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水患之灾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2896 2019.06.12 21:54

  易言欢看着江边的小木屋,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睛,原以为像他这样气质出众的人,身上的粗布衣裳不过是权宜之计,可原来他住的就是这样破旧的小木屋啊。

  沐风见她在门口迟疑,只是笑了笑,并未说什么,自顾进了房间。

  屋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便是堆满半屋的药材。

  “沐风,你是医生吗?”,易言欢蹲在药材旁边,好奇地看着。

  “医生?”

  “哦,不,我的意思是大夫,你是大夫吗?”

  沐风笑笑,“算是吧”。

  易言欢从药材堆里起身,看着沐风埋首于桌前,看着什么东西比比划划,眉间微微蹙起,她在一旁小心地开口,“我能帮你做什么?”

  沐风递给她一副药,道,“如果你不怕辛苦,从此处往西去一里地,有一处人家,帮我将此副药拿给大娘”。

  易言欢一把接过了药,“不辛苦不辛苦”,她很高兴能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

  一里路不过是小意思,易言欢没一会儿便到了,大娘听她是沐风叫来的,顿时热情的很,拿出吃食来招待她,易言欢推着没要,这个屋里家徒四壁,明显的主人很省吃俭用才省下了这些食物,她怎能接受。

  “大娘,小宝怎么样了?”,她已经知道了,这些药是给大娘的儿子小宝的,自从水灾为患,他就发了高烧,一直断断续续的。

  “多谢姑娘关心,小宝好一点了,烧已近退了”。

  “大娘,您怎么知道我是......”,易言欢有些不好意思,原以为自己打扮得很像男人,没想到连大娘都瞒不住。

  “都活了一辈子了,是男是女哪还能分不清”,王大娘嗔怪地看了她一眼,是长辈对晚辈慈爱的神色。

  易言欢有些不好意思,大娘已接着道,“沐先生是很好的人,姑娘跟着沐先生一定会很幸福的”。

  “不不,您误会了,我跟沐风什么也没有”。

  大娘一副看穿一切的笑容,却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只说道,“水患让瘟疫横行,我们这个小村死了很多人,小宝差点也保不住了,还好沐先生来了,这才挽救了小宝一命”。

  “瘟疫?”

  “是啊,现如今已是好多了,可当初真是尸横遍野啊,像我们这样的穷苦人家哪有钱去买药,沐先生就跟活菩萨一样,施药给我们,不收一分钱,全靠沐先生,我们才能活下来”。

  这个话题太过沉重,这些事情是易言欢曾经想也想不到的,易言欢沉吟一会儿,才缓缓道,“沐风,他是个好人”。

  易言欢回小木屋的时候,沐风仍埋首于案前,她不想打扰他,便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屋前的小河。

  “小宝怎么样了?”,沐风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易言欢道,“他好多了,大娘说谢谢你呢”。

  沐风点点头,也看向小河,目光沉沉,眉间含着明显的忧虑。

  “沐风,你是个好人”。

  沐风似乎很诧异,突然看向了她。

  “这次南方的水灾,几千人死于这场祸乱,更有数以万计的百姓颠沛流离,朝廷说要赈灾,当朝太子还亲赴南方,可结果呢,如今遥州城内,高官子弟胡作非为,趁机欺压百姓,却无人能管。你说,朝廷是不是无能?”

  沐风看着她,讶异的神色转为深思,他定定地看着河面,过了一会儿才答道,“要平定水灾之患、改善民生,朝廷确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可是你不一样啊,以一己之力救助周边的百姓,还剪除了瘟疫的祸患,要我说啊,朝廷都该向你学习”。

  刹那间,天边惊雷乍现,紧接着一声声‘轰隆隆’的声音响彻大地,沐风眉心轻拧,对易言欢道,“要下雨了,进屋吧”。

  易言欢惊奇地发现,桌上竟摆上了饭菜,虽然只是简单的两碗米饭和一碟青菜,但这件茅屋并没有锅灶,这饭菜不知从何而来,不过也不难猜想,沐风深得这一带百姓的爱戴,有人为他送来晚饭也是正常的。

  饭菜已经凉透了,易言欢都觉得难以下咽,沐风却是平静地吃着,看着眼前温润如玉气质不凡的男人,她第一次体会到粒粒皆辛苦的心情,端起碗一口一口扒着米饭。

  用过晚饭,沐风在桌前看着水患的材料,易言欢总算知道了沐风在桌子上一直忙碌的东西是什么了,那是一张南方水灾地区的地图,除了地图还有好几份手稿,易言欢看不太懂,但能猜到这应该是沐风想的救灾策略,虽然思路有很多,但并无定策,否则沐风也不至于这么忧愁了吧,南方这水灾每两年就要发一次,而每次不仅会祸害一方百姓,且耗费国库巨大。

  听说朝廷现在重金悬赏,寻求能解决水灾的良策,所以沐风思考救灾之策,她并不感到奇怪,只是这么多年来,朝廷都束手无策,沐风一个普通百姓又能逆转什么呢?易言欢刚这么想,便使劲摇了摇头,易言欢,若是人人都像你这么想,这世道才真是没救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沐风埋首案前。

  两个时辰过去了,沐风仍埋首案前。

  易言欢在房间徘徊许久,看着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心里苦苦挣扎。

  沐风似乎终于意识到她的存在,道了一声,“你先休息吧”。

  易言欢呵呵笑道,“我还不困”,说完便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她赶紧捂住嘴,却见沐风并没有在看她。

  半个时辰后,沐风仍是没有动静,易言欢实在忍不住困意,乖乖地爬上了床,这床虽然简陋,但很干净,易言欢见沐风背对着她,她便放心地脱下外衣,睡到的床的里侧。说起来,像沐风这样的男子,与他同塌而眠,怎么算好像也是自己占了便宜才对。

  易言欢脑补着各种场景,反而有些睡不着,然而她翻来覆去多次后,沐风仍是没有要就寝的迹象,她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易言欢睡得很好,早上很早她便醒了,她睁开朦胧的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然而却被眼前放大的脸吓了一大跳,怎么回事!

  沐、、、沐风!

  她捂住嘴,一下子坐了起来,这一坐起来也掀开他被子的一角,还好,衣服都是好好穿着的,易言欢怕惊醒沐风,连忙把被子给他盖好,自己蹑手蹑脚地下了床,这种感觉怎么那么像做了坏事,怕人发现呢!

  天已经晴了,今日天气甚好,透着些微弱的阳光。

  易言欢刚梳洗好,大娘便送来了早餐,易言欢无比感激,大娘看了看她,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易言欢一下子脸红到了脖子根。

  易言欢回屋的时候,沐风已经晨起了,她故作轻松地打招呼,“沐风,早啊,刚巧大娘送来了早餐”。

  沐风点头,没多说什么。

  两人吃着早餐,异常的安静,大概是心里有事,易言欢觉得异常不自在,咳咳,她故意清了清嗓子,道,“沐风,昨天休息得可还好?”

  沐风顿了一下,只是点点头。

  易言欢却不死心,打哈哈道,“那个床着实有点太小了,或许沐风你一个人睡还好,但两个人睡实在有些挤,你昨晚应该没休息好吧?”,她问得很随意,但一出口,便莫名地紧张了。

  沐风沉默了一阵,终于说道,“非常时期,情非得已”。

  易言欢还想说什么,却不知该说什么了,只说道,“大娘熬的粥真好吃,呵呵”。

  易言欢有些食不知味了,她想,沐风在此是认真地想要救助百姓,而此处条件有限,她可能能帮上的忙不多,但麻烦倒不少,她现在总算理解,为何昨日沐风不愿让她跟着了,算了,等今日结束,她就回到城里去吧,不再给沐风添乱了。

  早晨一阵忙碌后,两人便要上山去送药,易言欢抢先去背装满药材的竹筐,沐风看着只到自己肩膀的身影,脱口而出道,“还是我来吧”。

  “别呀,说好了我要为你做事的,你是做大事的人,这种小事就让我来好了。放心放心,别看我不如你高,但这些事情我从小做惯了,难不倒我”。

  那竹筐都是药材,并不重,沐风也没再坚持。

  两人刚走出一段,便有人追上来,“沐先生”。

  是大娘,她满脸焦急,气喘吁吁地说道,“小宝,小宝他又发烧了,这次烧得很厉害,一直在说胡话!”

  “我这就去”,沐风刚应下,便回头为难地看着易言欢,“小易——”

  易言欢立马道,“你快去吧,放心,我已经记住路了”。

  沐风闻言便不再犹豫,立马跟大娘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