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明月高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明月高楼 怀瑾卧鱼 2029 2019.05.03 13:46

  顾明月一把将沈罗音和谷雨推上了车,随即自己也坐到副驾驶上,催促司机赶快开车。司机不敢耽搁,立即发动了汽车,将枪声远远甩开。

  杜衡气急了,连忙派人找了几辆车紧随其后。若是今天让沈罗音跑了,不仅是二少爷,就连自己也怕是会有灭顶之灾。想到这里,他将车开得更快了,路旁的景色不断地倒退,不时会有农田里的稻草人远远地出现在视野之中,在浓重的夜色下,显得有些可怕。

  顾明月回头,发现后面隐约有车的灯光照了过来,显然对方是使了全力追捕她们。她心里一沉,知道再这样下去只怕开不到诚一接应她们的地方就会被抓住,到时候大家恐怕都要死,周其山的计划也必然无法实施。眼下她和周其山还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到时若是真的让周其海得势,黄泉路上有周其山一路相伴,只怕自己也不会开心。何况沈罗音是无辜的,不能让她因为这场内斗陪葬,更遑论谷雨这些日子对自己无微不至,自己更不可能让她死在周其海手上。

  终于,思忖片刻之后,她下了决心,转身对谷雨说,“等一下我会让司机停车,到时候你赶快带着沈小姐下车,在路边藏好,等周其海的人开过去,你们再去和诚一汇合。”这路边种了不少芦苇,想要躲藏起来并非难事,而且谷雨素来谨慎,一定可以带着沈罗音脱险。

  谷雨听到这话立刻便明白了顾明月的意思,调虎离山计。只是这样一来顾小姐作为那个诱饵,就极危险了,要是顾小姐出了什么事,大少爷也一定不会饶了自己。“顾小姐,我是不会抛下你的,大不了一起死。”

  顾明月一脸严肃,她探身抓住谷雨的手,“谷雨,你听我说,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但是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跑不掉,到时候只会坏了大事。而且,沈小姐是无辜的,不能让她给我们陪葬。”看着谷雨微微有些动摇的样子,顾明月继续劝道,“你放心,周其海不会拿我怎么样的,他还想从我这里知道更多东西。”

  想到了周其山还没有完成的计划,谷雨终于艰难地点了头,后方的车声越来越近了,顾明月让司机停车,等谷雨和沈罗音下了车,又将身子探出车窗,扔给了谷雨一个小匣子,“帮我把它交给周其山。”谷雨连忙接住匣子,再抬头,却发现车已经远远开走,只留下那句话的回音在风里一点一点地沉寂下来。

  顾明月嘱咐司机继续全速向前开,只有将周其海的人引得越远,谷雨和沈罗音才会更加安全。此时杜衡眼见已经能够看见沈罗音的车尾,心里大喜过望,继续加速。聊城郊外的乡间小路上,夜晚的寒意已经渐渐消了,本该是一片寂静,却偏偏被这几辆疾驰的汽车扰了安宁。

  终于,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杜衡追上了顾明月,他冲到前面想要将对方逼停,却发现对方竟不管不顾地撞了上来,巨大的撞击声惊醒了在林子里安眠的鸟群,它们像一团乌云似的地飞了出来,扑腾翅膀的声音听起来让人莫名心慌。

  谷雨和沈罗音趴在路边的芦苇荡里,等到周其海的人过去了一会儿,才站起身,在小路上狂奔起来。沈罗音何时吃过这种苦,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脚步十分沉重,整个胸口都要炸裂开来,可是比起这种痛苦,她更害怕被周其海抓住,于是只得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一定要坚持住。

  跑了不知多久,沈罗音看到前方似乎有一点微弱的光亮,谷雨拉着她朝着那点光拼命地跑了过去。

  “得救了,我们得救了。”沈罗音听到这句话,几乎要哭了出来,终于得救了。只是庆幸劫后余生之时,她不免有些担心那位小姐,不知她也能否安然无恙。

  “主子,沈小姐救回来了。”诚一回来向周其山汇报,“只是…”

  “只是什么?”周其山一边翻看手里的一沓信件,一边询问。

  “顾小姐,被抓住了。”

  信件顿时散落了一地,一片狼藉。周其山顾不得收拾,起身捞起了大衣,“传令下去,今晚去攻周其海的据点。”

  “主子。”诚一却没有动弹,反而有些逾矩地一把拉住了周其山,他跟了周其山这么多年,很少见到周其山在这么冲动的样子,“去不得,如果今晚去了,不管成功与否您都没有办法和老爷解释为什么您会出现在那里,到时候只怕您还会背上残杀手足的骂名,更何况…”诚一在周其山森严的注视下,还是鼓起勇气将后半句说了出来,“更何况在您的计划里,顾小姐一开始就是用来牺牲的。”

  似乎被诚一戳到了痛点,周其山的动作停了下来,是啊,一开始顾明月在这个计划里就是用来牺牲的,此时自己又何必装什么好人呢。只是和预想的并不一样,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对顾明月袖手旁观,他一点都不希望顾明月被牺牲掉。相反,他希望顾明月能够平平安安地活下来,和他一起去渑州看桃花,喝那坛子埋了二十年的女儿红。

  看到周其山有微微动摇的迹象,诚一继续劝说道,“如今二少爷自乱阵脚,竟想了绑架沈小姐这么蠢的主意,我们只要把沈小姐送到老爷和沈以淮面前,说明一切,自然会事半功倍,主子您也不用以身犯险,去破二少爷的据点了。”他们原定的计划实在是太过凶险,现在既然有送到眼前的现成的法子,既可以彻底打击二少爷,还可以最大程度地避免伤亡,何乐而不为呢?

  诚一的话似乎提醒了周其山什么,他转过身,一脸殷切,“你说,沈罗音现在在我们手里对不对?”

  诚一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如实答道,“是,谷雨已经带沈小姐到了我们计划好的地方。”

  “把她们带上,我们去找沈以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