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为他送药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2335 2019.06.15 21:44

  易言欢把躺椅搬到了院子里,躺在上面舒舒服服地晒起了太阳,没想到装疫病不成,反而真的得了感冒,那日回来后,苏玄恪便让秋雨过来照顾她,现在她已经好多了,却听说苏玄恪病上了,易言欢弱弱地想,不会是自己那个喷嚏传染给他的吧。

  “易姐姐,这是最后一副药了”,秋雨给她端来了药。

  “谢谢秋雨”,终于快喝完了,良药苦口啊,易言欢捏着鼻子一股脑儿地将药喝了下去,以后一定要注意保暖,生病了要吃药,还什么都做不了,太难受了。

  “易姐姐,你现在风寒刚愈,应多走动,不如秋雨陪你出府走走好不好?邺城可好玩了,上次子夜大哥——”

  “咳咳”,秋雨的畅想被易言欢的一阵咳嗽打破,秋雨怎么又提起这件事了,脑子急转,脱口问道,“那个,秋雨,听说王爷病了啊?”

  “是啊,也不知道王爷好端端的怎么就得了风寒”,秋雨惋惜地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话题又被某人带走了。

  “王爷病了,我很担心,秋雨帮我熬一副药好吗?我想去看看王爷”,她那天那个喷嚏实在是来得犀利,他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还是该去瞧瞧他。

  有没有搞错啊,易言欢端着苏玄恪的药碗腹排,他的药碗居然是金的,还刻着繁复的雕花,她知道他家是有钱,可奢侈到这地步,他至于吗?

  “啊!”,易言欢被金药碗震慑住,走路也没有注意,竟然就撞着了人。

  “对不起对不起!”,易言欢后退两步站定后,便急着道歉,唉,怎么这毛病总是改不了呢!

  “小易,你怎么回事,走路也不小心点!”,是管家的呵斥声,易言欢抬头瞥了一眼他身边她撞着的那人,青色蟒龙袍子,分明就是某位皇亲贵胄,易言欢将头又埋低了几分。

  “洛王恕罪,这是王爷刚带回来的丫鬟,不懂礼数冲撞了您,还请海涵啊!”,呵斥了易言欢,管家又对着一旁的人说着好话。

  又是一个王爷啊!

  苏玄清对管家摆手,看着易言欢的药碗,问道,“你这是去给三哥送药的?”

  “是”,易言欢小心地回道,心里却是不明白,他怎么和自己聊上了呢。

  “既如此,你便和本王一道去吧,管家可以下去了”,苏玄清说道。

  易言欢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只一眼又迅速低下了头,长相出色的人通常让人难以忘记,他好像是丞相府时周霖带她见的那位公子,当时周霖便告诉她了,他是当朝六王爷,没想到会遇上他,如果他认出自己,那就麻烦了!

  “本王很可怕吗,你好像很怕本王?”,走了一段,苏玄清突然开口道。

  “只因奴婢出生贫寒,能遇上瑞王爷已是万福,没想到还有机会得慕洛王爷的风姿,奴婢实在诚惶诚恐”,易言欢很溜地接了他的话,心里也放松了一些,他身为王爷,每天要见那么多人,怎么会记得只有一面之缘的丫鬟。

  苏玄清喊道,“三哥”

  苏玄恪看到易言欢时,嘴角微不可见的上扬,目光继而移到苏玄清身上,“六弟,你来了”。

  “参见六王爷”,房中的丫鬟齐齐行礼。

  苏玄清摆了摆手,示意她们都下去,易言欢见势,急忙将药碗搁在桌上,跟着一个丫鬟退出去。

  “慢着,你等等”。

  这一声却是洛王开口的,易言欢眼一闭暗叫不好,转过身时已是一脸平静,规规矩矩道,“不知洛王爷有何吩咐?”

  苏玄恪也看向了他,对于他的举动颇为意外。

  “不知三哥哪儿买了这么一个丫头,她与一个人长得有几分相似”,苏玄清绕着易言欢转了一圈,这神情哪是觉得长得相似,分明就是怀疑是她。

  易言欢叫苦不迭,他认出来了!

  “六弟定是认错了,这丫头是我在外巡访时遇到的,她虽身世可怜,但人机灵,模样也姣好,适才将她买下,应不是你所指之人”。

  苏玄清摇了摇头,走到苏玄恪的旁边坐下,“三哥如此说,自然是我认错了,其实,那女子与我也不过是一面之缘,且时间也久了,她的样貌我也记不清了”。

  “六弟所说的人是?”,苏玄恪目光掠过易言欢,端起药碗,波澜不惊地问道。

  “三哥这次巡访时间太长,想来邺城很多事情都不知晓,其中最有意思的便是周表兄欲娶贴身丫头一事”。

  易言欢将头埋低了几分,她总觉得苏玄清的目光若有若无地停留在她的身上。

  “哦,有这种事?”,苏玄恪吃惊。

  “我曾与那女子有一面之缘,那女子倒是有几分姿色,可惜是个丫鬟出身,这件事不了了之,听说周表兄至今还颇为想念她”。

  “呵”,苏玄恪轻笑一声,忽然对一旁的易言欢说道,“欢儿长得也不耐,可有想过,若你是此女子,该当如何?”

  屋里的两个男人都看向了她,易言欢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笑得惶恐,“王爷取笑奴婢了,奴婢哪有那么好的命,若是奴婢,奴婢定是死也不放开那周少爷的手”,越是庸俗,越不引人注意的好。

  “三哥,这丫头真是有趣”,苏玄清道。

  接下来两兄弟不知道要说什么,将她支了下去。

  易言欢走到湖边的亭子里,这里不容易被看到,她喜欢坐在石阶边沿,听着水一波波荡起的声音,以往坐在这儿,心都静了下来,此刻心里却是焦躁不已,澄澈的湖水也洗不清她的烦躁,洛王道出了她的身份,苏玄恪那么精明,一定看出来了,她该怎么办,她要对苏玄恪全盘托出吗?

  “这儿风景不错”,不知何时苏玄恪已站到了她的身旁。

  易言欢没有起身,她以为这是她的秘密基地,抬头看着他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的?”,问题一出口又觉得自己傻,这是他的家,他不知比自己熟悉多少倍。

  “欢儿总是有让本王意想不到的本事”,苏玄恪站在那儿,目光沉沉地看着湖面,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都知道了,原本心里存得一点点侥幸也没有了。

  原本她就没想惹着周少爷,幸运跑了出去,她也没想再回邺城的,这一切都并非她所愿,“我本来就不想——”

  “不想——”,苏玄恪接着她的话说下去,“欢儿若不想,为何不用点心呢,那醋的味道可不好喝”。

  易言欢疑惑地看着他,他在说什么。

  “欢儿果然是笨手笨脚,什么也做不好,那五千两银子恐怕你要用一辈子来还了”,苏玄恪看着她,嘴角上扬,似是嘲弄,易言欢却似在他眼中看到了亮光闪过。

  “你说什么——醋?”,易言欢还是不明白。

  “欢儿端来的药,让本王到现在嘴里还是酸的,你说本王该如何罚你才好?”

  额,他说的不是那件事啊!

  好险,差点自己就说出来了。

  “我明明端的是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