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久别重逢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4283 2019.06.18 22:47

  不知过了多久,夜已经很深很深了,颜婉婉终于睡着了,易言欢缓缓睁开眼睛,她不会放弃的,她一定要带她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她那会儿宁死也不愿离开.....

  易言欢决定留下来的时候,已经考虑好了,就算骗也要把她骗出去,就算她和义父之间有什么误会,他们说清楚也就没事了啊。

  今晚是最好的时机,明日过了周瑾儿的婚礼,周文轩的注意力必定全在这边了,到时想要跑,恐怕更难了。

  易言欢焦灼不安之际,几声轻微的扣门声响起,易言欢小心翼翼地开了一个门缝,惊喜的发现是嫣儿!

  惊喜过后,易言欢一脸狐疑地看着她,前面秋雨的教训她还没忘呢,现在她不敢轻易相信别人了,嫣儿明白她的疑惑,主动解释道,“奴婢会武功,当初管家让奴婢来伺候郡主,也是让奴婢暗中保护郡主。”

  易言欢这才放心,顿时掩饰不住的开心,嫣儿简直是及时雨啊,看来今晚可以带义母离开了!

  易言欢对嫣儿交代了几句,再三嘱咐一定要亲自传给永安王,嫣儿一脸的严肃,重重点头。

  易言欢和永安王约了寅时初在丞相府西墙角碰面,这个点人们睡得最熟,也最安全。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易言欢叫醒了床上的人,颜婉婉本就睡得浅,很快便完全清醒了。

  易言欢有些无辜地说道,“我想来想去还是害怕,恐怕丞相不会轻易饶过我,我要不还是走了吧?”

  颜婉婉点了点头,她本就是要她走的。

  易言欢握住她的手,“现在快寅时了,我一个人害怕,你送我出去好不好?”

  女儿第一次对她提要求,还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要求,她当然不会不应,颜婉婉完全没有怀疑,答应了她。

  阁楼外的护卫们精神奕奕地站岗,连一只苍蝇也不会放进去的模样,却不知两个人已经沿着地道出了丞相府。

  易言欢钻出地道,开心地看到永安王已站在那里,义父果然疼她,即使现在是半夜,他一听到她的消息还是立刻赶来了。

  永安王见她出一个地道钻出来,上前问道,“小丫头,你搞什么鬼?”

  易言欢吐了吐舌头,搭了一把手,将另一个身影拉了上来。

  月光下,女子粉黛未施,头发简单地垂在胸前,自自然就是俏丽无双、冠绝天下的尤物。男子长身玉立,十多年过去了,他的风华、气质却不减半分,让人挪不开眼。

  颜婉婉看到他,慌忙转过身,十多年不见了,日日都是蚀骨相思的折磨,可是她宁愿一辈子被这相思折磨下去,也不愿再见他,当年她背叛了他,不管基于何种原因,她都无颜再见他。

  永安王看着她的背影,良久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易言欢看在眼里,在她确认三夫人就是七王妃时,便猜到了义父是编了一个好听的故事,其实他一直知道,义母根本没有死。

  不管当年他们有什么误会,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何况他们生了她呢!

  易言欢对永安王道,“义父,我把义母给你带过来了!”,爹娘这两个词实在喊不出口,易言欢觉得还是喊义父义母自在一点儿。

  又是一阵静默,易言欢无语,这些大人也太让人操心了,不禁说道,“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过去了呀,已经快二十年了,你们就不能放下么?不管怎么说,你们还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我呀!”,易言欢觉得自己有些不要脸了,但此刻她真的好开心啊,她的爹娘都是她很喜欢的人,想想以后一起生活的日子,她忍不住开始期待了。

  “你说——什么?”,永安王一向风平浪静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惊讶的神情。

  易言欢有点儿鄙视她这个义父了,不满地说道,“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吧,所以才刚好救了我,又认我做义女,哼,狡猾!”

  永安王看向那个倩影,喊出久违的名字,“婉婉——”

  颜婉婉蓦地转头,似下了很大决心说道,“宏宇,过去都是我的错,小颜她——小颜她这些年过得很辛苦,谢谢、谢谢你替我照顾她这些日子。”

  易言欢嘟囔道,“遇到你们这对不负责任的爹娘,我能不过得辛苦嘛。”

  永安王眸中的深思渐渐化去,很快明白了发生的事情,面对易言欢似撒娇的一句话,宠溺涌上心间,他不是一个纠结的人,不会揪着过去不放。

  颜婉婉脸上的愧疚之情愈深,她不能让女儿误会下去了,这对宏宇不公平,就在她准备吐露实情时,永安王抢先道,“这对不负责任的爹娘已经知错了,以后会加倍补偿丫头。”,说着摸摸她的头,宠溺之情溢于言表。

  颜婉婉深深地看着他们,这两人,一个是她最爱的男子,一个是她最爱的女儿,两人都在她的身边,仿佛幸福唾手可得,可是,她有资格吗?

  永安王见她神色挣扎,明白她纠结的是什么,更知道她在意的是什么,他问道,“婉婉,难道你忍心让女儿失望吗?”

  易言欢也看过去,一脸无辜的样子。

  在两人热切的目光中,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朝他们浅浅一笑,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

  绝丽的笑容如夜间绽放的昙花,美得让人窒息,这个笑容像承诺般,易言欢忍不住要落泪了,她成功了,她真的做到了。

  永安王虽然眸子紧紧追随着颜婉婉,却没有忽略掉他的丫头,他拍着她的肩膀,道,“傻丫头,不要哭了,义父以后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蓦地,一阵狂风刮起,在永安王注意力在易言欢身上的间隙,颜婉婉被一道力道拉开数丈,同时四面八方聚集了弓箭手,弓都是满弦的状态,蓄势待发,对准了永安王和易言欢。

  颜婉婉被人擒住,不得动弹,她看着这要让自己惊心的一幕,撕心裂肺地吼道,“不要!”

  “婉婉!”

  “义母!”

  周文轩从弓箭手身后走出来,无情地看着颜婉婉几欲崩溃的神色,下令道,“动手!”

  密集的箭矢如天罗地网般飞驰而来,永安王一边保护易言欢,一边小心流矢,有些吃力。

  颜婉婉厉声道,“周文轩,你敢!他们一个是七王爷,一个是郡主,你不准,不准伤害他们!”

  周文轩捏着她的下巴,脸上只有嗜血的残忍,“这里没有王爷和郡主,只有乱闯丞相府的逆贼。”

  易言欢被永安王拉着左右躲避,感觉到义父的吃力,连义父的手心已有薄汗了,她不由慌了,却无法帮上半分,狠狠地想到,这次若是大难不死,将来一定让周文轩好看。

  “啊!”,看到一只飞矢直面而来,易言欢不禁惊呼出声。

  永安王凝眉,一手出掌击落了正面的箭矢,这一支箭怎么也避不过,情急之下,他想也没想,将易言欢拉到了身后,那支箭直直射中他的胸口。

  “义父!”

  “宏宇!”

  箭矢仍从四面八方射来,永安王丢下易言欢的手,运用内力双手出掌,凌厉的掌风扫过,箭矢反转方向飞向射来的方向,十几个弓箭手躲避不及,被射中要害,倒地而亡。

  这一下吓住了弓箭手们,都不敢再射,周文轩很清楚,易言欢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没了永安王,她好对付的很,此时永安王显然已经支撑不住了,他摆了摆手,示意收手。

  永安王胸口的箭没入心脏数寸,刚刚的那一招已经耗尽他所有的元气,再也支撑不住,就要倒下,易言欢急急扶住他,“义父!”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血啊,易言欢捂住他的胸口,不让血流出来,血液还是从她的指缝流出,易言欢慌了神,却还是强自淡定地说道,“义父,你不要担心,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你一定会没事的。”

  对,一定会没事的,义父武功高强,只是中了一箭而已,他会没事,会没事的。

  周文轩走过去,猝不及防地掐住了易言欢的脖子,“小颜,这是你自找的!”

  易言欢已被迫放开了永安王,没了帮扶的力道,永安王支撑不住几乎要倒在地上,靠了墙才险险站好。

  “宏宇!小颜!”,这是这么多年,颜婉婉第一次生出强烈的恨意,恨不得杀了周文轩。

  易言欢一拳一拳打在周文轩身上,“你放开我,我要带义父去找大夫!你快放开我!”,她不停地挣扎,然而这点力道对周文轩根本没任何作用。

  “若你杀了她,必定会后悔!”,永安王的声音已透着明显的虚弱,易言欢想提醒义父不要说话,可是被掐紧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王爷,你与老臣交手了十余年,当知我从不做后悔的事情。这个丫头的性命,我要定了!”,说罢,他一把拔出永安王胸口的箭矢,顿时他的伤口血流如注。

  “宏宇——”,印象中永远高大伟岸的男子,此刻脸色苍白地如一张白纸,血,正从他的胸口汩汩流下。

  易言欢眼眶欲裂,眼前的场景撕扯着她的心。

  颜婉婉意识到什么,眼泪如断了线一般不停地落下,二十年未见,没想到再见已是永别。

  看着午夜梦回时总会看到的熟悉面庞,她薄唇轻启,浅唱道,“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这辈子,终是她对不起她了。

  人生不能重来,说后悔也无用。

  可是,她轻轻一笑,笑容带着凄婉哀绝,宏宇,等着我,我会下来陪你的。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永安王再也支撑不住,目光也不清晰了,可他清晰地听到了她的歌声,他仿佛看到婉婉对他浅浅而笑,就像当年一样。

  那时候他年少轻狂,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就是你破了本王的棋局?”

  女子清浅而笑,如百花盛开,“王爷的棋局并不难解。”

  “好狂妄的语气!你可敢对本王对弈一局?”

  “有何不敢?”

  他们对弈七局,他七次皆败,最后他扔掉手中的棋子,对她说,“看来本王注定是要娶了你。”

  只可惜,娶她一诺,这一生从未兑现,今生都没有机会了。

  易言欢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道,狠狠地推开了周文轩,抱住了永安王落地的身体,易言欢负荷不了他的重量,只得抱着他的上身坐在地上。

  “义父,不要,不要——”

  谁能告诉她,怎么才能救她的义父。

  谁能告诉她,她该怎么做。

  感觉到怀里的人体温一点点失去,易言欢再也绷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啪嗒啪嗒落在永安王的脸上。

  “义父,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永安王想替她擦眼泪,可是手已经无力地伸不起来了,他用尽力道道出最后一句话,“你是德清郡主,要坚——强。”

  “我会的!我会坚强!义父说的话,我都会听,义父,你——”,易言欢的话未说完,永安王已在她的怀中,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义父——”

  撕心裂肺的声音划破了夜空,如小兽悲鸣,侵染了夜晚的邺城。

  周文轩站起身来,拂了拂衣袖道,“有刺客夜闯相府,永安王仗义相助,却不幸被刺客杀死,本官深感痛心,自会请求皇上,对其追封荣宠。”

  突然间,易言欢冲向周文轩,将手中的残箭狠狠刺向周文轩的心口,“你该死!”

  周文轩神色不动,轻松地捏着了她的手腕,稍一用力,易言欢吃痛,手中的箭矢落在地上,周文轩嘲讽道,“就这么点儿能耐,还想杀了我?”

  易言欢回头看他,带着红血丝的眼睛满是恨意,仿佛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千刀万剐,易言欢吼道,“周文轩,要不然你就杀了我,不然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颜婉婉痛苦地摇头,“不要再说了,小颜,不要再说了。”

  周文轩一手扼住易言欢的脖子,易言欢呼吸被夺,双手去掰自己脖子上的手,却不能动他分毫。

  周文轩看着颜婉婉,看着原本绝望的容颜此刻脸上的惊恐,他脸上扯开一抹笑,“婉婉,这么多年来,你给我的表情还不如这一个晚上来得丰富。”

  易言欢脸上爆发出强烈的恨意,虽被钳制,她的脸上没有半分屈服,只要她还活着,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付出代价!

  “你、你不要伤害她。”

  “你求我啊,只要你求我,我就留她一命。”

  颜婉婉跪了下去,“我——”

  易言欢突然松开了双手,不顾咽喉上的窒息的痛苦,她猛地抽出身后侍卫的剑,径直朝前刺去,周文轩情急之下,松开了手,他已避之不及。

  眼见那剑要刺中丞相的胸口,只听“噌”的一声,剑被击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