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双嫁之喜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4295 2019.06.24 12:22

  早晨的阳光很柔和,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嫣儿叫人把躺椅搬到了院中,扶着易言欢坐了过去。

  肖洛竟然没有守在她身边,让她有些意外,易言欢不禁问嫣儿,“肖洛去休息了吗?”

  嫣儿摇头,“肖侍卫说王府的守卫有些薄弱,他要增加新的布防。”

  话音刚落,便有两个身影从墙头跃了进来。

  嫣儿立刻挡住易言欢的面前,才不管来人是怎样风采出众、俊朗非常,冷嗤道,“你们是何人,为何擅闯永安王府?”

  来人却没有理会她,径直看着易言欢,带着颠倒众生的笑容。

  易言欢被阳光晃了一下眼睛,抬手遮了一下,上上下下打量了来人一会儿,才懒洋洋地说道,“堂堂离国皇帝,正门你不走,大白天的翻起墙头来?”

  嫣儿惊讶,没想到眼前品貌非凡的男子竟然是离国皇帝,看样子郡主与他是认识的,她当即退到易言欢身后。

  池炎上前,揉揉鼻子,俊颜上有些许的无奈,“郡主对我误会颇深啊!”

  虽然只有短暂的接触,但易言欢的直觉告诉她,池炎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他不会平白无故地做什么事情,易言欢不欲和他兜圈子,径直问道,“离皇有事不妨直说吧。”

  如此不被人给面子,是头一遭,池炎自发坐在石桌边,拎起空空如也的茶壶,叹道,“堂堂德清郡主,连一杯茶水也不给客人么?”

  “嫣儿,去替离皇沏一壶好茶来。”

  “郡主——”

  “还不快去!”

  嫣儿见易言欢真动怒了,便不敢再说什么,带警告的眼神看了池炎和追魂一瞬,这才不情愿地去准备茶水了。

  池炎似笑非笑道,“你的丫鬟倒是忠心。”

  易言欢道,“离皇有什么话,现在能说了吗?”

  池炎的目光从嫣儿身上收回来,一副叹息的口吻道,“真是什么事也瞒不住你啊!”,他走到她身边,“今日来此,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易言欢有些热了,将手帕搭在脸上,挡住太阳的直射。

  池炎看着她无所谓的态度,问道,“你就不好奇吗?”

  易言欢道,“离皇愿意说便说,若是没有其他事,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男子气息靠近,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你们皇上已经同意了瑞王和长乐的婚事,瑞王和太子的婚礼一起办,婚期就在五日后。”

  易言欢的表情掩映在手帕之下,她没有开口,让人不知道在想什么,池炎走到她的对面,玩味的声音说道,“千万别哭哦!朕最怕美人儿落泪了,不然你跟朕去离国,朕的后宫还空着呢,苏玄枫和苏玄恪给不了你的正宫之位,朕可以给你。”

  易言欢拿下手帕,坐直了身体,表情平静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问道,“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池炎啧啧道,“一个女儿家,何必这么强撑着。哭一哭也没关系,朕给你擦眼泪。”

  易言欢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离皇若无事了,就请回吧。”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已被下了两次逐客令了,池炎正色道,“易姑娘,我真心奉劝你,不管苏玄恪和苏玄枫有多在意你,但他们还是要娶别人,你这么聪明,难道甘愿嫁人做小,一辈子被锁在深宫宅院?”

  “我的事与你何干?”

  “前面那些不过是玩笑话,但说真的,我们认识时间虽然不长,但我很欣赏姑娘的为人,若是姑娘需要帮助,尽管找我。”

  嫣儿已端着茶来了,池炎朝易言欢魅惑众生的一笑,和追魂闪身翻出了墙头。

  嫣儿一头雾水,“郡主,那真的是离皇吗?他怎么这么快又走了啊?”

  易言欢将手帕又搭在了脸上,“不必管他。”

  苏玄恪要成婚了,苏玄枫也要成婚了,一种酸涩的感觉在心头漫延开,义父的忠告言犹在耳,苏玄枫和苏玄恪,一个也不要跟,如今谁能教教她,该怎么办呢。

  过了一日,嫣儿终于忍不住找到肖洛,“你有没有发现郡主不对劲?”

  肖洛这两日忙着布防的事,连易言欢的面都没怎么见过,他问道,“郡主怎么了?”

  嫣儿道,“自从昨日离国皇帝来过之后,郡主就一直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知道吗?郡主看了一上午的书,但我仔细瞧了,她连书都拿倒了,硬是发呆发了两个时辰。”

  肖洛俊眉微蹙,道,“我去看看。”

  肖洛过去的时候,易言欢在凉亭里随意而坐,正用榕树叶吹着曲子,是那天她献艺时吹的那首。

  他站在她身后几步远,没有上前打扰,就静静听着,这首曲子很特别,从来没有听过,所以也很好辨认,只是今日的调子和那日相比,明显带着苍凉。

  她在难过什么?

  一曲终了,肖洛才上前,“一直未问过你,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易言欢手略松,榕树叶便落到了地上,她缓缓道,“这首曲子叫梁祝,是说一对相爱的男女,不顾家人的反对和世俗的束缚,他们为了守护心里的爱情,甚至不惜共赴黄泉。”

  肖洛道,“很好听的曲子。”

  易言欢轻轻勾唇,言语中是对自己的嘲讽,“很傻吧?世上哪有那么纯粹的感情。”

  肖洛默了一瞬,才道,“大锦和安国离国的和亲已议定了,就在四日后”,易言欢淡淡一笑,肖洛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易言欢道,“我想离开大锦。”

  “我陪你。”

  五月十五,大吉之日,宜嫁娶,这一天在大锦历史更是前所未有的一天,注定会载入史册,这一天,安国和离国两位和亲公主同时嫁入大锦的皇室,三国鼎立的格局中,一时,大锦的风头极盛。

  为了庆祝此盛事,五日前邺城取消了宵禁和城门的禁闭,全民同欢,邺城挂满了宫灯,从傍晚到第二日日出,灯火不断,据说两位公主暂住的驿馆挂上了五彩宫灯,寓意着这两门婚事甜甜蜜蜜,恩爱绵长。

  这天早上,肖洛一早便到了易言欢的院子,看嫣儿守在外间,问道,“郡主还睡着呢?”

  嫣儿点头,“昨天郡主喝了那么多酒,直到子时才睡下,今天怕是要睡到日上三竿了。”

  肖洛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这时,门口的护卫来报,“肖统领,有人硬闯王府,我们不是对手。”,话落,所说的硬闯者已带人来到这个院子,护卫们将闯入者团团围住,但分明是不敌来人,此时没有人动手。

  肖洛眯着眼,打量着来人,“你们是何人?”。

  子夜朝手下人做了一个手势,径直上前几步,到肖洛面前站定,拱手道,“我等并无恶意,在下乃瑞王第一护卫,奉命前来保护德清郡主。”

  肖洛冷哼,“德清郡主自有我保护,与瑞王爷有何干?”

  子夜道,“今天邺城怕是不太平,此举是为了郡主好,再说我与郡主算是旧相识了,肖统领何必这么紧张?”

  肖洛讽刺道,“今天可是瑞王爷的大婚,需要保护的是离国长乐公主吧,是不是对象弄错了?”

  子夜没理会他言语中的讽刺之意,只是说道,“这是王爷的安排,我无权置喙”,说罢又问道,“肖统领,郡主在何处?”

  嫣儿看了看子夜,回道,“郡主在里头睡着呢。”

  这个时辰还在睡?子夜面有疑惑,欲推门而入,被肖洛拦住了,“你做什么?”

  子夜自觉不太妥当,也不打算再进去,解释道,“在下职责所在,只是想确认郡主的安全。”,说毕,向里间行一礼,抬高了声音道,“郡主,属下子夜,王爷派卑职前来保护您。”

  没一会儿,里头一个懒懒的声音‘嗯’了一声,子夜还想说什么,嫣儿解释道,“子夜大哥,郡主昨夜饮了酒,又睡得晚,所以今天精神疲乏些。”

  子夜表示理解了,点点头。

  肖洛蹙眉,嫣儿和自己认识这么久了,还肖统领肖统领的叫着,怎么见了子夜一面就熟络地喊起大哥了。

  婚礼的仪式甚为隆重,两位殿下需要先去皇宫向皇上行礼奉茶,然后才前往驿馆迎接公主,和公主一起入宫拜见皇上,再举行婚礼仪式,结束后才回到各自府中。

  午时,太子和瑞王已从皇宫出来,两人骑在装饰过的宝驹上,一个清贵无双,一个俊朗非凡,两人都穿了大红色的喜服,相比平时的尊贵霸气,这一身装束显得更亲民,只是这两张脸便是权贵的象征,只是一个随意的眼神一扫,众人便觉得如千斤压顶,不敢对上这个目光。

  宫门口齐聚了成百上千的百姓,都是来见证这吉庆的时刻,也有很多人是为了一睹太子和瑞王的风采而来。

  两头马并驾齐驱,苏玄枫对苏玄恪道,“三弟,恭喜。”

  苏玄恪回道,“二哥,同喜。”

  两人已穿过宫门,身后跟着由禁卫军组成的迎亲队伍,眼看着宫门前水泄不通,禁卫军统领带着人去清出一条路,这时候,不知道谁开了一个头,跪下行礼,紧接着是一片不约而同的行礼声,“参见太子殿下,参见瑞王殿下。”,成千的百姓跪在了宫门口。

  所有人都跪了下去,一个清丽女子站在人群之间,直愣愣地动也不动,鹤立鸡群一般,显得那么突然,那么不容忽视。

  这个女子一袭烟纱裙,半数头发只用一根簪子挽起,其余头发自然垂落,自然然就是清丽无双的模样,让高高在上的两个男人都为之一振。

  禁卫军的职责是维护迎亲过程中的秩序,自然也包括清除闲杂人等,此刻看着如此不懂礼数的女子搅场,禁卫军统领道,“太子和瑞王在此,小女子还不回避?”

  苏玄枫抬手,那统领瞬间明了,不再多话。

  不知过了多久,易言欢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清丽的眸子含着一丝丝期待,问出一个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问题,她问,“苏玄恪,你有喜欢过我吗?”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好大的胆子,竟敢当街直呼瑞王名讳!

  何况今日是瑞王迎娶王妃的日子,如此当街问这种问题,不是成心搅局吗?

  再说了,一个女儿家,问这种问题,简直是不知羞耻。

  苏玄枫不觉缰绳握得更紧了。

  苏玄恪的震惊早已收起,此时一副风平浪静的模样,漆黑的眸子深邃无底,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良久的沉默,易言欢眼里的期待一点点熄灭了,早该知道的,早该知道的。

  众人见瑞王不语,心里都为这个女子捏了一把汗,这个女子怕是痴傻了,当街与瑞王攀关系,怕是会死得很难看,就希望瑞王顾及今天是大吉的日子,不要要了她的小命啊。

  苏玄枫神色如常,却让人觉得异常冷清,他记得她曾经说过,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却仍为了苏玄恪,当街问出这样的问题,当初的那个问题已有了答案,她当真很在乎他的三弟。

  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在那女子要成为争议的焦点时,苏玄枫眉间不禁蹙起,提醒道,“三弟?”

  苏玄恪凝神,对身边的护卫吩咐道,“德清郡主身体不适,带她回瑞王府休养。”

  小声的议论在人群之中散开,这女子竟是德清郡主啊,难怪敢当街拦驾,德清郡主竟然喜欢瑞王殿下,还不惜当街示爱,太劲爆了吧,不过也正常,他们的瑞王殿下是天人之姿,多个爱慕者,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两个暗卫避过百姓,来到易言欢的身边,易言欢没有躲避,只是看着那高不可攀的人说道,“苏玄恪,有一件事从来没告诉过你,我易言欢,这辈子只接受一夫一妻的感情,如若不然,我宁可终身不嫁。你的答案我已经知道了,今天过后,我不会后悔,你也不要后悔。”

  这话一出,一众百姓都石化了,竟有女子要求一夫一妻?这太石破天惊了吧,这可是亘古未有之事,比刚才的消息还要劲爆一百倍。

  两个暗卫明显也震惊了,受到良好训练的他们此刻也不知所措了,不禁看向瑞王。

  苏玄恪看着熟悉的面容,一时间有些恍然,他竟不知她还有这种想法,曾经朝夕相处的人,现在才觉得,自己对她的了解还是太少。

  这个认知让他被一阵恐慌抓住,仿佛她真的会如她所言,永远地离开他的生命。

  不,他是瑞王,没有他喊停,他们之间永远不会结束,他绝不会放开她。

  苏玄恪朝两个呆立的暗卫道,“还不请郡主回府。”

  得了苏玄恪的号令,两个暗卫这才敢有所动作,两人小心翼翼对易言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易言欢脸上所有的表情散去,自嘲般的一笑,转身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