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新皇登基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4810 2019.06.26 20:12

  国不可一日无君,五月十六,苏玄恪宣布登基,号宣德皇帝,改平武纪年,当天,封离国长乐公主为皇后。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并为先皇守孝三天,国丧期间公共场合不可大声喧哗,更不可办嫁娶之事。

  新皇登基的消息,一天之间传遍了大锦、安国和离国,人们对新晋皇帝都感到好奇,不知这个皇帝会把大锦治理成什么样子,不管外边的人怎么看,大锦的百姓都很信任这位昔日政绩堪比前太子还兼有无数军功的皇上,至于前太子,所有关于他谋反的各种猜忌和怀疑随着东宫一夜的大火都燃尽了。

  易言欢被一个噩梦惊醒,她惊坐起来,握住旁边肖洛的手道,“太子呢?”,她刚刚做梦,梦到太子一身血迹,葬身了火海。

  肖洛不知道怎么开口,嫣儿帮着回道,“郡主您可不知道,昨天邺城发生了大事,太子他竟然——”

  肖洛道,“闭嘴!”,他及时制止了嫣儿说太子谋反的一段话。

  肖洛从来没有这么凶过,嫣儿不禁委屈地闭口,不再继续说下去。

  易言欢更是慌了,“太子怎么了?”,易言欢紧紧抓住肖洛的衣襟,“你快说啊,太子怎么了?”

  肖洛看了看她,尽量平静地说道,“传闻太子逼宫谋反,昨夜逃了,如今皇帝已经驾崩了,传位于瑞王。”

  “太子——谋反?”,易言欢确认了好几次,却还是怀疑自己听到的话,太子怎么可能谋反,怎么可能会有人相信太子会谋反?

  他是太子,早已临朝,这个天下迟早都是他的,这世上任何人都可能谋反,但他一定不会。

  易言欢想起忽略的事情,急忙确认,“昨天不是两位殿下和公主和亲吗?怎么可能突然传出谋反的事情,是不是哪儿弄错了?”

  肖洛如实道,“外面已经张贴皇榜了,悬赏捉拿太子。昨日发生这种事情,和亲自然没能进行下去。”

  易言欢让嫣儿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要出府,肖洛看着她脸色不好,隐隐担忧,易言欢回头对他道了一句,“陪我出去走走吧。”

  走了一圈下来,易言欢心里越来越凉,邺城果然不一样了,国丧期间百姓多穿黑白的衣服,整条街看起来竟没有一点儿颜色,走到哪里都是肃穆的氛围。

  易言欢走到告示牌,上面贴着缉拿苏玄枫的通缉令,易言欢将它撕了下来,一个声音响起来,“郡主,当街撕通缉令可是死罪。”

  易言欢将告示收在怀中,没理会来人,池炎自顾笑笑道,“当然,以你和当今皇上的关系,他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池炎继续道,“我说的那件事,郡主考虑地怎么样了?”

  易言欢却是绕过池炎,走到了追魂的面前,直直地看着他,追魂抵挡不住这么直勾勾的注视,垂下了眸子。

  池炎挡在了易言欢的面前,有点儿惋惜地说道,“郡主什么时候对追魂感兴趣了?可没见你用这种目光看过我。”

  易言欢道,“追魂武功不错,想让肖洛与他切磋一下,你没有意见吧?”,说毕已站开几步,肖洛立刻出招袭了上去。

  两人缠斗在一起,易言欢凝眉看着,不知在想什么,池炎道,“国丧期间,聚众斗殴可是死罪。”

  易言欢靠近他一步,问道,“离皇这么怕死?”

  池炎面对她的主动接近,略感诧异,只是一瞬他风轻云淡地笑笑,“陪着郡主,我就是死也愿意。”

  易言欢道,“你说的事情我想通了,你要说话算数,一定得帮我。”

  池炎一把打开折扇,笑得风流倜傥,“自然。你——”,话未落,子夜带一队侍卫朝这边来了。

  这时候肖洛主动停手,退了开来,抱拳道,“受教了。”

  子夜上前,对着池炎行了一礼,转身对易言欢道,“郡主,皇上宣您入宫。”

  易言欢点头,“走吧。”,没走出两步,易言欢回头对池炎道,“离皇,答应我的事儿,可别忘了。”

  面对子夜的目光,池炎呵呵笑着,摇着折扇道,“自然,那一盒胭脂一定为郡主寻到。”

  易言欢一行人已走远了,追魂不解地道,“刚刚郡主当子夜的面提起此事,会不会是刻意为之?”

  “有可能。”

  “若是郡主和他们皇上联手,这事儿恐怕难办了。”

  池炎笑笑,“追魂啊,你真是太不懂女人了,这次回去得放你去百花楼历练一番。”

  追魂脸刷的红了,百花楼是离国都城景城的第一青楼。

  池炎突然想起什么,正色道,“刚刚肖洛与你比武,可有异常?”

  追魂道,“肖洛几次袭向属下的后背,我后背的伤口裂开了”,昨日在瑞王府劫持易言欢时,他的后背中了肖洛一剑,追魂道,“主子,郡主怕信不得了。”

  池炎道,“她与苏玄恪之间还不好说,也许过几日她便会回心转意了。”

  “主子,这太冒险了!”

  池炎折扇敲打一下追魂的胸口,道,“易言欢,她值得。”

  追魂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您该不会是喜欢德清郡主了吧?”

  池炎勾唇一笑,邪魅的眼睛带着炫目的光芒,“喜欢得紧。”

  易言欢不仅是苏玄恪的软肋,更是他谋朝篡位的见证人,若是能把她哄到离国去,便可以用她牵制苏玄恪,多划算的买卖。

  走出一段后,子夜忍不住道,“郡主,您还是离离国皇帝远一些吧,此人心思深沉,不是善类。”

  易言欢没有作答,反问道,“苏玄恪找我何事?”

  子夜和身后的侍卫大惊失色,直呼皇上名讳是大不敬,肖洛朝她摇了摇头,易言欢重新开口道,“皇上找我何事?”

  子夜知道皇上必然不会和郡主追究这种事,便直接道,“郡主见到皇上就知道了。”

  子夜请易言欢上了马车,易言欢叫了肖洛一起,子夜没说什么。

  马车由子夜带着十几个侍卫守卫着,缓缓驶入皇宫。

  易言欢问着肖洛,“怎么样?”

  肖洛道,“刚刚打斗我们并未动用兵刃,但他的后背见血了,应是撕裂了伤口。”

  “看来昨天抓我的人,就是他了。”,刚刚看到他耳朵上的伤痕,她便猜到了,但不敢确定,所以让肖洛试探。

  池炎两次对她出手,都是针对太子,现在看来,她当时说为了妹妹而促进她和苏玄枫的感情,这肯定是假话了,可池炎针对太子,对他有什么好处?

  进了皇宫,易言欢和肖洛下了马车,跟着子夜步行在宫道上,皇宫里弥漫着一股压抑低沉的氛围,宫女太监们皆是谨小慎微,偶尔路过的宫人都规规矩矩向子夜行礼。

  苏玄恪当了皇帝,子夜的身份自然也不一般了。

  这时候,一队侍卫押着二十多个宫女太监从这边走过,这些宫女太监双手都被绑着,串成了一串,个个都耷着脑袋,仿佛是往断头台而去,易言欢认了出来,是昔日东宫的人。

  “等等”,易言欢喊道,“这些宫女太监犯了什么事?”

  那个侍卫长见易言欢是子夜统领带着,也不敢含糊,就要回答,子夜摆了摆手,他立即噤口不言,子夜道,“这些人犯了宫规,正要处置。”

  易言欢道,“不管是什么事情,也不至于要了这么多条人命吧”,话落,众人都抬头看着她,一脸的希冀,“郡主,救救我们啊,奴才们不想死”。

  子夜犯难,这些人可都是东宫的人,他做不了这个主。

  易言欢道,“是不是要我去向皇上求情才行?那你等着我,我现在就去。”

  苏玄恪的声音在身后传来,“欢儿找朕何事?”

  易言欢回头,只见身穿明黄龙袍的人正信步走来,他的身后跟着仪仗队,那张脸仍是俊朗无双,但君临天下的模样让人不敢逼近,甚至不敢多看一眼,如今他是大锦权力的顶端,掌握所有人的生杀大权。

  所有人都跪了下去,“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易言欢站着不动,就那么看着他,直到他已走到面前,她仍没有下跪,肖洛不禁扯了下她的衣摆,易言欢回神,缓缓屈下膝盖,就要跪了下去。

  苏玄恪扶起她,“欢儿不必多礼。”

  苏玄恪扫了一圈,问道,“怎么回事?”

  易言欢道,“皇上能不能网开一面,放了他们?”

  苏玄恪问,“怎么回事?”

  子夜迟疑着说道,“是——原东宫的人,前太子谋逆,这些人也难逃干系,正要被处以极刑。”

  苏玄恪眸子凝了一瞬,片刻道,“欢儿,谋逆大罪不是小事——”

  易言欢跪了下去,“曾经我在东宫待过一段时日,这里面的人,大多都照顾过我,我别无所求,只希望皇上能饶恕他们的性命”,易言欢磕了一个头,抬头望着掌握生杀大权的男人,“可以吗?”

  苏玄恪轻轻叹一口气,亲手扶起了她,“你何需如此,罢了,将这些人没入掖庭吧。”

  可以不用死,宫女太监们大喜,急忙磕头谢恩,“谢皇上开恩,谢郡主求情。”

  易言欢眼睛一酸,走过去拉出了其中的袅袅,对苏玄恪道,“我能不能跟你要了这个宫女?”,刚刚她一眼便看到了她。

  苏玄恪看着她,易言欢解释道,“曾经我不幸落水,袅袅不顾性命救过我。”

  苏玄恪看了袅袅一眼,袅袅被吓得垂着眸子,不知所措,苏玄恪笑道,“自然可以。”

  离开前,苏玄恪朝子夜看了一眼,深邃的眸子含着不明的意味,子夜打小跟着他,自然一眼便明白了,东宫的人留不得!

  苏玄恪带易言欢来到玉芙宫,“欢儿,你暂且在这里住下,过些日子朕封你为妃。”

  此言一出,众人心思各异,肖洛双拳不觉紧握,袅袅迅速看了易言欢一眼又低下头,只有子夜并不意外。

  易言欢却没回应这句话,径直道,“我有话想问你。”

  严肃的语气,连皇上都没称呼,众人屏息,苏玄恪摆摆手,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

  易言欢拿出了怀里的通缉令,摊开在了桌上,问着他,“太子当真谋反了吗?”

  苏玄恪眸中的复杂瞬间隐去,“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易言欢道,“太子绝不可能谋反,昨晚我中毒了,是太子为我解毒,他绝不会也不可能谋反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说太子谋反了,为什么你会成为皇帝?”

  “够了!”,苏玄恪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冷厉,“你要记住,朕现在是皇帝,朕不希望再听到你说这种大不敬的话。”

  苏玄恪离开了,袅袅害怕地说道,“郡主,皇上走的时候发了好大的火。”

  肖洛也道,“郡主,不要冲动行事。”

  听了这句话,易言欢才平静下来,她刚刚确实不冷静了,她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她是相信太子的,可她也不愿意相信苏玄恪会做那种事情,所以才忍不住追问了他。

  这时候,十个宫女和太监进来拜见易言欢,为首的太监说道,“奴才们是皇上派来伺候郡主的,以后郡主有任何吩咐,尽管告诉奴才们。”

  易言欢和肖洛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没有再开口。

  晚间,有太监来玉芙宫宣旨,“陛下口谕,肖洛保护郡主有功,特封为城门校尉,即刻上任,不得有误。”

  易言欢站了起来,“什么意思?”

  “郡主,这是皇上的意思,奴才只是宣读皇上的旨意。”

  “你别拿皇上来压我,我现在就去找皇上问清楚,你们谁也不准动肖洛!”

  肖洛喊住她,“郡主!”,肖洛朝她摇了摇头,易言欢明白他的意思,回道,“你在这里等我,哪儿也别去。”

  袅袅道,“郡主,我陪您去。”

  易言欢去了政务殿,守门的太监看到她喜上眉梢,“皇上要知道郡主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郡主稍候,奴才这就去禀报。”

  易言欢站在那里,看着烫金牌匾上镌刻的‘政务殿’三个字,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往常坐镇这里的人都是太子苏玄枫。

  小公公很快便出来了,恭敬地对易言欢说道,“皇上请您进去。”

  易言欢进去的时候,苏玄恪正埋首在一堆奏折之中,眉间微微蹙起,似乎遇到棘手的事情。

  易言欢站了一会儿,苏玄恪径直批阅奏折,偌大的殿宇之中只有两人,安静地只能听到笔走纸面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易言欢开口道,“你让肖洛去做城门校尉?”

  苏玄恪笔尖微微停顿,片刻便继续批阅奏折,“是。”

  易言欢追问,“为何?”

  苏玄恪放下笔,回道,“身为男子,报效朝廷、保家卫国,不管于他自己,还是于他的家族来说,都是好事。”

  易言欢道,“肖洛志不在功名。”

  苏玄恪缓步到她身边,似不经意般开口道,“那欢儿说,肖洛志在何处?”,易言欢抬头看他,张了张口却不知说什么,苏玄恪逼近一步道,“是你吗?”

  易言欢绕过他,“你胡说什么!”

  苏玄恪站定,不再逼近她,宣判式地说道,“不管肖洛对你是何种心思,朕都不可能让一个男人待在你的身边。”

  易言欢看着他,俊朗非凡的脸庞上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眉间的坚定仿佛在说皇权的神圣和不可侵犯,易言欢终是无话可说跑了出去。

  玉芙宫里,一行人都还等着她,众人看她的神色,心中都有数了,那个太监不敢得罪易言欢,笑着说道,“郡主,您若是有什么话要和肖公子交代,尽管说,奴才在这里候着。”

  凉亭里,所有人都退了下去,除了此起彼伏的蛙鸣,便没有其他的声音。

  肖洛轻叹道,“如今他是皇上,天子之怒,伏尸百万,不要再和他作对了。”,虽说苏玄恪喜欢郡主,可是帝王的喜欢从来都不是纯粹的,谁知道这个喜欢会在哪天停止,到那时候,最是无情帝王家。

  易言欢道,“我不会嫁给他的,我说过要离开邺城,你说你陪我,还算数吗?”

  “自然算数,可这宫墙深深,还出的去吗?”

  易言欢笑笑,“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易言欢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肖洛的肩膀,道,“出去后好好保重,也许有一天我会去寻你。”

  肖洛俯首作揖,“郡主保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