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出宫避暑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361 2019.06.30 16:00

  这一天,易言欢坐在龙泉宫的门口,如常地等着子恒回宫,可很晚都等不到他,芷兰华春劝了几次也没用,她还是坚持等他。

  直到亥时,李福听了宫女的奏报,才知道皇上不会回宫了。

  李福看着坐在宫殿门口的郡主,脸上出现了为难,那宫女又道,“皇上还说,让公公伺候好郡主,让郡主早些休息。”

  传话的宫女已退下了,李福这才上前道,“郡主,您先歇下了吧,皇上可能是事务缠身,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的。”

  说话间,易言欢已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她摇摇头,“我要等子恒回来。”

  李福又道,“前朝事务繁忙,说不定皇上要通宵达旦地忙呢,您还是不要等了,仔细累坏了身子。”,他可不敢说皇上是去临幸其他妃子了。

  易言欢执着地摇头,“我要等他。”

  “奴才求您了,求您顾及顾及自己身子,早些就寝吧。”,李福跪在了她的旁边,随着李福一跪下,其他宫女太监都跪了下来。

  易言欢想要扶起他,“你别这样。”,李福却是坚持,易言欢只好道,“好吧好吧,听你的。”

  易言欢进了殿内,由芷兰春华服侍着沐了浴,她便推说自己困了,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关上了殿门。

  终于只有她一个人了,易言欢坐在门口,等着子恒,她想,这样子恒一回宫便可以看到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觉得有些痛了,她找了一块垫铺着,坐在上面,开始打盹儿。

  困意一发不可收拾,她靠着门框迷迷糊糊地去了,中间几次醒来,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

  第二天早上,苏玄恪回到龙泉宫,准备换朝服去上朝,李福赶紧迎上去,“皇上您回来了。”

  苏玄恪问道,“她昨日怎么样?”

  李福笑着道,“昨日郡主说要等皇上回宫,叫奴才们给劝住了,郡主在亥时末歇下了。”

  苏玄恪点点头,不再多说,宫女打开了殿门,一个熟的身影缓缓倒下,直到磕到头,她“哎呀”一声,迷糊地着吃痛的额头。

  所有人的脸色大变,郡主怎么会坐在门口呢!郡主不会是坐了一夜吧!宫人顿时都不敢去看皇上的脸色。

  苏玄恪只觉得眼睛被蛰了一下,他疾步上前,“欢儿,没事吧?”

  易言欢听得熟悉的声音,朝他展颜一笑,“子恒,你回来啦!”

  苏玄恪只觉得如鲠在喉,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一直在等我?”

  易言欢点头。

  苏玄恪脸色一沉,声音夹着少有的戾气,“李福,怎么伺候人的!”

  李福和一众宫人齐齐跪下,李福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皇上的声音能听出来他愤怒的程度,搞不好会掉脑袋,他立马请罪,“奴才伺候郡主不周,请皇上降罪。”

  此刻子恒看上去很凶,大家都很怕他,易言欢不禁道,“你不要怪他,他让我早点,是我想要等你。”

  苏玄恪对着她,神色缓了下去,扶起她说道,“我不是让人传话了吗,让你早些歇着,怎么不听话?”

  易言欢看着他,一双眼睛无比澄澈,纯净的脸上毫无杂质,“可是我还是想等你回来。”

  苏玄恪心中最柔的地方被触动,他伸手替她捋了下额间的发丝,对她道,“有时候我会很忙,可能会顾不及你,以后你要听话,不要再这样了”。

  易言欢心里不愿,可看他说的认真,便点了点头,她看了跪着满地的人,晃着他的胳膊撒娇道,“不要这么凶嘛,他们都怕你了。”

  苏玄恪这才对宫人们道,“李福,以后好好伺候郡主,今日的事情,下不为例。”

  皇上不再追究,李福赶紧谢恩,但他也听懂了皇上话里的警告之意,不敢松懈,“谢皇上饶恕,谢郡主求情,奴才以后一定尽心侍奉郡主。”

  苏玄恪道,“都退下吧。”

  所有人都退了下去,易言欢问道,“子恒,为什么你这么忙啊?”,除了她刚醒的两天,子恒陪她多一点,后来她连见他一面都难了,只有每天晚上等他回来。

  苏玄恪轻轻拥住她,“对不起,这段时间朕对你的关心不够。”,易言欢在他里摇头,“我没有怪你。”

  苏玄恪放开她,突然问道,“想不想出宫?”

  易言欢眼睛一亮,捣蒜般点头,整日待在这里,好无聊哦,她好想出宫去看看。

  “那明日我们就出宫”,他是看她这段时间有些闷了,这才想要带她出宫转转,正好天气炎热起来了,去避暑行宫避避暑也好。

  凤仪宫里,大殿中只有皇后和其贴身宫女慧敏两人,皇后听了慧敏的汇报,气得把桌面上的茶壶摔到地上。

  “娘娘息怒——”

  皇上竟然带易言欢去避暑行宫,且只带了她一人!丹凤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皇后眼中一时间布满疯狂的杀意。

  慧敏道,“娘娘不必如此忧心,皇上并未册封易言欢,想来皇上只是涂一时新鲜罢了,毕竟您才是皇后,这个后宫谁也越不过您去。”

  皇后冷笑一声,道,“一时新鲜?!皇上为了她两次禁足本宫,有这个易言欢在,皇上的心永远不会放在本宫身上。”

  慧敏一时哑然。

  “慧敏,你去联络哥哥留在邺城的暗人,易言欢既然去了行宫,本宫这次就让她有去无回!”

  慧敏惊得抬头,小心翼翼地问道,“娘娘,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若是皇上知道了,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即使皇上真的知道了是本宫做的,本宫有离做后盾,皇上还能要了本宫的命吗?但这易言欢的命,本宫要定了!”

  第二日,一队人马从皇宫出发了,苏玄恪不想扰民,因此他们并未使用皇家仪仗,只是扮做普通官宦人家出行的队伍。

  苏玄恪和易言欢坐在马车里,子夜率领侍卫随行护卫。

  一出了宫,易言欢便如冲破牢笼的鸟儿,她好奇地盯着外面的一切,一脸的兴奋难掩。

  恍惚间,苏玄恪想起了遥州时候,他第一次带她出府时,她也是如此模样,虽然记忆丢失了,但情还是没变,想及此,他不禁笑了。

  若不是苏玄恪拦着,易言欢都要下马车去步行了,宫外真有意思呀,易言欢不禁对身边的人说道,“子恒,宫外这么有意思,以后我们天天出宫,好不好?”

  苏玄恪在她鼻尖点了一记,道,“你这么喜欢,那我们这次就在宫外多待几天。”

  易言欢闻言喜逐颜开。

  马车经过城门的时候,易言欢往外看了一眼,却不经意对上一双眼睛,她慌得收回目光,放下了车帘,苏玄恪问道,“怎么了?”

  易言欢皱眉,道,“刚刚有个人一直在看我。”

  苏玄恪握着她的手,道,“有朕在,不怕。”

  避暑行宫位于碧霞山的山处,下了马车易言欢便撒了欢地跑进去,苏玄恪让宫人们都退下,他跟了上去。

  易言欢爬上了观景台,这里是行宫的至高点,站在这里,行宫十几处殿宇尽收眼底,易言欢兴奋地朝苏玄恪招手,“子恒,你快过来看呀,好漂亮!”

  苏玄恪站到了她的身侧,远方山峦连绵不绝,晚霞瑰丽多姿,美不胜收,确实是一副好景色,他看着身旁痴迷于景色的人儿,角不经意地上扬。

  女子的笑容干净纯粹,让苏玄恪心里某个地方了下来,再美的景也比不了她的笑容,他掰正她的身子,易言欢疑惑地看着他,只见他从中取出了一支做工精细的樱花簪。

  好美的簪子呀!易言欢不禁问道,“子恒,这是送给我的吗?”

  苏玄恪小心地将发簪戴在她的发间,“这簪子原本就属于你,朕说过,会再自为你戴上。”

  易言欢了发间的樱花簪,开心地道,“谢谢你,我好喜欢。”

  苏玄恪轻轻拥住她,“欢儿,答应我以后每天都戴着它,好不好?”

  易言欢一口答应,“好呀!”

  “好了,朕还有折子要批,朕先让芷兰华春陪着你,晚上朕再陪你,好不好?”

  易言欢立时笑容垮了下去,一脸委屈的模样看着他,牵着他的衣角不想让他走。

  苏玄恪回身,在易言欢的额头印下一,“欢儿,听话,嗯?”

  易言欢只得放开了手。

  苏玄恪已经离开了,芷兰华春围上来道,“郡主,我们陪您逛逛吧。”

  易言欢立马被新环境吸引了注意力,跟着芷兰华春逛起了行宫,芷兰华春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三个人兴致很高。

  行宫有十几处殿宇,占了半个山,外围是一圈围墙,将行宫与周围的森林隔开,围墙边每隔几米便有一个士兵把守。

  没走一会儿,又一列巡逻的侍卫队经过,芷兰惊叹道,“行宫把守好严啊!”

  华春道,“现在皇上来行宫避暑,巡逻自然要严一些。”

  行宫很大,逛了一个多时辰,她们还未能绕一圈,易言欢还是兴致勃勃的,芷兰华春却是道,“郡主,您该让张太医诊脉了,我们回去吧”,这次出宫苏玄恪特意吩咐了张太医随行。

  回了寝宫,张太医为易言欢诊了脉,道,“郡主的身体一切正常,只要继续吃药调理体虚之症即可”,说着芷兰已端了熬好的药来,这是她平时服用的药,易言欢再次问道,“我可不可以不吃这个药了,我现在头一点儿都不痛了啊。”

  张太医不敢对上那双明亮毫无杂质的眼睛,垂眸半晌才道,“郡主体虚,还是应吃药调理的。”

  易言欢一阵失望,芷兰将药端给她,她皱皱眉,“你先放这儿吧,凉一点我再喝。”

  张太医去了后,芷兰华春催了几次,那碗药都要放凉了,易言欢再也避不过,她端起药喝了一口,对两人道,“刚刚出了好多汗,我想洗澡,你们帮我准备一下吧。”

  闻言,两人这才去了,易言欢赶紧趁着没人,把药倒进了盆景里。这么苦的药,她才不想喝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