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大仇得报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4441 2019.06.24 12:09

  易言欢不觉松开了紧握的拳头,一切尘埃落定了,并没有发生她不想看见的事情,这样的结局再好不过,可她高兴不起来。

  月华公主是假死,苏玄恪和苏玄枫都知道,只有她傻傻地难过自责,他们都很聪明,是她太傻。

  肖洛回来了,对她道,“郡主不必担心了,闯入皇宫的士兵刚进宫便被太子的人马拿住了,不会有什么事。”

  易言欢点点头,看着池炎道,“你也早就知道了?”

  池炎点头,“坊间一直传闻,你喜欢瑞王,可长乐是要嫁给瑞王的,为了她,我不得不试探试探你,今日之事嘛,是出于私心,本想拉拢拉拢你和太子的感情,郡主却让人刮目相看,不等太子来救,自己也有法子逃出去。”

  易言欢听他说完这段话,末了,一脸镇定地问道,“你妹妹当真会嫁给苏玄恪吗?”

  池炎没有回答,只是说了另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和我去离国吧,这里不适合你。”

  易言欢扯出一抹笑,“你这么说,倒让我有个我们认识好久了的错觉。”

  池炎道,“人生得遇知己甚是难得,何需论认识时间长短。”

  易言欢走到他的对面,端起了她刚进来时池炎倒的一杯酒,一饮而尽,道,“谢了你的这一杯酒。”,说罢,便和肖洛离开了。

  房间重新关上,追魂不禁问道,“主子,您怎么突然想带易姑娘去离国了,若是被瑞王知道了,恐怕会生嫌隙。”

  池炎道,“她不会那么轻易答应的,何况,此事她也绝不会告诉苏玄恪。”

  走了一阵,易言欢问肖洛,“你可知池炎此人的来历?”

  肖洛道,“池炎,离国皇帝。”

  “他是离国皇帝?”,易言欢真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肖洛确定地点头,“此次离国战败和亲,为表诚意,离国国君亲自陪同公主前来大锦和亲,他便是离国皇帝池炎。说起来,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别提了,被这个家伙戏耍了一天。”

  肖洛提醒道,“这个人心思深沉,你还是和他保持距离为好。”

  易言欢突然看着肖洛,一副打量的神色,绕他转了一圈,以前是他藏得太深,还是自己对他的关注不够呢?没想到她这位义兄还挺优秀的嘛。

  肖洛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我今天才发现,我的义兄确实优秀。”

  “郡主还是称呼我名讳吧”,虽然两人同为永安王义子义女,但她是皇上亲封的郡主,入了皇家宗祠的,从身份论,自是比他尊贵。

  易言欢拍了下他的肩膀,道,“又没外人在,何必这么见外,你要么叫我义妹?”

  “义——妹?”

  “额,好像奇奇怪怪的,要么叫欢妹?不行不行,太肉麻了。要么欢欢?小欢?小易?哎呀,你随便叫吧,反正就是一个称呼而已,没那么讲究。”

  “郡主——”

  “好吧好吧,我不纠正你了,想来想去没一个好听的。”

  肖洛突然正色道,“丞相府发动兵变,这是抄九族的大罪,周家一脉都难逃一死,怕他们没多少日子了。”

  易言欢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你在同情他们吗?你别忘了,是周文轩杀了义父,他是咎由自取!”

  “你这么恨他?”

  易言欢反问,“难道你不恨?”

  “冤冤相报何时了,义父和丞相的恩怨由来已久,其中缘由我们又能明了几分,现在周文轩也没几天日子了,活着的人,何不释怀?”

  “喂!肖洛,你立场怎么这么不坚定!哼,我收回我刚刚说的话!”,易言欢说完,加快了步子,一个人走在前头,她现在不想和他说话。

  丞相府谋反一案判下来了,洛王罪不可恕,但念其年轻无知,判其终身圈禁,永世不得再入朝堂。而丞相府周文轩及其妻妾、子女和周氏族人,总计八十三口满门抄斩,周家的家丁仆役充军,丫鬟充妓,永世不得被赎。

  邺城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这种大案了,这么多条人命,怕是要血洗邺城,一时间百姓谈周色变。

  这几日易言欢心情很好,虽然她没有亲手拿下周文轩,但那个坏蛋总算恶有恶报了,义父义母泉下有知,也该觉得宽慰了。

  易言欢没有什么事,便和嫣儿烹茶插花,日子似过的很惬意,而肖洛的心事越来越重了,都明显地写到了脸上,易言欢也不管他,从那日他说了立场不定的话后,易言欢便没搭理他了。

  易言欢欣赏着刚插好的花瓶,肖洛支开了嫣儿,说道,“周文轩死有余辜,但祸不及子嗣,周霖和周瑾儿不该死。”

  肖洛到底哪根筋搭错了,易言欢看了他半晌,压下她的脾气,才说道,“周霖可一点都不无辜,要说这事儿他没参与,我可不信。”

  肖洛又道,“周瑾儿一介女子,总不该牵连进来,她总罪不至死。”

  易言欢可疑地盯着他,一脸发现秘密的八卦模样,“你是不是喜欢周瑾儿?”

  肖洛脸色刷的一下沉了下去,一点儿都不容开玩笑的样子,道,“郡主别胡说。”

  易言欢正色道,“我又不是你们大锦的朝纲法纪,这事儿跟我说做什么,我又管不了。”

  “但你和太子瑞王熟识,若是你开口求情,她还有一线生机。”

  “你——”,易言欢站了起来,衣袖拂倒了花瓶,砰地一声花瓶碎裂,鲜花散了一地,却没人退缩,易言欢道,“你不必白费力气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帮周家的人!就算他们全部死了,也跟我没关系。”,说完便拂袖而去。

  所有的好心情都被肖洛破坏了,易言欢再没有心情插花品茗,为了防止肖洛又来找她碎碎念,她早早地上了床,好不容易睡着,但迷迷糊糊间做了好几个噩梦,被梦里血淋淋的场景惊醒,醒来时出了一身冷汗。

  易言欢披了一件外袍,打开房门,一阵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燥热烦闷的感觉消散不少,她坐在门口,任凉风吹在脸上。

  “明日午时周家满门问斩于菜市,你可要去?”

  熟悉的声音传来,易言欢不抬头也知道是谁,此刻她没有火气,默了半晌,她回道,“去。”

  肖洛没说别的,只道,“明日我有事,让嫣儿陪同你去。”

  易言欢点头,没有放在心上。

  这一晚,易言欢再也没有睡着,第二天嫣儿惊讶地发现她眼睛下明显的黛青,化妆的时候扑了好些粉才盖住了。

  出府的时候,嫣儿有些怕怕的,问道,“郡主,非去不可吗,砍头,听着多吓人啊!”

  那一夜义父中箭的场景在脑中闪现,血怎么也止不住,崩溃到极点却没人能帮她,那种亲人在怀里慢慢失去温度的感觉,这辈子她都忘不了。

  而这些,都是拜周文轩所赐。

  易言欢扯出生平第一抹残忍的笑,“怎么不去,等了这一刻好久了。”

  嫣儿看着自家郡主,咽了咽口水,明明还是那个人,却总觉得哪儿不一样了,刚刚郡主眼里闪动的嗜血杀意,连她都不禁打寒颤,难道郡主是因为王爷的死大受刺激,性情大变了?

  或许是许久没发生这么轰动的事情了,老百姓都抑制不住的好奇,去刑场的路被围得水泄不通,易言欢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到了前排,此刻是第一批处斩的人犯,周文轩和周霖都在其中了。

  看着周霖,易言欢讥讽一笑,这还是第一次见不在轮椅上的他,他屡次害她,没想到他也有今天,不过还算他有点骨气,冷着的脸上没有丝毫露怯。

  易言欢的眼睛移到周文轩的脸上,却见他发现了自己,他正一脸沉痛地看着她,易言欢愣了一下,随即朝他讥讽一笑,她早说过了,会让他偿还义父受的苦,如今虽不是她亲手做到了,但能看着他造此报应,真是解恨极了!

  阳光下,少女的笑容嗜血而残忍,没有半分恐惧和同情,周文轩闭上了眼睛,一时间老泪纵横,自作孽不可活!周文轩,大锦叱咤朝堂二十载的丞相,曾经的风云人物,在面对无情的刽子手时,眉毛都未动一下,此刻看着一个少女脸上的残忍笑容,他却留下了眼泪。

  “时候到,行刑!”

  嫣儿拉着她,“郡主别看了,太吓人了!”

  易言欢却一眼不眨地看着,死亡真的来临了,断头台上多数人都慌了神,呼救声喊冤声响成一片,他们不想死啊!

  十个刽子手大口饮酒,齐刷刷地将酒水喷洒在刀刃上,没有人犹豫,也没有人露出同情的表情,他们早已习惯了,无论身前是达官富豪,还是山匪强盗,抑或是被冤枉的普通人,到这里都只是一刀的事情。

  手起刀落,十几个头颅如冬瓜一般滚在地上。

  人群中倒吸一口冷气,人们都掩面,不敢看这一幕,就连嫣儿也都避过了眼,她回头看着一眼不眨的郡主,一时不敢说话。

  易言欢突然拨开人群,往后面跑,嫣儿急忙跟了上去。

  离开了人群,易言欢扶着路边柳树,止不住地干呕,嫣儿大惊,“郡主,您怎么了?”

  眼见着她胆汁都快呕出来了,嫣儿却没有办法,只有守在旁边,帮她顺气。

  不知过了多久,易言欢止住了干呕,空气中似乎都是血腥的味道,她不再看向人群,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

  这不是回王府的路,嫣儿想问,又不敢开口,只得默默跟着。

  皇家陵园中一片寂静,易言欢在一块墓碑前停了下来,缓缓地跪了下去。

  是王爷的墓碑!嫣儿也跟着跪在她的身后。

  这一跪便是好几个时辰,嫣儿揉了好几次膝盖,可郡主一动不动,她犹豫好几次都不敢开口,很快天色暗了下来,陵墓里的几盏冷灯照不亮偌大的皇陵,阴森恐怖的气息在四周弥漫,嫣儿搓搓肩膀,终于忍不住开口,“郡主,我们回去吧,这里太恐怖了。”

  没有任何反应。

  嫣儿跪着挪动几步,靠近了她,喊道,“郡主?”

  似乎不对劲啊,嫣儿这才上前仔细瞧她,这一看却所惊不小,郡主的脸色煞白,唇上也毫无血色,空洞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这个模样甚是吓人。

  嫣儿直觉不对,伸手一探她的额头,才惊觉郡主竟在发高烧!

  这时候,肖洛找来了,嫣儿赶紧救助,“肖侍卫,郡主发烧了,得赶紧送她回府!”

  没见到她回王府,他便猜到她来此处了,果然,肖洛看了易言欢的脸色,二话没说,一把横抱起了她。

  快到王府时,肖洛对嫣儿道,“你去找大夫!”

  嫣儿早已慌神,此刻听了肖洛的话,捣蒜般点头,急忙去请大夫。

  肖洛将她轻轻放在床上,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陪在她的身边。

  大夫写好了药方,对肖洛道,“郡主是惊吓所致,休息两日便没事了。”

  嫣儿送大夫出去了,肖洛喂她喝了药,看着她呆滞的神色,终是无奈叹了一口气,就要离去。

  突然间,他的手腕被抓住,肖洛回头,只见易言欢的眸子逐渐回光,正看着他,说道,“不要走。”,声音轻飘飘的,透着虚弱。

  肖洛在床边坐下来,安抚道,“好,我不走。”

  他承诺不走,易言欢放下心,回头看着头顶的帷幔,慢慢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周文轩死了。”

  “我亲眼看到的,他的头被砍断,滚到了地上。可是——”

  “他死不瞑目,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他是不是以为是我害死了他,他是不是要找我索命?”

  易言欢痛苦地抱住头,她现在一闭眼睛就看到周文轩血淋淋的头颅瞪着她,阴魂不散。

  肖洛按住她的手,停止她自虐的行为,“周文轩谋朝篡位,这事关朝纲,与你无关。”

  “可是我没为周瑾儿求情,你不恨我?”

  肖洛松开手,默了一阵,就在易言欢渐渐失望的时候,他说道,“周瑾儿没死。”

  “怎么回事?”

  “我救了她,将她送出了城外,从此天高水长,便由她去了。”

  难怪他今日不在,原来去救周瑾儿了!就算易言欢不懂大锦的法律,但想想也知道,闯刑场救人,恐怕难逃一死。

  “你疯啦!周瑾儿是你什么人,值得你冒这个险?”

  “我这么做,并未是为了她。”

  “那是为什么?”

  肖洛没有回答,只说道,“你休息吧,丞相府一事已经过去了。”

  肖洛的胸口躺着一枚玉牌,或许它将永远这么沉寂下去,有些秘密,还是不揭开为好。

  或许是有人守在身边的缘故,易言欢渐渐睡着,一夜无梦,直到天亮,易言欢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在床边假寐的肖洛,阳光正好,洒在他的衣服上,他似乎睡的并不安宁,眉间微微蹙起。

  易言欢很感激,也有些愧疚,她拍醒了他,“肖洛,我没事了,你回房睡吧。”

  肖洛醒过来,伸手探了她的额头,松了一口气,还好退烧了。

  易言欢知道他担心自己,主动说道,“你放心吧,今日我就在府中,哪儿也不去,你回去睡觉吧。”

  肖洛站了起来,“我叫嫣儿来伺候你起床。”

  易言欢发现,她这个义兄,有时候一根筋,真是油盐酱醋不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