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尘封往事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2720 2019.06.17 15:51

  “德清郡主——”。

  易言欢回头,对俏丽女子微微点头,“周小姐。”

  周瑾儿看着太子离去的背影,意有所指地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往日在瑞王府,周瑾儿向苏玄恪表白的事情她还记得,印象中周瑾儿对苏玄恪十分上心,但物是人非,她就要嫁给洛王了。易言欢对丞相府的人还是保持一定的警惕,此刻不知道她的意图,没有搭话,只是笑笑。

  周瑾儿道,“以往我的哥哥和母亲与你有过误会,希望你不要介怀。”

  易言欢诧异,就算郡主身份尊贵,但也不到让丞相府小姐主要低头的地步,“周小姐有事情不妨直说。”

  “后日我大婚,我希望明日你能来丞相府陪我,送我出嫁。”,周瑾儿说道,眼里满是希冀。

  易言欢再一次怀疑是否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她没听错吧,还是周瑾儿别有意图?

  周瑾儿道,“你就这么不放心?你如今贵为郡主了,谁又敢把你怎么样呢?”

  “周小姐闺阁朋友一大把,哪儿需要我易言欢呢?”

  周瑾儿看了看四周无人注意这边,才靠近她一步,俏丽的脸庞上满是谨慎,压低声音道,“有件事只有你能帮我!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你帮我,我用一个秘密作为交换,有关于你身世的秘密。”

  有关她的身世?除了丫鬟,她还有别的身世?易言欢显然不信,周瑾儿道,“你如今是皇上亲封的郡主,拿这种事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易言欢看了她很久,见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这个消息实在太让她意外了,她还能有什么身世之谜?

  话说回来,本来她为了义父也要想尽办法去相府的,如今搭上这一茬,除了同意,她别无选择,易言欢嘲讽道,“若是你想让我帮你逃跑那就算了,真帮你逃,你爹你娘还不把我的皮扒了。”

  周瑾儿道,“放心,不会让你太过为难。”

  周瑾儿已经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易言欢盯着桌上的酒杯发呆,她还能有什么身份呢?当初在相府做丫鬟时,她不止一次幻想,自己会不会是丞相大人或者丞相夫人的私生女,不过现实把她的幻想击地粉碎,现在她不想了,却来了这么一出。

  时间久了,易言欢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小颜,或者说,小颜的过去就是她的过去。哼!那对父母太不负责任了,生下她却不好好养她,等找到了他们,总要让他们付出点儿代价!

  永安王对她说了好几句,见她不应,拍了她的肩膀道,“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易言欢回神,慌忙摇头,“没什么。”

  “刚刚相府小姐同你说什么了?”

  易言欢心想这件事是瞒不住的,干脆自己坦白,“周小姐要出嫁了,希望我明天去陪她。”

  “你同意了?”

  易言欢点头,见永安王眉峰蹙起,她心虚地道,“义父您也知道我过去和丞相府有过一些误会,冤家宜解不宜结,这次周小姐主动找我帮忙,我答应下来,说不定能借此事与丞相府化干戈为玉帛呢。”

  “你既然考虑清楚了,便由你吧。”,说罢朝她招手道,“走了,回府了。”

  易言欢诧异,此时人声鼎沸,晚宴正热闹着,还无人退席呢,现在走似乎不太合适啊。

  永安王问,“你喜欢这种热闹?”

  易言欢诚实地摇头。

  “那不就得了!”

  永安王拉着她走,易言欢亦步亦趋地跟着,抑制不住的开心,太无聊了,她早就待不下去了。

  易言欢和永安王共乘一轿,出了皇宫,易言欢被天上圆盘一般的月亮吸引了,要拉着永安王下轿走路,永安王欣然同意。

  肖洛和嫣儿在后面跟着,宁静的夜晚,明亮的月光,就这样慢慢散步,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呢。

  大概是月色太美,让人少了很多规矩和限制,嫣儿不禁打趣肖洛,“肖侍卫是不是喜欢郡主?”

  肖洛不承认,“你胡说什么!”

  嫣儿偷笑,“刚刚郡主吹曲子的时候,你都看呆了,还不承认。”

  这样的夜晚让人倍感放松,她早已把身世的疑窦放在一边,今天对她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她在这个世界终于有亲人了,真正关心她、包容她的义父,她要好好记住今天。

  易言欢不禁又问道,“义父,你为何对我这么好呢?”

  永安王看了她一瞬却是没有回答,易言欢挽住他的胳膊道,“你不说我也知道。”

  永安王挑眉,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易言欢道,“第一次见面时,你看着我喊‘婉婉’,‘婉婉’是七王妃的名字吧?”

  永安王并不惊讶,像是早就料到她会知道一般,说道,“你和她长得是有几分相似,性子却是南辕北辙。”

  “义父,你跟我讲讲你跟义母的事情吧。”

  永安王的声音很是苍凉,像是陷入过去之中,“已经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

  易言欢摇着他的胳膊,开始撒娇,“义父,我真的很想知道义母是怎样的人。”

  永安王看了她半晌,她一脸的执着,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如果不说,她会缠他一个晚上,永安王长长地叹息一声,无奈地道,“怎么之前没发现你这么磨人呢?”

  易言欢嘿嘿笑道,“义父,您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啦!哎呀,你不要转移话题,我们在说义母呢!”

  永安王点头答应了她,他往前走着,静默了一阵,易言欢知道他在思忖如何开口,便自觉地没有说话打扰。

  有多久没想起那些往事了啊,他抬头看着月亮,仿佛在里面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

  那时候他是天之骄子,年少轻狂、肆意纵横,时常往返烟花场所,却没人会说他半个不好,他是先皇最宠爱的皇子,是大家眼中储君的不二人选。

  一切的转折,就在遇到她之后。

  有一次,他与几个兄弟打赌输了,他接受惩罚,在邺城摆了一副围棋的残局,放出话说,如有女子能破局者,不论出身,都娶她为妃。

  他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能破了局,她就是万花楼的花魁——颜婉婉。

  几番接触下来,他发现她不仅精通琴棋书画,而且她在很多事情上,她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不禁觉得,她仿佛是另一个自己,他逐渐引她为知己。

  很快,他便爱上了她。

  可是皇帝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宝贝儿子娶一个青楼女子呢。

  那时候,北方六省爆出官员贪污案,牵连甚广,皇帝刻意派他前去处理,趁他不在邺城,皇帝终是处置了颜婉婉。

  等他回来之际,一切为时已晚,他到她跳崖的地方,派人找了一次又一次,却始终没有发现她的踪迹。

  易言欢忍不住想问,义父当年明明是最受宠的皇子,为何现在却只是一个闲散王爷,是否和那女子有关?可看到他寂寥的身影,她便不忍心问出口了。或许义父并没有告诉她完整的故事,既然义父不想说,那她便也不再问了。

  易言欢忍不住道,“其实义父并不能确认义母是否去世了,是么?”

  永安王抬头看了月亮,眸子深邃而迷离,良久才徐徐道,“那个悬崖深不见底,没有生还的可能。”

  “没有看到尸体便还有一线希望啊,义父为何不试试呢?说不定义母也在某处等着你啊!”

  永安王的神情却没有变化,说道,“有些事既知不可能,做得再多都是枉然。”

  易言欢才不信这一套呢,既然已经让她瞧见了与七王妃一模一样的三夫人,那她势必要弄清楚这件事,若三夫人就是七王妃,那她一定要想办法让义父义母团聚。

  易言欢感觉到义父情绪有些低落,她摇了摇他的胳膊,笑着道,“我不这样想,若换做是我,我一定不惜代价去找她,也许结果会让我失望,但我不会后悔,因为她值得。”

  永安王回头看他,似有些惊讶,这个小丫头说出这一番话来,易言欢对他甜甜地笑,心中默默起誓,义父,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义母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