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半个时辰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932 2019.06.25 15:35

  已过晌午,房间里还没有任何动静,这太不寻常了!

  肖洛和子夜对视一眼,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在心头滋生,他上前扣门,“郡主可是身体不适,可要请大夫?”

  回应他的只有冰冷的空气。

  不好!

  肖洛一把推开房门,只见一个小丫鬟穿着易言欢的衣服,瑟缩地跪在地上,“肖统领饶命啊!是郡主逼奴婢这么干的。”

  嫣儿大惊,郡主是什么时候和一个丫鬟偷梁换柱的,她竟完全不知道,她急忙问道,“郡主人呢?”

  “奴婢不知道啊!”

  这时候,瑞王府来人在子夜身边耳语了几句,子夜点点头,朝肖洛道,“告辞!”,说罢便领着人出了永安王府。

  池炎听了线人的奏报,惊得下巴好一会儿没合上,这个叫易言欢的女子实在太不同寻常了。

  若不是留她有大用,他真想重新认识一下她,这女子真有意思。

  突然想到什么,池炎又道,“她现在在瑞王府?”

  “是。”

  折扇敲打着手心,思索了一刻,他朝追魂耳语几句,追魂脸色大变,“主子,这不好吧?”,这法子太阴损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帮苏玄恪争取半个时辰的时间,相信他的胜算会大很多。”,苏玄恪和苏玄枫实力相当,若非要说苏玄恪差了什么,那就是苏玄枫天生的太子身份。

  这个易言欢还真是个人才啊,他越来越喜欢她了,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把她弄到离国去。

  追魂点头,“属下这就去办。”

  池炎道,“务必万分小心,现在暗中监视我的人不少,若是被苏玄恪或苏玄枫任何一方知道了,这个计划都实施不了。”

  “属下明白。”

  易言欢被带到她往昔的住处,管家对她更客气了,“郡主,委屈您在此待着,若有任何吩咐,尽管叫老奴。”

  易言欢虽然不高兴被禁足在此地,可管家毕竟是旧相识,她朝他点点头,没有为难他们,自己乖乖坐在房间里。

  管家吩咐下人端来了茶水点心,末了,还有两个丫鬟守在旁边,说是听候差遣,易言欢知道怕是监视她不让她逃跑吧。

  易言欢刚来没多久,子夜便过来了,他上前行礼道,“参见郡主。”

  易言欢看见子夜便想到了苏玄恪,不自觉言语也带着讽刺的味道,“子夜,好久不见,你这是帮你家王爷囚禁我吗?”

  子夜唇抿得很紧,“王爷也是为了郡主的安危着想,今日邺城不太平,郡主还是呆在这里最安全。”

  易言欢勾唇,“苏玄恪大婚的日子,怎么会不太平?”

  子夜道,“王爷的意思,卑职不敢妄自揣度,卑职也只是奉命保护郡主的安危,请郡主体谅。”

  易言欢突然将点心茶水拂到地上,吼道,“我是德清郡主,我的安危与瑞王何干?论保护也不需要他的保护!”

  随着易言欢的发怒,两个丫鬟都跪到地上,不敢说话。

  子夜见状,只是向易言欢行了一礼,便退出了房间。

  易言欢重重地坐下去,苏玄恪,苏玄恪!

  易言欢现在只希望,肖洛能早点儿发现她已经溜出来了,尽快找过来,她一刻也不想在瑞王府待了。

  管家擦了擦冷汗,子夜可是王爷身边最得力的人,向来与王爷形影不离,如今王爷却安排子夜来保护郡主,可见王爷对她有多上心,他更是不敢马虎,见易言欢摔了茶水,立马吩咐人进去处理,又派人送去新的茶点。

  皇宫的晚宴安排在酉时,此时已是申时,太子和瑞王已经分别将新娘子接上了皇家仪仗的红色轿辇。

  这时候,有一个士兵急匆匆来报,“启禀太子殿下,城中多处发生了暴乱,太守府、各司衙门和白马书院都被暴民袭击,暴民人数太多,快压不住了!”

  苏玄枫虽还未继承大统,但实际上他早已开始监国,因此邺城的所有大事小情,都直接禀报给他处理了。

  苏玄枫沉吟片刻,却出人意料地问着旁边的苏玄恪,“三弟有何建议?”

  苏玄恪眉目不动,道,“自然要派兵镇压。”

  苏玄枫道,“邺城只有两千禁军,除了守卫皇宫的一千禁军,可抽调不出其他人马了。”

  苏玄恪道,“皇宫的禁军自是不能动,臣弟还有两百府兵,可供二哥差遣。”

  苏玄枫道,“好!莫白,你从迎亲队伍抽调一半人马,再加上瑞王的两百府兵,前去镇压暴乱,若是人不够,拿着本宫的令牌,回东宫调用暗卫。”,说着扔给莫白一块令牌,“记得,尽快平息下来,不得影响百姓,也不得影响此次和亲”。

  莫白得令,“属下这就去。”

  苏玄恪道,“皇兄莫急,一场暴乱而已,镇压过去便是了。”

  苏玄枫道,“自然,不可耽误了吉时,父皇还在皇宫里等着你我。”

  苏玄恪笑笑,“皇兄说的是。”

  肖洛很快便打听到宫门前发生的事情,找到了瑞王府,本来以为要在偌大的瑞王府找一个人,得费一番工夫,没想到他刚去便看到瑞王府有一处正打的不可开交,是一帮黑衣人正与王府的暗卫在交锋。

  肖洛本想先查探房间里是否是易言欢,奈何黑衣人和暗卫遍布房间四周,根本无从查探,这个时候,突然几声熟悉的曲调从房间里传出,生涩地不似乐器所奏的声音,他一下子便认了出来,是她!

  肖洛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战局,好不容易靠近了房门,却有人正在房门口对招,无法逼近。

  离房间门最近的是子夜和一个黑衣人,那人武功与子夜不相上下,两人正打的难舍难分。

  肖洛上前,本想进入房间,却被子夜拦下,不得已加入了战局,成了三人混战的局面。

  易言欢听到屋外传来打斗的声音,不确定是不是肖洛找来了,便从花瓶里摘了一片叶子吹了一段肖洛能认出来的曲子,若是肖洛在此,得让他知道自己在这里才行。

  两个丫鬟不知道她的意图,也不敢拦她,外面的打斗声不绝于耳,易言欢忍不住想出去看看,丫鬟们拉住她,“郡主,不可以啊,危险!”。

  易言欢甩开了小丫鬟,径直打开了房间门,一打开便看到混战的三个人,她连忙后退一步,万一误伤到自己,有些划不来啊,子夜和肖洛她认出来了,另一人蒙着面,看不出身份。

  房门大开,易言欢就在眼前,蒙面男子一横心,丝毫不在乎后背暴露在外,硬往里闯,他的后背生生挨了一剑,他闷哼一声,却抓住易言欢跃上房顶。

  “肖洛,救我!”

  子夜肖洛见状,两人同时住手,扑向了房顶,那黑衣人早已料到,事先吹了一个口哨,那些蒙面人跟他如出一辙,听到信号后,甚至不顾命门暴露在外,直冲房顶而来。

  顿时肖洛和子夜被黑衣人困住,眼见着易言欢被带走。

  眼看着距离肖洛越来越远,易言欢不停地挣扎,毫不留情地对黑衣人拳打脚踢,“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你放开我啊!当心我对你不客气。”

  甩开了后面的人,黑衣人不得不停了下来,再不停下来,他的耳朵就要被咬出血了......

  易言欢抱紧了自己,“你想做什么?”

  黑衣人身形一晃,已在易言欢的身侧,快速出手点了易言欢的穴道,将一颗药塞进了她的口中,他手一抬她的下巴,那颗药便顺着喉管落入腹中。

  “姑娘放心,只要你配合,你不会有事的。”,说毕再次把易言欢扛起来,飞跃在房梁之间。

  易言欢不能动弹,被人当成包袱一样扛在肩头,好难受啊,压着她的胃,她好想吐,还说不会有事,她现在就很有事了!易言欢气愤地在心里把这位仁兄的祖宗都问候了个遍。

  唉,不争气的肖洛,还说保护自己呢,结果眼见着自己被人掳走了,这次回去了,她非要督促他好好练武不可,瞧她如今被贼人惦记的程度,若是没个天下第一第二的武功,就别谈保护她了,唉......

  另一头,迎亲队伍走到了一条窄路,不能容两方人马同时通过,按礼节来说,以长为先,苏玄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苏玄枫先行,这时候,莫白回来了,苏玄枫道,“三弟先请吧,不差这一段路。”

  苏玄恪没有推辞,领着队伍率先走了过去,苏玄枫问着莫白,“怎么样了?”

  “殿下放心,暴乱已基本镇压下来了,是这几日大开城门放进来的难民,不知怎么的都涌到城里了,还引发了暴乱,属下已派人去查了,一有消息,即刻通知殿下。”

  苏玄枫道,“今日不可再出乱子,你盯紧一些。皇宫里也——”,苏玄枫话未说完,空中传来一个声音,“今日太子殿下大喜,送殿下一个礼物,请殿下笑纳。”,说着一个娇柔的身影被人推了过来,直指苏玄枫的怀里。

  “殿下小心!”,说着莫白便要挡住,而苏玄枫已认出了易言欢,飞跃而起,抱住了如羽翼一般落下的她。

  易言欢身体软绵绵的,使不上一点力气,还有一股莫名地躁动在心里流窜,让她很不舒服。她看到苏玄枫,提了一路的心终于落到了地上,想说话却开不了口。

  易言欢的两颊带着不正常的酡红,苏玄枫替她把了脉,眸子瞬间沉了下去,竟是媚骨,异域产的一种媚药,中药一个时辰后,中药者会全无意识,一心只想要交欢,若是两个时辰内没有鱼水之欢,中药者便会爆体而亡。

  是什么人,竟对心兰用这么阴狠的法子,苏玄枫抱着易言欢的胳膊不禁紧了紧,眼里瞬间闪过杀意。

  肖洛和子夜同时赶到,看着太子抱住易言欢,两人都愣住,肖洛率先开口,“我家郡主走丢了,多谢太子相助,请太子将郡主交给在下吧,在下这就带郡主回府。”

  身体异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易言欢在苏玄枫怀里发出不自然的呻吟,苏玄枫眉目一紧,目光锁在前方的温泉馆上。

  苏玄枫抱起易言欢,一跃而起,落在了温泉馆外,肖洛和太子的随身护卫跟了上去。

  苏玄枫对莫白道,“派人去告诉公主,本宫有要事处理,队伍原地修整。”

  苏玄枫抱着易言欢进了屋内,反手一掌,门便被关上了,肖洛开口,“殿下——”,莫白道,“你家郡主脸色不正常,殿下此举只是为了救郡主,请不要打扰殿下。”

  肖洛呐呐无言。

  子夜今日的职责便是保护易言欢,如今易姑娘到了太子手上,他哪儿还有出手的余地,只能请示瑞王了。

  苏玄恪听了奏报,勒住了马缰绳,“她怎么了?”

  “属下不能确认,只是易姑娘的脸色不太正常,像是中毒了。”

  苏玄恪调转马头便往回走,突然出现的人影挡住了他的去路,是池炎。

  池炎淡淡道,“瑞王殿下此刻应该去皇宫,皇帝还在等着你呢。”

  “你做了什么?”,苏玄恪拔剑对着他,常年征战的他,杀人是家常便饭了,此刻他的眼睛里闪动着暴怒因子,仿佛只要池炎再多说一句,他便会立刻要了他的命。

  “我没对她做什么,只是为你争取半个时辰而已,成败就在今夜,瑞王是聪明人,不想我们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吧?”

  苏玄恪看着他,眼神似乎要把他撕裂一般,池炎心底叹息,果然是红颜祸水啊,池炎道,“瑞王殿下,再停一会儿,怕长乐会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可以启程了?”

  苏玄恪突然收回剑,暴怒的神色瞬间隐去,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道,“本王领教了”,苏玄恪扬了扬手,道,“出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