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还他簪子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4011 2019.06.22 09:20

  这一边太子抵达木桥入口,汗血宝马上,他俊逸出尘、清贵无双,皇家的尊贵和霸气,让他自有一股统御天下的气势,眉间的淡淡的冷清让人不敢逼视,这样的男人,让人无法怀疑他翻云覆雨的本领。

  面具男子讶异,“太子殿下只身前来?”

  苏玄枫冷声道,“现在放人,本宫可饶你一死。”

  面具男子道,“太子想要我的命,在下自然难逃一死,但以免黄泉路上走的太孤单,在下只能拉着德清郡主垫背了。”

  琉璃般的眸子凝聚着危险的气息,他缓缓开口,“你想要什么?”

  面具男子眨眨眼,对这样的结果毫不意外,看来太子极在意易言欢啊!片刻,面具男子接着道,“一百万两白银!”

  “好大的口气!”

  “不过是国库一年收入的十分之一,太子殿下不会舍不得吧?”

  “就怕你拿到钱没命花。”

  “这个就不劳太子殿下操心了。怎样,太子殿下考虑地怎么样了?”

  若真是冲着银子去的,那早应该在信中便说明了,此刻才提起银两,只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时,对面的山头传来一串悠悠的曲子,似箫声又不太像,曲声略带生涩,让人分辨不出是何乐器所奏,婉转清扬的乐曲只响了两声,便戛然而止。

  苏玄枫轻笑一声,如百花盛开一般,调转马头准备离去,面具男子不死心地问道,“太子殿下不担心德清郡主的安危了?”

  “请便”,太子丢下两个字,便扬长而去。

  面具男子俊眉紧蹙,太子态度的变化显然与刚刚突然出现的曲子有关,那分明是什么信号,只有一种可能,易言欢已经获救了,若是有人硬闯小筑,追魂必定会发信号,但没有,只能是易言欢对追魂动手了。

  看来,自己还是小瞧这女子了。

  瑞王府里,送走了长乐公主,苏玄恪问子夜,“何事?”,刚刚子夜几次欲言又止,他看在眼里。

  “王爷,郡主出事了!”

  苏玄恪往外走,“怎么现在才报?”,不等回答,他又问道,“怎么回事?”

  子夜回道,“郡主在群芳阁消失了,我们的人仔细查验了,没有任何线索。”

  苏玄恪凝眉,他本就不想她搅入这场纷争,他甚至特意不去见她,就是不想她成为众矢之的,却还有人对她下手。

  子夜问道,“会不会是丞相的人?”

  “上次周霖出手,还是周文轩救了她,这个可能性不大”,苏玄恪沉吟片刻,问道,“池炎人在哪里?”

  子夜惊呼,“离帝,王爷是说他劫了郡主?”

  苏玄恪冷笑一声,“他做得出来。”,转而吩咐道,“快去查他的踪迹,另外,派暗卫出动,一定要找到欢儿。”

  “是,属下这就去!”

  池炎回到湖心小筑,果然见追魂躺在地上,易言欢已逃之夭夭。

  池炎拍醒了追魂,追魂看到他,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懊悔不已,“是属下大意,让易言欢逃脱,请主子降罪。”

  池炎道,“无妨,拖延太子这些时间,已足够了,至于她嘛,确实让人意想不到,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主子,那现在怎么办?”

  “此地已经暴露了,不宜久留,先离开这里吧。”

  断崖边,十几个刺客已被东宫的暗卫逼到死角,再往后便是怪石林立的崖底,一人挟持着月华公主,丝毫不敢松懈。

  苏玄枫骑马而来,东宫暗卫看到他到来,立刻住了手,两拨人马迅速分离。

  苏玄枫看着月华公主白皙的脖颈上隐约有血痕,他眉目一沉,冷声道,“放开公主,本宫给你们一条生路。”

  月华公主看到来人,似溺水的人突然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看到了希望,不禁挣扎起来,“殿下,救我!”

  黑衣人厉喝道,“别动!”,刀刃划过月华公主娇嫩的肌肤,她顿时不敢再动,只是痴痴地望着来人。

  黑衣人道,“殿下若是当场自刎,我们即刻放了月华公主。”

  东宫暗卫闻言皆怒不可遏,握紧了手中的剑,随时准备上去撕了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苏玄枫拾起一把剑。

  易言欢看到苏玄枫心中一喜,她就知道她吹一小段《梁祝》,他便会知道自己无恙。

  易言欢正准备上前,突然被人拿剑横在了脖颈上,“不许动!”,不知哪儿窜出来一条漏网之鱼,拿住了易言欢。

  那人挟持着易言欢从暗处走出来,朝苏玄枫喊道,“太子殿下,若是不想她死,就赶紧动手吧。”,说着便顺着刀锋在易言欢的脖颈上划了一道,易言欢吃痛,蹙紧了双眉。

  苏玄枫眼里陡然升腾起杀意,冰寒的声音像一月里最冷冽的寒风,“你敢再动她一下,本宫一定让你后悔。”

  那杀手不禁瑟缩一下,将身子更多地掩藏在易言欢的身后。

  没想到啊,她千方百计地逃出来,就是不想被人当做把柄来要挟太子,而今折腾一阵,却还是躲不过。

  易言欢看着清贵无双的面容,从来淡定从容的他,此刻脸上的紧张却那么明显,一抹复杂的感情从心里闪过,心中某个想法越来越清晰,她就算自己死,也绝不会以太子的性命换自己的性命,她欠太子的,已经够多了。

  易言欢突然抓住刺客的手,狠狠咬了下去......

  刺客吃痛,擒住她的手下意识放开,另一手拿剑便向她砍来,易言欢吓得抱住自己的头,只听嗖嗖两声,接着是一个闷哼的声音,没有任何感觉,她没事!

  易言欢看过去,只见刺客的前胸和后背各插了一剑,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后背穿透的剑身,缓缓倒了下去。

  苏玄恪松了一口气,上前检查易言欢的伤势,“欢儿,有没有哪里伤着了?”,说着已看到她脖间的红痕,顿时眉目一沉,眼里有杀气闪现。

  易言欢拨开他的手,“我没事”。

  月华公主似乎受了易言欢的鼓励,她远远地看着苏玄枫,绝美的脸庞带着令人心碎的笑容,她说道,“太子殿下,今生是月华没有福气,若有来世,月华一定会找到你,生死不离。”

  闻言,挟持她的黑衣人受惊,举剑便砍过去,莫白一箭射出,正中黑衣人胸口,黑衣人倒退两步,眼看就要跌入悬崖,他突然出手,紧紧抓住欲抛开的月华公主,拉着她一起坠入了悬崖。

  “公主!”

  事发突然,所有的刺客傻眼了几秒,这个间隙,莫白带着暗卫将刺客团团围住。

  苏玄枫下命道,“莫白,带人去悬崖下面搜寻,将月华公主带回来。”

  莫白迟疑着开口,“殿下,从这里摔下去,恐怕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苏玄枫摆手,没有再开口,莫白当即领命,带着一队人马从小路往山下走。

  易言欢不敢置信,虽然月华公主并不喜欢她,也与她为难过,但那都是小事,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这样说没就没了吗?她死了,苏玄枫该怎么办,他要怎么跟安国交代。

  “月华公主真的死了吗?”,易言欢颤着声问道。

  苏玄恪握住她的手,“欢儿,今日你受惊了,回去吧。”

  所有的刺客已经被擒住了,太子长身玉立于断崖边,崖风吹起他的白色衣襟,那个背影那么落寞、孤寂,一如当初在姻缘寺的后山,易言欢心中某处隐隐作痛,她很想宽慰太子,可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说什么。

  苏玄恪掰正了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欢儿,跟本王走了。”

  苏玄恪与易言欢坐在马车里,一路上都没人说话,苏玄恪一直看着对面的人儿,可她的目光却从没看向他。

  易言欢掀开车帘,正好经过了永安王府,易言欢喊道,“停车,我到了。”

  马车缓缓停住了,易言欢准备下车,却被苏玄恪一把抓住了手腕,易言欢被迫回到座位上,她看着他道,“你做什么?”

  苏玄恪道,“欢儿在生本王的气?”

  易言欢反问,“我气你什么?”

  她平静的脸上分明掩藏着不悦的情绪,苏玄恪轻叹一声,坐到她的身侧,“欢儿,是本王不好,没有及时赶来救你,若是你发生什么事,本王绝不会原谅自己。你放心,这种事情,本王保证不会再发生。”

  这种事她怎么会生气,不知静默了多久,易言欢才悠悠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要娶离国公主了?”

  苏玄恪原本准备的话都堵在喉咙里,半晌沉吟道,“欢儿,你累了,回府休息吧。”

  易言欢想过很多可能性,却没想到他沉默不言,他的沉默便是最直接的答案,她还有什么好纠结的,还有什么可执着的,早该听了义父的话才对。

  易言欢拔下头发的樱花簪,顿时如瀑长发倾泻而下,散落在胸前。

  “还给你。”

  易言欢将樱花簪递给他,他却没有接,只是默默地看着她,易言欢将樱花簪放到了座位上,从一开始他们的羁绊便是从五千两银子开始的,除了这个樱花簪,再也找不到一处他在意她的痕迹。

  可樱花簪,他能送给她,也能送给其他人。

  他本就是大锦的王爷,生下来就是享受荣华富贵的,这一生注定妻妾成群,是她的错,是她从一开始抱了一切实际的幻想。

  她早该听了义父的话。

  苏玄恪将樱花簪握在手里,另一手紧握她的手腕不放,坚定地说道,“欢儿,本王知你现在心情不好,所以本王不会与你计较。这个樱花簪,本王暂且替你保存着,但你记住,总有一天,本王会亲自替你戴上。”,说罢,他松开了手。

  易言欢没再看他,径直下了马车。

  易言欢刚回永安王府,便看到肖洛黑着脸等在那里,嫣儿看到她,激动地上前抱住她,“郡主,你没事,太好了!”

  易言欢不禁问嫣儿,“他怎么了?”

  肖洛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对她道,“郡主,以后我会随身保护你,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怎么了?我又没什么事。”

  “义父生前曾让我照顾好你,你若有什么事,我无颜见义父。”

  易言欢无力与他纠结此事,便由得他了,她正准备进府,不料宫里来人,是皇上宣召她。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易言欢硬着头皮去了,肖洛也跟了上去。

  苏玄恪离开永安王府,没有直接回瑞王府,而是去了驿馆。

  苏玄恪去了离帝池炎的房间,房间关上,四面都有暗卫守着,不容任何人靠近。

  池炎此刻没有戴面具,俊朗非凡的脸庞展露无遗,他一副优雅姿态,正在烹茶,对于苏玄恪的到来,他并不意外,做了个请的手势。

  苏玄恪依言坐到了对面,池炎为他倒了一杯茶,苏玄恪端起茶杯,状似无意般问道,“为何劫了德清郡主?”

  池炎知道瞒不了他,也不惊讶,回道,“丞相府这批人就想杀了月华公主,怕是有点儿难,朕少不了帮他们一把,据朕所知,苏玄枫对德清郡主在意的紧,便试了试。果然啊,你知道苏玄枫有多在意德清郡主吗?”

  苏玄恪看着他,挑眉算是回应,池炎缓缓道,“回心谷绊住了他半个时辰。”

  到嘴边的茶,苏玄恪却没有喝,他将茶杯复而放在桌上,眉目微沉,“你我有言在先,在大锦境内,凡事你必须和本王商议,你难道忘了?”

  池炎道,“若朕猜的不错,瑞王殿下一直也只是利用她而已吧,难道瑞王殿下现在是真的爱上她了吗?”

  苏玄恪脸上的闲散褪去,冷着脸带着危险的气息道,“本王警告你,不准动她!”

  “在大锦,自然是你说了算。”

  离去前,苏玄恪说道,“若你以为安国公主真的死了,就太小看我的这位皇兄了。今天无论你有没有绊住太子这一遭,安国公主都一定会坠崖。这场戏,被围猎的不是太子,而是丞相府。”

  池炎眸子渐渐凝聚,转为深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