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徒儿是女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6章 拜火教必亡

我的徒儿是女娲 洛风灵 2361 2019.09.11 18:48

  “圣女竟然向萧云求和?”

  赵无敌如同听到世界上最大逆不道的话,险些暴走。

  蓝凰圣女代表的是拜火教的脸面,拜火教的威严。

  在他心中,蓝凰圣女就是真正的神灵。

  神灵就应该大展神威,挽大厦于将倾,维护拜火教的声誉,

  岂能向区区一个萧云罢手言和?

  钱傲天以及一众黑衣卫皆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就连空闻方丈都懵了。

  按常理,火神蓝雨和萧云之间应该上演一场天雷勾地火的旷世大战才对?怎么这火神开口就要修兵言和呢?

  “难道拜火教这尊火神也怕了云天师不成?”

  空闻方丈心中打鼓。

  各大教派的精英虽然也都疑惑不解,但见蓝凰圣女主动向萧云求和,皆是悄悄松了口气。

  虽然至强者之间的大战看起来很过瘾,但殷天邪和萧云刚刚那场交战所散发出来的冲击波已经让他们有些扛不住。

  如果萧云和比殷天邪强大百倍千倍的蓝雨打起来,只怕散佚而出的一点小火星,便足以要了他们的小命了。

  各大教派的精英们又是期待又是紧张的看着萧云,甚至不少人都在心中祈祷,希望萧云赶紧接受蓝雨的提议,罢兵言和。

  这样,他们这些人就都能安然离开拜火教了。

  “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

  见萧云迟迟不答话,蓝雨秀眉一蹙,追问道。

  “我一直很好奇,你和蓝雨究竟是什么关系,你可以先解答我这个问题吗?”萧云不答反问。

  “你怀疑我夺舍蓝雨?”

  蓝雨轻轻一笑:“你错了,我没有夺舍,

  我既是十六岁的蓝雨,也是活了数千年的蓝凰圣女,

  这两个身份并不冲突,

  至于为什么,这是我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你。”

  萧云心中一动。

  从蓝雨的字里行间他隐隐猜到,前者应该是利用某种秘法转世重生,所以才从蓝凰圣女变成了蓝雨。

  转世重生的人想要恢复前世的巅峰修为,往往并不能一蹴而就,也需要从最基础的内劲开始,一步步提升。

  而地球灵气稀薄,对于修真者很不友好,即便有各种秘法辅助,各种丹药加持,欲要修炼成真人道君,只怕至少也需二十年光景。

  如果十六岁的蓝雨真的是转世重生,修为肯定有限。

  但萧云也并未因此妄下断言,毕竟蓝雨身融天地的手段太过诡异,完全不是真人道君抑或金丹真君所能施展的。

  他寻思片刻,又问道:“我想拜火教这个‘天门’以及九大祭兽都是出自你的手笔吧?”

  这个问题看似随意,其实是萧云在想办法摸蓝雨的底。

  天门太恢宏了,九大祭兽更是如人造生灵。

  如果‘天门’和九大祭兽真的是蓝雨创造,蓝雨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他必须慎重对待。

  蓝雨嫣然一笑道:“你这是在探我的底吗?”

  “你这一路上不也一直在想办法摸我的底!”

  萧云不以为意的摇头。

  蓝雨哑然一笑。

  她之前想办法接近萧云,的确是存了探底萧云的打算。

  自从她得知萧云在南城以五雷神剑和匪夷所思的定身法术诛杀了花有缺以及十二法王之后,她就对萧云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萧云的出现,让她联想到了1500年前的鸣岐老祖。

  当年,鸣岐老祖如萧云一般横空出世,威压四方。

  后来,鸣岐老祖因为一个女子得罪了月芷国皇室。

  月芷国皇室命令拜火教诛杀鸣岐老祖。

  那时,如日中天的拜火教并未将鸣岐老祖当回事,组织人员围剿鸣岐老祖,却也因此彻底开罪了鸣岐老祖。

  鸣岐老祖大展神威,杀的拜火教血流成河,最后更是降下通天阵法,将拜火教将月芷国封于九地之下,永不见天日。

  在她看来,萧云未来也极有可能会成为拜火教的一大威胁。

  所以她才会在珈蓝山下,安排了一场邂逅。

  以期能够摸清萧云的来历和底牌,免得拜火教重蹈覆辙。

  只是她没想到,萧云竟然早就猜到了她的目的。

  蓝雨美眸噙着赞赏道:“你的确很聪明,出人预料的聪明,

  只是你不用白费力气了,

  我可以如实告诉你,我的实力,远超你的想象,

  而且,经过这几天的朝夕相处,我对你的手段以及修为也已经琢磨的八九不离十,

  你的定身术对我没用,

  你的五雷正法施展不出来,

  你的六道焚天看起来很威猛,但,因为你本身实力不足,对我也构不成什么威胁,

  哦,对了,我猜你身上应该还有一种火系神通?

  那应该是你最大的底牌吧?

  不过很可惜,你刚刚也听到了,他们都叫我火神,

  虽然我不承认自己是什么火神,但我生平最不怕的就是火,

  所以,我想杀你,真的是易如反掌!”

  萧云嘴角一抽。

  九幽寒火他一直当成是自己最大的底牌,从未在人前暴露,即便在天火幻梦里面,他都不曾施展九幽寒火对敌。

  蓝雨是怎么知道的?

  萧云警惕心大起。

  他凝神思索片刻,很快便想到了问题之所在。

  几天前,他刚刚炼化九幽寒火,回到考古站的时候,蓝雨却一反常态,拉着他的手嘘寒问暖,叨叨不休。

  他当时以为蓝雨是自来熟,人来疯。

  可现在想来,蓝雨肯定是察觉到了他身上的变化,所以才会借机接近他,一探究竟。

  九幽寒火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被蓝雨窥测到的。

  “呵呵,不愧是活了数千年的蓝凰圣女,见微知著,一叶知秋,这手段,果然让人心生畏惧。”萧云吁了口气,由衷暗赞一句。

  这时,只听蓝雨继续道:“萧云,我真的不想和你为敌,还是那句话,你我各退一步,就此把这一页揭过去如何?”

  “如何退?”萧云眸中寒芒闪烁道。

  蓝雨似乎早就想好了,不假思索道:“拜火教从今以后千年之内,不再进行血神仪式,不再尝试破解鸣岐老祖的大阵,

  更不会再为难你和你的瑶姐姐,

  而你只需饶殷天邪一命,对拜火教网开一面即可!”

  “饶殷天邪一命?

  对拜火教网开一面?”

  萧云摇着头,喃喃复述。

  他眸光逐渐冷冽:“我的父母,有什么过错?可拜火教却为了将我和瑶姐姐赶出萧家,害得他们年纪轻轻就含恨而终,命赴黄泉!

  更可恨的是,拜火教追杀我和瑶姐姐十年,却并不是要真的杀死我和瑶姐姐,而是要把我和瑶姐姐当成小猪啰圈养,

  整整十年!

  你知道这十年我和瑶姐姐是怎么过的吗?

  吃饭之前要先用银针试毒,

  睡觉之前要先用铁板封堵所有的门庭窗口,

  即便走路的时候都会担心有箭矢从天而降,射破头颅,

  即便如此,我和瑶姐姐依然遍体鳞伤,新伤加旧伤,伤伤不绝,

  那种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的滋味,你又了解多少?

  这一切,全都是拜你们拜火教所赐!”

  “这一步,对你来说或许不算什么!”

  “但,于我,却如万丈深渊,退,则粉身碎骨!”

  “抱歉,今日拜火教必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