊术,南洋降头术,西洋巫术并称为当世三大邪术。

  谁若是中了这三大邪术,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林元勋目露惊恐之色:“喜神医的意思是老夫中了苗疆蛊术?”

  喜来多傲然一笑道:“的确是苗疆蛊术,但林家主也不必惊慌,苗疆蛊术虽然邪异,但老夫浸淫医道数十载,莫说是区区蛊术,就算是当世三大邪术齐至,也难不倒老夫。”

  林元勋悄悄松了口气:“那就仰仗喜神医了。”

  喜来多寻思片刻,随后对林青薇道:“取纸笔来。”

  猜到喜来多应该是打算给爷爷开药方了,林青薇也不敢迟疑,赶忙取来了纸笔,递给喜来多。

  喜来多边说边写道:“三钱狸藻,九钱毒芹,五钱蓖麻,二钱飞蚁,蛇蝎蟾蜈毒液各一滴,熬炼成药,每日服用一次,不出一个月,林家主体内的毒蛊自然能够被逼出体内。”

  林清音黛眉一簇。

  她虽然不太懂医术,可也能看得出来,喜来多所开的这副药方不是毒草就是毒虫,这么毒的药,爷爷吃了真的没事吗?

  林元勋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喜神医,这……”

  喜来多自然知道林元勋等人的想法:“林家主不必担心,老夫用的是以毒攻毒的手法,对你百利而无一害,林家主大可放心。”

  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好一个以毒攻毒,那位云大师开出的药方虽无用但亦无害,林老爷子若是服了你喜来多开出的药方,恐怕会暴毙当场!”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年正慵懒的坐在座位上,刚刚那句话就是出自他的口中,这少年不是萧云还能有谁。

  “小家伙,你这是在质疑老夫的医术了?”

  喜来多眉头一皱,颇为不喜道。

  他乃是堂堂华夏医药学会的会长,之前那个满嘴跑火车的云大师已经让他很不高兴了,如今萧云一个小毛孩也敢妄议他的医术。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林青薇也瞪了眼萧云,恶狠狠道:“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喜神医为我爷爷看病,有你什么事,你插什么嘴。”

  医者仁心,萧云自然不愿眼睁睁看着林老爷子暴毙身亡。

  本来他还想好好解释一番的,但见林青薇盛气凌人的态度,他也有些火大,医者有医者的尊严,他来林家是给林老爷子看病,不是来受气的,若非林清音还算不错,此时他已经拍屁股走人了。

  “该提醒的我已经提醒过了,你们爱信不信。”

  萧云懒得和林青薇争辩什么,只是淡淡的耸了耸肩。

  言毕,他便又坐在座位上闭目养起了神。

  喜来多冷哼一声:“无知小儿,老夫开的药方虽然都是剧毒之物,但是相比于林家主体内的毒蛊,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你连以毒攻毒都不懂,也敢妄议老夫的医术,真是可笑。”

  萧云睁开眼眸,淡淡的扫了眼喜来多道:“你区区一届凡医,虽然侥幸做了华夏医药学会的会长,充其量也不过是只井底之蛙而已,我有什么不敢议论的。”

  他昨天刚刚获取了神农十点医果进阶成灵医,医术比喜来多高了不知几许,一个喜来多还没有被他放在心上。

  “好小子……”喜来多被气笑了,他自从被推选为华夏医药学会的会长之后,还从来没有哪个少年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这么无礼。

  但他身居高位,又是一个成名已久的大中医,也不可能拉下脸面和一个小毛孩骂街或者大打出手。

  喜来多强压下心中怒意,扭头对林青薇道:“丫头,备药。”

  猜到喜来多应该是打算以实际行动打脸萧云,林青薇又恶狠狠的瞪了眼萧云,随后就走出北厢房,吩咐下人按药方备药。

  而云大师此时也忍不住跳了出来:“小子,你质疑别人的医术也就罢了,连本大师的医术都敢质疑,谁给你的胆子?”

  萧云不耻一笑:“你一个冒牌云大师哪有让我质疑的资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